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50章 价值五百万的消息

350章 价值五百万的消息

孙平天当然有着自己的打算,他在回去之后没多久,王海便走了过来,低声道:“堂主,果然如同我们所料,那个胡来的人已经开始秘密的动起来了。妈的,这儿伙王八蛋也太他妈的阴险了,竟然在咱们底下安插了好几十个奸细。”

“甚至还有几个社团的老人,也他妈的吃里爬外,现在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便去将他们都抓了!”

“不,先不动,你将这些人全部都记住,到时候,算是我们送给遮天的一份大礼!”孙平天两眼轻轻一眯,目光内闪动着森冷的寒光。

遮天在他们的社团里安插了不少奸细,这儿一点他是心知肚明,在这儿之前他也曾经想搜查过,却收效甚微,毕竟这些人在没有什么动作的时候,很难判断他们到底是内奸还是忠于社团的人。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弄错,冤枉了忠于社团的兄弟。

到最后,奸细没找出来,反倒弄的大家人心惶惶的不说,彼此间也没了信任。孙平天见到再追查下去,别说找到奸细了,只怕不等遮天的人打过来,下面的人心便跟着散了,到最后只得不了了之!

“你只要去表现的强硬一点,对方肯定会以为你是另有图谋。他会暗中让人调查这一切,你只要让人留点心,注点意,便可以将那些内奸都挖出来!他们都是没受过正规训练的,好找的很!”

这是叶随风的原话,想起今天早晨,他吃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跟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还有些半信半疑的,孙平天便感觉老脸有些发烫。

他眯着两眼,回头望了一眼那个躺在沙发里吃着薯片看电视的胖子,目光中露出一抹敬意和一闪即逝的忌惮……

“你就是蝎子?能先说说,你为什么要和我做交易吗?”胡来敲打着桌子,静静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独臂的年轻人,他的左臂处还包扎着白色的绷带,露出殷虹的血迹,脸色苍白,双目充满了血丝,头发蓬乱,神情显得极为颓废!

这儿家伙是他安插在孙平天身边的奸细推荐过来的,据说他手里掌握着一个非常关键的情报。胡来悄悄的跟他在这个毫不起眼的酒吧里等了他半个小时,才见着他的面。

蝎子抬起头,静静的望了胡来一眼,他的目光有些沧桑,甚至还有些挣扎,却唯独没有紧张和恐惧。这儿让胡来心里对他即将说的话,禁不住又信了几分。如果他是在演戏的话,那他这水平,绝对够的上奥斯卡小金人级别了。

“看见我胳膊上的伤了吗?孙白毛赏的,就在今天早晨,当着社团数百名兄弟的面,就这样将我的一只胳膊给砍了下来。今天早晨之前,我还是个四肢健全的全活人!”

蝎子掏出烟来,用嘴咬了一根,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用右手夹着香烟,冷冷一笑,声音低沉的道:“你知道他为什么会砍我一条胳膊吗?为了巴结一个人!如果是跟你们厮杀的时候,我不拼命,当了孬种,那怪我,可他他妈的为了巴结别人,便拿老子做讨好人家的筹码,不念及一点往日的情分,老子为什么就要忍气吞声,自己认了?”

蝎子越说越激动,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他两眼紧紧的瞪着胡来,目光中充满了拷问和愤怒:“这儿样的社团,不值得我忠心。”

“巴结人?巴结谁?”胡来向后靠在椅子上,笑呵呵的脸上看不出一点他心中真实的想法。

“就是今天早晨,来了个人找他,我只是一时没有忍住,拿了那人的五千块钱,将他领到了孙白毛的前,结果,便他妈的被执行了帮规!”

“我,好歹也是社团的老人,不过就是在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之前,提前将那人领到了他面前罢了,他用的着杀鸡儆猴,拿我下手吗?三年了,我为社团卖了三年的命,最终我得到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得到,只得到了这儿残破不全的身子!”

蝎子又将烟塞到了嘴里,下巴上的蝎子刺青不断的哆嗦着,显得有些狰狞:“本来我是不想叛变社团的,人离家乡格外贱,这个道理从我加入社团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如果不是被他逼到了这份上,我也不会这么做。”

“可我现在成了残废,我以后还得生活,我怎么办?他不为我考虑,我也要为自己考虑!”蝎子睁开眼,有些冷漠的望着胡来:“我要五百万!你给我钱,我给你消息……”

“五百万,”胡来笑笑:“你当我是开银行的?你倒是先给我说说,什么消息能值这么多钱?”

“你的命,铁手的命,鬼刀,你们社团的老大黑衣还有他的女人的命,值不值这个价钱?”蝎子眼睛一闪,淡淡的道。

胡来脸上还是笑眯眯的,丝毫不以为意的道:“哦,你倒说说,什么消息能要了我们的命?”

“钱,没有钱,我什么都不会说!”蝎子低着头,轻轻的弹着烟灰道:“五百万虽然不多,却也足够我活一辈子的了。我,必须得赚到自己能够过完这一生的钱!”

“可你总要给我一点消息的提示吧?”胡来笑呵呵的弹了弹烟灰,眼睛甚至还有空瞄了一下外面的一个女服务员:“你放心吧,反正你的这些消息如果真的有价值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这个人虽然有些抠门,可是给自己买命的钱却还是舍得的!”

“和尚哥应该听说过东海帮的十二战吧?”蝎子头微微一歪,望了胡来一眼。

胡来也不隐瞒:“听说,这儿些人是东海帮小弟的教官,也是你们老大赵东海的拜把子兄弟,手底下的功夫很硬?”

“他们都是从部队上下来的特种兵,是我们老,赵东海一个个拉拢过来的,总共十二人,被称之为东海十二战,便是十二个战士的意思,他们的人数虽然不是很多,可每一个人的身手都不比孙白毛差!赵东海一直将他们当成王牌,倚为长城,而如今,他们有一半的人都在WF。”蝎子淡淡的道。

他直接叫了赵东海的名字,显然是在表示自己已经不再是东海帮的人了。

胡来的眼睛微微一眯,淡淡的道:“这个我也知道,孙白毛让他们轮流替自己训练手下。不过,什么狗屁十二战,和尚还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凭他们?连我这关都过不去,还想动我们老大?”

“一夜之间,杀的东海帮丢了一大半的地盘那些人,和尚哥和众位遮天的大哥威名显赫,十二战虽然自负,可是他们也曾经公开承认过,单打独斗,绝不是您和其他大哥任何一个人的对手!可您别忘了一点,他们都是军人,玩过枪,杀过人的那种!”

蝎子忽然将他仅剩的那只手抬了起来,对着胡来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

胡来的两眼猛的瞪圆,他上身微微前倾,冷声道:“他们有枪?”

蝎子闭上了嘴巴,胡来直接道:“说你的卡号,我马上就让人给你打!”

蝎子报上了帐号,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蝎子收到了手机, 他看了一眼上面的金额,眉头皱起,不满的道:“怎么只有一半?”

“等你将消息全部告诉我,剩下的钱自然也会打给你!”胡来轻声道:“现在,你该说说东海帮的计划了吧?”

“十二战出面枪杀你们社团的老大和像你这样的堂主,同时,由剑门出手,借道DZ天龙帮的地盘,直接吞掉遮天在JN的人手,同时,剑门的人会从那里袭击这天的后路。”

“而我们这儿边,则会由东海帮全力出击,彻底的瓦解遮天的力量!”

“想法不错,不过有些一厢情愿!”胡来笑笑,这儿样的计划说起来是很不错,可遮天又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比这儿还大的风浪,遮天不也一样过来了,笑傲群雄?

“反正我觉得子弹这个东西挺难躲的,当然,和尚哥的身手好,或许杀之不易,可是其他的人只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吧?”

蝎子淡淡的道:“现在的遮天看起来是风光无限,可是,社团成立的时间毕竟还太短了,如果身为核心的您或者黑衣老大等人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只怕到时候整个遮天都将不堪一击!”

胡来冷冷的哼了一声,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也有些道理。胡来轻描淡写的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的意思,是想将那十二战卖给我?”

“不,我毕竟曾经是社团的人,出卖自己兄弟的事情还是干不出来!”蝎子摇了摇头。

胡来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那你是想将那些枪卖给我了?枪是由谁提供的?剑门?”

蝎子缓缓的点了点头,眼中射出一抹森冷的仇恨光芒:“我不是说今天替孙白毛领过来一个人吗?他便是剑门负责人,他这次不仅是要将家伙交到东海帮的手里,而且还会留下,代表剑门跟东海帮的合作!”

胡来相信了,今天,他已经接到了安插在东海帮眼线的汇报,知道大清早便有一个人到了东海帮孙平天的住处,却并不知道他竟然是剑门的人。

单凭这儿个消息,便足以值五百万。试想,如果在遮天和东海帮厮杀的关键时刻,剑门再突然插上一手的话,那遮天只怕会立即陷入因准备不足被打个措手不及的危险中。

剑门可不比东海帮,其门内高手如云,而且,人家还是占据了一省之地的道上霸主!

送走了蝎子,马文泉从旁边的房间中走了出来,他静静的问胡来:“你觉得他说的是实话吗?”

“他一直很紧张,虽然掩饰的很好!”胡来两眼一眯,笑呵呵的道:“却瞒不过和尚的慧眼!不过,这儿点却不足以证明他说的就是假话,恰恰相反,我觉得他说的很合情理!”

“我却觉得太过合情合理了,里面便会有问题!”马文泉皱了下眉头。

“当然有问题,我觉得咱们眼下最大的问题,便是如何能让他那十二战变成十二个铜人巷里的木头人!”胡来咧着大嘴儿,笑呵呵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