极道特种

339章 热闹的婚礼二

339章 热闹的婚礼 二

这儿车太大了,又宽又高,那坚硬的线条,冰冷的气息,充斥着一股野性的气息!原本很漂亮的炫丽,在它面前就仿佛一个铁皮玩具一样。

“这,这是我姐姐的婚车吗?”直到那车子停在他面前,阿龙还有些不敢相信。他虽然没认出来这到底是什么车,却也看的出来,单凭这个外形,便不是什么所谓的豪华车所能够比拟的。

除了前面这打头的车之外,后面还有一个车队,清一色的豪华奥迪,丰田,一时间也看不清楚有多少辆,只是见着巷子似乎停满了。

车上,韩天有些晕晕乎乎的跳了下来。脚落地的时候,都有些像踩在棉花上似地,使不上力气。

“那个,爸,爸妈在吗?”韩天问出了一句很傻的话。他来接媳妇,那老丈人,老丈母娘的能不跟家等着吗?

“在!”阿龙傻傻的点了点头,半晌才呆呆的问了一句:“姐,姐夫,这,这是你迎亲的车队?”

韩天摸了摸鼻子:“啊,应该是吧,怎么了?”

“没,没什么,”阿龙嘴角抽了抽,干笑道:“就是觉得车子似乎多了点,这就是把我们家拆了,也,也坐不下啊!”

因为迎亲的时候,女方的嫁妆是要放在迎亲的车队里送去的,往前过个几年十几年的,还会有专门的卡车跟着送嫁妆,而如今,则大多数变成了男方一头沉,也就是说家具什么的也变成男方的了。就算还有陪送的,也会在结婚之前,用家具厂的配送车直接送到男方家里去。

所以,迎亲的车队就变成了清一色的汽车,只用来拉一下盆子,杯子,暖瓶之类的小东西,当然,还有女方的亲戚,朋友。韩天这回弄来这么多车,根据车不空跑的原则,那他们得往里填多少东西?总不能一辆车里放个暖瓶,另一辆车拉个暖瓶塞吧?

“多吗?”韩天不解的转回头,这一看还真把他吓了一跳。来的时候他见到的是六辆车,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么多了?

“这……”韩天瞪大了眼睛,他刚刚坐的是韩雨的悍马野兽,这一路上坐在车内,他一直僵直着身子,生怕把什么东西给碰坏了似地,动也不敢动,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后面已经悄悄的跟上了这么多车。

黑压压的从野兽的后面一直排到巷子口,看这架势,只怕路两口还有不少车!

“这个小雨,弄这么多车来干什么?”韩天一下便猜到了这件事情的主谋,暗自苦笑不已。他知道自己兄弟这是在给自己长脸,可,可这动静也弄的太大了吧?这还不把柳家的人给吓坏了?

韩天偷眼瞄瞄门口那些柳家的亲戚们,见到他们一个个的目瞪口呆,碰到自己的目光,似乎连笑也不会了,只是慌忙躲闪,心里再次叹息一声,他们已经被吓坏了。

悄悄的摸了一下鼻子,韩天看了一眼给自己充当司机的一个十分干练的年轻人,尴尬的道:“兔子兄弟,这儿,能不能让大家伙先散了,这么多车,堵着咱们等会还能出去吗?”

给韩天开悍马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立了大功,受到重用的兔子。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曾经兔唇的地方,笑道:“韩大哥,这您就甭操心了,等一会您就负责将大嫂往车里抱就行,这儿些人就是过来看看,凑个热闹,到了时候他们就走了!”

韩天有些无奈的点点头,这些人也不知道是自己兄弟的什么人,他也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以免给自己的兄弟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时候柳絮的父母已经得到消息,出来了,看到这么多车子,柳家的人那就像是被人用大锤在胸口狠狠的砸了两下似地,柳絮的母亲上前,看着韩天,有些结巴的道:“那个,小天,这儿些车是,是怎么……”

按照规矩,前来接亲的人是要吃饭的,车子还要给烟,这儿百多号人,他们家一时间哪有准备啊?

“哦,这是我们老,老板的朋友派过来的,听说韩大哥过来结婚,他们非要过来凑个热闹,您不用管他们!”兔子笑了笑道。

“啊,好,那个,咱们进去吧?”柳絮的母亲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朝里让着韩天。毕竟这儿是对他们家极为长脸,极为风光的事情,只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婿,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客大压主,这女婿大了,丈母娘也没底气啊!

韩天却还是老样子,略有些局促的按照家里的规矩,磕头,收了红包,然后抱了新娘子上了婚车,然后外面是鞭炮齐鸣。柳家的亲戚纷纷上车,然后在柳絮父母注视的目光中,车队缓缓的开了出去!

一些柳家的女眷则留在家里,陪着柳絮的母亲说着话,齐声赞叹她女儿命好,找了这么一个有钱的老公。柳絮的母亲轻轻的吐了口气,有钱没钱,过了今天自己的女儿都要一肩扛了。她这个做母亲的,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便只有对女儿默默的祝福了!

车队慢慢的离开了柳家,如此庞大豪华的车队,自然引起了人们的指指点点,并且成了他们村的一个传说。而且从此以后他们村还形成了一个好的习惯,那就是结婚的时候,再也没人攀比过车队。你牛,你再牛能有人家柳家牛吗?

等离开了柳家的院子之后,后面的车队便自己找路散了。

车内,柳絮瞪着韩天:“你今天怎么找了这么多车来?钱多烧的吧?”

“不是,这儿不是我找的,都是老二,小雨安排的,我哪儿知道他有这么多朋友啊!”韩天苦笑道。

“小叔到底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不过,他自己说过,他曾经是一名军人,便永远都是一名军人,现在虽然脱下了军装,可我相信他不会做什么坏事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叔对咱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就算做了坏事,那也是你的兄弟,我的小叔子!”柳絮显然是一个只认亲,不认理的人。

“哎,我不管啊,咱们也都是有手有脚的人,你以后可不能朝你兄弟开口啊!他在外面赚点钱也不容易,再说,我觉得咱们也不要过的那么轰轰烈烈的,平凡的生活就挺好!以后啊,爸妈就咱们管了,让小叔在外面闯荡去吧!”柳絮瞪了韩天一眼,嘱咐道:“你可别扯了他的后腿!”

韩天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到了北关村,十辆车,数目并不算多,也不算少。虽然清一色的豪华奥迪,让村里的人颇感震撼,可想想韩家跟其子之间的关系,一时间倒也释然了。在他们看来,这儿应该是其子的功劳。

韩雨的大姑显然也是这样想的,她只是略微注视了前面的悍马一眼,她虽然有点小钱,却也还看不出这车的真正价值。

韩天从车内将柳絮抱了起来,朝着新房走去。路上,韩天的一些朋友纷纷往后推他。韩天一边保护着怀里的女人,一边扛着众人的阻力往前推进,嘴里还得大声的喊着:“韩天今天结婚了!”

旁边有人接口:“跟谁啊?说全了,不全不许走!”

于是,韩天只好继续扯着嗓子吼:“韩天跟柳絮今天结婚了!”

……

众人哄笑,不少看热闹的乡亲也乐的指指点点,将新娘子抱着进了新房,举行婚礼,拜天地,拜父母,然后是入洞房。有做表兄弟的挑着扁担,筐子去房间要果子和烟,反正都是一些当地的习俗,让整个婚礼看上去更加的热闹,丰富!

韩雨笑呵呵的望着自己老哥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幕,很为他高兴。他帮着拎大哥和大搜走路的席子,帮着撒果子,帮着拍照,他已经很少没有像现在这样轻松过了。

好容易才停下来,躲在一个角落里点了根烟,看着楚颜和慕容飘雪领着小桐羽在那里表演节目,给大哥助兴。就在这个时候,其子凑了过来,他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老大,东海帮的老大,赵东海来了!”

韩雨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他眉头一挑:“他来干什么?”

“说是来送礼!”其子低声道:“他一进村口,便被人给发现拦下来了,此时,正在厂子那里呢!”

韩雨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没有人注视他们,这才道:“走,过去看看!”

到了炼油厂,韩雨发现一个一米八多的大汉正站在一棵树下,右手轻轻的拧着下巴上的一颗黑痣。在他的旁边,一名穿着黑西装的年轻人肃手而立。

“赵老大!”韩雨来到他的身边站定,喊了一声。

赵东海急忙转过身来,略微惊诧道:“哎呀,黑衣老弟,恭喜恭喜啊!”

韩雨一摆手,笑着道:“赵老大也是个豪爽的人,客气的话就别说了。您来我这里有何贵干,请直说吧,我哪里还有点事,没那么多时间!”

“我靠,你怎么跟我们老大说话呢?”赵东海身后的那个小弟冷冷的骂了一句。

“我操,你他妈的怎么跟我老大说话呢?”其子眼睛一瞪,蹭蹭两步窜了过去,来到那小弟的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耳光,甩的又脆又响,把丫的整个都给揍懵了。原本对于韩雨的嚣张还有些不满,正拧着眉头的赵东海,此时也愣住了,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我操你个吗的,你他妈的敢打我?”赵东海的手下探手入怀,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其子的脑袋。

一枪在手,他狞笑道:“来啊,你他妈的再打我一下试试!”

韩雨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手腕,将烟递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才摇头轻叹道:“赵老大,你说你带着一个属下就敢来我的地盘上也就罢了,怎么还带着这么一个蠢货?你是不想活了,所以特意来这里送死的吗?”

话一说完,一个红色的射线便在赵东海的胸口瞄了一下,同时,另一道红色的线头出现在了那名保镖的眉心。丫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小子,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冲动是死亡,冲动,是你被人打成了筛子,别冲动啊!”其子整了整他的领子,抡圆了手,啪的又是一巴掌,这儿一回他用足了力气,将那小子狠狠的抽在地上,张嘴就吐出几颗牙来!

“你……”那小弟眼都红了,用枪狠狠的对准了其子的胸口。就在这儿时,砰的一声枪响,子弹贴着赵东海的耳边飞了过去,打在了那名小弟的脚下。丫的被吓了一跳,慌忙掉转枪头,对准了远处的宿舍楼!

“啧啧,我都说了你别冲动的!”其子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的脸上轻轻拍了拍,根本无视他的手枪:“还有,下次说话前记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就你这儿么个小B样的,不知道在老大说话的时候不能随便插口吗?难道赵老大就是这么教你的?”

“回去抹点膏药,很快就好!”其子瞟了他的嘴角一眼,然后转身,走到韩雨身边,站定。

韩雨低头注视着自己的手指头,淡淡的道:“赵老大,今天是我哥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见血。不过,若是你的这个兄弟再拿着把破枪在那里晃来晃去的话,那兄弟我可就要对不住了!”

赵东海气的浑身颤抖,他腾腾两步走到那小弟身边,一把将枪拽了下来,抡圆了巴掌在他另一边的脸上就又是一下。他和东海帮的面子,在刚才其子的那两巴掌中,已经被扇没了。

“去你妈的,谁让你多嘴的?”扁完了自家小弟,赵东海这才收拾好情绪,对着韩雨冷笑道:“黑衣,我的小弟是做的不对,可你手下这位兄弟未免也太狂妄了吧?我东海帮的人,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教训吧?“

“呵呵,那您可说错了,你东海帮的人在你东海帮的地盘上是轮不到我的人教训的,可现在,你不是来我的地盘了吗?”

“你……”赵东海气的眼睛一鼓,麻脸冷笑的寒声道:“好,黑衣老大,能将仗势欺人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我倒还是第一次见!我好心好意的来给你道喜,你这样对待朋友,就不怕道上的朋友笑话?”

韩雨吐了个烟圈,悠闲的道:“朋友?赵老大,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东海帮前些日子还派人来进攻我的训练场呢吧?”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是诚心来跟你和解的……”

“哎呦,对不起,赵老大,那这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我这个人啊记仇,从来都是人家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丈。人家给我一刀,我便要将他凌迟!所以,您还是回去,把脖子洗洗干净,等着我吧!”韩雨两眼微微眯着,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赵东海的脸色再次变了,这回是气的,他没想到韩雨如此不给他面子,而且言语间竟方法将他当成了一盘菜似地!这也未免欺人太甚了!他却不知道,从知道东海帮勾结倭国人大批走私之后,韩雨便已经从心里将东海帮画成了必须要铲除的目标了。

“姓韩的,不要以为你侥幸赚了点地盘,就真的吃定我们了。老子等着你!”赵东海狠狠的骂了一句。

韩雨微微一笑,将烟头弹了出去:“赵老大慢走,还有,以后啊不要带着个煞笔就跑到对手的地盘上去晃悠,那样很容易出事故的,毕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我这个胸怀的,您说呢?”

赵东海这回是一刻也不想呆了,他冷哼一声,上了旁边的一辆黑色丰田,重重的摔上了车门。那小弟也急忙爬了上去,车子轰鸣一声,掉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