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82章 三碗不过岗

382章 三碗不过岗

“梧桐若入凡间化成思念 随风落款名离别

越过的山水都剥落成云烟

梅雨时节浇熄了从前泥泞了一地的岁月

你我又能拥抱住几片风雪

醉看流霞远走天涯 一片淡紫色的牵挂

我离愁燃眉 孤单伫立窗前

五月雪里你泪秋蝉 离别时夜静花寒

笑看红颜晚 再也不复返

我们相拥在这梧桐的风雪 凌空篆刻誓言

一片落叶是一个轮回

我们相爱在这梧桐的风雪 不敢掉下的泪

凝结仅存的永远 ……”

“嗯,这个歌词挺不错的,唱的也还行,哎,这什么歌啊?”楚颜听见韩雨拿出他的手机放了一首歌,闭着眼睛听了一段,不由得缓缓点了点头。

韩雨笑了笑:“风雪梧桐!”

“没有纯音乐吗?”墨雨心问了一句。

韩雨有些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楚颜喜欢那种纯粹的音乐还好解释一点,毕竟她是楚家的大小姐。当做贵族来培养的人,品味高雅也还在情理之中。可墨雨心若是除去她的工作不说的话,她也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普通女孩罢了。

这年纪的人,竟然不喜欢流行音乐,偏偏喜欢什么钢琴曲?这品味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不管你们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真没有!”韩雨苦笑道。

墨雨心小巧挺拔的鼻子微微耸动两下:“那就接着听吧!”

这一路上,在韩雨的主导下,车中一直回响着纯粹的Z国风流行音乐。几首歌下来,两女倒也显得颇为满足。她们平时也听这些曲子,只不过很少听的这么认真,这么仔细罢了。

等到了地方,黑狼早早的已经带了人在路口等着他们了。他挨个的打过了招呼之后,才对着韩雨道:“老大,莱遮罩稠在上面呢,那个酿酒的老人也已经找到了。就住在那边的山腰下!”

韩雨点了点头,没等他说话,楚颜便抢先道:“我先去找那个酿酒的老人。黑衣,你不是要开酒厂吗?你跟我一起去!”

“嗯,墨小姐……”

“叫我雨心就好了,我跟你的这个手下一起去看看你说的那个倭国人,”墨雨心谈到工作,整个人又重新变的雷厉风行了起来,她说着话下了车,不过,这可不代表着她就已经放过了韩雨。

她将头伸到车内,瞄了楚颜一眼,伸手撩起了韩雨的下巴,轻笑道:“我的美人,等着朕回来,那个美妙的夜晚,我是不会忘记的。”

说完,挑衅的瞟了楚颜一眼,扭头就走。

黑狼呆呆的愣在了那里,尼玛强悍啊,敢调戏老大?

韩雨知道自己又做了一回两女争斗的牺牲品,有些不爽的摸了摸下巴,没好气的挥了挥手道:“你跟着墨队长,给我安排个人带路就行!”

黑狼这才回过神来,忙一招手,喊过了一名小弟,然后自己才转身朝着墨雨心的方向跟了上去。

他小心翼翼的跟在楚颜的身后,轻声道:“墨队长,这边请……”

看着墨雨心走了,韩雨转过头,对着楚颜小声道:“颜儿,那个她刚才……”

“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她胡说八道呢!哼,这丫头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变!”楚颜皱了皱小鼻子,看着墨雨心修长的背影,不满的做了个鬼脸。这个女人,小时候的事儿怎么还记着,真是小肚鸡肠!此时的她,自然忘记了其实小时候的事情她也是一直记着的……

韩雨闻言这才放下心来,忙招呼着外面的那个小弟:“上车!”

村名武家村,村子的一边,有一片连绵的山丘,山最高的地方也不过两百来米,可是山体却很长,足足有两三千米!像是一条咆哮的巨龙一样匍匐在平原上,远远望去很是壮观,而武家村便位于巨龙的腹部,一片山腰中。

山村的人家并不多,大概有四五百户,错落有致的排列着。武家村三面环山,正对着一片平原,可以说环境地势都很有优势。可也正因为这一片横亘在平原上的山体,才使得村子进出只有正面一条路可走,出入很是不便!

交通不好,村子的经济自然也发展不起来。村里的人大多都指着地里的出产为生,算是土生土长的庄户人!

而武家酒坊则是村子少有的热闹的地方。在那名小弟的指引下,韩雨很快便看见了村子洗头,半山腰上一座独立的院落。

那是个宽大的四合院,外面种着一排环绕的柳树,此时冬风朔朔,吹落了满树的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院子里袅袅的向外冒着的蒸汽老远便可看见,空气中渐渐的能够闻到一股略带酸味的酒香,离的越近,那股香味便越浓郁,简直就是闻之欲醉啊!

不用那小弟提醒,韩雨也知道已经到了地方。

院子的门口有一片平地,上面垫满了石子,显然是方便运酒运料进出而铺就的。此时,两辆农用三轮车正停在哪儿,还有两个戴着口罩的中年人正在朝上面搬着坛子。

隔得老远,还能够看见酒坛子上的那个红色的醒目的酒字!

韩雨将车子停在旁边,那小弟从车上跳了出去便道:“老大,您在这里等着,我去请他出来!”

“不用了!”楚颜首先按捺不住,火急火燎的下了车:“咱们就这样直接进去吧。”

那小弟欲言又止,却不想韩雨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已经大步走了进去。一进了门,那股浓郁的酒香越发的沁人心脾。院子中,三四个穿着单衣的汉子带着口罩正在那里筛酒糟呢!还有几个年期人,正弄着柴火,热火朝天的忙碌着。

看见他们进来,其中一个人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剩下的几人却是连头也不抬,低头在那里忙活着。

一间小房的木板上,停满了貌似豆腐的块状物,再往进走几步,韩雨禁不住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那副打扮了,这酒闻着香,走到近处那味道却刺激无比,尤其是那间“豆腐房”,根本不可靠近,否则连眼睛都睁不开。

这时,那小弟才凑了上来,小声道:“老大,这儿里空气不太好,咱们还是先出去吧!我进去给您叫这里的东家!”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口罩带上,哧溜一下钻进了房子里。

空气不好你小子也不早说?韩雨瞪他一眼,忙扯了旁边的楚颜,两人退了出来。只是这一会,他的眼睛便有些微微发涩了。楚颜的眼睛红的像个兔子样,已经见了泪痕!

“这臭小子,连个话都说不清楚,你没事儿吧?”韩雨关切的道。

楚颜摇摇头,旁边正往车上搬酒的一个老乡将口债摘了下来,笑着道:“小伙子,别担心,这酒啊就是刺激性大了点,所以你不戴口罩会有所不适!你们也是听说这里的酒好,特意过来买点的吧?”

“是啊!”韩雨笑笑:“老乡,您这是来买酒,回去卖吗?”

“啊,我就是附近村的,我们村的老少爷们喝惯了老武哥的酒,所以我便来拉些回去。可惜啊,你们来的时候,老武哥已经关门歇业了……”

这老乡倒是挺善谈的,韩雨指了指院子问:“怎么要关门了?这不还在酿着的吗?”

“这是最后一片原酒了,都是半成品,我们拉回去还得自己搁置!你闻闻,香吧?不是我给你吹啊,小伙子,这还是没成的呢,要是真的酿成的酒,便是什么茅台,五粮液的也不是对手啊!!”

韩雨笑道:“听您这意思,茅台,五粮液的都喝过呗?”

“你还别说,这要是换个人啊或许是在跟你吹牛,可我,年轻的时候当过几年兵,跟着一个首长啊沾了几次光,还真喝过!那酒啊,的确是好酒,可那时候我没喝过这三碗不过岗啊!后来我一喝老武哥这酒,嘿嘿,你猜怎么着?”老乡一拍脑袋:“我把以前那念念不忘的茅台啊都给忘了!”

韩雨见他说的有趣,不由得哈哈大笑:“你这位老乡说话真有意思,这三碗不过岗没找你给它做广告,可真是亏了!”

“嘿,我这形象,搁底下自己扯上几句还行,什么广告不广告的,那都是人家明星的事,咱一个农民哪儿能上的了那玩意?”那老乡不以为意的笑着摆摆手。

楚颜却笑呵呵的道:“谁说上不了?刚才我已经用手机将你们的对话都录下来了,老乡,你若是同意我们使用你的冠名权的话,那我们便出个合适的价钱,将它买下来!”

老乡笑道:“你这女娃子,跟我开啥玩笑嘛?好了,我的酒已经装好了!我先走了!”

“我说的是真的!老乡,我们这次来就是找这里的老板谈谈这个三碗不过岗的,没准以后真能用的上呢!”

“那俺就免费给你用!”老乡笑呵呵的打着了他的车子。他的同伴也装满了车,笑岑岑的加着油门。

楚颜怎么能占他的便宜?一见他要走,忙道:“那不行,我可不能白用,这样,我给您留一个电话,您看看什么时候想通了,给我打一电话就行!”

楚颜忙从包里翻出了一张纸,刷刷的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几步走到那老乡近前,塞到他手上:“您拿着!”

“嗨,我拿她干什么?”

楚颜笑眯眯的道:“万一您哪儿天缺钱,或者是有了什么麻烦的时候,可以打这个电话嘛!我总不能真的白让您拍个广告不是?”

“你这丫头,哪儿有这么开玩笑的?”老乡摇摇头,他将这事便当成了一个笑话一般,大概是不想让楚颜失望,随手望兜里一放:“行,电话我收下了,小伙子,我走了,你这个女朋友啊,很可爱!”

说着,三轮车发出一声怒吼,摇摇晃晃的远去。

“这老乡,说话怎么口无遮拦的?”楚颜瞄了韩雨一眼,低声道。

韩雨嘿嘿一笑,压低了声音道:“我觉得他说的挺好的啊,你不就是我的女朋友吗?”

楚颜伸手就来拧他,韩雨忙侧了下身子:“哎,你真要让他做广告代言啊?”

“我刚才就是想要录制一下这里的风景,没想到,效果真的挺不错的!哎,你看这背景!”楚颜拿出手机,给韩雨放着刚才的录像。蓝色的天空,纯粹的像是一面镜子。也就是在冬天,也就是在这个经济还不算发达的山村里,还能够看得见如此明媚的天。悠悠的白云下,几棵光秃秃的树枝轻轻的摇晃着。

再后面是微微的青山,因为种植了满山的冬枣,所以看上去一点也不荒凉。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笑的非常欢快自然的农民,穿着一身蓝色的夹袄,耳朵上还挂着个白色的口罩,手里还托着一个拿着酒的坛子。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透着那么一股子让人发自内心的喜悦和亲切。这儿是楚颜在录像之前抓拍的一张图片。

“真干净啊!”韩雨看了几眼,只想到了这么一个形容词。如今的那些广告,明星大腕的是不少,可他们做广告,基本上都是为了一个字,钱!所以,甭管他们笑的多么甜,多么美,说的多么好听,在韩雨看来还是一片**裸的铜臭味!

可这个老乡,说的话虽然土了些,穿的虽然寒酸了些,可他的眼神和笑容,却是不可复制的!

韩雨随口问:“只是,用来做广告合适吗?”

楚颜笑呵呵的道:“广告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让人记住。而想要让人记住,就得折射出它的灵魂。所以,那老乡刚才的话,做别的广告不合适,给三碗不过岗嘛?那就再好不过了!”

韩雨笑笑,生意上的事情他远不如楚颜精通,既然她说合适,那想来也是差不多少的。

“不知道是哪儿里来的贵客,想要见老汉?”两人正说着,一个略带沧桑和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便看见一个穿着青衣薄袄的老人走了出来!

六点更新明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