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69章 楚颜的要求

369章 楚颜的要求

韩雨只觉得一阵柔软的略带凉意的嘴唇贴了上来,然后,便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像是老子天下第一的小舌头,软软的,带着试探和一往无前的勇气贴了过来。

韩雨只觉得头脑微微晕眩了一下,随即便以一种男人的本能,开始了回应。

自从两个人上一次的接吻之后,他们心中虽然多少都已经知道了对方心中对自己的情意,却偏偏都都很有默契的谁都没有再提。

而如今,韩雨既然一家伙将那一层膜给捅开了,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好,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亲死你……

这俩人在这儿里吻了个天雷地火,如胶似漆,直到楚颜一口气都用光了,晕眩的浑身没了力气之后才停了下来。

楚颜的两手十根手指都纠缠在了一起,攀在了韩雨的脖子上。韩雨的两手则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她微微翘起的臀部香丘上!

感觉着手上的柔软,韩雨作怪似地轻轻握了两下,轻轻一抿嘴唇,嘿嘿笑道:“真甜!”

楚颜微微张着嘴唇,吐气如兰的喘息道:“坏蛋,你弄疼我了!肯定已经肿了,等会我怎么见人啊?”

“反正都已经肿了,那不如,让它再肿上点吧!”韩雨说着,低头再次来寻。楚颜一边躲闪,一边娇笑着不要,嘴里还道:“你这个流氓,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啊!”

“喊吧,喊破了天也没有人理你!”韩雨像个猪哥一样伸出了脖子,深深的发扬绝不轻言放弃的大流氓精神,紧追不放。

楚颜被她拗不过,只得微微闭上了眼睛,嘴巴有些忐忑,又有些紧张和期待的轻轻张合着。

韩雨嘿嘿一笑,缓缓的靠了上去。其实这儿也不能怪他,每一个男人刚刚亲吻一个异性的时候,都是热烈而执着的。那种美好的感觉,让人难以抗拒,也不想抗拒。此时的韩雨,就像是刚刚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玩上了瘾……

眼瞅着两人就要展开第二次唇枪舌剑之战的时候,开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大哥,我哥说……”

开门的是萧炎,她一进来便看见了两人这暧昧的动作,禁不住呆在了那里,脸色悠然一白,这是一种绝望的苍白。恍若最美好的梦醒来的刹那,整个世界都恍恍惚惚的,变的不真实起来。

楚颜急忙推开了韩雨,有些难为情的整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韩雨的脸皮虽然厚,却也有些不堪重负的燃烧了起来。他使劲咳嗽了一声:“咳咳,萧炎啊,你进来怎么,怎么没敲门啊?铁手让你上来说什么?”

萧炎这儿才反应过来,她的目光中闪过一抹韩雨没有察觉的绝望之色,急忙低下头,不让人看见她已经红了的眼睛,努力用一种平静的语气道:“啊,我哥说让我上来问问楚家姐姐吃过饭了没有?若是没有的话,就让人去准备!”

就算是没有,楚颜也不能说啊,这儿嘴唇还肿着呢,怎么下去见人?“啊,我已经吃过了,谢谢!”楚颜尴尬的在旁边回了一句。

“哦,那没什么事儿了,我下去了,大哥,大嫂,你们继续!”萧炎抬起头,冲两人笑笑,甚至还调皮的一吐舌头,然后快速的关上了门。

在关上门的一刹那,萧炎分明听见了梦断,心碎的声音。曾经属于她的那段青春岁月,那段折磨着她的,让她难以入眠的感觉,那个让她痴痴的凝视,回想,傻笑,流泪的黑色人影,在这儿一刻,全都被关在了门内。

那个人,那个人的一切,再也与她无关了。

萧炎只觉得一股几乎让她窒息的酸涩,不受控制的从心里冒起,然后从她的眼睛里冒出,化作了晶莹的泪滴。这儿是一种情伤,一种心碎。或许在这之前,她可以用无数的理由和假设来欺骗自己,可是在这一刻,她只剩下了委屈的泪水。

曾经的青春,甜蜜,或者悲伤,就这样混在泪珠里落在了地上,然后散落成谁也看不见的回忆。

看着萧炎蹬蹬蹬从楼上跑了下来,马文泉笑着道:“丫头,你去哪儿?”

萧炎没有理他,只是就这样跑了出去。马文泉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胡来叹息一声,大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一拍:“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给老大说一声呢?你是他的兄弟,你的话,他总是要考虑的,哪儿怕,换一种更为委婉的方式!”

“既然是兄弟,我又怎么能因为私事,而让老大为难呢?他这个人或许哪儿里都好,就是感情上迟钝了些。好容易遇到了楚姑娘这样能够叩开他心门的人,我若都告诉了他,以他的性格只怕会委屈了自己。”

“属于你的,便是属于你的,谁也拿不走,不属于你的便是不属于你的,抢也抢不来!如果丫头不明白这个道理,那她就永远都长不大!”马文泉望着萧炎跑出去的背影,无力的挥了挥手,低声叹息一句:“唉,让她去吧!”

胡来望着他疲惫的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影,低声叹了口气。其实,你既然心疼,又何必装的不在乎?

抬起头,他又望着萧炎离开的方向,只可惜,感情这东西真的不能勉强,不过,在时候未到之前,谁又能知道是真的不能勉强,还是时候不到的时候,不能勉强?

反正胡来就坚信一句话,生活是充满了戏剧性的,今日不行之事到了明日,就未必不行!

他摇头笑笑,看了一眼楼上,既然老大短时间内可能不下来了,那自己还是去训练一下那些小兔崽子们吧!毕竟,他们这些人更多的时候靠的是拳头,而不是舌头……

楚颜见到萧炎下去了,这儿才轻轻的一拍胸脯,吐了口气,随即照着韩雨的胸口就是一拳:“都是你,我都给你说不要了,你偏不听!”

韩雨急忙收回被她的胸口波浪所吸引的几乎要掉下来的眼神,有些尴尬又有些幽怨的道:“我哪儿里知道她会突然上来?”

楚颜忽然眼珠子一转,狐疑道:“她该不会是喜欢你吧?”

“啊,别胡说!”韩雨急忙一侧身,回头朝门口看了一眼,不满的道:“她才多大,再说,前两天铁手才刚刚让我认了她做妹妹呢,你没听见她现在叫我大哥吗?”

“噢,那可能是我看错了!”楚颜微微一笑,她的目光中却闪过一抹担忧的神色。刚刚韩雨没有注意,可是她却看见了萧炎那无法掩饰的苍白脸色。

身为女人,她的敏感和下意识告诉她,萧炎那丫头绝对是喜欢韩雨,至少也是有好感。只不过,身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要守护的是她的爱情,是她喜欢的男人,而不是告诉他谁谁喜欢他,让他的心中滑过别的女人的影子。

爱情,总是自私的。

“你以为,别人都像你那么傻啊,能够看的上我?”韩雨笑着道。他是真的将萧炎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看,那个月光下醉的大呼小叫,带着点小秘密的小女孩……

“行了,现在该试衣服了吧?”楚颜走了过来。温柔的替韩雨拿起了衣服。

韩雨笑笑:“试试,当然试了。哎,刚才我说的事情,你答应了是吧?”

“什么事情?”楚颜接过韩雨身上脱下来的西装,然后给他递过去一件黑色的衬衣。韩雨不满的道:“你说什么事情,就是当我女朋友的事儿!”他嘿嘿一笑:“你都亲我了,应该是答应了吧?”

“美的你!”楚颜白他一眼:“快点脱下来,换上。”

“我不脱!好歹我也是个正直的青年,你让我再你这位女青年面前**身体,我可做不来!除非,咱们之间是男女朋友的那种关系,嘿嘿,既然早晚都得见,我倒不介意为了你提速一下!”韩雨前面还一脸的义正言辞,后面去换上了一脸坏笑。

“切,不脱拉倒,老娘还懒得见呢!”楚颜俏脸飞上了一朵红霞,狠狠的白他一眼,然后将衬衣拍到了他的怀里:“不脱就这儿样穿吧!”

“这样穿就这样穿!”韩雨见阴谋没有得逞,拿过来就朝身上套。可是想这种衬衣,里面若是还有衣服的话,根本就穿不出效果来。而且这样穿,关键也不舒服啊!

“算了,我还是脱了吧!”韩雨将衬衣又递了回去,还不忘警告道:“哎,你转过去,别偷看啊……”

“我说,你好歹也是一个大老爷们,怎么那么事儿呢?还别偷看?我看你一眼还能掉块肉啊?谁还吃了你不成?”楚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却还是转过了身。

“那可说不定,刚才有些人不就要吃人嘛!”韩雨嘟囔着,探手将身上的衣服慢慢的脱了下来。他拿过崭新的衬衣,正解着上面的扣子,忽然感觉后面像是有一条冰凉的小蛇爬过似得,酥酥的,痒痒的!

韩雨当时便起了一身的颤栗,楚颜轻轻的用手指抚摸着他背上的一道道交错的伤疤,眼中的震惊渐渐的被一层堆积而起的水雾所遮掩住了:“这儿,都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嗨,都是过去的老黄历了!我也记不清了。”韩雨强自稳住心神,干笑一声道。

楚颜脸上的泪水噗通噗通的掉了下来,在韩雨的后背上,一道道交错的伤疤纵横交织,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他现在身上的光辉,可又谁能看的见,衣服下面他所留下的这一道道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痕?

那些伤痕,有子弹留下的,有弹片留下的,有毒蛇咬过的,有刀片,三棱军刺,片刀的,也有指尖抓,牙齿咬的,甚至还有硫酸腐蚀和烈火焚烧留下的痕迹。每一道伤痕,便代表着一次和死亡的擦肩!每一道伤痕,便意味着一次惨烈的厮杀……

“疼吗?”楚颜突然一把保住了他,两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然后将脸贴在了他的后背上,眼泪骨碌骨碌的向下掉着!她想象不出来,一个人得遭受多么惨烈的过去,才会留下这么多的记号?他得经历多少的血雨腥风,才会有今天傲然挺立的身影?

她想象不到,所以她心疼!

韩雨嘴角一抽,眼前似乎也飘过了那一次次的生死变换。当年,有那么多的好兄弟都倒下了,而如今他还活着,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他笑了一下,拍拍楚颜的手,轻声道:“傻丫头,都已经过去的事儿了,当然不疼了!”

“好了,没事儿了,啊!”韩雨感受着身后的温柔,柔软的道。

楚颜使劲摇了摇头,咬着嘴唇道:“答应我,以后别再让自己那么危险了,好吗?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可是当你跟人拼命的时候你想想我,你多想想我,若是你死了,我该怎么办?答应我,答应我……”

楚颜终于泣不成声,她紧紧的抱着他,抱的是那么的紧,就好像她一松手,他就会消失掉一样!

韩雨心中涌起一抹满足和温柔,他知道,身后的这个女孩子是真的在担心自己。她,已经将他放到了自己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

在那里,人们通常都叫它,爱!

其实,有的时候爱上一个人就那么简单,他没有任何理由,也不会有任何理由,爱了,就是爱了。因为毫无道理,所以无法抗拒!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的!”韩雨放缓了声音,仿佛梦呓似得喃喃的道。

楚颜转过身来,静静的望着他,忽然一个闪身扑到了韩雨的怀里。她,是楚家的大小姐,她只不过是敢爱敢恨而已,却并不代表着她就没有尊严。相反,她是那种拿的出,放的下,凡事都做的轰轰烈烈的女人!

可现在,她却毫不避讳的投怀送抱了。她,要用这种方式来诉说着她的担心,她的占有,她的情……

咳咳,四千多字的一章啊,给力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