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66章 暗中的助力

366章 暗中的助力

墨雨心还是非常讲信用的,韩雨和她一起吃了点饭,然后散步到了公安局,等到华灯初上的时候,胡来,已经被放出来了。

“老大!”一见到韩雨,胡来有些激动,又有些尴尬。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定然又让老大费神不少。

韩雨没有理他,而是对着墨雨心笑道:“墨小姐,这儿次的事情要谢谢你了。这个人情,我黑衣和遮天都不会忘记的,日后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的地方,您尽管开口。”

“得了,谢我就不必了。你用言语挤兑住了我,让我先放下了大话,我还能食言不成?再说,人是袁局长放的,要谢你还是谢谢他吧!”墨雨心忽然抬起头,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道:“我听说,天书市的治安就比较好,如果黑衣老大能将WF也变成第二个天水的话,那也不枉我徇私枉法一回!”

“行了,你们走吧,东海帮的那几个人已经承认了,这儿是陷阱,那些枪也都是玩具的,这件事情便这么算了!”说着,也不等韩雨和胡来回答,便转身朝着远处走去。

韩雨静静的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失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女人,可真有些,怎么说呢,特别!不过,她也没有马文泉说的那么难对付嘛!

“走吧!”韩雨看了胡来一眼,转身便走。

“嘿,老大,我,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吧?”胡来急忙跟在了韩雨身边,忍不住又回头望了墨雨心一眼。这儿丫头,长的可真不错,嗯,主要是气质硬,够味!

“行了,吃一堑长一智,哎,我说,下次你能不能别那么冲动了?”韩雨递给他一支烟:“这两天在里面怎么样?没怎么吃亏吧?”

“没有,咱是那种能吃亏的人吗?”胡来咧着大嘴儿笑道。

“还乐,就你这儿样还乐呢?”

“嘿,我就知道老大不会让我在里面一直呆着的,却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出来了。哎,老大,您腿上的伤没事儿了吧?”

“没事了……”

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等回到了马文泉那里,已经得到消息的他已经摆好了酒宴。旁边狂熊和黑狼两人作陪。这儿也算是遮天在WF的两个堂口的堂主级别的会议了,韩雨自然当仁不让的坐在了首位。

首先,韩雨对于胡来和马文泉两人的冲动做了批评,特别是胡来,违反他的意思过去挑衅不说,还给了对方可乘之机!这家伙两员大将,就这样温顺的跳到了人家的陷阱里,这以后见到了人家,还好意思大声说话吗?

马文泉和胡来腆着老脸在那里朝韩雨敬酒,说什么幸亏没有酿出什么不可估量的损失,望老大原谅等等。韩雨当然也不会真的怎么他们,说了两句之后便将话题一转,谈到了过年之后对东海帮的策略上。

东海帮是一定要灭的,不过要找准了机会,一鼓作气的将他彻底的打垮,打残,不然打蛇不死便很有可能会被反噬一口。

而过了年之后,他还要看看那个什么黑道大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这儿之前,东海帮还不宜动,免得让那些老家伙们以为他们遮天不懂规矩!

胡来和马文泉也就着社团当下的一些问题,朝韩雨进行了汇报。几个人边吃边喝边聊,直到半夜了,才算是结束了聚会。因为韩雨刚刚和墨雨心已经吃过了,所以没吃多少东西,却被灌了不少的酒,醉醺醺的上了楼睡去。

他们这边喝酒聊天的时候,墨雨心则在一个酒吧里,正和一个年轻人喝酒。他穿着一身运动服,打扮的像个学生似得,正是那一次和韩雨喝过酒,打过架,被他误会成了要加薪的那人。

“你让我将他放了,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墨雨心转动着酒杯,一身白色的她,看上去带着一种清丽和高贵。

“哎,这儿么快就办好了?不是说了多关几天的吗?你怎么给放了,哎,没被他怀疑吧?”穿了运动服的年轻人闻言,嘴角习惯性的挂着一抹人畜无害的邪邪笑容,原本棱角分明的线条,一下充满了柔和的感觉。

他有些紧张的向前挪了挪屁股,连声追问。

“哼,他呀可比你想象中的要狡猾的多了,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那个袁飞放弃了立场,我被他用话挤兑住了,只能当场放人了。”墨雨心没好气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他没发现,那放了就放了吧!省的你关着他,还得提心吊胆的不知道他还会有什么小动作!”年轻人急忙拍拍胸口,伸手去拿面前的鸡尾酒。

“哎,我说大表哥,你这儿么帮他是为什么?该不会……”墨雨心的眼睛一下瞪的溜圆:“你有龙阳之好,结果却看上他了吧?啧啧,太恶心了吧?”

“噗……”年轻人刚刚吸进嘴儿里的一口饮料一下喷了出来,呛的连连咳嗽。

“我说表妹,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你看我,我哪儿点像是有你那种习惯的恶俗男人了?”年轻人一止住了咳嗽,忙压低了声音辩解道:“我是个真男人,真的,要不,咱们现在就出去练练功夫?”

说着,他伸出手就要去摸墨雨心的小手。

“德行!”墨雨心白他一眼,一巴掌打掉了他作怪的咸猪手:“你就没有个正经的时候,去去去,回头我告诉姨妈,让你直接跟静汐姐姐成亲,看你还敢胡说八道不?”

“哎!”一听到这儿话,年轻人就像个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头耷脑的道:“行了行了,我已经够烦恼的了,你就不要再往我的伤口上撒盐了。真的,表妹,其实,表哥的心里装的一直都是你……”

“好啊,那你来我家提亲啊!我老爸正愁着我以后嫁不出去呢!”墨雨心笑着喝了一开口酒道。

“呃,还是算了吧!行了,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了,我一会儿还要有约会呢!”年轻人将酒杯一推道。

“你这儿臭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每天都约会,你就没点新鲜的吗?”

“有啊,我每天叫的女孩都是不重复的,难道还不新鲜吗?”年轻人眨了眨眼,委屈的道。

墨雨心微微带着点蓝色的像是湖水般清澈的眼睛顿时瞪圆,好容易才将要喷出来的鸡尾酒又咽了回去。她低声恨恨的道:“我真想一口鸡尾酒喷死你,滚吧,多看见你一秒我就烦,静汐姐姐得亏没有跟了你,不然,她可惨了!”

“应该说是我惨才对,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想想都是那么的恐怖!!”年轻人打个寒噤,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拍了拍胸口。

见他要起身,墨雨心忍不住道:“哎,你还没说,为什么要帮那个黑衣呢?”

“你说呢?静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喜欢的人,我总得让她未来的老公有一个能够配得上他的身份吧?”年轻人冲他眨了眨眼睛,道了一声走了,便扬长而去!

墨雨心愣了半天,她不由得想起下午的时候韩雨在前面骑着车子的情形,想起了他那双深邃的几乎看不见底的眼睛。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墨雨心却自认对他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自信,从容,聪明,身手高强,讲义气!这儿样的一个人,在别的方面或许不一定能够取得成功,可是混黑道,却简直就是天生的材料!

若是再加上有那么一点点的运气,他的未来,又岂止是有一个能够配的上静汐而已?

“你们,或许都太小瞧他了!”墨雨心轻轻的吐了口气,喃喃自语了一句,才将杯子一推,也起身离开了酒吧。

WF因为靠海的缘故,冬日极容易上雾。

冬日的薄雾都带着一丝凉凉的味道,像是流纱一样细腻,轻柔的散成一团,随风缓缓而动。远处,东方的一轮红日已经隐隐升了起来,红彤彤的像是熟透了的橘子被挂在树梢似得,被偶尔飘过的白云遮掩的时隐时现,透着那么一丝的诱惑!

马文泉住的院落中,突然细细的薄雾被搅动成一团,就想象是长鲸吸水般翻动着,然后,韩雨的身子快速的从雾气中撞了出来在他的面前,一点寒光如跗骨之蛆般般紧紧相随,直指他的咽喉要害!

韩雨虽退却不乱,他两眼紧紧的盯着那一点寒光,手里的陌刀轻轻的一点,撞的寒光向上弹起,发出叮的一声响!

他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一把匕首便又从寒光后面飞了出来,带着一种幽冷的杀意,刺向他的手腕。而此时,正是他手腕向上扬刀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回救,韩雨想也不想,直接松开了握刀的手,快速的一缩,任由刀落!

那匕首却是趁机高歌猛进,直刺他的喉咙。韩雨身子向后一仰,右脚向前一踢,刚好挑在了下落的陌刀刀柄上。

原本下坠的陌刀,化作一道闪电,呜的一声便向上飞了起来,直刺匕首的主人!

那匕首的主人显然没有想到他还会有这儿一招,闷哼一声,身子翻转着向旁边闪去。韩雨却是得理不饶人,猛的欺身上前,五指微张,便抓向他握着匕首的手腕。

两人砰砰砰,拳脚相交,转眼间便相互换了有七八招。韩雨的腿上毕竟有伤,这儿样近距离的大力碰撞,让他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对方趁机挣脱了他的纠缠,反过来借着匕首的锋利,上下翻飞,全都指向韩雨的胸背的要命之处!

PS:鲜花,是免费的,大家随手点点便是对小狼最大的支持了,哎,最近上火,眼疼,眼中都是血丝,各位童鞋说说,吃点啥药好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