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08章 宅基地之争

008章 宅基地之争

终于到家了,韩雨将车停在了自家门口,走了进去。

“爷爷,奶奶!”还没进门,韩雨便喊了起来。一位农村老太太迎了出来:“谁啊?”

“奶奶,才两年没见,您该不会连自己的孙子都忘了吧?”韩雨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小雨?哎呦,你怎么回来了?”韩雨的奶奶眼睛一亮,忙又走到门口看了看:“谁和你一块来的?你自己啊?”

“啊!俺爷爷呢?”韩雨说着话,将路上买的牛奶水果都放到了屋里,拎着个马扎又走了出来。

“你爷爷去新家看铺去了,也好回来了。”奶奶笑呵呵的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笑道:“你还没吃饭吧?奶奶揍的地瓜稀饭,你小时候最爱吃的!”

“那感情好,我正饿着呢!我给您烧火!”韩雨笑着坐到了地锅旁边,熟练的拿起了柴火!

韩家不大,三间瓦房,还有一个院子。院子西边是搭的狗窝,兔笼,还有一间木头搭的鸡舍。东边则是一间平房,平房的外墙边则是用稻草为筋骨,泥巴为血肉蒸的锅架子,上面放着张个大黑铁锅。

在韩雨他们村因为都有地,所以家家都喜欢用秸秆树枝烧火做饭,煤气只是有急事的时候才用。

烧火做饭有许多好处,比如在锅底下放两块地瓜,饭还不好的时候,地瓜便已经烤熟了。

“你烧什么火啊?等一会儿弄的灰头土脸的,一边歇着吧!”奶奶有些怕孙子累着。

韩雨笑道:“没事儿!我这衣服本来就是穿着干活的!”

“下面地瓜该熟了,你若是饿了先吃两快垫吧垫吧!等你爷爷回来,咱们杀鸡,炒鸡吃!”奶奶笑呵呵的去洗菜去了,孙子回来了,今天怎么也得添两个菜。

韩雨笑着答应一声,用木棍轻轻的挑出两块皮都烤黑的地瓜,拿手一拍,将皮扯掉满足的啃了起来,心中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熟悉。

被复员,失业,黑子的死,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的眼中,心中只剩下了手里的地瓜!

“对了,奶奶,我爸妈和我大哥呢?”韩雨含糊着问了一声。

“你爸上班去了,你哥去给他丈人家帮忙去了,一大早走的,你妈去你姥姥家了。你这次回来呆几天啊?也不说穿上军装让奶奶看看!”

“军装天天穿,都穿腻了!”韩雨眼光一闪,他暂时不想告诉家里自己复员的事儿,便撒谎道:“这次部队给了个探亲假,估计能在家里呆几天!”

韩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正想说点别的事儿分散奶奶的注意力,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铁锨呢?铁锨呢?”

说着话,一个老头便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他头上带着个黑色能遮耳的圆帽,此时两个帽耳朵被绳子系住,紧紧的贴着帽子。微微露出的两鬓上,银发刺目。

上身披着青袄,敞着怀,鼻子里还朝外冒着粗气!

韩雨忙站了起来,笑道:“爷爷!”

“啊!”老人答应一声,看见竖在墙边的铁锨,一把抄了起来,转身便向外走。

快出门的时候他才一下顿住了,扭头看向韩雨,微微昏黄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惊喜:“小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门口这车是你开的?”

“啊!”韩雨点了点头,看着杀气腾腾的爷爷,苦笑道:“爷爷,您这是干嘛去?”

“有人说咱家那房子盖的违反了什么规定,要给咱铲了去!我倒要看看,谁敢动!”韩爷爷哼了一声,迈步就朝外走。

临出门的时候他还不忘嘱咐一句:“这事你别去啊,你是个军人,可不能违反了部队的纪律!”

“唉,你这老家伙,你要拿也拿个长把的啊,拿把短锨容易吃亏!”韩奶奶听到消息追了上来,望着他爷爷的背影大声嘱咐道。

韩奶奶原地转了几圈,一眼瞥见墙上挂的镰刀,忙过去够了两下,镰刀是韩雨的大哥挂的,她当然够不着!

“这小天,弄把镰刀挂那么高干什么?小雨,你把那墙上挂的镰刀给我拿下来!”

“您拿镰刀干什么?”

“干什么?谁敢动咱家房子,我就自杀,我看他们谁敢动!”韩奶奶哼了一声,催促道:“你给我拿下来!”

韩雨额头上冒出一道黑线,忙道:“奶奶,还是我先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那我跟你一块!”

韩雨点了点头,祖孙俩出了门,韩奶奶看见车,眼睛亮了一下:“你开车拉着我去!”

“啊?新家离这很远吗?”

“不远,不过你要不快点,你爷爷跟人家打起来怎么办?就他那老胳膊老腿的,要真是磕着碰着……”

“哦,那您赶紧上车!”韩雨忙打断她的话,为她打开车门,两人上了车,朝奶奶嘴里的新家赶去。

韩雨的新家,准确的说是他大哥的新房,是在韩雨去了部队后自己盖的,就在村头他们家的地里。

还离着老远,韩雨便看见爷爷正拿着铁锨站在一辆铲车前,几个人站在铲车下正说着什么,四周则零散的有几个早起的人,正在观望!

离的近了,韩雨才发现平房背阴的一面,墙上的水泥都还没干,带着阴影!

韩雨将车直接开在了铲车前面,这才推门走了下来。

目光微微一转,从铲车下那几个人的脸上扫过,这才扶着他奶奶从车中走了下来!

韩奶奶脸上带着微微的红光,就仿佛在走奥斯卡的红地毯一般。

周围的人看见韩雨,愣了一下,这才认了出来:“这不韩家老二吗?听说他当兵去了,怎么回来了?”

“估计是复员了,这年头当兵有什么用?”

“听说这回是老许家的其子,想要在咱们村建什么场子,看中了老韩家的地,作孽啊,这房子可是韩家的人一砖一石盖起来的,说拆就给拆了?”

“那有什么办法?那其子是在外面混的,村长见了他都要点头哈腰的陪着小心!”

四周的人议论纷纷,也有些人好奇的看向韩雨。心中暗自叹息,这韩家的小二两年不见,倒是越长越精神了。可惜,他家太穷了,又得罪了其子,不然倒是可以给他说门亲事!

“不是让你不要来吗?”韩爷爷皱着眉头看了韩雨一眼。

“我让他来的!咋了?”韩奶奶瞪了自家老头一眼,在韩雨的搀扶下转过身,看着站在铲车下的一个中年人道:“他二叔,你是村长吧?你是干部就应该说话算话啊!当初俺们问你要宅基地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村里是给下了批条,让在自家的地里盖吧?现在凭啥要给俺们推了?你倒给俺说说!”

那中年人韩雨认识,叫马保全,他当兵以前就是他们村的主任!在韩雨他们家这附近,所有的村的村长,主任,书记都是一个人兼职的!

马保全微微皱着眉头推了下眼镜,对于老韩家,只有当兵的这个韩家老二让他稍微有些顾忌,却想不到他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了。

他强笑一声,先给韩雨打了声招呼:“小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早晨!”韩雨微笑着回了一句。

马保全点了点头,轻声道:“小雨,你是部队里的人,受过党的教育,应该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吧?是,村委是给你们家下了批条,可这前提是没人向上反应的。现在,有人将事情捅到了上面去,二大爷也就是个村长,你说我除了听上面的安排外,还能怎么办?”

韩奶奶眉头一挑,就要开口,韩雨抢先点头道:“嗯,二大爷的难处我当然理解!”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看热闹的人不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以为他是被马保全的大帽子给盖晕了。韩爷爷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却没有出声,只是握紧了手里的铁锨!

马保全意外的愣了一下,这才笑道:“理解好,理解好,要说你真孩子真不愧是一名军人,觉悟就是高,等回头村委开个推荐信,你带回部队,对你的提干多少也有些帮助!”

这话一出,韩爷爷握着铁锨的手不由得一松,一个是大孙子的幸福,一个是二孙子的前程,他仿佛觉得自己手里的铁锨一下沉了许多。

“谢谢二大爷。”韩雨平静的一笑,轻声道:“不过,我想知道,村子推了我家的宅基地后,会有什么补偿?”

马保全脸上的笑容一僵,刚想让人推的话一下憋在了嗓子眼上。他额上青筋微微跳动,搓着手干涩的道:“补偿?”

“宅基地是村委批的,作为最基础的权利机构,您代表的是政府!政府应该不会让我们小老百姓吃亏,对吗?”

韩雨的笑容有些落在马保全的眼中,不知道怎的,竟让他感觉有些寒冷。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小伙子,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让他用一块糖便可以哄着叫几声二大爷的小孩子了。

韩雨没有理会马保全的想法,淡淡的道:“更何况,村里的父老乡亲都知道,我大哥刚刚说成了对象,这新房是盖了给他准备结婚的!我和大哥要叫您一声二大爷,您总不该让他连结婚的地方都没有吧!”

“有补偿,您拆您的!要是没有,那您就不是拆房子了,而是欺负人!”韩雨眯着眼微笑着道。

汗,转眼一看,出来个叫欧比的牛人,谢谢兄弟们的支持,不过贵宾票大家意思意思就可以,不要太出血,不然我不加更都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