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54章 狱锁狂龙下

354章 狱锁狂龙 下

“吆喝,枪都拿出来了?”胡来两眼一眯,手上猛的一用力,叶枫的胳膊便咔咔作响:“来啊,你开枪我看看。”

“小子,不是我吓唬你,今天开了这枪,明天你便会横死街头,你信不信?哼,袁飞想要杀我,你让他来啊!他自己不敢动手,也就你们两个蠢货,才会上赶子朝自己身上揽!来,你开枪试试,看看我的兄弟明天会不会杀你全家!”

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自己是拿枪的人,自己是警察,可竟然被一个带着手铐的囚犯给指着鼻子威胁了。大河的眼中闪过一抹挣扎的神色,时而闪过一抹凶光,时而又会露出一抹惊慌,显然是处在天人交战中。

胡来哼了一声,也不去管他,径直低下了头,对着叶枫道:“小子,你也别太狂了,记住了,我是和尚,是遮天血斧堂的堂主,就连孙白毛被老子揍了,都他娘的得灰溜溜的夹着尾巴滚蛋,就凭你,也敢打我?”

“你也配,滚!”胡来轻轻的将手一推,放了他。这里毕竟还是条子的地盘,杀杀他们的锐气也就罢了,若是真的闹将起来,简直就是自杀,那他还不如当初直接带着狂熊跟他们拼了呢,反正结果是一样的,他们还能多拉几个条子陪葬!

叶枫被胡来推的踉跄了好几步,差点没一头拱到门上去。他转过身,揉着胳膊,面色阴狠的左右看了两眼,蹭蹭蹭走到桌子边上,身手便去拿那把斧子!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斧子太沉了,一入手胳膊便猛的一沉。这儿货脸色变了变,转身又去找自己的配枪,显然刚才胡来的举动,已经彻底的击碎了他那可怜的自尊,这家伙,想要报仇来了。

那边,大河一见到胡来将叶枫放了,顿时松了一大口气。可还没等他收起枪,胡来已经白了他一眼,重新坐了回去,淡淡的道:“要杀便开枪,痛快点,要是想让老子死在别人的手里,那就将你的那把破枪收起来!干举着你不嫌累,我还嫌闹心呢!”

妈的,你是大爷!大河有些尴尬的将枪收了起来,叶枫正好把枪举了起来。听了胡来的话他禁不住愣了一下。这家伙也不傻,他思量了一下,便明白了大河不开枪的原因。

胡来不管怎么说也是遮天的人,那伙亡命徒什么事干不上来?这要是他们悄无声息的将胡来给捉了,那便是一枪崩了也无所谓,可关键是,消息已经泄漏了啊,万一胡来死在了自己的手里,那些家伙能不找自己算帐吗?

他的眼神骨碌碌转了几圈,心里暗骂,好你个袁飞,啊,你他妈的拿出五万块钱来便骗的老子给你卖命,你他妈的还是我叔吗?

不过,如今枪已经拿出来了,再放回,多丢人啊!叶枫一侧头,对着大河道:“大河,咱们,一人一枪,把他干掉算了,回头也省的他放出去之后找咱们的麻烦!”

“啊?”大河愣了一下,你老母的,你自己他妈的想死,还得拉着老子,什么玩意啊?“杀个人还要我跟你一起,你自己一枪不就解决了吗?”说着,大河坐了回去。

叶枫一见心里更清楚了,这个王八蛋显然是想让老子动手,妈的,杀人我来,分钱的时候我们一起,到了遮天的人报仇的时候就找我一个,你他妈的当我傻啊?

“算了,局长吩咐我们的事情还没做呢,还是先审审吧!”叶枫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嘴角的肌肉狠狠的**了几下。他已经看见了胡来嘴角的笑意,他的眼睛就好像在嘲讽自己一样。

叶枫狠狠的握住了枪柄,可终究没有再举起来。他将头撇到一边,故意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SB!”大河心中暗骂一声,脸上却故意露出失望的神色,干笑着回了一声:“也行,不过他这儿么调侃你,若是换成了我,我早就一枪将他给崩了!”

“我崩你娘!”叶枫鼻子里轻轻的溢出一丝冷哼,却再也没有了一点多余的表示。他已经决定了,这胡来死在谁的手里多可以,可就是不能死在自己的手里。想把他当替罪羊,门也没有。

毕竟面子这东西不能当饭吃,可自己的小命却是享受这荣华富贵的本钱!

大河见他没有反应,只得干咳了两声,对着胡来道:“和尚,我明确的告诉你,只要你说出这次的军火走私事件是你们遮天的人指使的,那我可以保证你能够从这里完好无损的走出去……”

胡来笑眯眯的望着两人,嘿嘿道:“小子,和尚也明确的告诉你,只要你说出这次袁飞勾结东海帮暗算老子的始末,那我也可以保证,日后你吃香的喝辣的,不然,只怕有一天你早晚会横尸街头!”

“你……”大河愣住了,他恨恨的道:“我告诉你,到了这里,你还一味的嘴硬的话,结果只能是一个!所以,你还是配合点好,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我们局长想要听什么!”说着,他气的手指在桌面上胡乱的动了起来。

胡来原本还满脸冷笑,无意中瞥见这一幕的时候,瞳孔禁不住狠狠的缩了一下。这儿是,这是破晓的手势暗语!他妈的,老子来的时候,老大专门嘱咐过,他大爷的,又打了一遍,肯定没错了!

狗日的,这小子竟然是破晓堂,手机的人?胡来心中暗自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还以为他娘的这次死定了,却不想竟然能在这里遇到自己人。

手机啊手机,你小子简直就是无孔不入啊!等什么时候见了面,和尚一定要请你喝酒,吃肉,泡妞哦不,是念经,礼佛,添香油!

心中这样想着,胡来嘴里却冷笑道:“他想要听什么,那就让他自己来听啊,让你们几个转达,有什么意思?”

“放肆,我告诉你,那些人已经招了,是你主动找他们买的军火,如今人赃并获,人证物证俱在,你以为抵赖就能逃脱的了制裁吗?如果不是想要挖出你身后的主谋,我们现在就可以将你毙了!”

“呵呵,反正我是非见到你们局长不可,不然我什么都不会说!”胡来现在是军心大定,自然开始配合对方拖延时间。

“行了,跟他墨迹什么,我这里有一瓶酒,咱们给他喝下去得了,回头出了审讯室,他是死是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叶枫凑到大河的耳边低声道。

大河点了点头:“恩,这倒是个主意,可咱们怎么跟他喝下去?要知道,你刚才可是差点……”他悄悄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被他这么一说,叶枫顿时也没了底气。就在这时,大河道:“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先答应他,将局长叫来看看他说什么,若是万一他指认遮天的话,那咱们得的好处会更多,若是他骗咱们,那咱再想办法将这瓶酒给他灌进去不迟!”

“也行!”叶枫低声道:“那我去给局长打声招呼,你看着他!”

大河点了点头,他望着胡来厉声道:“好,你的要求我答应,不过我劝你一句,最好老老实实的,别耍什么花招!”等叶枫出去之后,胡来开口了:“袁飞给了你多少好处?”

“你什么意思?”大河将脸色一沉。

“他给你多少好处,我便十倍的给你,而且保证你这一辈子衣食无忧,不过你要放了我!”胡来故意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

大河也笑了:“建议不错,可惜,我这个人没什么太大的野心,只想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辈子!你啊,就别费心机了,就算你的人发现有了什么不对之火,一时也找不到这里的。如果聪明的话,你就认罪,签字,给自己争取一条活路!不然……”

胡来脸色一沉道:“不然怎样?你们还敢弄死我?”

“嗬嗬嗬,杀死遮天第一猛将的名声,谁能担待的起?”大河淡淡的道:“不过眼下,无论是临时的关押室还是拘留室,监狱,全都不怎么安全的。上个厕所,洗个澡,吃个饭睡个觉,甚至喝个酒什么的都有可能让人致死,所以若是和尚哥出了什么意外,谁也怪不得我们,不是吗?”

“好,很好!”胡来知道他是在告诉自己对方的计划,连连点头,冷笑道:“我实在是小瞧了孙白毛和那个袁飞的魄力,我输的不冤!”

正说着,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大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那个一脸衰相的袁飞笑道:“袁局,这家伙什么也不肯说,非要等您来……”

“我都已经知道了。”袁飞手微微一抬,右边的怀里抱着一位体态丰腴,面色冷艳的佳丽,她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有着一双勾魂的桃花眼,眼眸流转间,自有万种风情。此时的她有些慵懒的靠在袁飞的怀里,两人的关系不言而喻。

见了她,大河一低头:“姐!”

女人冷淡的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袁飞微微有些不耐的道:“行了,你先一边站着去吧。”

说着,他上前两步,没有问胡来想跟他说什么,而是先笑呵呵的道:“我听说你喜欢女人?一个和尚,想不到竟然也会喜欢女人。”

“呵呵,连你这样的都能喜欢女人,和尚我为什么就不能?”胡来笑眯眯的反问道。

“嗬嗬嗬,你呀,就算是和尚也是个野和尚,酒色财气全都占了。”袁飞故作大方的摆了摆手,表示不与他计较,他眯着眼道:“不过,既然你也是此道中人,那不妨看看,我身边的这位怎么样?”

“风骨云润,神情冷艳,还算不错,”胡来扫了那个被大河唤作姐姐的女人一眼,眸子里闪烁过一抹淡淡的狐疑之色。

“是啊,女人啊,是个好东西,可如果你一直蹲在这里面,尤其是被人给阴了,为了别人的事而蹲在了这里面,没了这人生中至妙的东西,岂不冤枉死了?”袁飞终于绕到了正题上,一脸咱俩是同志的笑容。

胡来点点头:“说的好!男人不能没有女人!”

“本来就是嘛,这个世界除了男人就是女人,光我们男人咱们拼死拼活的还玩什么,捞什么,比什么?不还是为了她们嘛!”袁飞伸手捏了捏那个女人的脸蛋,对着胡来道:“如果,你愿意指认其他的人,那她,今晚,不,现在就是你的!”

“袁局,这不行……”大河的脸色蹭的一下变了。

“放肆!”袁飞脸一沉,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我做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划脚了?别以为你仗着我的名声在外面干的那些好事我都不知道,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让人将你抓起来!”

大河登极脸色变的血红一片,手里的拳头也禁不住悄悄的攥紧。旁边的叶枫嘴角含着一抹看好戏似得若有若无的笑容,趁着袁飞不注意,更是逮着那女人狠狠的瞅了几眼,显然,他对于袁飞身边的这位,早就是垂涎欲滴了。

反倒是那个女人,脸色颇为平静,甚至她望向大河的目光都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和悲哀,却并没有说什么,就好像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胡来目光一转,将众人的表情都收在眼底,他怕大河冲动,忙两眼一眯,开口了。

“袁局长好大的煞气啊!”胡来的声音带着一股仿佛是从九幽地府中吹来的寒气:“可咱俩不是一路人。对我来说,女人是用来疼爱用来怜惜的,她们不是工具,也不应该是工具,而是上天送给男人的最好礼物!像你这种暴殄天物的人,不配做男人,更不配做我胡来的同道中人!”

“更何况,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 如瓜强棍,也草不过若水三千!而手足情谊,兄弟义气,却是比山重,比海深。你想用区区一个女人,便让我胡来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只有三个字送你: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