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77章 自作自受

377章 自作自受

“你想问我既然中了**,怎么还能站在这儿是吧?”韩雨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走过去想看一下楚颜的情况,可他的手才刚刚碰到楚颜,那丫头便睁开了双眼,静静的坐在那,哪儿里还有半点中了毒的模样?

愣了一下,韩雨收回了手,心神大定!刚刚酒一入口的时候,他就知道里面掺杂了**,能够让人昏睡。若非如此,他也不敢让楚颜冒险。

“你以为,就你们那点小伎俩,真的能够瞒得过人吗?”韩雨眯着眼睛,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可是目光却充满了冻人心魂的寒意。

莱遮罩酬这儿才发现,自己因为楚颜的美丽,因为心中蠢蠢欲动的欲念,结果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太小瞧支那人了。因为小瞧了倪梓琳,小瞧了赵尅,进而小瞧了楚颜,小瞧了韩雨。

眼前的这个男人,这种让人几乎喘不上气来的气势,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能拥有的?还有他身上的这身衣服,他想起来了,这是他逛帝国大厦的时候,曾经在最为高档的那个店里见到的那种款式。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债的人!”韩雨慢慢的朝前走了两步!

“你,你要债你找别人,今天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站住,你,你听见没有,我让你站住!你再过来我就杀了他!”莱遮罩酬又惊又怕,忙带着赵尅向后退了两步,手中的碟子,已经割破了他的喉咙,鲜血顺着碟子流了下来。

韩雨笑笑,望着莱遮罩酬道:“好啊,你杀吧,我正愁着等会还得动手呢,你杀了他,刚好省了我的事!”

说则,他又向前狠狠的踏了一步,来到了桌子前面。

“你……”莱遮罩酬崩溃了,他根本无法承受韩雨给他带来的压力,大叫一声,猛的将赵尅向前一推,人身子一晃便想扑向倪梓琳。他没有掉头就跑,因为他知道,自己能够跑的过对方的可能性不大,唯一能依仗的便是人质。

既然赵尅不行,那跟楚颜是同学的倪梓琳,应该会更好些!

别看莱遮罩酬一伸手就制住了赵尅,可他对自己的身手却一点儿也不会盲目的自信,也不会迷信。他见到韩雨明明喝了那么多的带**的酒,却又轻松的站了起来,这儿已经在他的心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他别的本事没有,可是那双眼力在理智回来之后,还是有几分独到的。

只可惜,他的这所谓的份独到和计划,也不过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就在他一推赵尅,身子一动想要将倪梓琳抓住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脚影突然出现在他的瞳孔中,然后,他便感觉到胸口像是被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的大锤给砸中了似得,不由自主的向后抛飞了出去。

人在半空,便喷洒出一大口的鲜血。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后面的窗户上,在一地的碎玻璃中,摔了下来,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哼。

越过了桌子,一脚便将他踹飞的韩雨,就像是早就知道会是这副结果似得,看都没看他一眼,捏着赵尅的脖子便将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的他摁在了旁边的海鲜碟子里,嘴里还柔声道:“还有你,不是喜欢吃海鲜吗?吃吧,吃个够……”

“不,不要……”愣了半晌的倪梓琳中关于反应了过来,而此时,赵尅的鼻子已经被韩雨生生的给摁断了,他两手向上张着,发出呜呜的声音,盘子里满是鲜血。

“我求求你,不要,不要杀他,你,你放了他吧,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倪梓琳脸色苍白的一下跪在了韩雨的面前,眼泪,弄花了脸上的妆,弄的一绺一道的,像个女鬼一般。

赵尅两眼顿时瞪圆,缓慢而强硬的朝她望去,只见她眼圈通红,目光中满是恐惧的望着他,似乎,在害怕。

他的喉咙动了动,想要说话,可此时被韩雨捏的他压根就透不过气来,哪儿里能发的出声音?

韩雨静静的低下头,嘴角一勾,笑了:“如果,现在是楚颜落在你们的手中,告诉我,你们会放过她吗?”

倪梓琳的身子一颤,她缓缓的抬起头,入目的眼神让她心中一片荒凉。这儿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

淡漠,冰冷,强硬,充斥着一种平静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寒意,就好像是凌空扑击的苍鹰,让人害怕,让人窒息。

再刚刚见到韩雨的时候,她直以为这是一个有些温柔,甚至是羞涩的男人,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的骨子里是一种多么强大的冷酷。

她能够确信,从韩雨的位置,他可以清晰的看见她**出的胸部,可他的目光却依然平静,平静如水,平静的像是看见了两团猪肉,平静的让人害怕!

倪梓琳绝望了,她嘴唇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韩雨眉头一拧,一丝不忍快速的一闪而过。这个女人为了什么狗屁签证,为了什么钱,就可以如此随意的出卖自己身体,算是脑残也好,自作自受也罢,好歹那还是她的自由。

尼玛的你脑残,你想哈你去哈去,你便是去他们的厕所里吃屎,老子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可你,万万不该打楚颜的主意。不该打我韩雨的女人的主意!

韩雨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救世主,这世间的不公,这人间的不平和委屈,他想管也没那个实力,也管不过来。可是至少,他能够保证自己身边的人,保证自己的兄弟,家人,女人不会遇到不公,更不会受到委屈!

“如果,不是我不喜欢杀女人的话,你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你觉得,你有资格替别人求情吗?”

韩雨的声音静静的落了下来,像是无数的落石,砸在了倪梓琳的身上。

她的嘴唇呈现出一种惨淡的白,没有一点血色。她一屁股坐了下去,微微低下了头,甚至不敢去看韩雨那双平静的眼睛,她心中的后悔此时已经像是汹涌的海水一样淹没了她的内心。

为了一己之私,便去陷害楚颜,如今的这个坟墓,正是她自己挖了个坑,然后又一步步的跳进去的!

自作自受,怪的谁来?

“我癞蛤蟆想,想吃天鹅肉,我死有余辜,可这,这娘们是被我逼着才这么做的,你别,别为难她……”赵尅突然使劲挣扎着胳膊,歪着头斜斜的望着韩雨,说出了这句话。

“后悔了是吗?既然后悔,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每问一句,韩雨便抓起赵尅的头发,微微向上一扬,然后猛的照着碟子便磕了下去。然后,又抓起,又落下!韩雨也不管那下面是筷子,是碟子,是叉子还是碗,反正就这儿么拍了下去,非要将上面的东西给砸平不可!

当啷,喀嚓的声音不断的重复,转眼间,桌子上已经变的一片狼藉,鲜血四溅,可韩雨却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他的嘴角,冷漠而残忍的向上弯着,像个冷厉的杀神一样,从容自若的做着这一切。

刚刚他所说的每一句侮辱楚颜的话,韩雨都给他记着呢!

“不,楚颜,楚颜,我们错了,你让那个他住手吧,我求求你,赵尅他是鬼迷心窍,他这是魔症了,我求求你,你放他一条生路吧,看在我们多年同学的份上,我求求你了!”

倪梓琳一开始还拉着楚颜的裤腿,后来直接在地上磕起了头。大理石的地面和额头碰的咚咚作响,额头上很快便红肿一片,带上了殷殷血渍!

楚颜叹息了一声:“早知道现在,你刚刚又何必非让我喝那碗酒呢?”

倪梓琳顿时僵住了,她这才知道自己的算计,全都落在了自己这位看上去有些朴素,漂亮而安静的甚至有些可欺的同学眼中。人家,根本就是想要再给她一次机会,才会在喝酒的时候有那一问。

“是,是我该死!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出国,是离开这,为此,我连自己都可以出卖!我根本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人,我就像个牲口一样,为了一口吃的什么都可以出卖!”倪梓琳跪直了身子,望着脸上已经全都是血的赵尅,眼中竟然闪过一抹温柔的神色:“我,死有余辜!我只希望,你能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份上,让我用自己的命来换他一命!”

说着,她瞄了赵尅一眼,直接抄起了桌子上的叉子,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喉咙插了下去。

都说,每个人在临死前都是可以成佛的,因为他已经顿悟了这个世界的真谛,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活着。

此时,倪梓琳便是如此,她忽然好后悔,自己一步步的贪婪,一步步的虚荣,让她走到了今天!如此活着,她还能剩下什么?

什么都没有了!

她已经看出来了,无论是楚颜还是韩雨,都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是什么普通人。如果不能够让他们息怒的话,赵尅是必死无疑的!

如果,自己的死,可以救回那个让自己恨,让自己怨,甚至让自己以为已经没有了一点感觉,只剩下了交易的那个男人的话,也是值得的!

倪梓琳心中苦笑一声,闭上了眼睛,想不到她竟然也会有为了赵柯而赴死的一天!

若是再这之前有人这么告诉她,只怕她会笑掉大牙!然而现在,她却做的义无反顾,无怨无悔!

可是,为什么死亡来临的这么慢呢?

倪梓琳有些疑惑的睁开了眼,顿时呆住了。只见一双白皙细长的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她即便用了全部的力量,也依然难以挣脱,她缓缓的抬起头,便看见了楚颜!

“为什么?”倪梓琳张开嘴,有些艰难的问了一句。

楚颜静静的望了她一眼,缓缓的将她的叉子拿了下来:“虽然,从那一碗酒后咱们便已经没什么交情了,可我也不希望一个陌生人,跪着死在我面前!”

韩雨也早就停下了撞击,只是拎着赵尅的头发,他看似狠辣,可下手的时候,却扔控制着力道,不然怕是用不了一下,便能将赵尅的脑袋给撞成西瓜!

而此时,虽然赵尅看着满头满脸的鲜血很是恐怖,却并没有真的伤及到他的筋骨。大概也就鼻子严重点,按照他的力道来看,粉碎性骨折怕是免不了的了!

“如果,你最后没有试着去阻止那个莱遮罩稠的话,此时,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韩雨轻轻的将他丢到一边,扭过头,见到莱遮罩酬正扶着墙朝门口挪去,韩雨冷冷一笑: “跑,你觉得自己还能跑的了吗?”

说着话,他慢条斯理的拿起了那个被莱遮罩酬桥下的只剩下了一半的瓷碟,在手里掂了掂,然后猛的砸了出去!

扑哧!

鲜血迸出!

半截瓷碗插在了莱遮罩酬的大腿上,竟然只剩下了一半露在外面!

马上就进入秋天了,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