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47章 找茬

347章 找茬

清晨,整个WF都笼罩在一片薄薄的若有若无的流雾中,仿佛世界都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似地。

突然,就好像一道战斧从浓雾中劈了过来一般,撞的浓雾纷纷向两边散去。然后,便看见一个胖大的和尚,穿着灰色的西装腆着肥硕的身子一步三摇的从薄雾被分开的地方晃了出来。

之所以说他是个和尚,是因为他那光秃秃的脑袋上,顶着几行明晃晃的香疤,让人想看不见也难。

他身材高大,健硕,虽然脸上笑眯眯的,可是两条粗壮的眉毛直至两鬓,仿佛两把宝剑一般,显得是威风凛凛,浑猛无俦!

在他右手两个粗壮的仿佛小胡萝卜般的手指中,还夹着根香烟,这儿猛和尚不是别人,正是遮天血斧堂的堂主,如今WF道上的几个领军人物之一,大和尚胡来!

这儿几天因为萧炎的到来,使得马文泉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他的这个宝贝妹妹身上,所以遮天方面在WF的主要防务,由胡来和他的血斧堂承担。

而黄泉堂则因为上一次跟东海帮的厮杀,堂口的人员虽然没有损失多少,却难免在心里上有所疲惫,所以进入了全面的整训期!

就在昨天,韩雨从家里回了天水市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召回了四百名黄泉堂的小弟和两百名暗铁堂的小弟回训练场进行训练,就连出来分别帮助他们的墨迹和山炮也被调了回去,全面主持训练场的事务。

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在韩雨看来,除非是东海帮不想混了,不然绝对不会在这个全社会都在呼唤和谐的时候出来顶风作案。

而且,Z国人的风俗习惯也是和家里人和和睦睦,热热闹闹的过个年,赵东海忙活了一年,难道就不想安生几天?

他想安生,可有的人却不想!

胡来看了看对面,过了这条街道,那边便是东海帮的大将孙平天的地盘。胡来向后看了一眼,对跟在他身后的狂熊道:“这一次咱们地盘上的那些人的保护费都收了吗?”

“收了!”狂熊站在胡来的身边,他论壮硕的程度,比胡来一点也不差,只是看上去没有胡来那么结实,不过也十分的骇人了。

自从加入遮天之后,他接受训练,与人厮杀,后来成为了血斧堂的副堂主之后,胡来又其子点拨过他格斗的技术。如今,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比以前凌厉了许多。

这儿些日子他一直在前方的一个县城盯着东海帮的动静,直到血斧堂代替黄泉堂对抗对面的东海帮之后,胡来才将他调了回来。

这儿几天,血斧堂的日常琐碎事务,全都是狂熊处理的。胡来对于这个充满了可塑造力的年轻人很是满意,他年轻,谦虚,又不失聪慧,比起当年的自己也差不了多少。

“什么收了?那边的就没收!”胡来一指道路对面。

狂熊的眼睛一突,惊讶的道:“对,对面?和尚哥,那,那里是东海帮的地盘啊!”

“扯淡,东海帮的地盘?这儿要不是过年,和尚早就带人将他们揍出去了!”胡来将他的大手胡乱的一挥,不耐烦的道:“那是咱们的地盘,是咱们遮天的地盘。地方,咱们可以让他们在占两天,可是那些该收的保护费,咱们一定要收回来!不然,社团得蒙受多大的损失?”

狂熊一听胡来这儿意思,顿时被吓了一跳,感情您是想去东海帮的地盘收保护费?那人家东海帮成什么了?人家可不是咱们的看家狗啊,这儿么尽心尽力的占在那里不走,可不是等咱们去收钱的!狂熊小心的道:“和尚哥,这儿不太好吧?老大说不让咱们主动去招惹东海帮的!”

“也是啊,”胡来沉吟了一下,这才道:“那咱们就不以遮天的身份去,这样,咱们两个就充作东海帮的人!这样就算是发现了,也只能算是他们帮派自己内部的人有问题吗!嗯,这主意好,就这么定了,过去看看!”

说着,胡来也不等他拒绝,迈着大步,腾腾腾向对面走去。

狂熊一看得了,啥也不说了,跟着过去看着吧,不然东海帮还不定被他给弄成什么样子呢!

这俩胖子,就这样耀武扬威的进了东海帮的地盘。

“嗯,海天网吧?看规模不小啊!”胡来眯着眼,停在了一家网吧门口。

狂熊点头道:“这儿家网吧是咱们市区数一数二的,每个月的营业额都在六十万左右!”

“三十万?那就它了!”胡来带头往里就走,还不忘了嘱咐他一句:“哎,你小子,不许坠了咱们的威风啊!”

狂熊忙点了点头,他心说您老摆明了是吃完了早餐,闲着无聊,所以来人家的地盘上找乐子的,我还客气什么?

“哎,收保护费的,你们老板呢,快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狂熊一进门,便拍了拍吧台,大声道。因为是清晨,又近了年关,这儿网吧里竟没有几个人,唯一有人的几个包间还关着,大概是有人在里面睡着了。

“不是昨天才收完吗?您这是……”

“去你妈的,昨天吃了饭,你今天就不吃了?妈的,在我们东海帮的地盘上做生意,就得守我们东海帮的规矩!他妈的,快点叫你们管事的出来,若是慢了,你信不信老子将你这给砸了?”狂熊不用装也是一脸的凶悍,此时再将眼睛一瞪,那跟个凶神恶煞也没什么区别!

见他们自称是东海帮的,那吧台的服务员忙跑到后面叫他们管事的经理去了。

狂熊回头一挑眉头,看了胡来一眼,那意思我演的怎么样?

胡来找了个靠门的沙发一坐,点了下头,不冷不热的表情,意思是说一般般!

狂熊有些懊恼的转过了头,很快经理便来了。他是个中年人,一脸精明的模样,穿着个西服将身上的衣服都撑的鼓鼓囔囔的,气喘吁吁的从楼上跑了下来,一见到胡来和狂熊,便禁不住暗道了一声娘来。

这胡来还好些,虽然头上顶着香疤穿着西服抽着烟给人的感觉多少有些怪异,可脸上总算还带了个笑模样。可狂熊就不同了,这儿家伙横眉怒目,论块头从高宽两方面来说,都比胡来要大上一圈!

见他两眼铜铃似地瞪了过来,中年人心中当时就咯噔一下,这位也未免太生猛了吧?

“嘿,两,两位大哥,不知道您是哪儿位大哥的手下?这儿个保护费不是已经收过了吗?我们,我们昨天刚刚才交的,嘿,您看这儿是不是弄错了?”

“错个屁!昨天是昨天的,今天是今天的!”狂熊朝旁边的一台电脑桌上一拍,那桌子立即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看那架势,似乎是随时都要散架,倒地似地:“你们昨天给的,给的少了!”

“我们每天的营业额都是有记录的,按照营业额的百分之十五算,这儿个月比上个月还多交了三千呢!”那中年人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他慌忙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笑眯眯的递了过来:“两,两位大哥,您看,是不是哪儿里出了什么误会啊?这,这点钱您拿去买瓶酒喝,暖暖身子……”

狂熊看了一眼放在电脑桌上的钱一眼,缓缓的抽出了一张,转身就走。

那中年人禁不住愣了一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有些疑惑,这儿人既然是来收保护费的,怎么,怎么拿了一百就走了?这胃口未免也太小了吧?难道他是徒有其表,刚才是故意诈我的?他娘的,要是这样,老子岂不成了冤大头了?

算了,冤就冤吧,好歹只损失了一百块钱,这大过年的就算自己给这伙吸血鬼买了纸钱烧了!中年人将腰直了起来,心里又不由得骂起东海帮来,妈的,这儿些王八蛋,收保护费的时候说的比唱的好听,可他妈的真出了事儿,这些王八蛋又有哪儿个能指望的上?

他才刚刚将腰站直,忽然眼睛一下瞪住了。

只见狂熊并没有走,而是在门口站住了,对着坐在旁边沙发上的胡来恭敬的道:“堂主,您抽烟!”

说着,给胡来敬上一根烟,然后将那钱点着了,凑在了烟上……

中年人顿时气的身子便是一颤,王八蛋,这是我的血汗钱啊!他心中暗暗自叫骂,脸上却是充满了尴尬和惊疑不定的神色,他知道,人家这儿是嫌他给的少了。

果然,狂熊给胡来点过了烟后,转过身来,将燃烧了一半的钱丢在地上,哼声道:“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别以为你上一次交了多少我不知道,识相的,马上交三万出来,不然,我立即让人砸了你的这个鸟店!”

“两位大哥,三万,三万实在是多了点啊,账面上没有那么多的流水,要不,我让人给您去取,您两位在这儿里少坐一会儿?”中年人擦着冷汗道。

“那就等等吧!”胡来进来之后第一次开口了。

“哎,您,您稍等!”中年人忙陪了个笑脸,然后对着旁边的一个手下打了个眼色,那手下不动声色的悄悄跟了出去。

“你马上去找癞子,就说,遮天血斧堂的老大,那个大和尚来咱们这儿闹事来了,让他赶紧带人来帮我摆平!不然的话,日后东海帮的那份保护费,我可就交不起了!”中年人低声道。

“遮天?经理,他们不说是东海帮的吗?”

“笨蛋!咱们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见过东海帮收过两回保护费吗?”中年人瞪了他一眼:“我听癞子说过,遮天血斧堂的老大是个和尚,你也不看看他脑袋顶上的香疤,除了那个胡来之外,你以为还会有哪儿个和尚敢抽烟,收保护费?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哎!”那小子这儿才反应过来,慌忙跑了出去!

“什么?和尚胡来到咱们的地盘来收保护费?妈的,这儿个王八蛋,亏他还顶着个秃头算是吃斋念佛的呢,也不怕他吗的佛祖降怒!”孙平天正在吃早饭,闻言急忙将面前的饭碗一推,站了起来。

遮天的实力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多,他一个人面对遮天两个堂口,两员猛将的压力,如今比起最初韩雨在天水市遇到他的时候,竟然憔悴了许多!

“堂主,要不,咱们召集兄弟们带人去办了他得了!”后面的一名眼神冰冷,面容坚毅的年轻人开口了。

咳咳,小狼左手横掌向天,右手握拳在腰,大喝一声:鲜花,大召唤术!哈哈,穷了,昨天啊找一哥们借大米,丫的给我打赌,说要我找书友募捐Q币,每人一个,不准多!若是能够募集到一千,他便白送我一万大米!娘的,昨天手机上公布了一下,一个都木见,被笑死了!!!哈哈,我也觉得挺逗,来这里再吆喝声,有方便的兄弟,打赏一个吧,不要多,就一个,呜呜,一万大米来了,我分你两个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