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55章 袁局搞基否

355章 袁局,搞基否?

“你,”袁飞被胡来毫不客气的讽刺了一顿,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左右看了一眼道:“好,好,你是男人,你讲义气,那我倒要看看你的义气在哪儿!你们去将他的同伙抓来一个,给我打!”

“我倒要看看,你是选择你的兄弟义气,还是要看着我将你的兄弟眼睁睁的打死!”

“你敢!”胡来眉头陡的竖了起来,就仿佛两道破空而起的利剑,带着一股狰狞的杀气,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单手在面前的桌子上一撑,整个人便像是一只灰色的大鸟一样扑了过来。

叶枫一见急忙伸手想要去掏枪,胡来早就烦他了,人还在空中的时候,两手便交叉握在了一起,一记改良版的双手冲天炮,狠狠的砸在了丫的脸上。

叶枫的身子,就像是纸糊的似得,一下便飞了起来,砰的一声砸在了门上,哼也不哼便晕了过去。胡来则趁机五指一张,挑开了袁飞身边的那个女人,一把将他抓了过来。那比得上小胡萝卜还粗的手指头带着十分的压力扣在了他的喉咙上,将他顶在了墙上。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袁飞一句话才刚说完,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呢,已经被胡来给制住了。

这回他反应倒快,没等胡来说话,他便尖声道:“别,别,别冲动!”

“和尚,放开我们局长!”大河也急忙掏出了手枪,摆摆样子。他也怕胡来真的冲动了,捏死了袁飞。

胡来丢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才冲着袁飞嘿嘿笑道:“感情,我们的袁局也怕死啊?那咱们就好办多了,”正说着,门砰的一下被踹开了,几个拿着枪的警察冲了进来。

而倒霉的叶枫,刚刚还躺在门口呢,此时门被踹,他自然也被推了出来,像是被打飞的保龄球一样在地上滑了几步,砰的一下拱在了桌角上,疼的他即便是在昏迷中也禁不住哼了一声。

胡来见门口有人进来,立即身子一闪,一脚踩在了叶枫的腿上,将袁飞挡在了自己前面,两手趁势从他的脖子上套来过去,冰冷的手铐链子系在了他的喉咙上。

感觉着冰冷的手铐贴在自己的皮肤上,袁飞脸上一下就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不用胡来吩咐,他已经大声道:“别动,都,别动……”

胡来笑呵呵的道:“哎,袁局不愧是当领导的人,反应就是比普通人快!哎,你们几个,没听见袁局长的吩咐吗?别动,把家伙收起来!”

大河举着手枪道:“和尚,你要认清这是哪儿里,你放了我们局长……”

“啧啧,袁局长,”胡来在袁飞的身后桀桀怪笑道:“看起来这位是巴不得你死,然后自己当局长啊!”

“大河,老子让你别动你他妈的没听见吗?”袁飞一听就毛了,瞪着眼睛对着大河吼了一声。

大河脸上露出了愤慨的神色,恨恨的将枪收了起来:“你们,也快将枪收起来!”

刚刚进来的那几个小警察见举枪救人反而被局长当成了图谋不轨,一个个的立即顺从的放下了枪!妈的,谁稀罕救你这球玩意?

袁飞见手下的人已经放下了枪,立即讨好的笑了笑:“和尚,你看,我的人已经将枪放下了,你是不是也将我放了?”

“放了你?呵呵,你当老子傻啊!你不是想让人弄死我吗?干脆,我先弄死你!”胡来说着两手一震,便做了个勒人的动作!

“别,别冲动,和尚你要看清楚,这里,这里是派出所,你若是冲动,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对你身后的那些人也没好处!”

“是啊,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不想连累兄弟们,所以我才没有当场捏爆你的卵蛋!可是现在,你他妈的却把事做绝了,想把老子朝死路上逼啊!既然我他妈的捏不捏爆你的卵蛋,都是一样的下场,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把它给捏爆了?”

“没,没有,不是的,你,你听我说……”袁飞郁闷的都想哭了,这儿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他之所以没有带人就敢直接进来见胡来,一来是因为胡来手上带着手铐,脚上带着脚镣,二来则是因为他知道胡来不敢跟他动手,怕被误认为是袭警,给社团带来麻烦。

可他忘记了,自己的这种逼迫,又何尝不是在给遮天找麻烦呢?而对付他,胡来只要一只手就够了!

“说什么?啊,你不是要让他们将我的那些兄弟一个个的拉出来,当着我的面打死的吗?来啊,你现在拉出来让我看看!”胡来眼中已经露出了凶光,这儿胖大和尚可绝不是个只懂得持经念佛的主!

“不,不是的,我,我刚才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我,你,你先放了我,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你可千万别冲动啊,我死了,你也得陪葬。你想想,为了我这么一个人,你将自己搭进去,这多不值当啊!”袁飞脸色煞白的颤声道。

“吆喝,你倒是还挺有自知之明的,”胡来眼睛一瞪:“可我凭什么相信你?你给我将他们都放了,然后打电话给我报个平安,不然我就将你的脖子这么轻轻一勒,噗!”

袁飞被吓的浑身一颤,胡来嘿嘿笑道:“你的脑袋就会像西瓜一样,骨碌碌滚到地下去。那时候我是生也好,死也好,可就跟你没关系了。对了,袁局,人死了,这儿么漂亮的女人,不知道下面有没有啊?若是她们全都冷冰冰的像是蛇一样连体温都没有,那……”

“别说了,别说了,我放他们,我放他们就是了……”袁飞几乎要崩溃了,这个胡来,简直就是,就是混蛋。多么美好的女人啊,怎么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那么的煞风景呢?蛇,没有体温,袁飞不敢想了!

“听见了嘛?你们袁局长让放人,都他妈的傻站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滚出去,老子要跟袁局谈谈心,你们站在这我他妈的容易紧张,我这人一紧张,手就不听使唤!”胡来说着,两手开始向后用力!

袁飞脸色立即变的通红,他急忙张着大嘴,道:“出,出去,快,放,放人,大河,放人……”

“哎,哎!”大河答应一声,拽了他的姐姐一下。那女子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了袁飞和胡来一眼,这才退了出去。很快,胡来便接到了手下的电话,他们真的被放了。

“和尚哥,您在哪儿呢?”

“甭管我在哪,你们先别回去,都他娘的先跑路再说,等什么时候我叫你们,你们在回来!”

“和尚哥,您现在是不是还被困在里面呢,您等着,我们这就进去救您!”

“救个屁!老子刚才说的什么你没听见是吧?要不要我再给你重复一遍?跑路,老子让你们跑路!谁他妈的敢胡来,先将身上的皮扒了!你们自己作死,可别连累了别人!”胡来气的骂了两声,这才道:“滚滚滚,都滚,滚远点,别害老子给你们擦屁股!”

说着他将电话一摔,恨恨的骂了一声:“这帮兔崽子!”

“这回您满意了吧?能不能先将我放了?”袁飞小心的陪了个笑脸道。

胡来嘿嘿一笑:“放了你?门都没有。现在这样多有安全感啊,而且这么冷的天,咱们这样也能相互取暖!”胡来忽然恶作剧似得朝前顶了两下身子,嘿嘿怪笑道:“袁局,搞基否?”

居住在南海的上帝阿拉可以作证,他胡来说这句话,纯粹是他妈的嘴巴上的肌肉抽抽了,一时没有控制住,这比放屁还没谱!可,可,可袁飞竟然脸红了!

苍天啊,他的脸竟然红了啊?你妈的,兴奋有木有?**有木有?胡来浑身恶寒的急忙一抬手,将手铐从他的脖子上摘了下来,后退两步,拉开了足够的安全距离之后,这才单手想要捏住他的喉咙,可又觉得恶心,便将五指张开,这样虚笼着。

妈的,吃素的和尚你们伤不起啊!

胡来翻着白眼,嘴里朝外吐了两口充满了恶寒的气,这才上下看了他一眼道:“袁局,你的胃口不会那么好吧?男女通杀?”

袁飞真他妈的就像是换了个人似得,竟然朝他眨了下眼睛。把个胡来给郁闷的,王八羔子啊,你他吗的想要电死我啊?

胡来垂下眼睛,脸上的神情有些沮丧,狗日的,太黑了,以后和尚对于女人的电眼都要过敏了。

“你放了我,刚才的事情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袁飞开口了。

“老子信不过你!”胡来干脆的道。

“我给你作证!”门忽然再次被推开了,然后一名面如冷玉,英姿飒爽的女警察走了进来,她的鼻梁小巧挺直,一对英挺的眉头虽不温柔,却有一股迫人的英气!

那一身笔挺的警服,穿在她的身上,竟然比穿着任何时尚服装的女孩都要动人。

一见到她,胡来和袁飞的眼睛便齐齐的亮了一下,可两人的神情却是截然不同。胡来是嘴角带笑,袁飞却是眉头一拧。本来就是一脸的衰哥相,此时更他吗的衰了。

“墨队长,你可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和尚这回便要冤死了!”胡来一见到她便放开了袁飞,他知道有了这丫头在,袁飞便没有机会再暗算他了。

果然,袁飞轻轻的晃动了一下肩膀,忙朝胖边走了几步,这才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袁局长抓了几个走私枪支的嫌疑犯,所以过来看看。袁局,您的保密工作做的可够好的啊,这么大的案子,我这个刑侦队长怎么不知道呢?”墨雨心,就是上一次抓了胡来的那警察淡淡的道。

老实说,墨雨心的皮肤并不白,可是那有些小麦色的肤色却让她有着一股不同于别的女孩的健康和青春感,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眼睛微微有些蓝,却又不像外国人蓝的那样幽深。

此时被她幽深的眸子盯着,袁飞左右看了一眼,喃喃的道:“我,我也是临时得到的消息,这个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噢是吗?那不知道现在我是不是有权了解一下案情呢?”墨雨心轻轻的瞄了他一眼。

胡来本以为袁飞会发火,毕竟墨雨心现在的态度已经是在质问了,纵容属下,包容她们以下犯上?胡来可不认为姓袁局的有这样的宽厚之心。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袁飞竟然干笑了两声:“既然墨队长来了,那我自然就放心了,人,我交给你了!”

咳咳,明天恢复两章更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