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79章 楚颜的打算

379章 楚颜的打算

“老大!楚小姐。”黑狼的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紧接着便看见黑狼小跑了进来,身后还带着几个精悍的小弟,看他们的衣领上都贴着五颗星星,显然都是社团的正式精英。一进来,见到韩雨和楚颜正坐在那里,这才松了口气。

“老大,您没事吧?”黑狼一眼瞄见这满地的狼藉,外面门口还有躺着的人,禁不住皱眉问道。

“没,外面那个,鬼子,倭国人,将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韩雨下巴一扬,随即简单的说了两句。

黑狼一听就毛了,黝黑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狰狞的杀气,冷笑道:“王八蛋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老大,将这老王八蛋是清蒸还是红烧,您说吧,我保证将他给您做成一道菜!”

“做成一道菜干什么?他的肉怕也是臭的!”韩雨瞪了他一眼。

黑狼嘿嘿一笑:“他的肉是臭的可是狗不嫌啊!咱就将他喂狗得了……”这话说的,阴森恐怖啊!

莱遮罩酬身子一颤,几乎要软了。本来以为韩雨就够狠的了,可是一听这话他才明白,自己刚刚遇到的那是活菩萨啊!

“他还有几个手下,都是女的!你将他们都控制起来,然后,看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之后给我打电话!”韩雨低声道。

“哎!”黑狼答应一声,就要走。韩雨又叫住了他:“你们几个都听好了,那几个倭国女人,都是那老小子找来的妓女,你们几个不准有什么歪心思,别让他们小瞧了咱们Z国爷们!”

“老大,您就放心吧,谁要是敢动手动脚的,我卵蛋给他踢爆!”黑狼说完,带人走了出去,他像是拎小鸡似地将那个莱遮罩酬提了起来,这家伙直接一手捏上了对方受伤的大腿,一边向外走,一边还笑呵呵的问:“孙子,给你狼爷爷说,你叫什么名字?来咱们这里兴什么风,作什么浪来了?唉,你别晕啊,不然,我就弄个绳子把你栓在车屁股上拉着走!”

莱遮罩酬被他捏的呜嚎乱叫,几乎要疼死过去,可还真就不敢晕,他怕自己疼死过去之后,还得被拖尸啊!

韩雨也不管黑狼怎么玩,反正那个莱遮罩酬在对他动了歪心思的时候,便已经注定挂上了阎王爷的账号。对于敢打自己女人主意的人,韩雨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

那边,赵尅和倪梓琳却是被黑狼给吓的瑟瑟发抖。他们惊骇的望着韩雨,老大?他们就算是平头百姓,也知道能够当得起这个称呼意味着什么。而看看刚才那几个人进来时候的架势,穿着打扮,显然比他们县城的那些混混们又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而且,更加的凶狠,嗜血!

尼玛啊,楚颜的男朋友竟然是黑社会的老大?听着外面响起的车声和莱遮罩酬突然嘎然而止的惨烈叫声,赵尅脸色苍白,他悄悄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倪梓琳的手。倪梓琳身子微微一颤,反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紧紧的握着。

两人都有一种一脚踢在了铁板上,惹出了个怪物的感觉。

韩雨坐在他们面前,静静的望着他们,半天没有说话:“你们两个,有什么说的?”

赵尅被他盯的浑身发毛,虚汗几乎擦透了衣服。他回头看了倪梓琳一眼,一咬牙道:“黑,老大,这次的事情,的确都是我的主意,我不知道楚,楚小姐……混账的是我,我只希望您可以只杀我一个,放过梓琳。她只是个女人,全都是听了我的吩咐才不得不这么做的!”

“不是的,是我的主意……”

“你充什么英雄?什么你的主意,不都是我出的吗?”赵尅狠狠的道:“再说了这是老爷们的事,你一个女人给我上一边去!”

“我凭什么听你的?”倪梓琳瞪了他一眼。

“因为你是我老婆!”赵尅毫不客气的吼了回去。俩人僵在了那里,过了一会赵尅才轻声道:“事情是我惹起来的,真的,你就别再替我扛着了。从跟我结婚之后,我就没为你办过一件事儿,今天,你就让我爷们一回!”

转过头来,赵尅静静的望着韩雨,目光中已经有了平静的意味:“我现在才算是知道,我这人是多么的混蛋,多么的愚蠢。我不敢再祈求你们的原谅,只期望能够看在我们毕竟过去是同学一场的份上,你放过梓琳。

黑,黑衣,咱们都是男人,我希望你能看在男人这两个字上,放过梓琳!”

韩雨静静的望着他们,这两人在生死关头,似乎都有所看破。其实,他们的明白也不是偶然的,没有经历死亡瞬间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活着的时候最遗憾的是什么,最珍惜的是什么。这也是为什么说人临死前的时候,是最雍容,最大度的时候。

因为哪个时候你就会发现,跟生命比起来,金钱算什么?酒色财气算什么?浮云,统统都是浮云!

“行了,别给我演戏了!”韩雨的话让两人齐齐的身子一颤,可随即又被巨大的惊喜给冲的抬起头来,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只听韩雨道:“刚才我既然没有杀你,便不会现在再动手!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今天,记住现在!钱,虽然是个好东西,可是,靠出卖自己的祖宗和同胞的利益去换取,不会花的舒服,也不会活的舒服。”

“房子虽大,若是住的良心不安,我觉得还不如住个小点的好!”韩雨掸了掸风衣,站了起来:“从这里搬出去吧!”

“黑,老大!您,您不杀我们?”赵尅颤声道。

韩雨挽起楚颜,两人向外走去,头也不回的道:“你们曾经是楚颜的同学,这是你们最大的幸运!”

“他,他到底是谁?”赵尅喃喃的道。

“不知道!”倪梓琳摇了摇头,此时她反倒不关心这个了:“你刚才为什么要替我出头?”

“什么替你,事情本来就是我引起的!”赵尅轻声道。

沉默。

“知道吗?这是你第一次为了我而不惜让自己冒险!”

“如果你愿意,以后我愿意再做第二次,第三次……”

过了好一会儿倪梓琳才轻声道:“好!我们,以后好好过吧?当一回人,不容易的!”

赵尅点了点头:“嗯!”

“咱们先去看看你的伤!”倪梓琳扶着他站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这别墅,目光中闪过一抹迷惑。以前的时候她把物质看的非常重要,为此她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是一个典型的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的主,可是,现在她却突然有一种惊魂梦醒的感觉:“咱们把这里卖了吧,拿这笔钱,给村里的人办点事!今年的麦子都还没种呢,等明年打了春,组织他们种点上什么吧!”

赵尅望了她一眼,仿佛第一次见到她似地,过了一会才点头道:“好!”

两人搀扶着向外走去:“你说,咱们两个以前的时候是不是太傻了?”

“不是傻,是蠢!”赵尅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我现在,只想知道,咱们跟莱遮罩酬那个王八蛋走的这么近,后面到底有多少人在戳我们的脊梁骨呢?”

“那都是咱们该得的……”

这两人不过都是一时鬼迷心窍,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无非也就算是个人素质低了点。经过这一次生死的冲击,尤其是莱遮罩酬要将倪梓琳卖去拍片子,将他们随手就出卖给韩雨的举动,让这两人是彻底的幡然悔悟。

王八羔子,从心里就没把他们当过人啊!

车上,韩雨轻声道:“你要是不舒服,就骂他们两句。这俩混蛋,要不是因为你,我就把他们做了给你出气了!”

“我出什么气啊?”楚颜淡淡的一笑:“他们不过是一对可怜人罢了。你若是有机会,也不妨帮他们一把。”

“嗯?”韩雨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楚颜白他一眼道:“我根本不会跟他们生气,因为没那个必要!”

韩雨见她不像说的反话,不由得笑道:“我才发现,你的境界这么高啊?”

“当然,你以后要学着点!对了,你不是派了人去他们村了吗,不如你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去打听打听那个三碗不过岗!如果这酒真的好喝的话,我们不妨扩大生产!”

楚颜轻声道:“你也知道,咱们国家的酒虽然小有名气,却没有一个能够拿的到世界舞台出手的。”

“而我喝了一下那三碗不过岗,说老实话,这种酒比我以前喝过的任何一种酒都要好喝的多,如果我们能够拿到配方将这酒做大的话,将它推到世界上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