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78章 美人恩重

378章 美人恩重

“啊……”莱遮罩酬一个跟头栽了出去,在院子里抱着腿哀嚎了起来。

他的手捂着腿,鲜血止不住的顺着指缝流了出来,楚颜别过头,有些不忍再看,对这个倭国萝卜却是没有一丝的同情。

韩雨慢慢的从兜里掏出了根烟,放到嘴里点上,吸了一口这才悠闲的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一口烟喷在了莱遮罩酬的脸上,幽幽的道:“来这找抽?这名字是你娘给取的吧?啧啧,听说你们倭国的娃娃身份都很混乱,往往找不到谁是自己的爹!”

“不过这儿名字倒是真的给你起对了,呵呵,这么大老远的冒着寒风烈日的来到我们这帮我们发展经济,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单单是抽,已经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了,要不,我送你去见你的祖宗,潘金莲小姐去吧?也算成全了你们的那份隔了无数代的血脉情谊……”

“别,别杀我,我是倭国人,我在你们国家是享有外交豁免权的,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韩雨已经很温柔的抬起脚,将那碟子缓缓地踩了下去。莱遮罩酬身子立即蜷缩成一团,他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却愣是发不出声音。

冰冷而粗糙的碟子就这样慢慢的没入了他的腿内,他甚至能够感受的到那种异物和自己的血肉慢慢厮磨的每一个细节。那种痛,让人恨不得能够立即昏厥,却又偏偏昏不过去!

眼泪,鼻涕,还有大口大口的口涎,就这样不受控制的从他的眼睛,鼻子,嘴巴里流了出来。

“你眼下的这种表现,让我很失望。你们倭国人不是讲究武士道的吗?你应该和你的那些前辈一样,选择剖腹才对!你是不是没有家伙?没事儿,我可以提供给你!”韩雨似乎感觉到了无趣,从腿上将匕首摘了下来,朝地下一丢。

坚硬的水泥地面,竟然丝毫没有挡住那匕首下坠的力量,瞬间没入了一半,剩下半截匕首在阳光下闪烁着让人胆寒的光芒。

“不,不要,我,我不要剖腹,”莱遮罩酬像是头受伤的野兽一样,不断的喘息着,像是梦魇似得喃喃的重复了两句,忽然咽了一口唾沫,直直的抻着脖子道:“你,你将我放了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女人,还有女人,我也可以给你,我哪里还有很多,都是美女,他们两个你也可以随意处置,我求求你,只要你放过我,我愿意用全力来补偿……”

“这件事情我根本就没有参与,真的,都是他们做的,你应该找他们,我可以发誓,用我们的祖宗潘,潘的名义发誓,我真的没有参与,咳咳……”莱遮罩酬剧烈的咳嗽起来,就像只上了案,等待被人宰杀的鱼,竭尽全力的想要抓住每一点希望。

“哦,你这意思,事情都是他们干的,跟你没什么关系?”

“对,没关系,都是他们主动提出来的。我跟您的女朋友根本就是素昧平生,从不相识,都是他们的怂恿!”莱遮罩酬急忙道。

韩雨缓缓的点了点头:“这话我信!”

倪梓琳闻言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她抬起头,用一种惊恐而陌生的目光望了莱遮罩酬一眼:“姓莱的,你,你怎么能这么说,那药……”

“本来就是,你这样的女人以为自己是谁?还想着跟我去倭国,就算是去了倭国,我也会将你卖给社团,让你跟他们一起拍片,你个扫把星,都是你惹来的祸!”莱遮罩酬恶狠狠地骂道。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落的如此下场?

楚颜望了倪梓琳一眼,轻叹道:“一个人,自以为聪明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将别人都想的比你笨了!倭国人,对你岂会有什么真心?”

“你,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倪梓琳突然将赵尅推到旁边,猛的爬了起来,抓起旁边桌子上的碗便冲了上去,挥碗便砸在了莱遮罩酬的头上。碗碎了,可她却没有停,抓着剩下了半截的碎片,朝着他没头没脑的扎了过去。她两眼通红,已经状若疯狂。

她在意的不是莱遮罩酬的真心,而是一想起自己曾像个妓女一样的伺候着眼前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她便有种按耐不住的疯狂!

“啊,你这个疯女人,你这个疯子,我,我有拍的你的照片,你若是再打我一下,我就让人给你散播出去……”莱遮罩稠一边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一边躲闪着,可他被韩雨踹的那一脚,本来就已经浑身疼痛,有些难以承受了,刚刚又被韩雨将腿给刺成了重伤,哪儿里能躲的开?

身上转眼间便又多了好几道殷红的口子,韩雨微微一皱眉,一把握住了倪梓琳的手腕,任由她怎么用力都不松动分毫:“行了,这个人,还轮不到你来杀!”

倪梓琳身子一颤,慢慢的扬起头来,她惨然一笑:“求求你,让我杀了他,这个王八蛋,他根本就不是人!”

“我会让他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相信我,杀人不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韩雨终究有些不忍,他柔声道:“你以后还要安安生生的日子要过,别为了一个畜生,而把自己搭进去!”

倪梓琳定定的望了他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谢谢。”

韩雨松开她的手,倪梓琳看了莱遮罩酬一眼,转身回了赵尅身边。韩雨低下头,看着已经浑身重伤的莱遮罩酬,温柔的道:“现在,告诉我,你的手下还有多少人,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目的是什么?你若说了,我便放你一马,不然,我也不杀你,只要这样等上几分钟,你们的潘祖宗就会自动来接你的!”

莱遮罩酬身子一颤:“我,我就是来搞种植的……”

“我要听的不是屁话!”

“是,真的,我也是听人说来你们这里承包山地赚钱,而且还能够享受特权,所以……”

“所以你就来享受来了,是吗?这可真是个让人失望的答案呢!”韩雨轻轻的抬起头,眯着眼望着干净的天空,笑了:“再过几分钟,不知道潘金莲小姐是架着五彩祥云来接你上天堂呢,还是带着狰狞的骷髅来带你下地狱?”

“你,你不能这样做!”莱遮罩酬身子一颤,忽然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阴狠之色:“我的人找不到我,会报警的!我是来你们Z国投资的商人,我有正规的护照,你这么对我,会让许多前来投资的人撤资的,到时候你们Z国的经济就会完蛋,你们的政府不会放过你的,黑衣先生,你最好放了我,不然,咱们将会同归于尽!”

“呵呵,你不觉得,将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阁下在倭国也就是个小人物吧?”韩雨笑笑,低下头冷声道:“一个虾米在倭国是虾米,来了我们Z国更是虾米,你以为换个地方,自己就能当龙虾吗?”

韩雨走到旁边,拿起窗帘撕了两道丢到了莱遮罩酬的身上:“自己先把血给止了!”

然后他走到赵尅面前,望了他一眼:“他带了几个手下?”

“四个,全部都是倭国的女人,是他用来贿赂那些领导们的!”赵尅脖子上已经被倪梓琳给简单的包了一圈,沙哑着声音小心的道。

“噢,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给他拉过皮条,那些县上的官员,几乎都和那几个倭国女人发生过关系。不过,有一回我听莱遮罩酬喝酒了酒之后说,那几个女人根本就是他从自己的国家带过来的几个妓和谐女……”赵尅的鼻子已经堵上了,不过血还有些滴滴答答的。他现在是充分的体会到了活着的宝贵,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妓女?”韩雨笑了,他转过头望了莱遮罩酬一眼,摇头道:“这一来事情可就要简单多了!”他瞄了一眼桌子上的酒菜,随口道:“刚刚喝的酒,是谁酿造的?他就在你们村里吗?”

“他姓武,在,在村西头的山腰上住!”

韩雨点了下头,他掏出电话,直接给黑狼打了过去:“喂,我是黑衣。你小子别在那里瞎逛了,带几个人过来吧,我有点事情要交给你做!”

挂了电话,韩雨掏出烟来点上,放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默默的拉起楚颜的手,温柔的望着她,轻声道:“刚才,没吓着你吧?”

“当然没有,你把我想的也太脆弱了,”楚颜笑笑,眼中虽然还有一抹幽深的叹息,却并没有太多的悲伤。她已经想明白了,青春的记忆永远都是不会变的,只是他们现在都已经再长大了,她却还想当然的以为每个人都会和以前那么单纯,岂不是太一厢情愿了?

记忆之所以珍贵,不就是因为它不可再现吗?

韩雨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岔开话题道:“哎,这酒里的蒙汗药是真的,那你怎么没事儿啊?”

“你不也没事吗?”楚颜有些疑惑的打量着他道。

“我以前的时候接受过专门的药物抗性试验,身体已经对这些东西有了自动的免疫力,这点土货当然对我起不到作用!可你这么一个丫头,楚爷爷难道还舍得给你进行抗药训练不成?”

“我可没你那么变态!”楚颜将脖子里的玉朝手上托了托,轻声道:“我没事是因为它,这是爷爷专门给我找的,能够解毒。刚才就是它将酒里面的蒙汗药给吸没了,我喝的是酒,当然也就没事了!”

“噢!”韩雨这才恍然,都说古玉有灵,时间越久,经历了岁月积淀的古玉灵性就越多,能够避邪,解毒,可毕竟谁也没见过,韩雨禁不住多瞄了两眼,轻叹道:“早就听说古玉通灵,可以入药,我还以为是传说呢,想不到竟然是真有其事,那你可要将它收好了!”

“我从小就贴身带着呢!”楚颜笑了笑,忽然解了下来:“给你!”

“干什么?”韩雨被吓了一跳。

“你天天都在外面,难免会有人想要暗算你,你带着这东西,好防身!”楚颜轻笑道。

“别闹了,我刚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可没有要打你这宝贝的意思,再说,这是楚爷爷送你用来防身的,你怎么能将它送给别人?快收起来!”

“你是别人吗?爷爷说了,等有一天若是我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便将它送给他!再说,我不是有你保护吗?”楚颜笑着道。

“那也不行!”韩雨一口否决:“我身体好的很,一般的小毒,小药的对我都没什么用,我身边还有老船给我配的解毒药丸,安全的很,用不着这东西,你还是快收起来吧!”

“我不,这玉能够带给人好运,我要让它保护着你!”楚颜说着,不容分说的就朝韩雨的脖子上去挂。

“不行,太贵重了!”韩雨躲闪道。他虽然不知道古玉的价值,可也知道一块能够解毒的古玉,肯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楚颜停下了动作,轻叹道:“我的心都已经给你了,还有什么能够比它更贵重的呢?”

韩雨顿了一下,楚颜趁机将玉挂在了他的脖子里:“从现在开始,你要每天都带着,为了我,你也要保护好自己,记住了!”说着,还拍了拍。

韩雨还能说什么?美人恩重,千金难求!他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天天带着它,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