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67章 欢喜禅

367章 欢喜禅

那是一把灵巧的匕首,带着丝丝冰冷的凉意,仿佛一条灵巧的毒蛇,围着韩雨打着转,寻找着能够吞噬他的机会。

韩雨手无长物,无奈之下只得不断的退后,眼瞅着那匕首就要追上来的时候,韩雨忽然顿住了。

他右手向后一捞,刚刚被挑飞的陌刀正好落在了他的手里。他嘴角一勾,身子猛的向后跳了起来,在半空中转了个圈,借着身体的巨大惯性,手里的陌刀带着凌厉的寒意和杀气,自下而上,冲着匕首的主人狠狠的劈了过去!

当!

追来的匕首和韩雨的陌刀撞在了一起,韩雨身子向前微微一倾,本想着这儿次可以展开反击了,却不妨对方竟然身子一滚,在地上不断的滚动着身体,匕首则化成一片刀光护在他的身体外面,像是一个长满了匕首的刺猬一样,朝着他发起了一连串的进攻。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手里本该大开大合的用作杀伐利器的陌刀,被迫细腻的跳动了起来,前后遮挡,将所有的攻击都挡在了身体之外!

可是,短时间还可以,时间久了,却难免会有疏漏之处!

哧的一声,地上的身影弹了起来,从侧面刺向他的胸腹,韩雨只来得及吸腹,缩胸,便被匕首刺中。

冰冷的刀身就那样贴着他的肌肤,唤起一阵充满寒意的战栗。

韩雨身子一下倒了下去,哧的一声,那匕首割开了他胸前的衣服!可在倒下的瞬间,韩雨也已经踢出了一脚,正中对方握匕首的手。

匕首的主人闷哼一声,急退了四五步。匕首脱手而出,直发出五六米,这儿才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韩雨站起身来,拍拍手道:“哎,不打了,不打了!”

“怎么了老大?铁手这小子最擅长的是他手上的功夫,您不和他练练?”胡来嘿嘿笑着道。

“这小子舍不得用全力,一刀子杀过来的时候,只用一半的力量,这打的还有什么意思?”韩雨瞪了对面的马文泉一眼。

马文泉微微喘息着道,细密的汗水已经布满了额头,热气腾腾的仿佛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似地。他晃了晃刚刚被韩雨给踹中的手腕,尴尬的道:“我已经尽了全力了,如果要是老大你换回了顺手的天策,我早就输了!”

“扯淡!刚才你那一刀子刺过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横着削一下?”韩雨没好气的道。

“老大,他这是让着你呢!”胡来嘿嘿一笑,惟恐天下不乱的道:“要是您没过瘾的话,我陪你再玩两把怎么样?刚好我这儿手有点痒……”

“免了吧,你看看你那发青的眼圈,昨天晚上又鞠躬尽瘁到了几点?”韩雨白他一眼,他是昨天的酒喝多了,起来的时候有点头疼,这才喊了马文泉一起玩玩,出出汗好解了脑袋上的痛苦,可不是专门找人打个痛快的:“腰到现在都还是软的吧?”

“啊?青了吗?铁手,你看看我的眼圈真青了吗?”胡来被吓了一跳。

马文泉瞄了他一眼,随即点头道:“青了!”

“我靠,不会呀,昨天晚上我只整了三个,还有两个排着队呢我都没上,我就是怕被你们看出来……”说到这胡来才反应过来,他放下了摸着脸的手,瞪着两眼道:“我擦,老大,你们诈我……”

“是你在诈我们吧?昨天晚上看你喝了也不少,还一副脸红心跳,随时都可能会醉的样子,感情都是表演给我们看的?”韩雨不爽的道。

“不是,老大,我这,主要是怕把你们都给灌醉了,你看,现在你和铁手起来的时候不都头疼吗?要是让我尽兴,嘿嘿,不是和尚我不给老大你面子啊,咱说句大话,就您和铁手这儿酒量,还真不行。想当年我从三岁白的时候就开始喝酒,七岁之后,那便是喝遍少林无敌手啊,整个少林上到各堂主持,下到各房的掌寺,哪儿谁不知道……”

“你上次不是说三岁就入了少林,拜师学艺的吗?”马文泉打断他的话道:“少林寺也允许喝酒?”

“嘿,外行了吧?我拜了师之后学的第一样东西,就是喝酒。”胡来嘿嘿笑道:“我跟你说,守清规戒律那都是外堂的事儿,反正我是从不忌讳这个,佛曰,酒色皆为空,既然是空,那喝便喝了,玩便玩了,有什么啊?惹毛了和尚我还俗,看他们再到哪儿找我这么一个有慧根的弟子去!”

“妈的,早知道,我也当和尚去了!”马文泉听的目瞪口呆,忍不住扯过旁边的毛巾,一边擦着汗一边骂了一句粗口!

韩雨也是禁不住连连摇头,这儿货也太自恋了!他吐口气道:“和尚,不是我说你,你喜欢找女人这儿没问题,可这凡事总得有个度吧?一晚上三个,你当自己是裤头穿在外面的超人啊?这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得细水长流,别见着个水汪汪便以为是大海,一个猛子扎进去便舍不得出来了!”

“嘿嘿,他这哪儿是舍不得出来啊,他分明就是不曾离开!”马文泉擦着手,笑呵呵的道。

胡来坐在沙发上,扯着脖子的叫屈:“老大,铁手,你们这么说可就是冤枉咱和尚了,你们以为我想啊?可谁让我练的是欢喜佛呢!唉,人家别的男人都是希望自己的时间长点,可我呢,却得祈求我佛保佑,能让咱时间短点!”

“三个,已经是极限了,你们总不希望我找一个,然后第二天抬出来的是一具尸体吧?那也太恐怖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见到他说的一本正经,马文泉撇嘴儿笑笑,就去洗澡了,刚刚出了一身的汗。韩雨忍不住笑道:“行了行了,一天不吹牛逼,你会死啊!”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胡来忽然变的宝相**了起来,只可惜,他这儿身价值不菲的西装真的很破坏他的禅意。胡来也有些尴尬的扯了扯衣服,低声道:“老大,你相信佛真的会忌色吗?”

“什么意思?”

“天地阴阳,日夜轮替。这儿个世界的本质便是二,而不是一。道家说这儿叫太极,而我佛家则称之为真如!既然世界是双元的,要想堪破,又怎能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所谓的男女之别,阴阳之妨,不过是后来的统治者为了便于自己的统治而强加给佛祖,道教三清罢了,这是伪论,谬论!”

“实际上,道家有**,民间有皇帝内经,我佛家也有欢喜禅,而我主修的便是阴阳合气的欢喜禅!”

韩雨眨了眨眼:“哦,你说的不会是春天的图画吧?”

“噗,咳咳!”和尚说的口渴,刚拿起杯子倒进嘴儿里,闻言一下喷了出来呛的连连咳嗽:“还夏天的图画呢!我说的是**,是让男女双方都能够达到一种飘渺的境界的那种学问,它是知识,是科学,是我们老祖宗将哲学和阿三佛教的经典结合,是我们需要继承的无上精神瑰宝,是世界最为宝贵的精神和科学财富,是……”

“行了,行了,我知道,它是宝贝了,你别说了,再说它就要成为人类迄今为止最为伟大的发现了!”韩雨急忙摆手阻止,苦笑道。

见到韩雨似乎还有些不相信,胡来急忙道:“老大,你别不信!我小的时候啥也不懂,结果被师傅给骗着练了这玩意,到如今虽然还成不是炉火纯青吧,可是在那方面却是收发自如的!”

“真的假的?”

“你看我这儿气色像是能有假吗?”胡来低声叹息道:“哎,就是有的时候火气大了点,不过,师傅说,这儿东西不仅能取那**极乐之道,也可以延年益寿,若是女方学会了这儿东西,还可以美容养颜呢!”

“得了吧,你怎么不说包治百病啊?”韩雨失笑道。

“老大,我和尚什么时候骗过你?”胡来瞪圆了眼睛,正色分辨道:“现在的科学已经证明了,和谐的双方都能够攀升到极点的XO,才是最为促进人体身心健康的。可他们这还只是证明,只停留在理论阶段,我佛教的欢喜佛却早就已经有了一整套的体系了!”

韩雨上下打量他一眼,见他满脸少有的认真之色,倒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禁不住心中一动,这儿个男人啊,怎么说呢,追求强大是一种本性。

而这强大,既包括对自身价值,社会价值的追逐,也就是传说中的事业,也包括精神上的,比如,女人。

有的人说,男人通过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这一方面说的自然是男人追逐事业的一种热诚,一方面却也流露出一种不自信。在某些方面来说,女人在**要天生比男人更具有优势!所以,她们是通过征服男人而征服的世界。

而男人,有着一颗征服世界的雄心,却不得不最后臣服于女人,这儿不得不说是一种无奈的悲哀。因为那方面的强大与否,跟身体素质虽然有关,却不是一定就成正比的。想想古时候那些王侯将相,叱咤风云的**们,有多少是因为后院的女人出轨而导致了悲剧的诞生?

**,便是从这儿种大的历史环境下出炉的。所以,纵观历史,也就是那么回事,简单点说便是男人和女人相互征服的过程。

而到了现在,这儿方面就更重要了,以前时候的女人有着世俗理法在那压着呢,多少还能委曲求全一二,可是现在,你若满足不了她,她就敢跟你离婚!

再说了,这儿其中还涉及到男人的面子呢!想来无论哪儿个男人都希望听到自己的女人连声讨饶,说老公我不行了,而不是老公,还行不行?我还没舒服呢……

“咳咳,”韩雨干咳一声,顿了一下才缓缓的道:“和尚,不知道你这儿什么欢喜禅,能不能外传?我是说,社团有不少兄弟,你也知道,他可能多多少少的会有些力不从心,如果你将这东西传播开的话,我想他们的后院会安稳不少!”

PS:送鲜花的童鞋,会有我密宗大欢喜真经奉送,助尔日后房中称王,雄风永振,咳咳,小狼貌似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