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44章 要加薪之死

344章 要加薪之死

韩雨的伤口在慕容飘雪的细心缝合下,已经没有大碍了,对他来说就是损失了点血,回头吃点好的补上就行了。

韩雨将事情已经弄明白了,感情那个要加薪在朝楚颜挥刀的时候,忘语出手刺伤了他的手。只是当时韩雨因为腿上的伤痛,一时没有注意到。

就连楚颜脸上的血都是人家要哥的,难怪他当时将要加薪抓过来,抬脚就踹的时候那感觉那么爽呢!

“行了,别琢磨了,我出去给你倒点水!”楚颜笑呵呵的道:“有什么事情也要等你的伤好了再说!”

韩雨点点头,楚颜退了出去,等来到外面的时候,便看见慕容飘雪的房间灯还在亮着,楚颜推开门走了进去。

慕容飘雪正站在窗边,听见身后的动静,她转过头来,看见是楚颜,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自然的笑容,调皮道:“颜儿嫂子来了?”

楚颜幽幽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同为女人,慕容飘雪的心里在想什么,楚颜怎么会不明白?她喜欢韩雨,慕容飘雪也喜欢韩雨,只怕自己的那个闺蜜,赵家的大小姐赵静汐也对韩雨有着不小的好感。

可她能怎么办?喜欢便是喜欢,她总不能伟大到让自己心爱的男人跟别人平分!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呢?”楚颜柔声道。

“睡不着!”慕容飘雪笑了一下,望着外面的夜色道:“小的时候我就住在农村,跟奶奶住在一起,一到晚上,我就喜欢一个人出来看星星,看月亮,看四周影影撞撞的一栋栋房子,那时候我就在想,所有的房子都是漆黑的,可是,是不是所有人都在酣然入睡呢?”

楚颜轻轻的吐了口气道:“自古以来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时候想想,未免太残酷了!”

“可我倒觉得这正是生命中最独特,最精彩也最吸引人的地方!”慕容飘雪抿嘴一笑,她转身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道:“有生便有死,同样的,有死才有生!快乐,悲伤,失去,拥有,这些东西正是因为有了对立面,有了一个和自己相反的镜子,才凸显出了自身的价值!”

她抬起头,静静的望着楚颜,眼睛亮亮的,带着一丝凉意,就好像是夜幕中镶嵌的明星:“同样的,人这一生的机遇会为种种可能所困扰。有的人运气好,有的人运气差,这儿并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这便是机缘。”

楚颜点了点头,苦笑道:“看起来,你看的要比我透彻许多。我这个人有的时候太过简单了,甚至有些没心没肺,遇到了好的东西,总想要去占有,或许是我太自私了!”

“简单总比复杂了好,有的时候人想的多了,难免顾忌就会多,顾忌一多,人生便会无趣的多了!”慕容飘雪笑了一下,楚颜神色一动,本想再说点什么,慕容飘雪已经改口道:“哦对了,黑衣腿上的伤在三天之内不能用力,免得挣了线。你回头给他带一杯温热的牛奶过去,给他补充一下气力!”

楚颜点点头:“嗯,我这儿就去弄!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慕容飘雪轻笑着点了点头,当楚颜走出去的时候,她才快速的转过了头,当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时,两行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落了下来。

早在韩雨出手救她的时候,她对一身黑衣,永远一副冷酷模样的韩雨便给吸引了。只不过她自己的家境,遭遇,让她深感自卑,所以她宁愿让自己和韩雨保持着距离,只是这样静静的望着他……

只是她忘了,一个不属于别的女人的男人,她是可以望的,可当他属于另外一个女人以后,她便连望的权利都没有了。

嘀铃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慕容飘雪用手快速的一抹眼角,拿起了手机。

只见上面一条短信息:“这儿么晚了,你怎么还一个人当窗独立,不去睡觉呢?这样凄冷的夜里,只有被窝才是最暖和的。快去睡觉吧,你累了一天呢!”看署名,赫然是其子发的。

慕容飘雪放下手机,从窗户向下望去,隐约的可以看见,一棵树下的长椅上,有人坐在那里正在抽烟。

她拿起手机回了几个字:“你不也没睡吗?还在外面,这样的天,不冷吗?”

“不冷,因为我一直将一个人装在心里,只要一想起她,不管多么大的风,都不会让我再感觉到寒冷!”

慕容飘雪将手机放在手心里看了看,终究还是没有下楼,她上了床,将自己埋在了暖和舒适的被窝里,然后才给其子回了一条:“现在,我已经躺在**了,你也早点去睡吧!”

发完了短信,慕容飘雪拉过被子,将头也蒙了起来,似乎想将这时间的所有烦恼全部隔绝似得!

其子坐在清冷的夜风中,看着手机屏幕中那清冷的文字,再看看那刚刚关掉灯的窗户,有些苦涩的吐了口气。慕容飘雪她,怕是暂时还没有从失落中恢复过来吧。其子心中安慰着自己,自己却因为她终究没有下来而郁闷不已……

……

“老大,他没有扛过去!”墨海看了一眼要加薪冰冷尸体,小心翼翼的道。

韩雨两眼一眯,冷冷的盯着要加薪的尸体看了半天,堂堂暗榜排名第三的杀手,竟然就这样憋屈的死在了一间小屋里,甚至都没有人知道。

可这又能怪的了谁呢?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他既然走上了杀手这条路,那便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

只是,他一闭眼一蹬腿的倒是干脆,却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麻烦。韩雨摆了摆手,有些自言自语似得冷声道:“这样的人死便死了,反正是他杀我在先,不管他什么身份,这儿世上总没有让人束手就缚的道理!火化了吧!”

墨海点点头,缓缓的关上了房门。管你是王侯将相,权势滔天?最后总躲不过一个死字!

那边忘语走了过来,他低声道:“失血过多是他身体虚弱的重要原因,却并不是致死的关键。在他的血液里,我们检查出了一种成分,应该是剧烈催情的药物。也就是说,他在昨天藏入床底之前,曾经服用过大量的**!”

韩雨的两眼腾一下瞪的溜圆,他紧紧的望着忘语,忘语毫不避让的与他相对视,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催情药物?要加薪又不是白痴,也不是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他怎么会在执行任务之前,服用这类东西?

韩雨眉头一皱,望向外面,只见东方已经一片灰白,天色已经微微有些亮意了。这个要加薪既然不是自己服用的,那定然是误食。毕竟以他的身手,别人不可能强迫他吃这东西!

只是,看他的打扮,显然是在韩家已经晃了一天了,人多的时候,他老老实实的扮作柳家过来的人,遮天小弟又不全认识柳家的人,所以才让他混了进来。而那药物的作用,显然是要在半个小时之内起到作用的,也就是说,他所误食的催情药物很有可能是有人准备了另做他用,结果却被他给误打误撞服用了的!

韩雨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想到了昨天有些怪异的地方,他扭头道:“刘阳醒了吗?”

“已经醒了。”忘语点了点头。

韩雨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严肃的吩咐道:“告诉所有的人,昨天的事情不准谈论,不准泄漏!所有的人都收敛到厂子里,进行秘密特训!”

嗯,厚颜无耻的喊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