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70章 八字第一撇

370章 八字第一撇

“我不是都答应你了吗?怎么你还哭啊?别哭了哈,乖,等一会儿萧炎那丫头再上来,还不定会怎么想呢!”刚刚还诗口花花想着占点小便宜的韩雨,这回去反而变的正人君子了起来。他两手向两边高举着,手里还拿着衬衣,低头看着楚颜染的淡黄色的头发,目光中闪烁着心疼道。

“她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脑袋长在她的身上!”楚颜抽了抽鼻子,毫不在意的道。她楚颜,从来都不会用别人的想法来衡量自己。她就是她!

不过,这里毕竟是韩雨手下的地方,楚颜可以不在乎自己,却不得不为韩雨的威严着想。所以她虽然说着嗤之以鼻的话,却还是顺从的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韩雨伸出粗糙的手,轻轻的替她抹着泪,笑道:“那你就不怕影响了你这个大嫂的威严啊?”

“什么大嫂啊,难听死了!”楚颜白他一眼,自己将眼泪一抹,开始帮他撑着衣服,嘴里还不忘数落道:“你这人就是太好强了,凡事都喜欢冲在前面,要是都像你这样当老大,那还要小弟干什么啊?”

韩雨笑笑,没有出声,只是将两手伸进了袖子里,楚颜则轻轻的为他扣着扣子,将那一身的荣誉,悄悄的掩了起来。柔顺的就像个小妻子:“还有,伤疤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荣耀,也是他最大的隐私!以后,除了我之外,你不准再给任何人看,知道吗?”

韩雨眉头一弯,不由得想起了慕容飘雪,似乎,她也看过啊:“那个,医生看了算吗?”

“男医生不算,女医生不行!”楚颜说完,忽然反应了过来,她急忙抬起头,望着韩雨:“说,你是不是给雪儿看过了啊?”

“啊,没,没有!你真逗,我要是给她看了,这儿么多横七竖八的伤痕,还不把她给吓着啊?”韩雨总算还没有笨到家,急忙矢口否认!

楚颜却微微一笑,轻轻的替他整理着领子道:“有也没事儿,你以前无论做过什么,我都会让它一笑而过,可是,”她轻轻的一捏韩雨的领子,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道:“从现在开始,你却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只有我,才是你的女朋友,明白了吗?”

韩雨忙做出一脸害怕的表情,连连点头:“明白了,明白了,哎,早知道如此,以前的时候我也应该学着和尚那样风流的啊!哎,赔了,赔了……”

“美的你,你要是敢学他那样,我第一个就先切了你!”楚颜竖着手掌向半空中一拉,吓的韩雨一缩脖子,怎么自己找了个女朋友,感觉就像是孙悟空被带上了紧箍咒似得?哎呀,算了,要是老孙没带上那铁疙瘩,他能修成正果吗?

我这也算是为了修成正果,有所付出也是应该的。韩雨傻乎乎的笑着,乐呵呵的想!

“呆样!傻笑什么呢?”楚颜给了他一个娇俏的白眼,然后细心的为他打理起来。

“没有,就是觉得有个老婆,感觉真好!”韩雨笑嘿嘿的回了一句,任由她摆弄着自己。

不得不说,楚颜的眼光很是有水准的,楚家大小姐的品味,不敢说无人能出其左右,可至少要比以前的韩雨要强的多!

黑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装,虽然没有标牌名号,可无论是从颜色,质地,款式,还是它所呈现出来的那种感觉,那种气质,都几乎无可挑剔。饶是韩雨并不怎么注重穿着,也不由得感到自己似乎上升了一个档次!

人靠衣裳马靠鞍,这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儿衣服什么牌子的,应该挺贵吧?”韩雨笑着道。如果有可能,他想给手下的几个大将都订做几身。如今他们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总不能穿的太过寒酸。而且,好东西要与自己的好兄弟分享,在韩雨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楚颜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想法,轻声道:“你要是想给他们订做的话,怕是没可能了。这儿衣服是在巴黎皇后区订的,不是只靠钱便能买来的!”

“哦?”韩雨眉头挑了挑。

“那里的裁缝大牌的很,他们只给世界上极为少数的一批人服务。除了钱之外,他们更看重的是你的身份!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人能以在他们那里订做衣服为荣!”楚颜轻声解释道。

韩雨嘴角一挑:“你的意思是,他们只为世界贵族服务?”

楚颜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

“等级啊!”韩雨两眼轻轻一眯,目光内闪过一抹幽幽的寒光。楚颜伸手将他的外套又扯了下来:“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以为你订做衣服为荣的!来,试试这件风衣合身不?”

韩雨笑着接了过来,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情在你成功之前,不必说太多。因为当你成功之后,所有人都会看到的!

黑色的风衣,黑色的衬衣,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鞋。甚至还包括一个黑色的八角宽沿牛仔帽,韩雨并没有问楚颜这儿些东西是从哪儿里买的,因为他清楚,这些大概也是那些要用身份和金钱才能够买来的东西。

“真帅!!”楚颜离的远了,上下打量了韩雨一眼,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几乎都要闪出小星星了。韩雨很适合黑色,一身纯黑,外加一个黑色的风衣,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冷酷的王者,充满了睥睨天下的气息!

尤其是他笑着时候身上所带着的那种淡淡的让人心慌的气质,就像是罂粟花的香味一样,让人明知道有毒,也忍不住想要沉醉其中,甚至不惜迷失自己。

“好了,”韩雨老脸微微一红,他还是不太习惯有女人这样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光明正大的夸奖自己,虽然心里有些小受用。他伸手便要解身上的衣服,楚颜急忙止住了他:“别脱!”

“就这样穿着吧,走,我们这儿时候去参加她的婚礼还来得及!”楚颜说着,拉了他便向外走。

“婚礼,什么婚礼?”

“就是我同学的那个婚礼啊,不都给你说了吗?”

韩雨诧异的道:“唉,你不说是明天吗?怎么改今天了?”

“那是我前天给你发的短信,你没看日期啊?”楚颜瞪他一眼,刚走到门口忽然又顿住了:“等一下!”

“又怎么了?”韩雨转过头来,只见楚颜像是个土扒鼠似得四处乱窜。韩雨诧异道:“你找什么呢?”

“镜子啊,你的房间里的镜子呢?我补一下妆,要不等会出去怎么见人?”楚颜恨恨的一指自己的嘴唇。

“我一个大老爷们住的地方,要什么镜子?你别找了,没有!”

“那你让我怎么办?哎,把你的手机给我,我化妆包丢车里了,幸亏还有随身携带的口湿霜……”楚颜不容分说的从韩雨的兜里将他的手机抢了过去,然后借着上面的屏幕,弥补着自己嘴唇上的红肿。

幸亏,韩雨只是啃了她一遭,第二次没有得手,不然的话她就不用去见人了。就算是这儿样,两片嘴唇也比平时厚实了许多,微微翘着,就好像熟透了的果子一样,倒是显得更性感了。

楚颜俏脸微微有些红,脸上烫烫的,又涂抹了好几遍之后,才转过头来问韩雨:“你看行了吗?”

韩雨这半天一直在盯着她娇艳的红唇,闻言不由得缓缓点头:“很漂亮,也很迷人!”

“虚伪!”听见心上人竟然夸上了自己,楚颜心里顿时涌起一股甜蜜。

韩雨突然生出一股豪情,如此佳丽,竟然倾心与自己,他韩雨还有什么比不上别人的?

“如果说我这种发自内心的赞叹都是虚伪的话,那我实在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能用诚实这两个字来形容的了!”韩雨故意摇头轻叹,惹的楚颜娇笑不已。

韩雨大手一挥,想要去拉她,不想楚颜轻轻一闪身,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韩雨急忙追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赶着趟来到楼下,却没有看见胡来和马文泉。韩雨禁不住眉头一皱:“这儿俩人呢?”

“老大,你这儿是要出去啊?”马文泉从一个房间中走了出来,他先是对着楚颜微笑,点头:“楚小姐好!”

楚颜微微一笑,韩雨看了楚颜一眼,手往外指了指,他有些吃不准刚刚萧炎下来之后有没有将自己和楚颜的事情说出来,所以有些心虚的道:“啊,那个,我跟颜儿说好了,要去参加她一个朋友的婚礼,所以要出去一趟!”

马文泉笑着道:“难怪老大被楚小姐打扮的这儿么帅,原来是去参加婚宴啊!刚好黑狼他现在也没什么事儿,我让他也出去活动活动!”

“不用了吧?我这次去的是下边饮马镇县城,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那可不行,你现在在WF,我和和尚自然要为你的安全着想。你放心,我会吩咐他,不让他碍事的!”马文泉笑笑,虽然态度温和,可言语间显然没有要跟韩雨商量的意思。

楚颜轻轻的扯了扯韩雨的袖子,轻声道:“没事儿,就让他们跟着吧,要不然他们不会放心的!”

“还是大嫂体谅我们!”马文泉笑呵呵的道:“老大,我们啥时候喝你的喜酒啊?”

楚颜的脸腾的红了一下,韩雨也有些老脸发热,摆着手道:“别胡说,什么喜酒,八字还没一撇呢!要让人跟就跟吧,不过别弄的太夸张了。毕竟这儿是去参加人家的婚礼,不是去砸人家的场子。”

说着,也不看马文泉的反应,便腾腾几步逃也似的走了出去。楚颜对着马文泉点了下头,急忙跟了上去,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道:“黑衣,你给我说清楚,刚才你自己都干了什么你没数啊?什么叫八字没一撇?那不是一撇是什么,捺啊?”

马文泉嘿嘿笑了,大声道:“老大,保重啊!”

早更了早看 ,呵呵

……

楚颜的同学叫倪梓琳,住在WF市下属的饮马镇。中间距离大概有四十多公里,韩雨开了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走了半个多小时。路上有了楚颜的介绍,韩雨已经对她的这个同学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倪梓琳这丫头长的还算漂亮就是有些虚荣,喜欢攀比,不过那个时候她和楚颜坐在一个位子上,因为楚颜比较低调,所以朋友不多,跟她倒是少有的几个能够谈得来的可以勉强称得上朋友的同学!

虽然两人关系并不是非常亲密,可是提起她楚颜嘴角还是流露出了孩子似得笑容。

韩雨笑笑,知道她是想起了以前念书时候的美好时光,所以一路上一直安静的听着。

等到了地方,韩雨远远的便看见一个披着白色的皮草坎肩,抱着一头白色的吉娃娃,留着一头大波浪的女人正站在门口。

“哎,梓琳!”

“楚颜!”楚颜一下了车,那女人便将狗放到了地上,然后两个人牵着手在那里,又搂又抱又笑又跳的。

韩雨从车里下来,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楚颜的同学,倪梓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