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84章 谈崩了

384章 谈崩了

“老爷子,我们老大可是诚心……”那小弟有些不乐意了,可他话才说了一半,便被韩雨眼睛一瞪,生生吞了回去。

武老呵呵一笑:“诚心与否,我老汉也管不着,只是我已经决定过了今天以后,便再也不会酿这三碗不过岗了!你们啊,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让人给你们搬了两坛成酒!”

说着,武老站起了身,那边,有个壮汉一胳肢窝里夹着一个黑色的酒坛子走了出来,他将坛子放在了地上,有些敌意的扫了韩雨一眼,冷冷一哼,也不说话,转身便又回了院子。

“酒虽不好,可也不至于让你们空手白来一回,也算是老汉的一点心意!”武老说着便要送客:“这儿里山野偏僻,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不多留你们……”

韩雨忙赔笑道:“武老,您听我说,我这次来是想给您的三碗不过岗进行投资的,您有什么条件咱们都好商议,至于这个酿酒的过程,方子,我保证也不过问,您看咱们是不是再商议一下……”

“三碗不过岗,绝不用做商途!这是祖宗的遗训,小伙子,不是我老汉不识抬举,而是实在爱莫能助啊!好了,你们请回吧。”武老摇了摇头,语气虽然平静,可是态度却极为坚决。

韩雨干干的立在那里,他没想到自己火急火燎的跑了一个来回,竟然换回来这么一个结果。可人家老爷子已经说明了,是祖宗遗训不让用酒赚钱的,他还能怎么办?难道要让老人违背自己祖宗的话吗?

这样的事情韩雨可做不出来,而且像这样的老爷子在如今这种大的环境下,还依然能够秉承祖训持家的传统,别的不说,单单是这种坚持,豁达便让人佩服!

他虽然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可此时也不禁死了心。

眼瞅着老爷子已经到了门口,那边楚颜可不干了。她冷冷一笑,大声道:“笑话,这可真是笑话,不做商用,那敢问老爷子,刚刚我们看的那两辆拉酒的三轮车,是做什么的?您该不会是说他拉了酒到山上浇树的吧?”

“楚颜!”韩雨脸色微微一沉,不悦的低声呵斥了她一句。

“本来就是嘛!”楚颜却将手一挥,哼声道:“是他自己口是心非,现在又拿这话来搪塞我们……”

武老转过身来呵呵一笑,轻轻的晃着手里的一个木勺道:“姑娘,老汉并非有意搪塞,只是事实而已。祖训虽然说了不可用作商途,却也说可以将酒在方圆三十里内,换些衣食果腹之物!这是祖上为了避免子孙挨饿,特意允诺的。我老汉虽然粗鄙,却也绝不敢做那不肖子孙……”

楚颜微微一窒,她哪儿里想的到这武家的老祖宗竟然还有这种规矩?不过,她是亲自喝过这酒的滋味的,深知这酒未来的市场会如何,不到最后一刻,她决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机会。

楚颜眼珠子一转:“老爷子,您既然姓武,那不知道那打虎的好汉武松跟您是什么关系?”

“那是先祖!”武老挺直了胸膛,红光满面的道。

“这么说来,这三碗不过岗也是武松传下来的喽?可是三国演义里好像没有这段啊?”楚颜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的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武老一谈起自己这大名鼎鼎的祖宗,立即来了精神,他也不急着回去了,挥舞着手里的木勺,像个说书人似得连比带划的道:“当年祖上打虎之后,也常说,若非那三碗不过岗壮了英雄胆气,决然不是那大虫的对手!”

“为此,便将那酒方买了过来,后入了梁山水泊,便交给了专门负责酿酒的鬼脸杜兴和笑面虎朱富!由他们两人研究之后,酿造了出来。因为方子是先祖提供的,所以他们便在酿酒的时候,给先祖将关键的步骤都解释了个遍!”

“先祖因为好酒,便将之全都记住了。后来,因为不满宋江投降朝廷,征讨方腊,便离了山寨!自己来了这里,住了下来。因为喝了别的酒都感觉无趣,便自己酿酒,日后娶妻生子,才传下这么一脉人和酒来!”

老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如此做自我介绍了,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行云流水,气势恢宏,铿锵悦耳,落地有声。

“噢,这么说来,令祖给你们的交代,应该是让你们将酒商用才是!”楚颜轻声道。

“嗯?”武老有些发傻,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楚颜将手一背,向前走动了几步道:“你想啊,当年的人们出门,只能靠步行吧?一天能走多少里路?”

“五六十里吧?”

楚颜点点头:“以前的人们指着两条腿走路,早就练出来了。一天五六十里这一说,倒也客观。可你再想,令祖是怎么给你们规定的?他让你们可卖方圆三十里,不刚好够这些人一来一回的吗?”

“照我想,当年的武松,啊,也就是您的祖上应该是怕你们离了家乡,四处贩酒,结果使得三十里外的人闻名寻了过来。当年,赫赫有名的打虎英雄,行走江湖的时候,定然是结下了不少仇家,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寻仇而来呢?”

武老眉头一皱,显然是被忽悠的有些晕!

其实这都千多年前的事儿了,谁又能真说的清楚?

楚颜却是一见有门,忙振奋精神顺着思路继续道:“所以,令祖才会说出让你们不要将酒商用,又要你们以此为生!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咱们出门有了摩托,汽车,飞机,甭说三十里,便是三百里也不再话下啊!”

“而且,这酒方既然是祖上传下来的,身为后人,您更应该有责任保护好这方子才是!当年令祖之所以会让你们不要将酒商用,就是怕酒的名声传了出去,引人有了贪婪之心,而最终会丢掉了方子。可如今,这酒的声名已经传了出去,您若不寻找个合适的合作伙伴,只怕不仅守不住祖训,甚至连方子也守不住啊……”

“哼,俺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感情这是威胁上俺们了?”

一声怒吼从门内响了起来,只见刚刚在院子中搅拌着酒糟的三个大汉一人拎着个足有一人多高的木锨蹭蹭从院子中跳了出来,几步走到武老面前,将他挡在了身后,三个人怒视着楚颜。

当中一人道:“俺给你说,要方子没有,要命,要命也没有!你们就别想了!”

“就是,不要以为自己会说两句好话,便能够骗的了俺们。俺们虽然穷,可俺们穷的光明磊落,穷的顶天立地!爹,咱回去!他要是敢硬闯,俺们就砸断他们的腿!”旁边一个黄脸的大汉道。

“哎,我说你们怎么不是好歹啊?你以为就你们这几个人,姑奶奶要硬抢,你们挡得住吗?”楚颜气的柳眉倒竖,指着他们道。

“嗬嗬嗬,你这丫头,癞蛤蟆吃天,好大的口气啊!”最先说话的那大汉笑了。

“不管你说的天花乱坠,今天这酒方你是别想拿到!”另一个大汉也道:“走爹!”

说着,几个人簇拥着老武,竟然不再理会韩雨和楚颜两人。若是让他们进了这院子,那酒方这事便算是彻底没戏了。

楚颜冷冷一笑:“好啊,不愧是武行者的后人,有几分气魄。可今天,我还给你们放个狠话,这方子,姑奶奶我是拿定了!”

她噌噌噌的后退几步,走到韩雨面前,压低了声音道:“你去揍他们?”

“啊?”

“揍他们啊!”

“别胡闹了!”韩雨苦笑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人家不愿意卖,我看就算了吧!”

“什么算了呀?”楚颜拉了他一把,压低声音急促道:“你知道那个莱遮罩酬有没有打这个方子的主意?你知道他有没有拿着这酒送人?你知道有没有人会跟咱们的心思一样?比如,倭国人?要是他们找到了这里,你说他们会不会像咱们似得,武家的人说声不行,他们便算了?还是你觉得这几个莽夫夯货,能够斗得过倭国人的阴狠?”

韩雨眉头一皱,楚颜说的这种可能性,不得不说还是存在的。照她的这个推理,若是他此时撒手走人,还成了害了武家的人了!

“那,咱们再跟他们商议一下?”

“还商议什么?你没看这跳出来三个门神来嘛?不揍倒了他们,跟谁商议?!”楚颜在旁边使劲怂恿道。

“必须揍嘛?”

“没商量!咱们这是为了救人,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没地哭去!”楚颜低声道。

韩雨无奈的走上前,深吸一口气,大声道:“都给我站住。”

武家的人已经都要过了门槛了,闻言齐齐的站住了,回头望着他。

韩雨也不是没欺负过人,可现在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些说不出口。这些都是老实人,让他揍他们?他可下不去手!他左右看了一眼,见有新栽的垂杨柳,立即上前两步道:“看好了!”

说着,走到一棵树前,沉腰扎马,反手抱住了柳树,然后猛的一提气,大喝一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