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48章 老子便是赵东海

348章 老子便是赵东海

“不行,”孙平天将手一举,矢口否认:“你知道那个胡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会无缘无故的跑来到我们的地盘上生事吗?这儿里面若是有遮天的阴谋,我们一动,刚好跳进他们的套子里。”

提意见的那个年轻人叫王海,是孙平天的亲信,也算是东海帮后起一辈中颇为狠辣的凶人,前些日子因为一直留在赵东海身边,所以并没有和遮天亲自动过手。

对于孙平天的说法他颇不以为然,不过他也知道孙平天并不是一个胆小怕怕事儿的人,所以迟疑道:“那咱们难道就任由他胡来?这儿么做,以后那些商家谁还会给我们交保护费?”

王海挑眉道:“要不,我也带几个人去他们的地盘上闹去?”

孙平天缓缓的摇了摇头:“还是不行,如果这真是个阴谋的话,那你去了就回不来了。”

王海有些郁闷的道:“这儿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就这样等着他嚣张完了再回去吧?那咱们的面子不说,以后兄弟们见了遮天的人,还怎么能将头抬的起来?”

孙平天皱了下眉头,如果是在平时,他也就点了人杀过去了。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现在,和谐时期啊,万一对方给他下了套子,故意让他将事情闹大,那他这么做,岂不是上了对方的套子?

虽然他猜不出胡来到底有什么阴谋,可既然是人家算计好的,那自然也就没有好去!可王海说的也没道理,若是置之不理的话,自己这边更没有信心对付遮天了!

可那个胡来的本事他是见过的,甭说别人,就是王海这样的上去三个五个的怕也不是那猛和尚的对手。孙平天暗自叹息一声,正在为难之计,忽然手下的人过来报告:“堂主,有个人说是老大派过来的,正在外面等着!”

“嗯?”孙平天眉头一挑:“老大派来的人,他说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什么叶随风!蝎子哥让我过来问问,让不让他进来……”那小弟轻声道。他可没听到过社团有哪儿位大人物叫这么个名字啊!还随风?想想来人的形象,那小弟便有些想象,就那么一块头,他飞的起来吗?

“堂主,社团里哪儿有这么个人?妈的,搞不好是遮天的人跑到咱们这里装神弄鬼来了,我这就出去看看,把他抓起来问个清楚!”王海眼睛一瞪就想要出去。他来到WF的时候,叶随风才到了东海帮,所以他没有和对方见上。

“站住!你小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风风火火的毛病?”孙平天瞪了他一眼,然后才慢条斯理的道:“我昨天接到老大的电话,说有一位剑门派过来的军师,帮着咱们对付遮天来了,名字就叫叶随风。老大让我好生的招呼人家,不能怠慢了。我本来还以为他昨晚会到呢,想不到今天才来!”

王海愣了一下,干声道:“不会有这儿么巧的事吧?”

“是不是,我们都要出去看看。你给兄弟们说一声,列队迎接!”孙平天一摆手便要向外走。

“不用了!”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便看见一个提醒硕大的大圆球滚了过来,他的身子胖的几乎成了一个团,脸上也有许多的肥肉!只是一双小眼睛微微眯着,每一步落下,都给人一种地动山摇似得感觉。

所有的人第一眼看见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感觉,胖!

“我实在是饿的扛不住了,到现在还没吃早晨饭呢,便让他们将我带了进来,孙堂主,您不介意吧?”胖子伸出了他肥嘟嘟的手,自我介绍道:“叶随风!”

孙平天有些愣愣的伸出手:“孙,孙平天!”

“客气话先不说了,请问能先给我来点吃的吗?我饿了!”叶随风咧嘴笑了一下。

孙平天寒了一下,一般人很难想象一个巨大的胖子,第一次见面便在那里咧着嘴儿喊饿的景象,尤其是他还气喘吁吁的,一副随时都要饿晕的样子,这家伙就跟要吃人似得。

“我刚好在吃饭,要是不介意的话,就一起进来吃点吧!”孙平天干笑了一下,身子朝旁边让了一下。

要说孙平天家的房门也不算窄了,可是叶随风进去的时候,还是禁不住稍稍立了一下身子,他随口道:“你们家的这个门设计的应该再宽点,这进进出出的多不方便啊?”

孙平天一翻白眼,心说平常的时候四个我一起并排进出都还富裕呢,再宽,再宽都能直接当车库了!

“哦对了,刚才我让他带我进来的时候,说好了给他五千好处费的!”叶随风忽然站住脚,回过头来道:“这五千块钱……”

“我替您出!”孙平天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满头的银发,干笑道。

叶随风这才笑着重新朝房间中走去,孙平天回过头来,紧紧的盯了那小子一眼,他的下巴上带着一个干冷的蝎子刺青:“行啊,嗯,蝎子,你小子现在长本事了啊,五千块钱,为了五千块钱你他妈的什么人就敢朝里放?”

“堂,堂主,不是的,你听我说,他,他说是老大派来的,我,我也不敢阻拦啊,那五千块钱是他提的,我,我没要……”那小弟吓的变了脸色,他慌慌张张的解释道。

孙平天两眼轻轻一眯,望了他一眼:“如果他是个刺客呢,你跟我说这儿个还有用吗?”

“海子!”孙平天摆了摆手:“将他带出去,当着所有兄弟的面,按照规矩处理!”

“堂主,我可是跟了你三年多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海子,咱们兄弟一起出生入死,你,你为我说举话啊!”蝎子可怜巴巴的望了王海一眼。

“堂主,蝎子毕竟是老兄弟了,您总不能因为一个外人……”

“就是因为他是我的老兄弟,是自己人,我才只是让你按照帮规处置,要不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就让人将他给沉河了!”孙平天目光一闪,冷声道:“里面那位可是在看着呢!”

蝎子闻言只好闭上了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若是再求饶,那便有些让人看不起了。王海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对不住了,兄弟!”

“堂主,这儿次是我错了,我先下去了!”蝎子对着孙平天施礼道。

孙平天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海子,你去照顾他!”

王海点了点头,他扭头看了一眼屋里的那人:“堂主,那人看上去……”

“行了,我有数!”孙平天打断了他的话,王海只好退了下去。孙平天眯着两眼看了一眼房间中已经开始吃喝上的那人,暗自摇头,老大说他应该有点本事,让自己既要用他,又得防着他!哎,我这本来就够乱的了,现在又加塞了这么一位进来。

孙平天暗自叹了口气,正是因为他摸不清出赵东海到底在想什么,所以才会在叶随风点出蝎子的事情后,严肃处理。

天知道这位叶大胖子会不会将自己和遮天交锋失利的事儿归咎到自己对于手下管理不够严格上来!既然不想被人抓住把柄,他当然就要严厉一些,只是这些话又如何当着两个手下的面说?

孙平天慢慢的走了进去,叶随风第一句话就让他改变了对眼前这个胖子的看法!

叶随风火急火燎的往嘴里填吧着桌上唯一的一盘酱牛肉,有些含糊不清的道:“那个小弟的处罚要快一点,我听说遮天的胡来,正在闹事呢……”

“你,怎么知道我会处罚他?”孙平天有些意外的愣住了。

叶随风头也不抬的道:“因为你是白毛,孙平天……”

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名字只是单纯的几个字,可有的时候,这几个字却代表着一个人,他的行事习惯,思维方式,做事方法……

孙平天两眼一眯,坐在了对面:“叶先生,来,您多吃点……”

网吧内,胡来眯着眼坐在那里,仿佛睡着了似得。狂熊也郁闷的不行,想不到找了第一家,这经理便精的跟个猴似得,笑脸相陪,好话说尽,让他一肚子火也没处发。

这儿也就是专门来找事的,不然,现在他们都可以掉头回去了:“……唉,我说你他妈的是不是出生的时候,基因突变了?啊,怎么跟个猪似得,整个钱用的着这么慢吗?他要是不想交就他妈的直说,老子还不差这儿几块钱,信不信我他妈的把你这儿给砸了?”

“您,您再等等,喝杯茶消消火,钱我已经让人去取了,应该快来了!”那经理陪着笑脸,小心的道。

“喝,喝个屁!老子这儿一早晨都喝了够八杯茶了,怎么着,你还想弄几杯水将我们给撑死,然后你把那俩钱省了怎么着?我可告诉你,你想清楚了,是那点钱重要,还是背着两条人命重要……”

“大哥,您说笑了,说笑了,我绝对没那个心思,这样,我打个电话,给你问问,估计快到了……”正说着,那个被他派出去的小子跑了进来:“哎,来了!”

那中年人急忙迎了上去,他的手下才刚进来,后面呼啦啦的便闯进来十几个小子,领头的赫然是一个年轻人,染着黄毛,叼着香烟。一进门就嚷嚷:“谁他妈的敢在我们东海帮的地盘上收保护费呢,吗的,站出来让我瞅瞅!”

小黄毛大马金刀的一站,叼着烟牛逼哄哄的道。

“是你爷爷,”狂熊噌噌两步来到那小子身边,大耳刮子抡圆了便是一个全方位的锅贴,啪的一声,黄毛被抽的原地转了三四个圈,已经有些迷糊了。他捂着脸,傻傻的道:“你,你为什么打我?”

“打你,我打的就是你!你小子他妈的出门没带眼睛啊,还是将他留在裤裆里了?”狂熊反手一抡,啪,又是一巴掌。

黄毛眼泪都下来了,他瞪着狂熊,颤声道:“你妈的,你敢打我,抄……”

“怎么着,一巴掌还没把你打醒是吧?还敢以下犯上?”狂熊瞪着眼睛,一把将他抓了过来,捏着他的眼睛道:“来,我看看你这儿双招子是不是装饰品,没用啊?要不爷爷我给你换个LED防雾的?”

“您,您到底是谁?”黄毛骨碌碌的掉了几个眼泪,他见狂熊说话这么牛逼,心里已经先毛了,嘴里甚至换了敬称。

那边的经理眉头一皱,低声问了一句他的手下之后,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因为他的这个网吧规模不小,每次上缴的保护费用数额颇为可观,所以跟东海帮在他们这边的负责人关系颇为不错。

他的手下去将胡来闹事的情况,找到那个负责人汇报之后,却不想那家伙在请示过了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自己没来,只是派了个不知死活的手下来,而且还特意叮嘱,不准告诉黄毛等人胡来的身份。

这儿他妈的叫什么事儿啊,东海帮的人被遮天的人给揍了,还不知道为什么?

“老子是谁?”狂熊笑眯眯的轻轻扫了那经理一眼,经理急忙努力的将嘴角翘了起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知道了,自己这儿点小九九,压根就没瞒过这位看上去有些粗鲁的年轻人。

还玩人家呢?自己是被人家给玩了!

“我告诉你,你他妈的将耳朵竖好了,老子便是,东海帮的帮主,赵东海!”狂熊用手指头戳点着黄毛的胸口,大声道。

咳咳,其实俺也可以拆成两章,四千字,两千字一章也可以,但咱还是实在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