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53章 狱锁狂龙上

353章 狱锁狂龙 上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韩雨眉头一挑,对着楚颜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将头转向旁边。

马文泉低声将事情解释了一遍,韩雨一听就毛了:“这不胡闹嘛?谁让他去劫人家的?胡来,胡来,我说你怎么不拦着他呢?人家给你挖一个坑,你倒好,噗通一下就跳下去了?这么大的事你们也不给我说一声,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大吗?”

“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处理的不当,老大你也别上火了,眼下该怎么办,您给我个明确的指示,我担心和尚他那边会有危险!”马文泉轻声道。

韩雨喘了两口粗气,气声道:“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虽然这样说,可胡来毕竟是他的兄弟,让他放任不管自然是不可能的。

“这样,你先将人撤下来,给我看好了血斧堂的狂熊等人,就说我说的,由你监管他们,谁敢不听话,带头闹事,便让他先将遮天的这身衣服脱了!绝不能让他们跟袁飞的人起了冲突,现在东海帮的人正盼着这一点呢!一旦起了冲突,咱们就是被人家给灭团的下场,记住了,一定要看住他们!”

韩雨眉头紧咒,脑袋快速的运转:“然后,你马上安排人,看好各个媒体,杂志别让他们乱说,若这事闹大了,闹僵了,引起了上面的关注,被办成了典型,那我就是有通天之力,也救不了和尚了!”

“唉!”马文泉一拍额头,如果不是韩雨提醒,他还真想不到这方面。韩雨也是以前曾经见过有人利用媒体的力量来达成目的,所以才会有所防范。

在统治者的眼中,平头百姓都是些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可真的当所有的平头百姓将自己的目光关注到某一点上的时候,他们却也要为之折服。

“还有,你马上亲自去见一个人!”韩雨轻声道。

“谁?”

“就是上一次逮捕了和尚的那个女警官,你不说她为人正直,不畏强权,跟那个袁局长不怎么对付吗?现在正是用她的时候,有她出面,姓袁的想要对胡来暗中下手,便没有那么容易了!”韩雨低声吩咐道。

“你不说我差点就把他给忘了,行,我马上就去办!”马文泉挂了电话,急惶惶的站了起来,冲出去落实韩雨的吩咐去了。

楚颜见到韩雨挂了电话,才过来低声道:“怎么了,是不是社团出事了?要不要跟爷爷说一声?”

“不用了,一点小事,没什么大碍的!”韩雨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歉意的道:“只是,说好了要陪你逛街的,怕是兑现不了了!我现在要马上去WF一趟!”

“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有事儿就去忙你的吧!”楚颜白了他一眼:“刚好我公司也有事要等着处理呢!不过,你去之后可别着急上火的,再跟人动手,你腿上这才受的伤,别把伤口再弄破了!”

“我知道!”韩雨笑笑,对于楚颜的关心和善解人意而心中暗自感激不已。

“那行,那咱们走吧,刚好这次你去了也不用急着回来了,我过两天就去找你参加我同学的婚礼!”楚颜笑了一下,韩雨这才想起她刚刚说的要结婚的那个同学好像也是WF的,禁不住笑道:“还真是,那好,我就在WF等着你!”

两人说话的功夫,那边的服务员将衣服都已经包好递了过来:“先生,总共是六件衣服,总值七千三百元,给您打了折,收了您五千二百元,这儿是**和字据,欢迎您下次光临!”

“谢谢!”韩雨主动接过放衣服的兜子,转身向外走,楚颜走了过来,顺势挽住了他左边的胳膊。韩雨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即又笑了,刚刚因为听到胡来被抓的糟糕心情,也好了不少。

“哼,你傻笑什么?”楚颜白他一眼。

“没笑什么!”

“没笑什么那你还笑?”

“我有笑吗?哪儿有,我就是在练习脸部的肌肉而已,你不觉得我这个样子比较,嗯,比较好一点……”

送回了楚颜,韩雨开着他的野兽径直朝WF驶去。路上,兔子打车赶了过来,作为他的司机给他开车。卓不凡正在陆辉的手下进行训练,所以谷子文便将兔子调到他身边打个下手。

韩雨只吩咐了已经开快点,便闭上了眼睛。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赵达钢,是怕赵达钢一问那个袁飞之后,再让这家伙一不做二不休的提前把胡来给做了,来个毁尸灭迹,死无对证。

他要救胡来,而且不能用硬的,还要快!韩雨想了一会,拨通了手机的电话:“喂,手机,上一次让你搜集的那个袁飞的情报资料,你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在整理中了,我正想着过两天给你送过去呢!”手机的声音有些沙哑,略带一丝疲惫。

韩雨来不及安慰他一下,便直接道:“行了,你辛苦一下,马上整理一下给我送过来,我现在正在朝WF赶,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就要用!”

“好!”手机也没问什么,便直接答应道:“破天那小子现在正在WF呢,一个小时之后,我让他给你送过去!”

挂了电话,韩雨轻轻的拧了拧眉心。眼下,既然来硬的不行,软的也不通,那就只能用诈了!

且不提韩雨这边风风火火的朝WF赶,胡来被抓了之后,直接被人送进了小黑屋里。至于他的那些手下,路上便被分开了,也不知被关到了哪儿里。

胡来也是一个人被关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有人审问他。此时,他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现在明明是白天,可这里却恍若地狱般,充满了黑暗,一点阳光也没有。显然,不是地下室便是极为秘密的审讯场所。

在他的对面,则是两个面色阴冷的警察,他们正冷笑着望着他,手边还放着从胡来身上搜出来的通讯器材,和凶器,一把暗红色的血斧。

这是韩雨成立血斧堂的时候,专门要求大青山爷俩给他锻造的,锋利不说,还用上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红色矿石,整个斧子的身上都流淌着一道道暗红色的仿佛血液一样的红线,显得杀气腾腾!

“姓名!”审讯他的警察名叫叶枫,是袁飞的一个远亲侄子,他旁边那个叫大河,原本是街头的一个混混,可这家伙为了朝上爬,给他的姐姐下了药,然后送给了袁飞做小三,结果袁大局长一高兴之下便将他提到了公安局。这两人,也算是袁飞在局子里的亲信,平时就没少跟他一起干坏事,这次自然也很明白袁飞抓了胡来的真正目的。

“和尚!”胡来笑呵呵的道。

“别嬉皮笑脸的,和尚,你姓和啊?”叶枫将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拍:“说,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

“我姓苟,叫来问!”

“苟来问,狗……你他妈的敢骂我?”叶枫蹭一下站了起来,那边大河抓着他的手拍了拍,示意他先别急着动怒。这时候还未到呢,好容易抓了这么条大鱼,哪儿有不好好玩玩的道理?

“呵呵,我来问吧,性别!”

胡来笑了:“看不出来啊?小子,和尚告诉你,就咱这本钱,比你俩那得雄厚一百倍,问我性别,你们俩有那个资格吗?”

他将眼睛轻轻的向着两人的裤裆中间轻轻一扫,那意思是不言而喻。

叶枫早就忍不住了,这小子猛的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胡来身边,抬手便给了他一耳光。

什么叫腊月的账还的快啊,胡来今天算是明白了。这昨天早晨的时候他还看着狂熊抽黄毛耳光看的过瘾呢,这才过了一天就落到他身上了。

胡来将两眼一眯,紧紧的盯着叶枫,目光中闪动着寒光道:“小子,行,你有种!和尚我长了这么大,可还是第一次挨这么脆的巴掌呢!你得祈祷,祈祷我别出去,不然,我会让你为今天的事情,后悔一辈子!”

“出去?哈哈哈,你还想出去?”叶枫仰天打个哈哈,忽然压低了身子,目光紧紧的盯着胡来,居高临下的道:“我知道你是谁,遮天血斧堂的堂主,大和尚胡来,道上的人哪儿个不知道?这要是搁在平时,甭说打你了,我就是见了您,也得笑着叫声哥啊!可今天,我他妈的还就打你了!”

说着,他猛的反手又是一个耳光。

可胡来是谁?人家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可在他看来,未必!

胡来虽然两手都带着手铐,可他的身手还在。他身子向后一仰,两手将叶枫的手给缠住了,然后猛的一转,便将叶枫的手给绞住了。

叶枫疼的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那边的大河慌忙站了起来,他掏出配枪,指着胡来厉声道:“你,你快点放开他!”

听说,鲜花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