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49章 事出反常

349章 事出反常

“我方你娜屁,老子滴帮猪什么嘶吼有你则儿么碾轻了?”黄毛的脸已经肿了,鼓鼓的两个腮帮子就好像熟透的桃子一样,说起话来都不清不楚的。他虽然没有见过赵东海,却也知道自家老大不会如此年轻。不过,这儿家伙也学聪明了,他知道眼前这人有一开口就打人的习惯,所以在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准备后撤了。

话未说完,这家伙就已经连退两步,眼瞅着就要退到自己的小弟中间去了。

想跑?狂熊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上半身向前一倾,大手一伸便抓住了他的领子,手臂一曲,朝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扯。黄毛便被他拽的踉跄了几步。

狂熊抡圆了那厚实的巴掌,卯足了劲就抽过去了,嘴里则大声喝骂道:“我放你娘的屁,老子话还没说完呢!你小子嘟嘟什么?”

说着,大耳刮子紧紧的贴在了黄毛的脸上,黄毛一口鲜血就喷了出口,落在地上叮当作响,感情是连牙齿也一起被揍下来了。

黄毛身子软软的转了个圈,眼睛都被揍的向外鼓着,一副随时要晕死过去的样子。他抬起手 ,有些无力的指着狂熊!

后面有两个小弟扶住了他,其他的人面色阴沉的举着手里的家伙,就要朝上扑,狂熊将手一指他们,大声道:“干什么?啊,老子是赵东海,的仰慕者,怎么,你们连你们帮主的仰慕者也要打吗?还是说这就是你们老大教给你们的,我靠,待客之道?”

狂熊的话还没说完,那些小弟便一脸愤怒的扑了上来。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被耍了,自家老大的仰慕者,你怎么不说你是我们老大的同族呢?

尤其是黄毛,原本已经迷迷糊糊的他,听到狂熊终于将他那句蹦了一半的话补充完,竟然生生气的又站了起来。他手里拎着个砍刀,摇摇晃晃的便想上前,却不妨忽然屁股上被人给踢了一脚!

黄毛还没反应过来,狂熊已经抓着他的头发,砸在了一台显示器上。因为还连着电路,这儿家伙的头发已经改成离子烫的了……

胡来偷袭得手,嘿嘿笑着一边打,一边不断的高呼佛号:“阿弥陀佛,胡来大师说,今天风头不正,尔等将有血光之灾啊!”

说着还一脸叹息的摇摇头,可手底下却噼里啪啦的揍倒了好几个。他两手一抓,也不管对方手里拿的是钢管还是砍刀,就那么两膀微一用力,那俩人便像是布娃娃似得狠狠的撞成一团,血肉相交,砰砰作响……

胡来两手一松,然后满脸微笑的抓向其余的人,也有人想要躲闪,也有人举着家伙想反击,可最后总还是躲不过胡来那让人幽怨,抓狂的一抓!

就这儿十几个东海帮的小弟,转眼间便被他给一抓,一碰放倒了一多半。剩下的也被狂熊给揍的差不多了,唯一还站着的几个小弟,手里拿着家伙,却已经聪明的停了下来。。

他们几个对视一眼,慢慢的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就跑。胡来随手一抛,刚刚从一名东海帮小弟手中夺过来的钢管便飞了出去,擦着跑的最快的那小子的头发砸在了他面前的地上,发出当啷一声响!

那小弟一个急刹车,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和后面的几个小弟一起回过头来,惊疑不定的望着胡来和狂熊。

“别这儿么急着走啊,你们把这么多人丢在这里,一会人家老板怎么做生意??”狂熊拍拍那老板的肩膀,大声道:“把人给我带走,我告诉你们,老子是遮天的,这位是我们遮天血斧堂的堂主,人称……”

“慈悲心肠,普渡众生,阿弥陀佛!”胡来笑眯眯的接口道:“你们回去可以告诉孙白毛,就说和尚我给他算了一卦,如果他老老实实的从良,以后找个正儿八经能够养家糊口的生意,那自然能保他一世平安。不然,只怕他将难逃血光之灾!”

狂熊点头道:“听见了吗?和尚哥说的话,让你们转告,还有,这位老总是我的朋友,你们敢收他的保护费?哼,这次将你们叫来,是打你们一顿,给你们点教训,若是还有下回,我便让你们站着进来,被人抬着出去!滚……”

“哼,狂熊副堂主好大的口气,好大的威风!难道真是欺我东海帮无人吗?”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了起来,然后便看见一头以白色短发的孙平天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王海亦步亦趋。

见到正主上场,狂熊两眼一眯,放开了从那经理的肩膀上揽着的手,杀气十足的道:“白毛,孙平天?”

孙平天很是自矜的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对胡来道:“这位就是和尚哥吧,久闻大名,怎么,这么早就来找我的一干不争气的手下撒气?是不是我东海帮有了什么得罪的地方?如果是,那我在这儿里给你和遮天的黑衣老大道歉!”

孙平天明明气极了,却没有冲上来找胡来玩命,反而道起了歉:“如果和尚哥是看上了这儿家店面的那点保护费,那我东海帮也愿意拱手相让。如今,咱们两家是邻居,若是为了一点小钱闹的这么僵,岂不让道上的其他朋友笑话?”

狂熊探手入怀,握紧了怀里揣着的那柄带鞘的陌刀,他可不管什么笑话不笑话,只盘算着能够如何出其不意的干掉孙平天。

得到的答案是,很难,因为他后面那个年轻人从进来之后,便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狂熊你知道,如果自己动手的话,他会第一时间出手阻拦。

不过自己又何尝不是拦住了他?只对付孙平天一个人,狂熊相信,胡来就算是没有带他的斧子,也一样可以取胜!

他眼中爆出一抹浓浓的战意,以目瞄向胡来,请示。胡来微不可查的摇了一下头,老实说,他真的没想到孙平天竟然会亲自出马,尤其是现在这家伙表现的这么从容淡定,更让胡来的心里打起了小鼓。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他可没有在对面埋伏接应的人手,这次之所以会过来,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谁知道孙平天来的时候带了多少人?这家伙真要是打起来的话,他就算身手好,想要杀出去怕也没那么容易。

再说,孙平天不敢主动惹事,怕给帮派带来麻烦,他又何尝不是一样?老大可是说了,这儿段时间社团以恢复元气,休养生息为主,尽量不要主动挑起争端!

心中虽然泛着嘀咕,可是胡来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他是临时起意的事情,孙平天可不知道。

“孙施主说笑了,我这次来纯粹是为了帮助朋友。你可能不知道,我和这位经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他曾经找我看过手相,便算是我的客人。这次,我本是来找他回访来的,却不想竟然遇到你的属下在这里上网不给钱!”

孙平天闻言脸上的肌肉差点没扭曲了,看手相的还回访?你大爷的,你摆个卦是不是还要上市啊?

胡来却不管他心里的想法,自顾自一本正经的继续胡扯:“啧啧,孙施主,孙兄,我觉得这个贵社团的这个待遇是不是稍微在朝上提提?是,能够花一块钱让他卖命便绝对不给一块一的抠门劲是资本家的本色,可我想,兄弟们毕竟也是出生入死的,若是混到出来上个网连钱也给不起的地步,咱们这些做老大的也跟着没有面子不是?”

“本来啊,我是让狂熊劝你手下的人来着,却不曾想,他们这年轻人脾气冲,一言不合打起来了。哎呀,狂熊,你看看你把东海帮的兄弟们给打的,这不都毁容了吗?啧啧,快把我专门用来治伤的圣水取来,给大家看看!”

胡来这东拉西扯的,别说孙平天了,就连狂熊都听的一脸迷茫。更别说那位经理先生了。

他惊讶的看了胡来一眼,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称呼别人为施主的和尚,脸皮如此之厚!

孙平天在那气的也是一个劲的翻眼白,他是见过无耻的,可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这不是奚落人吗?如果不是他另有计划,他真想就这么直接带人冲上去,将这个胡来给砍了!

“不用了……”孙平天暗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脸色阴沉沉的就仿佛六月雷雨前的天。

“哎没事,那是我睡觉的时候问我佛求来的圣水,对治疗外伤很有用的,你放心,我给他们治伤不用花钱!”胡来大方的摆了摆手。

睡觉时候跟佛祖求的?这要是路上遇到有人这么说,他们非笑掉大牙不可,可是现在东海帮的黄毛等人却是连哭的心思都有了。天知道这该死的什么鸟圣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个的原本还哼哼唧唧的,此时却出溜一下爬了起来,窜到了孙平天面前。

“堂,堂主……”

“没用的东西,滚!”孙平天低声狠狠的骂了他们一句,这才抬起头来,紧紧的盯着胡来道:“和尚,那什么圣水你还是留着跟你自己人用吧。这家网吧你不是看中了吗?好,从现在开始我东海帮的人,只要你还活着一天,便绝不踏进这网吧半步!”

“希望你能长命百岁,福寿永康!”孙平天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杀机,冷冷的望着胡来露出一抹无声的森笑,转身就向外走。

“等一下,那个,我这儿兄弟的网吧这些年怕是给你们交了不少的保护费吧,这个……”

“海子,看一下这位老板总共给我们交了多少的保护费,回头一个子都不差的给他们送来!”孙平天摆了摆手,大步流星的走了。

胡来笑眯眯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狂熊在一边瞪着眼睛,喃喃的道:“这儿,这位就是东海帮的大将,孙白毛?怎么他娘的一点血性都没有?”

“事出反常即为妖啊!”胡来眉头微微一拧,低声道:“你去,马上让咱们安插的眼下打听一下,看看东海帮今天有什么异常没有。另外,让下面的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立即汇报!”

胡来能够被韩雨任命为血斧堂的堂主,那就说明他只是一个单纯的有勇无谋的鲁莽之徒!很多人被他的形象所迷惑,却不知道在他粗鲁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一颗细腻的心!

他推崇力量,相信力量,却也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个孙平天,据说脾气火爆,绝不是什么隐忍阴狠之人,这儿次却突然改了性子,定然是另有图谋!尤其是在他发现事情不对,故意激怒对方的情况下,他还能忍的下来,这更让胡来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望着孙平天消失的方向胡来禁不住嘀咕,这儿个孙平天,到底搞什么呢?

咳咳,有些迟到,敬请谅解,以后每天都是晚上七点更新,要是没有,那就是网站的自动更新系统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