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61章 不打自招

361章 不打自招

袁飞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认,认了。”

“知道为什么最近这儿几年的没有写吗?”黑衣人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袁飞低声道:“您,您是想要给我一个机会?”

“聪明!我喜欢聪明人,也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省事!”黑衣人笑了:“贪婪是人类的原罪,说的好听点叫理想,说的难听点,就是贪,贪心,人心不足蛇吞象嘛!”

“可你好歹也还是喂饱了的蛇,将你撸下去,或者直接打死了丢到外面去倒也容易,可该轮到谁来接替你?若是弄来一个还想着吞象的蛇,那就不美了!”

“唐,首长的意思是?”袁飞眼中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眼睛亮了起来。

“唐峰”很是豪气的挥了挥手:“你把你这两年犯下的事情都写下来,做成档案,我回去继续忙我的事情,你呢,则继续当你的公安局长。我也知道在基层工作不容易,只要你能够保证日后做点实事,过去的你做了什么,我便可以毫不追究!”

“这个……”亲笔写自己的犯罪记录?袁飞对此还是很敏感的。他禁不住有些迟疑,这儿家伙等于是自己弄了个绳子,然后系住了自己的脖子啊,这儿,这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可真真是要杀他的!

“你要是觉得麻烦的话,我也可以让人替你写。”黑衣人毫不在意的低着头,随手翻阅着杂志,啧啧有声的道:“然后,我继续回去忙我的事儿,你嘛,怕是得跟我回去一趟啦!”

“哼,知道我为什么找上你吗?和谐时期,最为敏感的时期,你以一局之长的身份,参与社团斗争中去!你可知道你这儿么做是犯了大忌讳吗?不然,就你这儿点小事,有纪委就足够了,我根本懒得管!要不是有人像赵厅长汇报的时候,我刚好就在旁边,要不是他为你求情,哼……”

“我,我明白,我写,我写……”袁飞急忙道。他心里很明白,人家写是什么意思,而他自己写又是什么意思。虽然他隐隐的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可是现在却容不得他思考。

能够继续执掌自己手中的权利啊!这样的诱惑,他无法拒绝。

这儿就像是一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你让他吃一顿两顿的咸菜能行,可你要让他以后顿顿都是咸菜,他又如何能够承受的了?

权利这个东西也是一样,他就像大麻,是有瘾的!

袁飞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利,他根本就顾及不了那许多,他爬起身来,按照对方安排的位子便趴在那里写了起来。从他的这个角度可以看的见外面,穿着黑西装的大汉站在他这儿别墅的门口,外面的黑暗中还不知道站了多少人。

这儿架势,除了传说中的传说中天尊的组长之外,还能谁才配有?

袁飞顿时放下心来,书写的速度更快了!刚刚他是担心对方是传说中的天尊,可是现在,却又担心对方不是了。

时间点滴而过,好久已经没有写过这儿么多字的袁飞,渐渐的写出了感觉。以前的时候他就是科班出身的,只是他的手大多抓女人,抓酒杯抓钱抓惯了,竟然早就已经忘记了书写原来也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

他越写越多,越写越详细。他知道,有些东西自己不说,龙组也是能够查的出来的,既然如此,自己反不如好好交代,还显得自己真诚!

袁飞奋笔疾书,甚至浑身充满了兴奋。他就像是在总结自己过去几年的经验,比如,如果自己当初跟那个孙白毛没有走的那么近的话,就不至于会被他捏住了把柄,以至于双方越捆越紧,想拆也拆不开!

而当初,他问那个什么养殖场的那个经理要钱的时候,应该说话在委婉点的,至少,对方送的那箱茅台,不应该再给他退回去。一箱,也不少了!

苍蝇再小也是肉啊,可惜自己那时候起了贪婪之心,想要他多送两箱!还有,自己给谁办的事儿,应该可以多要点。谁给自己的钱,结果没有办成事儿,应该退礼而没退的……

尤其是退礼的问题,有的时候他一时心贪,结果反倒欠了别人人情,以至于需要他用一个更大的人情来还他,简直就是赔本的买卖!

袁飞这儿是一边写,一边总结,简直就像是在写自传!

后面,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唐峰”将早就翻了好几遍的杂志丢到一边,正默默的抽着烟,忽然看见对方终于停下了笔,伸了个懒腰,竟然还一脸得意的样子,不由得对着手下一摆手。

立即有个保镖走了过来,他拿起袁飞写的东西快速的看了几眼,然后微微一点头。

“签上名!”那保镖将纸丢了回去。

“已经签上了!”袁飞忙讨好的笑了笑,却不想牵动了嘴角,疼的他微微一抽冷气。

“那便在这儿摁个手印,写上个声名,说明这儿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幡然悔悟!”

“啊!啊?”袁飞不解的眨了眨眼!

却不想那个人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儿了,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拿起了他的一只手,然后,在旁边的印泥中摁了一下,然后使劲按在了纸上。

旁边的保镖急忙将那份罪状拿了起来,递给了黑衣人:“老大,这儿小子全写了……”

“嗯,想不到我们的袁大局长,竟然还写的一手好字,好文笔啊,嗯,想不到你还跟药市长是亲戚啊,啧啧,难怪……”黑衣人啧啧有声的赞叹道。

“老大?你,你是……”袁飞一听脸色顿时变了,他转过身,惊愕的望着黑衣人,目光中充满了惊骇的神色!

黑衣人将眼镜摘了下来,微微一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韩雨,外号黑衣,我就是遮天的老大!”

“你,你不是唐峰吗?”

“那是我的字!”

“袁局长,刚刚被我踹的那一脚感觉如何?”站在他旁边的那人也将眼镜摘了下来,哪儿是什么保镖啊,这儿丫的分明就是遮天黄泉堂的老大,铁手马文泉!此时,正笑呵呵的望着他,眼中却是一片冰冷的嘲弄!

“你,你们,噗……”袁飞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张嘴竟然喷出一口鲜血!

“啧啧,袁局,可得保重身体啊!”韩雨走了过来,静静的一弯腰,望着他道:“您若是死了,谁替您花那些钱去?好容易捞了那么多,您若是把腿一蹬,可就便宜了别人了!”

“黑衣!”袁飞两眼一瞪,神色狰狞的大叫一声,伸手就去抓韩雨的衣服领子:“你,你个王八蛋,你敢设局骗我,你,你,我要去告你……”

“哈哈哈哈,这儿可真是太好笑了,一个大贪官,一个公安的局长,竟然要去告我这个黑社会老大?”韩雨笑笑,轻轻的在他手上拍了两下,淡淡的道:“袁局长,那些意气话就别说了,咱们还是谈谈合作吧?”

“合作,你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合作好谈吗?”袁飞极力控制着自己将拳头砸在对方脸上的冲动,恨恨有有些无奈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一句话的无奈:我想揍他,可就怕打不过他!

而他根本就不用怕打不过,他压根就打不过!被马文泉和兔子两人揍的那个伤,让袁飞浑身到现在都还疼着呢!

“当然有,袁局长总不希望我将这份资料公布出去吧?我费了这儿么大的工夫,其目的可不是为了治袁局长于死地!”韩雨笑呵呵的道。

袁飞目光一闪,缓缓的坐了回去,哼哼道:“你会就这样放了我?”

“为什么不会呢?”韩雨笑了,他眯着眼睛,坐在袁飞的对面,翘着二郎腿淡淡的道:“袁局长跟我们遮天之间的合作空间还是很大的,比如和尚!我希望袁局长能够放了他!”

“你该不会就这儿一个条件吧?”袁飞哼了一声,随手拿起韩雨丢在旁边的烟,随即又露出了一种极为郁闷的神色。他紧紧的盯着韩雨,轻声叹息道:“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会是你,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真的这么大胆!竟然敢冒充天尊!”

“而且,这种烟应该是内供香烟,我以前抽过的,味道绝不会有错。若非如此,我也不会那么的信任你,你怎么会有这种香烟?难道你早就算准了我会从烟上判断?”

韩雨笑了:“算是吧,袁局长自己可能忘了,以前的时候,您可没少跟人提起过,您抽过最好的香烟,内部特供,有钱也买不到的!我只不过是投您所好罢了!”

“哼!”袁飞的老脸红了一下,看起来以后这儿牛还是少吹的好,谁知道自己哪儿天一兴奋,说吐露嘴儿的东西,就会要了自己的命?

“那要是我不问你要呢?”袁飞哼哼着道。

“那我也会想办法主动让您抽的!”韩雨淡淡的道。早就接到马文泉电话的时候,他便已经开始思考怎么对付袁飞了。

只是当时只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在送楚颜回楚家的时候,才确立了这次行动的计划。为此,他特意问楚老爷子要了一盒特供的香烟。这种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甚至是像袁飞这儿样的局长,都很难弄到。

可是对楚老爷子来说,却并非什么难事!香烟虽好,可是跟千年人参比还是有差距的。而且,韩雨知道楚老爷子爱吸烟,作为一个资深的老烟枪,定然会藏着一些极为难得的香烟。

果然,被他蒙对了。

从楚老爷子那里拿了香烟,然后白天的时候,又通过手机送过来的关于袁飞的资料,和马文泉两人仔细的推敲了半天,其中包括每一个动作,穿着,甚至是露出的手指头的模样,粗细,会引起他的什么联想都推敲了一番。

这儿才有了今晚的行动,当然,其中最为关键的还得是手机的情报。这儿家伙他将袁飞小时候尿床的事情都查出来了,翻看着那么多自己以前所犯下的事情,虽然都是些小事,可还是让袁飞心神巨震,这儿才真的打开了他的心防!

“哼,黑衣老大果然不愧狡猾之名,除了让我放了和尚之外,你还有什么条件,也一并说了吧!”袁飞惨哼道。

咳咳,有点恶搞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