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72章 行吟诗人

372章 行吟诗人

“其实,我倒觉得棒子国没什么好的!”楚颜淡淡的一笑,随手将化妆礼包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人离家乡格外贱,你若是真的入了她们的国籍啊,只怕,他们还不一定会给你什么脸色!”

“你这话老土了吧?我给你说,我曾经跟,跟我老公一起去了一趟棒子国,那里可好了,真的!人家的国家比咱们的先进多了,人的素质又高!便是一个洗盘子的,那工资也比咱们这的白领还高呢!”

“还有那么多的帅哥,一个个的温文尔雅,在路上你随便拉住一个人,都比咱们这儿里的明星帅,不过倭国也很不错,老实说,现在我一直在苦恼,我到底是移居倭国呢,还是到棒子的国家去……”

楚颜淡漠的笑了一下,她也曾经代表公司去过棒子国谈生意,也曾经在美国留学过,她知道一个人的身份,不会因为一个证明便会有所改变。因为你永远改变不了自己血管里流淌着的血,永远改变不了自己的祖宗!

“倭国,是野心昭昭,棒子是后来居上,两个国家都是一样的厚颜无耻!我觉得哪儿个都不好……”

“呵呵,想不到你还是个愤青?”倪梓琳笑了笑,有些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韩雨咳嗽了一声,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倪小姐,我觉得颜儿这是一种最基本的道德操守!这儿就像是一个人不热爱自己的家人,你很难想象他会去爱别人一样,这儿样的人,是不会被其他的人所接受的!”

以前,以前像倪梓琳这儿样的人,他们叫汉奸,后来他们叫亲倭派,现在,他们他妈的叫中倭友好人士!以前,热爱自己的国家的人叫爱锅者,后来,叫民族主义者,现在叫粪青!

愤青,我粪尼玛啊!

“嗨,不说这儿些了,反正我呀也只是想想而已,一个人无聊,经常在家看一些棒子的电视,看的多了,难免便有些像网上说的似得,有点哈!”倪梓琳见韩雨面有不愉,知道这俩人对她说的可能有些反感,急忙笑着改了口风。

她叫楚颜来,可不是来辩论这个问题的!

“啊对了,你们来的时候吃饭了吗?要是没有的话,不如……”她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只见一个面色微黑的人走了进来。他身材并不高大,准确的说,是有点矮。大概也就是一米六多点,穿着一身西装,却在头上带了个大耳朵的帽子,显得稍微有些不伦不类的。

在他的后面则是一个中年人,面容瘦削,目光坚硬,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虽然个子也不高,却比前面那人要显得凌厉的多。最吸引人也是最具有标志性的,是他鼻子下面上嘴唇中间的那一小撮黑点,远远的看就像是个鼹鼠的鼻尖,等离的近了才能够看出是一点胡须。

如此独特的审美,只有一个国家的人才会有:倭国人,当然,也不排除是个哈倭的货!

“啊,赵尅,莱遮罩酬先生,你们来了。哎,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儿位就是我的好朋友,楚颜,怎么样,赵尅,你跟楚颜可是很多年没见了,这儿回老同学见面你们可得好好聊聊,这儿位是莱遮罩酬先生,倭国人,是来我们这儿里投资的!”

“这么多年未见,想不到你还是如同那个天使一样的漂亮!”赵尅一见到楚颜,眼睛便亮了起来,就仿佛是贪吃的小猫看见了鱼似得。忙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大步的朝着楚颜走了过来。

韩雨目光中闪过一抹幽冷的光芒,静静的从那个倪梓琳的身上扫过,微微一侧身,挡在了楚颜的前面,一把握住了赵尅的手,笑道:“赵先生,你好,我是颜儿的男朋友,第一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这位是……”赵尅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变,他用询问的目光望向楚颜,楚颜笑道:“他是我男朋友!你叫他黑衣就行。”

“啊,哈,想不到你男朋友这么年轻!”赵尅干笑着和韩雨晃了两下,然后便抽了回去。

他见韩雨就像个保镖似得横在了前面,楚颜又两手抱着他的胳膊,知道没可能趁着握手一亲佳人芳泽了,有些不爽的笑道:“坐,坐啊……”说着探手探出一盒九五之尊香烟来递给韩雨:“来,抽根烟!”

“哎呦,你太客气了,”韩雨从里面掏出一根,放在鼻子下边闻了闻,笑着道:“这儿烟挺贵的吧?我记得好像是在什么新闻上看见过一次!”

“嗨,贵什么啊?我给你说兄弟,别看我只是一个小村长,可是我现在,抽的是九五至尊,开的是宝马,住的是别墅,而且,再过几天莱遮罩酬先生还要带我去倭国实地考察一下呢!”赵尅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打量着楚颜,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无法遮掩的狂热!

韩雨此时却没心思理他,他目光越过赵尅,落在了那个莱遮罩酬的家伙身上,微微眯着眼睛笑道:“莱遮先生是倭国哪儿里人?来我们Z国做什么生意啊?”

“哦,我是倭国横滨人,来贵国搞点种植和养殖!”莱遮罩酬微微一点头,按照倭国人的样子点头道:“第一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不过我就是有点儿好奇,你来我们这儿里开展种植养殖?现在,你们国家已经挤的住不开了吗?啊,我听说贵国的人口密度挺大的,现在那人横着几乎都要住不开了。你说,贵国总共就屁股大的地方,要那么多人干什么?万一哪儿一天人挤人的相互一推,那你们还不都扑通扑通的像饺子似得,被下到太平洋里啊?”

楚颜嘴角一勾,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倪梓琳也将嘴抿了抿,只有赵尅在莱遮罩酬说话之前,抢先道:“黑衣兄弟,你这么说,那便对倭国太不了解了。我给你说,倭国的科技,教育非常发达,他们国家有无数的人才,像什么海明威,海子……”

“哦,这个我知道,武藤兰和饭岛爱嘛!我身边的每一个朋友都听说过她们……”

赵尅顿时被噎的无语了。

听着这两个文盲的谈话,楚颜和莱遮罩酬都有种要崩溃的感觉!楚颜皱起了眉头,不解的问:“武藤兰和饭岛爱是谁?也是诗人吗?”

“啊,是,她们都是行吟诗人!我以后会带你认识他们的!”韩雨很不厚道的回了一句,只不过这里的吟是**和谐荡的**!

倪梓琳立即会意的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水汪汪的仿佛能淹死人的目光里溢满了春意,对着韩雨狠狠的那么一剜。韩雨忙将头扭向一边,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一句话,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却会天下无敌!

至少,这女人已经是第二次给他这种崩溃的感觉了!

莱遮罩酬听着韩雨的胡言乱语,气的眼珠子一凸,哼哼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黑衣君,似乎对我们倭国有点意见啊?”

“没有!”韩雨很直接的否认道:“有意见的是我们的祖宗,作为他们的后人,我还没那个资格!”

“那个莱先生,我能打听一下,您都是种植什么的吗?嗨,我也就是瞎问,如果涉及到商业机密的话,那就算了!”韩雨嘴里叼着九五之尊的香烟,又问了一句。和刚刚他的一直沉默不同,就仿佛眼前的这个倭国人勾起了他的兴趣似得,使得他频频的主动出击。

“我先纠正一下,我不姓莱,而是复姓莱遮!你可以叫我莱遮君或者罩稠君,也可以叫我莱遮先生!我的农场主要是种植一些水果,蔬菜,粮食,还有养殖一些奶牛什么的!”莱遮罩酬还没回味明白他前面一句话的意思呢,听到他又发问,便微微一笑,坐在了韩雨的对面,两手扶在腿上:“不知道阁下是做什么的?”

“我?我就一打工的!”

“可是我见到外面有一辆车……”

“嗨,那是他们租来的!”倪梓琳急忙道!

“噢,一辆车还要租,看起来阁下的手头并不是很宽裕啊。不过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跟着你一起吃苦,未免有些太暴殄天物了。就连我这个外人,都会心疼的!”

“如果阁下乐意的话,可以到我的农场里来,我准备在这儿里租赁五千亩土地,会需要很多的人手,看在赵君的面子上,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工作,如果这儿位美丽的楚小姐也愿意过来的话,我将会非常的荣幸!”莱遮罩酬笑着道。

韩雨点了点头,明白了,老东西哪儿是想要他去给他干活啊,人家啊也是看上楚颜了。

“呵呵,楚颜,去吧,有我给你担保,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赵尅笑呵呵的道:“现在,我可以说是莱遮先生的合作伙伴,你的男朋友若是有兴趣,当然也可以一起来!”

“刚才我也这么劝她来着,楚颜,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倪梓琳笑眯眯的望着她!

楚颜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现在的工作挺好的!”

“在我的农场里,薪水和工时可是都有保护的,我们非常尊重工人的人权!”

“可我,不喜欢跟你们这种人类一起共事!”楚颜淡淡的道。

赵尅和莱遮罩酬顿时脸色便有些难看,莱遮罩酬缓缓的道:“赵君,你不说你的这位朋友,经济条件不太宽裕需要我的帮忙吗?可现在我怎么感觉好像他们不需要啊?”

“莱遮君,您别生气,”赵尅忙笑着安抚了一下莱遮罩酬,转而对着楚颜不高兴的道:“楚颜,好歹咱们也是老同学了,你知道我为了你的事,在莱遮君面前说了多少句好话吗?这么多年没见,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竟然就拒绝的这么痛快,你不给我面子,难道也不给莱遮君面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