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40章 热闹的婚礼三

340章 热闹的婚礼 三

“老大,这儿么做成吗?”见到赵东海气急败坏的抱头鼠窜,其子转过头来,尴尬的看了一眼韩雨。

“不错!”韩雨点了点头,笑道:“想不到你小子还有当打手的潜质,刚才那两巴掌,打的画龙点睛,恰到好处!怎么,你觉得不痛快吗?要不我让人将他们拦回来你再打一顿?”

其子白眼一翻,郁闷的道:“什么啊,我问的是咱们这样将赵东海给气走了,不就彻底的将东海帮给得罪了吗,这么做合适吗?”

刚才来的时候韩雨便吩咐他,让他到时候把那个劲头提起来,争取做到要多嚣张有多嚣张,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毫不客气的大下东海帮的颜面啊!

韩雨嘿嘿一笑:“没什么不合适的,赵东海既然主动来巴结我,说明他要么是自认为不是我的对手,想跟我玩什么卧薪尝胆,要么便是没憋好屁!不管他为什么,我不给他这个机会总是没错的!”

“你以为,咱们今天好颜相待,东海帮以后真的就能跟咱们和平相处吗?”韩雨笑呵呵的道。

其子暗自吐了口气,自己老大这是什么理论?人家来找你讲和,证明是不如你,所以你才更要抓住机会,痛扁人家?这不是摆明了痛打落水狗吗?

“老大,你,你这儿么做也太黑了!”其子晃着手腕道。刚才那一巴掌,抽的他手疼:“你以前不是说过,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嘛!”

“是,可我现在心情不好,没功夫陪他玩什么虚情假意的游戏!”韩雨两眼轻轻一眯,冷声道:“今天是我阿天的婚礼,不能有任何变故发生。尤其是因为我的!”

其子这才明白老大这么强硬的真正原因,忙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韩雨直接拿出手机,给和尚胡来和铁手马文泉分贝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小心点。另外还给莫太横也打了个电话,免得赵东海回去真跟他玩命,这儿几个人再被打个措手不及。

见事情都安排妥了,韩雨这才笑笑,拍拍其子的肩膀道:“好了,东海帮的问题,一时半会的还构不成什么威胁。倒是那个要加薪,是个麻烦!他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或许他是不知道吧!”其子勉强笑了一下,从韩雨回来的那一天起,整个韩家从表面上看热热闹闹的在准备婚礼,和普通的农家没什么两样,可实际上,无论是他还是他的手下或者韩雨,都暗中绷着一根神经。

炼油厂放假,有不少人都以工友的身份前来道贺,而苏前,墨海等人便隐藏在道贺的人群中,暗中注视着一切。今天,就连忘语也出来了。韩雨在婚礼中之所以忙的团团乱转,也是刻意为之。

只是,甭管他们怎么忙活,要加薪都一直没有露面,甚至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露出。

韩雨缓缓的摇了摇头,低声道:“不可能,我今天早晨便接到了手机的通知,如今道上在盛传我黑衣的大哥今天完婚。一开始他还不知道这消息是从哪儿里传出的,可现在看看来,这只怕是跟东海帮有关!”

其子不甘心的道:“就算有人在传,那也不一定能传到要加薪的耳朵里啊!”

韩雨望了他一眼,笑了:“我发现真是有些可惜了,要是我是文学家的话,没准能把你塑造成第二个阿Q!”

其子的老脸一红,低声道:“老大,我不是那个意思……”

韩雨点头道:“我知道,乐观的心态是没错的,可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则是另外一回事!我让手机调查过要加薪的全部资料,经过研究我发现,这个要加薪其实是一个心里有些扭曲的人。他对于成功,有着近乎疯狂的执着!而且这个人性格狭隘,睚眦必报!”

“他曾经在执行一次任务的过程中,被目标反砍了一刀,结果,他便当着目标的面,将他的家人全砍了!然后,将目标凌迟处死。你知道他做这儿一切的时候听的是什么吗?肖邦的英雄!”

“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过凶手,更会疯狂的报复每一个曾经伤害过他的人。而我,前些日子才刚刚将他打伤!”韩雨眯着两眼,轻声道:“他一定会来的!”

还有一点韩雨没有说,他在将要加薪打伤之后,曾经发动手下大规模的搜查过这个人,然而,他这个人就像是石沉大海了似得,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他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仍能躲过韩雨的搜捕?

这便足以说明,还有人或者是强大的势力在暗中帮他!要不然,凭着遮天的力量,不可能玩不出一个腿部中枪,急需做手术的杀手!

“好了,事关老哥他们的安全,我心情有些焦急,你别放在心上!”韩雨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拍着其子的肩膀轻声道。

其子摇头道:“老大,是我太一厢情愿了,没有想过那个要加薪不来还好,如果他真的来了,那阿天他们就危险了。放心吧,我会嘱咐他们小心的……”

韩雨点点头,两人从炼油厂出来,已经开始吃饭了。韩家照家乡的风俗,摆出了流水席。十几个帮忙的同乡,在一个棚子下面忙活的热火朝天,几个炉子被竖了起来,旁边还有几个中年妇女和老太太在帮着择菜。

路口,还有几个师傅在帮着杀猪,到处都洋溢着笑脸和热闹……

韩雨瞥见楚颜和慕容飘雪也在旁边看了一个炉子,上下忙活,不由的走了过去,诧异的道:“你们干什么呢?”

“冬天喝的暖身滋补粥!这是我和雪儿两个人联手做的,刚才几位师傅尝了尝,都说味道不错呢!你要不要来点?”楚颜笑呵呵的站在一口半人多高的大锅旁, 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笑呵呵的道。

韩雨站在他的身后,鼻端萦绕着一股中草药和粥的香味,不由得使劲抽了抽鼻子,嘴里却道:“你们两个弄的?这个,不会吃坏肚子吧?”

“去你的,这儿可是我让人专门回去取来的不少名贵药材呢!若是换成票子,就你兜里那点钱都不够一碗的!”楚颜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去去去,一边玩去,别在这儿耽误我们干活!”

韩雨不放心的看着慕容飘雪道:“雪儿,颜儿胡闹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跟着掺和?”

慕容飘雪摆手道:“这可是我专门从我师兄那里配的滋补药方,你呀不懂就别问了哈!”

“哎,前面的客人说,这粥好喝,问我们能不能多给上点?”一个负责上菜的年轻人跑了过来,笑呵呵的道。

一瞥见韩雨,立即笑着叫了声:“二叔!”

韩雨认出了他,就是他们村的一个本家叫豆子,因为辈分比韩雨小,所以见了他都得叫二叔:“啊,你刚才说,前面的人都说这粥好喝?”

“啊,他们说这比那个八宝粥好喝多了,有许多小孩子和老人都还没喝够,现在正等着呢,问咱们能不能多给盛上一碗?”豆子举了举自己手里的一个原本用来盛放茶水的不锈钢桶,对着韩雨笑呵呵的道。

“行,没问题,想喝多少,今天我们就供应多少!”楚颜得意的瞟了韩雨一眼,然后将他朝旁边一推:“去去,闪一边去!”

眼瞅着楚颜和慕容飘雪将桶给盛满,豆子将桶拎了起来,对着韩雨道:“哦对了,二叔,刚才我在那看见其子叔了,他让我见了你给你说一声,大家都在找你喝酒呢,让你过去喝两杯!”

韩雨看了楚颜两人一眼:“你们吃了吗?”

“我们你就不用管了,早吃过了,行了,你去吃吧!”楚颜不耐烦的朝他挥了挥手。

韩雨只好无奈的跟着豆子往吃饭的地方而去,看这俩丫头的灶台旁边的碟子碗的摆了一堆,应该也不会是饿着自己的人。

楚颜和慕容飘雪见他走了,却是相视一笑。楚颜是第一次给那么多人做饭,尤其是被那么多人给赞扬,心里美滋滋的都快找不着北了,干劲自然十足。慕容飘雪的情况和她,也差不多少……

韩雨一去到吃饭的地方,便发现其子被很多人围着灌酒,这小子感情是叫他来给解围来了。在韩雨的劝说和帮助下,其子终于带着五六分的醉意全身而退,韩雨也喝了几杯,一时来不及吃饭,便让豆子给舀了两碗粥。

还别说,这一吃才发现什么叫金杯银杯不如口碑,这么多人都说好吃的东西,还真不是吹出来的。这粥熬煮的味道特别的香浓,不仅有着大米的清香,还有各种中草药和肉骨头汤的味道,韩雨和其子一人划拉了一大碗,这酒意都退了不少。

等着柳家的人吃过了饭,韩雨安排车将他们送了回去,然后便是北关村的父老乡亲们开始轮番上阵了,总之,结婚这一天下来,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吃!

等到了下午,天色已经能灰下来的时候,结婚的另一件重要组成部分:闹房也将要开始了!韩天的新房中,院子中布满了酒菜,这是为韩天和韩家至亲的人准备的。

韩天等人都去送那些路远的亲朋好友去了,韩英四处撒目着楚颜的位置,在她旁边有着一张桌子,上面布满了饭菜,在她的手边,则放着两个酒杯。

“哎,颜儿!”老远瞥见楚颜从门口晃了过去,韩英急忙追了出去。她才刚出去没一会儿,一个面色寻常,目光却异常阴冷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倒背着手,走过刚刚韩英站的桌子前,停下了脚步。

“还有饮料?挺会享受啊!”他开口了,声音低沉清脆,一点也不像个中年人。说着话,他拿起韩英刚刚放的饮料,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这儿才满意的一擦嘴角:“黑衣,你的死期来了!”

以后都改成晚上七点更新,别叫三哥了,还是叫一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