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83章 爆头乃王道

383章 爆头乃王道

WF。

叶随风嘴里叼着个鸡腿,手里还拿着个鼠标,眼睛紧紧的盯着屏幕。

“哎,尼玛的,还会鬼跳啊,打死你个狗日的!”说着,右手连连点动鼠标,旁边的音响里便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

“哎,叶先生,你还有时间玩游戏呢?我刚刚接到的消息,那个和尚已经被放出来了,他现在已经回了他的堂口。今天中午的时候,我的人还看见他跟手下的人一起呢。”白毛孙平天脚下生风似得蹬蹬蹬走了进来,还没进门便大声嚷嚷了起来。

“出来了就出来了,回头再捉他一回就是了。”叶随风将自己的人藏在了一个箱子的后面,右手握着鼠标对准了左边的一个出口,这儿才有空用左手将嘴里的鸡腿拿住,狠狠的咬了一口边吃边道。

“再捉回来?”孙平天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头拱进桌子底下去。

“他那人鲁莽的很,属于有勇无谋,不值得多虑!”叶随风说着,忽然大叫一声:“哎呀,来人了。”

说着,忙将鸡腿朝嘴里一塞,然后便听见一阵哒哒的枪响。

“嘿嘿,想偷袭,也不看看咱是干什么吃的?”叶随风得意的笑了,似乎是赚了便宜。可这笑容才刚刚露出在脸上,便听他又怪叫一声:“我擦,谁把我穿死了?”

孙平天那个汗呀,他忙道:“叶先生,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

“我想什么?我让你再贿赂一下墨雨心,至少跟她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只要让她能站在中间,那胡来便是咱们砧板上的一块肉,结果呢?”叶随风气哼哼的说着,又将鸡腿塞了回去,扛着抢就冲出了基地。

“我倒是想给她保持关系,可是她也得接受啊?我哪儿里想到那个姓墨的小妞竟然跟遮天穿一条裤子?他妈的,亏得她以前还在我面前装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孙平天恨恨的道。

“那新闻那边呢,我让你将这件事捅出去,你呢?”叶随风百忙之中将鸡腿拿了下来,问了一句。

孙平天讪讪苦笑道:“我派了啊,可是那个铁手太贼了,他已经提前将人安排了过去,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说到这他自己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是啊,是自己将事情给办砸了,又岂能怪得了别人?

“这事真要说起来,全怪那个袁飞无能。我给他姓袁的打电话,他说什么早就被墨雨心给带走了,至于怎么放的人,他这个局长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正在找人询问这事呢,听说是上面直接过问的。具体的经过他还没弄清楚。”

“王八蛋,平常给他钱的时候,他是这也能办,那也能办,可倒了真用的着他的时候,就他妈的成猪了。”孙平天将气头全都撒在了袁飞的身上。

为了设计胡来,他手下的人可是付出了一条胳膊的代价。而且,还有五六个小弟也跟着做为证人蹲了进去,现在好,胡来出来了,他的人反倒被关在里面还没有放。这让他如何不急,如何不恼?

“那样的人,本来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对他自然不能寄予太大的希望。”叶随风含糊不清的说着,电脑里还不断的传来枪声,然后便听见一声爆炸响。

“呜,我杯勾日滴给砸死了!”叶随风突然两眼圆睁,呜呜的吼了几声,忙将嘴里的鸡肉拿了下来,大声道:“他妈的,谁扔的炸弹,把老子都给炸飞了!”

他抬起头,对着孙平天道:“哎,老孙,过来看看,这游戏你会玩不?”

“不是,我现在哪儿有心情玩……”

“哎呀,你看看,你看看。”叶随风对着他连连招手。

孙平天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也知道了,眼前的这个胖子,那绝对是一个会享受的主。他啊,每天除了琢磨着怎么吃,就是寻思着怎么玩。似乎从来都没有将对方放在心上。可这不代表着他没有办法啊,孙平天甚至怀疑,这家伙那毛脑子的主意和他对吃的不厌追求是成正比的。

他还是第一个让孙平天感觉到,原来一个人的头脑有的时候可以比刀子更好用的人。

所以,他顺从的走了过来,只是瞄了一眼,孙平天便道:“穿越火线啊?

“啊?你玩过?”叶随风将鸡腿三两下塞进了嘴里,将满是油的手指头放在嘴里咂了咂。

“嗯,你不能用这枪,得用AK47,这地图人的分布密集大,你用高爆手雷。”孙平天沉声道。

叶随风忙道:“我包里就有。”说着换了AK47,配上高爆手雷,得意的道:“怎么样,装备还不错吧?我可是专门办了个会员!妈的,就是小马有些黑,都快赶得上真家伙贵了。哎,现在怎么弄?”

“你别去右边,那边容易被手雷照顾到,去左边,别露头,哎,就在这里穿箱子。你看见远处集装箱上的那根线了吗?那就是爆头线,你将枪口对准那个高度,对,三连发点射!”孙平天随口指挥道。

叶随风按照他说的,还没看见人呢,便哒哒的连着干掉了两个。高兴的他大声道:“行啊,老孙,你有两下子啊!”

孙平天尴尬的道:“我也就是闲暇无事的时候,看那些家伙玩过,所以也摸过几把。”

叶随风毫不在意的点点头,然后喃喃的嘀咕了起来。孙平天听他说的都是一连串的数字,不由得道:“哎,你说什么呢?”

“我算一下我玩了这个地图三个小时,哪儿个地方总共出现了多少个人,死了多少,我看一下这几个容易出人物的地方出现的概率,还有这个地图上哪儿几个点是最危险的,哪儿几个点是最安全的。这样,我只要找到一个安全的点,去打人最容易出现的地方,不就行了?”叶随风随口道。

孙平天那个汗呀,他也算是玩过游戏的老手了,这儿游戏可不像他说的那样,只玩了几天,而是刚刚上市的时候他就开始玩了。那个时候他们东海帮是SD东部的霸主啊,他这儿人不怎么喜欢交际应酬,所以就躲在办公室里跟手下的人联穿越!

到现在算起来也算有几年了,可他也从来没想到过要算一下什么地图人物出现的概率啊!

“这个游戏都的人物都是有人操控的,每个人不同,他的方式方法也不一样,这个随机概率,具有太大的变化性,怕是没什么用……”

“我知道,不过人还有习惯性和扎堆的特点。这儿里面玩游戏的总共也就那么几个进出的地方,我只要大概的推算出一个数据来,总还是可以用作参考的!”

叶随风得意的一笑:“你看我吃着东西的时候,我躲在这里,有百分之十五的可能性会被人给炸死,有百分之二十七点五的可能性会被人给穿死,还有百分之十三的可能性会被上面的人打死,可同样的,我还有四十多的几率杀死别人。”

“而其中,我朝这里开枪能够打死人的概率将在百分之三十,而这百分之三十,还需要我点射时候的运气所配合,说是运气,其实说白了还是个概率。所以,从这儿个角度来看,我站在这儿里看上去是挺赚便宜的,可实际上还是杀的没有死的多!”

孙平天又汗了一下。别的不说,单单是让他记住三个小时内打了多少场,也没可能啊!这儿是按照杀敌个数作为游戏结束标准的房间,有的人运气好,十分钟便杀了一百五十个,可你下次遇到个更牛的,两分钟便杀出来了,这儿能一样吗?

而且每一队都有十多个人,随机出现的概率?孙平天的数学虽然不怎么好,可也知道这儿将是一堆庞大的能让计算器都崩溃的数据。

“这儿个问题的难度,估计能够上中科院了。”孙平天喃喃的道。

“叶先生,咱不说游戏了,说说遮天怎么办吧?现在,连那个和尚也出来了,这儿样一来我们在WF的实力可就有些难以招架了?”孙平天回过头来,着急的道。

叶随风哒哒的开着抢,头也不抬的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个黑衣能不来吗?我可是听说,他今天跟墨雨心一起出去了。”

“噢?有这事?”孙平天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爆头!哈哈哈,太爽了,要想将人一下便打死,看来还是打脑袋。简单,直接还又有效!穿越火线,爆头乃王道也!”叶随风笑呵呵的道。

“爆头?”孙平天的眼睛亮了亮,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便朝外走去。

“他妈的,开挂?”叶随风本以为自己已经赢定了,忽然遇到了个用挂的,生生用刀将他给捅死了。气的这儿胖子拿过旁边的一个月饼,狠狠的咬了一大口,然后阴森森的在键盘上打下了两个字母:“GB!”

就当叶随风和孙平天在这里讨论游戏的时候,韩雨站在武家的小酒作坊外,也看见了刚刚出声的老人。

老人头发花白,身子骨却站的笔直,尤其是一双眼睛,一点也没有昏黄之说,反而透着一股子似乎能够看透人心的睿智。

他嘴角带笑,手里拿着个木勺,脖子上挂着个口罩,显然,刚刚还在工作。一看见韩雨和楚颜,老人微微有些意外的顿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丰神俊朗的年轻人,心中便先升起了一抹好感。

那名小弟跑了过来:“老大,这位就是武老先生!”

“武老您好,我叫黑衣!这次是因为喝过您的酒,所以慕名而来!”韩雨忙迎了过去,笑着搀上了他的胳膊,扶着他到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韩雨则蹲在一边,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您抽根烟!”

武老看了看他,没有接烟,而是笑道:“小伙子,你的来意,我大概也猜着了。老实说,你不是第一个了,只怕我老汉要让你失望喽!”

PS:嗯,三碗不过岗,原型乃景阳镇的透瓶香,呵呵,虽然地名略有修改,嘎嘎,希望不要有童鞋以为小狼篡改历史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