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62章 不速之客

362章 不速之客

“呵呵,袁局长果然爽快!”韩雨微微眯着两眼,抽着烟道:“那我也就有话直说了,袁局也知道现在我遮天跟东海帮之间的关系,如今,东海帮的人连连出手,暗算与我,我势必会进行反击的,到时候,我希望袁局能够站在我这儿边!”

“好,没问题!”袁飞一口答应了下来。

韩雨毫不惊讶的望着他,等着他提条件。果然,袁飞开口道:“不过,你要将我刚才写的那些东西都还给我!”

“呵呵,这个只怕我要说声抱歉了!不是我信不过袁局长,只是我知道袁局长是一个讲交情,讲信用,讲道义的人,您和东海帮的孙白毛是老交情了,而且现在从实力上看,东海帮似乎也比我遮天要略强一筹!”

“我实在没什么理由能够让袁局长放弃多年的老交情,来为我摇旗呐喊!所以,也只能先小人后君子了,这东西暂且放在我的手里,只要东海帮还灭不了我遮天,我便保证这东西绝对不会落在别人的手里!这一点我可以用我黑衣的名义向袁局长保证,您尽管可以放心!”

“黑衣,你别尽捡好听的说,却把事儿做绝了!你拿着这么个东西,不是攥着我的小命吗?你用这种威胁的方法来对付我,我实话告诉你,我就算站在你这边,也绝不会全心全意的帮你的!”袁飞见到韩雨不给他资料,索性直接道。

“袁局是一个有自我判断的人,外人自然无法干预影响!”韩雨淡淡的道:“不过我还是得提醒您一句,那个孙白毛可绝非是个良善之人,倘若他是知道您有把柄落在我的手里的话,我只担心他会一时间想不开,再把您给……”

“行了,我的事情,黑衣老大就不用操心了!”袁飞被他挤兑的哼哼直喘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沙哑着声音道:“那个和尚现在不在我的手里,他被那个墨雨心接走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放他出来!”

“墨雨心?我当然会去找她,只是当墨小姐给您打电话的时候,还希望袁局长高抬贵手,给和尚他一条生路!”韩雨笑呵呵的道。

“行了,你也不用给我戴高帽子了,只要你别给我捅了出去,我便要感谢你的手下留情了!时候不早了,黑衣老大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还是早点回吧!”袁飞见事情已经不会再有转机了,索性下了逐客令,眼中闪烁着冰冷的仇恨之色,他也没有掩饰。他知道韩雨是个聪明人,他便是装的一点仇恨也没有,人家也不会相信。反不如像现在这样,有什么便表现出什么。

“好,袁局长您也早点休息!哦对了,那个小姑娘被我送到遮天去了,她这个年纪,可以找个安稳点的工作,袁局长就当给我个薄面,别难为她了!”韩雨丝毫不以为意的笑笑,他既然敢跟对方来这手,自然也就不怕他的秋后算账。

他站起了身,摆手道:“袁局留步,别送了!”说完,扬长而去!

袁飞等他走了之后,这才气的将手里的东西狠狠的朝桌子上一拍,又将桌子给掀翻了,狠狠的踢了两脚沙发骂道:“王八蛋,黑衣,你个王八蛋。天底下哪儿有你这么损的人?竟然给老子玩阴的,好啊,来啊,我倒要看看咱们谁能笑到最后,谁能!”

他发泄似得嘶吼着,却因为扯动了嘴角的伤口,忙用手捂住,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感觉到了委屈,或者是触动了哪儿个管眼泪的神经,那泪水竟然止不住的朝下流!

他一边捂着嘴儿一边含糊不清的道:“死铁手,明明不是龙组的人还他妈的这么狂,踢一脚还这么狠,你他妈的找老子过瘾呢,呜呜,老子,老子是局长,我明天就把你拉出去枪毙了,狠狠的枪毙你一次,一百次,一万次……”

袁飞一边咒骂,一边四处找伤药膏。可这儿里就是他金屋藏娇的地方,凡士林,中央一套之类的玩意倒是捣腾出来不少,什么电动的***,按摩球,电动的咳咳,反正那乱七八糟的东西吧,全都他是弄的,足有一大堆,却就是没找到治疗外伤的药!

他来这里本就是寻欢作乐来的,哪儿里想到还要准备着受伤?这是来玩女人,又不是玩命!他不会储存那些药品,被他包养的那个丫头,自然也就更不会了!

“妈的,什么东西,敢阴我,早晚我都要让你将那些东西吐出来!”袁飞去冰箱里弄了一袋子冰水,然后贴在脸上,哼哼唧唧的出了门,天马上就要亮了,他得赶紧找地方去看看,要不,明天人家一看,公安局长叫揍了个鼻青脸肿,那这笑话可就闹大了!

“老大,那个袁飞出了门,去外面找了一个小诊所,将脸上的淤青治完了之后便又重新回了别墅,哪儿里都没去!”一名遮天的小弟走了进来,恭敬的汇报道。

韩雨点点头,摆手让他下去之后,才靠在沙发上,拿出他丢给袁飞看的证件,轻轻的转了两圈。马文泉见了禁不住笑道:“老大,你当时就把这个给他了?就不怕他看出什么破绽来啊?”

“什么破绽?那个袁飞不过是个小小的公安局长,难道他还真的见过这个公章不成?再说,你小子的手艺真的挺不错的,用个萝卜便刻的跟我心里想的一模一样!”韩雨嘿嘿一笑。

“如果袁飞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马文泉嘴角一勾,笑着道。

“他不是已经吐血了吗?”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此时天已经快亮了,韩雨摆手道:“估计今晚袁局长是睡不着了,咱不能跟他一样,咱们得去睡会。”

马文泉点点头,掌握了袁飞的小辫子之后,除非他真的不想干了,不然,他便只有跟他们合作这一条路可走!

“老大,你腿上的伤没事儿了吧?”马文泉低声关切的道。

“呵呵,没事儿了,自己捅哪儿舍得真用力气?不过就是伤到了皮毛而已,没触及筋骨,有雪儿给我包扎后,基本上已经不碍事了。当然,跟人玩命是不行的,所以若是有动手的事情,可就要交给你了!”韩雨笑道。

马文泉也笑了一下:“乐意至极!”

上了楼,韩雨拿过手机刚想放下,忽然发现上面有条信息。一看是楚颜晚上的时候发过来的,问问他事情处理的什么样了。

韩雨回了个已经处理完了,望了一眼外面,此时都已经黎明了,知道这丫头肯定还没有起来。便将设置了一个八点定时发送,然后将手机丢到床头,睡了。

这一觉,韩雨睡的很实,直到太阳老高的时候才爬了起来。等他下去洗了把脸,马文泉已经在下面等着他了。

“老大,你可醒了,我正想是不是上去叫你呢!”马文泉一见了他,便有些庆幸的吐了口气。

“怎么了?”韩雨瞄了他一眼,边朝洗刷间走去。

“田耀阳来了!”马文泉低声道。

“嗯?”韩雨顿了一下,挑眉道:“他来干什么?”

“不知道!”马文泉低声道:“我将他安排在了办公室。”

田耀阳就是袁飞的下属,市局的二把手!

“你先过去陪他聊会,我总该洗刷一下再去见他吧?”韩雨有些无语的一摊手,虽然让对方等待显得有些不够礼貌,可总好过他蓬头垢面的去见人强!

快速的洗刷一通,韩雨收拾利索之后,才朝着办公室走去。一进去,便看见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正坐在马文泉的对面。他穿着一身西服正装,眉角间满是和蔼,可略一扬眉时,却又给人一种颇具威严的感觉。

他身材并不高,而是显得略有些矮胖,脸上的肌肉都微微有些松弛。看年纪在四十岁左右,脑袋顶上的毛已经稀疏可见,不过却打理的十分油光!

看上去,他和普通的官员没什么两样。只是,一双不大的眼睛颇为亲切,无论是笑还是说话的时候,都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

韩雨进去的时候,他正抽着烟,满脸笑容的跟马文泉聊天,听到响声,他回过头来,看见韩雨的时候微微有些失神,不过很快就站了起来,显然此时具有非常强大的自我控制能力。虽然外表没什么出奇的地方。

“呵呵,想不到堂堂的黑衣老大,竟然如此年轻,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田耀阳笑呵呵的伸出了他的大手,向韩雨表达着他的善意。

韩雨伸手和他的手握在一起,轻叹道:“都是些虚名罢了,我早就听铁手他们几个说,一直都受到田局长的照顾,本来应该亲自登门拜谢的,只是,前些时候,受了点小伤,累的田局长亲自前来不说,竟然还睡过了头,慢待之处,还望田局长千万不要怪罪!”

“呵呵,黑衣老大客气了!我哪儿是什么局长?是副的,是副的!”田耀阳拍拍他的手道。

“您请坐!”韩雨伸手示意他坐下,然后才道:“要我看这整个WF市的公安局中,就田局长年富力强,干练有为,早晚有一天,您这称谓中的副字都是要去掉的!”

“若是果真有那么一天,那我怕是托了黑衣老大的鸿福啊!”田耀阳笑呵呵的吸了口烟,若有所指的道。

“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有道是在家靠父母,除外凭朋友。我们兄弟不过是出来讨口饭吃,日后要田局费心的时候还很多,如果田局能够高走一步的话,我们当然也会与有荣焉!”韩雨也是心领神会,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