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45章 井底之蛙

345章 井底之蛙

“我,我怎么在这里?”刘阳已经醒了,一见到韩雨进来,他微微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韩雨随意的看了他一眼,点了一根烟笑道:“昨天,那人是我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抓过的一个人,想不到他昨天竟然会捣乱。你被他给刺伤了,然后又摔了一下,记过昏了过去。好在其子帮忙让人将你抬了过来,将你的伤口也包扎好了,不过,我怕家里人着急,所以昨晚就没让你回去!”

要加薪都动手伤人了,再说他是自己的朋友,那就露馅了。所以韩雨便改了口。

“噢!”刘阳点了下头,忽然道:“颜,楚,楚姑娘怎么样了?”

韩雨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受伤的腿还在隐隐作痛,他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痛苦的模样,反而轻笑道:“哦,她没事!天已经亮了,我怕大姑着急,所以来叫你回去!”

“那你等我一下!”刘阳起身,见韩雨走了出去。他才微微吐了口气,他昨天晚上是昏过去了,可是当韩雨很楚颜亲成一团的时候,他刚好醒了过来。不过他没有睁眼,本想装做什么也不知道,随着他们一起同赴黄泉。

却不想非但没有死成,而且还听见了韩雨朝其子发号施令的情形。他这才真正明白了一句话的含义,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

他虽然不知道韩雨的真实身份,可是听到就连其子都一口一个老大的叫着,而想想他还经常人五人六的在韩雨面前装出一副成功人士的做派,甚至还想跟他抢女人,刘阳便臊的恨不能找个地方钻到地里去。

像表弟这样的才是个真正的男人,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够配得上楚姑娘那样天仙般的女子。刘阳幽幽的叹了口气,既然韩雨没有向大家说出自己的身份,那他便也故作不知。

收拾好了心情,刘阳这才来到外面,见韩雨正站在走廊里抽烟,嘴角一咧,勉强笑了笑道:“走吧,小雨!”

韩雨只以为他是在为楚颜的事情而郁闷也没多想,只是看了他的肩膀一眼,低声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没有大碍了!”刘阳活动了一下肩膀,表示没事。他想象着自己以前跟韩雨说话时的神态,皱眉道:“我昨天怎么了?好像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

“你被那家伙推了一下,摔了一跤,晕过去了!”韩雨笑了一下:“不过,我让雪儿给你看过了,没有什么大问题!”

刘阳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苦笑道:“枉我还一直自诩是个汉子,想不到竟然被人一下就给打倒了,那个王八蛋呢?我记得他还踹我一脚?他被弄到哪儿去了?!”

韩雨失笑道:“干吗,你还想找他报仇啊?你又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打不过他也是正常的!好在那家伙已经被逮住了,算是给你出了口气!”

“他不会再来了吧?”

“不会!”韩雨笑笑。

“哎,要我说,小雨,你以后得注意点,你说你怎么当个兵还结上仇家了呢?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好歹,其不让家里人跟着遭殃吗?”刘阳说着话,心里却恨不得抽自己两下,感情自己以前的嘴就这样的贫啊……

等到了韩家,韩英已经早起来了。虽然昨天的时候遇到了其子说刘阳跟韩雨一起炼油厂打扑克,玩通宵去了,可毕竟是没见着人,她昨晚几乎是一夜没睡。好容易挨到天快亮了,见刘阳还没有回来,韩英禁不住泛起了嘀咕。

昨天的事情她心里有鬼啊,她担心韩雨或者其子谁的要是看出点什么,为难刘阳,那自己不就把儿子给害了吗?

不行,我得去看看。韩英在院子里转了两圈,终究还是担心占了上风,她找了个外套披上,便想出门。她已经想好了,若是真的被发现了,就算她自己进监狱,也绝对不能牵扯到刘阳一点!

就当韩英走到过道,想要伸手去开门的时候,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韩英愣了一下,便看见韩雨和刘阳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妈!”

“大姑,这儿么早啊?”

刘阳和韩雨也有些意外的顿了一下,然后才出声打招呼。一见到刘阳披着个褂子,韩英急忙一把抓着他的胳膊,将他拽到自己面前,上下拍打着他的胳膊道:“你这孩子怎么现在才回来呢?啊?昨天不回来,也不给我说一声,你从小就没离开过我身边,你这孩子哼什么啊……”

韩英无意中碰到了刘阳肩膀上的伤口,疼的这小子禁不住哼了一声。韩英狐疑的一撩他的外套,见到肩膀上缠着白色的绷带,还有殷殷血迹,脸色顿时就变了:“哎,你这胳膊是怎么回事……”

“没事,就是昨天不小心碰了一下!我去屋里喝口水!”刘阳说着,将外套拽了回来,便进了房子。

韩英喊了他两声,刘阳却是头也不回,她只得转过脸来望着韩雨道:“小雨,刘阳怎么受伤了,他胳膊上怎么弄的,啊,你给我说清楚!”

韩雨失笑道:“不是,他自己的伤,您问我干什么?”

“你说我问你干什么?刘阳跟你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这大清早的一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不问你我问谁去?还碰伤的,他这是碰到哪儿去了,能伤到胳膊还?你给我说说,到底是谁欺负他了?是不是你?”

韩雨吸着烟,也不做声。

韩英见状气势更盛,她指着韩雨的鼻子道:“好啊,小雨,你现在是长本事了是吧?从部队里学了一身的功夫,回来用在你表哥的身上,你可真是长能耐了!你有什么气朝我身上撒啊!你跟他较什么劲?我告诉你,事情都是我做的,你想出气冲我来!”

“大姑,您做了什么?”韩雨眯着两眼,笑呵呵的问。

“我……”韩英的神情顿了一下,可是一见到韩雨那笑嘻嘻的一脸欠揍的模样,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脱口道:“我不就是拿了瓶带有催情效果的饮料,想要让颜儿喝了吗,我也知道这么做不对!”

韩英的老脸微微一红,她当时只想着自己的儿子,却忘记去考虑自己侄子的感受,不过,她一低的声音马上就扬了起来:“可我最终不是没有给她喝嘛,你喜欢楚颜便早点说出来,如果知道她是你的女朋友的话,我也不会用这种办法,可是你自己说她不是你女朋友的……”

“所以,你想用这种方法来个生米煮成熟饭,造出个已成的事实?”韩雨嘴角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酷,一种森寒的冷酷。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姑已经极品到了如此的地步,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能够用手指着他的鼻子,说的如此理直气壮:“我劝你最好还是把手拿开,现在的你,没有资格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韩英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给吓的愣住了,手就那样举着,竟然忘记了往回收。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这个侄子生起气来是如此的恐怖,那凌厉的眼神,没有了笑意之后,竟然冷的让人不敢直视!

“我,我不是最终没给她喝吗?”韩英放下了手,低下头,心虚的道。

“你没给她喝?”韩雨冷冷一笑:“只怕是你想要给他喝,结果却发现被人给喝了吧?”

韩英身子一颤:“你怎么知道,是,是颜儿告诉你的对吗?小雨,你听我说,我,我并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若是她跟了刘阳,我一定会给她最好的生活,让她过的幸福……”

韩雨笑了,自己的这个老姑啊,大概是在井里呆的太久了,她压根就不知道外面的天到底有多大!韩雨夹着烟,转身向外走去,嘴里淡淡的道:“你跟我来!”

韩英仿佛往自己的自己是个长辈似得,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韩雨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将车开过来!”

东边的灰色的云已经变成了淡淡的蓝色,带着冬日的寒意,天已经开始渐渐放亮了,太阳也要出来了。

韩英静静的站在后面,正当她暗自嘀咕韩雨让她看的是什么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突然撞了进来。是的,是撞。

他们所在的这个巷子也不算窄了,至少可以并排停的下一辆马六和一辆炫丽,然而,这儿车一来,却给人一种整个空间都被它给吸收了进去,就连空气也被狠狠的推向两边似得,那种感觉,就好像威临天下,巡视四方的王者一样!

韩英的眼睛顿时变的大了起来,她认出来了,这是昨天韩天结婚的时候所用的那辆婚车,那,那不是其子给准备的吗?

她悄悄的打量了韩雨的脸色一眼,心中暗自咯噔一下,猜到了什么。

离的近了看,黑色的野兽气势越发的骇人,它就好像是真的拥有生命的洪荒猛兽般,即便是趴在那里,也有一种迫人的气息铺面而来。

它的每一处线条,每一处装饰,甚至就连一个螺丝,都是那么的晃眼,高贵。

兔子将车子停稳,从车里跳了下来。见到有外人在,他没有施礼,只是笑着点了下头。

韩雨打开车门,回头看了自己的大姑一眼:“上来坐坐!”

嗯,有兄弟意见了,我就不厚颜无耻的求花了,那横木,谁有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