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86章 让葫芦飞一会儿

386章 让葫芦飞一会儿

酒葫芦终于飞到了顶点,然后开始了回落。这儿个时候,韩雨和武三郎几乎同时抬起头来,向上望了一眼,韩雨两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踏,便冲了上去,照着对方便是一记鞭腿!

武三郎双眼放光,一脸喜出望外的兴奋,大喝一声:“来的好!”

右手向上一横,挡住了韩雨的这一腿,左边的拳头便朝着韩雨的腿弯砸了过去。

韩雨嘴角一勾,那鞭腿竟然在和对方的右臂刚一接触的时候,便借着对方手臂上的力量,使劲向上扬了起来,向后甩去。韩雨的身子则借机一个到空翻,将这种后甩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然后,狠狠的照着武三郎的胸口踹了过去。

武三郎的拳头打空,便知道不妙了。他哪儿里想到韩雨竟然能够在向下劈腿的同时,身子却能够做好向后翻转的准备?

这一前一后压根就是两种用力的方向啊!所以,当他发现韩雨的脚又踹了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将胳膊在胸前一横。

韩雨的脚便踹了上来,武三郎的胳膊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蹬蹬蹬连退了四五步,右腿狠狠的朝下一踏,这儿才稳住了身子。

眼瞅着那就葫芦落了下来,武三郎冷哼一声又冲了上来。

韩雨才刚刚一把握住酒葫芦,没等他攥稳,武三郎已经飞起一腿,在那葫芦底上踢了一下。

葫芦嗖的一下又飞了起来。

武三郎反手一肘,朝着韩雨的面门捣了过去。韩雨右边的手掌一封,却被撞的向后连退几步,武三郎趁机展开了一阵猛攻!

论经验,武三郎远不如韩雨,可是他的拳法颇为精妙,再加上势大力沉,韩雨跟他贴身缠斗了半晌,竟然也没赚到什么便宜。

期间武三郎想要抓过一次酒葫芦,却被韩雨给一拳又打的飞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在葫芦的飞舞中,打了个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眼见到又一次好机会被韩雨给破坏了,武三郎气的身子滴溜溜的转到了一边,然后拎起了脚下武老准备送给韩雨的酒坛子,一把拍开了上面的泥封,张着大嘴就朝里灌!

韩雨趁机跳了起来,去抓那酒葫芦,两人打的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该结束了。

可就在这时候,那武三郎突然将手里的酒坛子,平平的抛了过来。韩雨抓向就葫芦的手被迫抓向,一把抓住了酒坛子,身子却因为在半空中借不到力,被酒坛上的怪力给带的向后落去。

韩雨才刚刚落到地上,那武三郎便猛的一拳砸了过来,硕大的拳头,砸碎了韩雨手里的酒坛,在一片酒水中,穿了过来。

韩雨的身子斜斜的向着旁边一闪,右手趁势握住了他的拳头。

那武三郎此时另一条腿向后扬起,整个人只凭着左脚站立,右脚的脚心却接住了酒葫芦。

不过,眼瞅着剩下的半坛子酒要落在地上,这武三郎舍不得了。

他接住了就葫芦的那脚猛的向上一用力,那酒葫芦再次飞了起来,而他则忙一掂脚,将剩下的半坛子酒稳稳当当的接住了。

“如此美酒,可不能糟蹋了!”说着,便是仰头一阵狂饮啊!

韩雨被他这举动逗的乐了,这人倒真有些可爱:“这一局,你赢了!”

“哪儿有?酒葫芦不还在树上挂着的吗?俺可没赢!”武三郎说着,随手一抛,将酒坛子丢在了地上。

韩雨拧头一看,可不是吗?那酒葫芦刚刚被武三郎一脚给踢到一棵柳树上去了,正卡在一棵树的枝桠上。

韩雨笑笑,刚想再说什么,武三郎却大吼一声:“再来看看我这儿几招!”

话音中,他踉踉跄跄的走上前几步,然后,右手虚虚的做成了个杯子的模样,对着韩雨便是一招八仙敬酒!

醉拳?

韩雨眼中露出一抹惊喜的神色,他没想到这种古老相传的拳法,竟然在此人的身上得以重现。

一时间也有些见猎心喜,忙将身子一仰,手臂一记横扫。却被武三郎的五指抓住了胳膊,韩雨想也不想,腿一抬便顶向了对方的下阴,右边身子一转,胳膊狠狠的向后一捣,目标赫然是武三郎的咽喉。

韩雨这一身的功夫那都是在部队中磨练出来的,讲究的便是一个快,准,狠!他们跟人动手,目的十有**都是将对方杀死,基本上连活捉对方的招数都没有。什么华丽,漂亮,耍帅,统统不沾边。

所有的攻击,全都是采用最为简短的直线,最为有力的方式,最为迅捷的速度,最为凌厉的效果为目的。

武三郎虽然动上了醉拳,可一时间还是被打的手忙脚乱。不过,当他摸清楚了韩雨的出招特点之后,也渐渐的想出了应对的办法。

那就是以慢打快,以稳打狠,以准打准!两人的拳头挥舞的忽忽作响,打斗成一团的身子,忽前忽后的就在外面游走开了。

旁边看热闹的武家人,纷纷瞪圆了眼睛,见到竟然还有人能跟武家三郎那个大虫似得人物打成一团,不分上下,纷纷低首窃窃私语!

整个武家村,不,甚至是整个饮马镇的那些混混们,就没有一个不知道武家有条大虫的!为什么没有那些混混敢来武家村上闹事啊?不就因为有个武三郎吗?

在他们这些人看来,那武三郎便是武家村乃至饮马镇的第一条好汉。一般的汉子,根本都挡不住他一拳!

可现在竟然还有人还能够跟他打的这么热闹,这不得说是件奇迹吗?

其实,感觉到意外的不仅是他们,楚颜同样也焦急的握着小拳头,目光直直的盯着打斗中的俩人。只是他们的动作太快了,她眼睛都瞪的发疼了,也没看清楚到底是谁占了上风。

此时她心中那个后悔啊,就别提了!你说她没事让韩雨跟人家动什么手啊?这回好,碰上武家的二爷转世,若是韩雨万一有个好歹,那她还不得把肠子都悔青了?

武家的门前,韩雨和武三郎越打越激烈,越打,两人出招越狠。这大冷的天,两人的身上已经是淌了一身的汗,气都有些喘了。

韩雨的身上已经中了对方四五拳,嘴角还挨了一下。武三郎也挺惨,脑袋上被他的一个勾腿给砸了一下,酒葫芦被他给砸坏了,大腿上,脚上更是被他踹了好几下!

可双方的动作,却非但没有慢下来,反而越来越快!韩雨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不断的围着他打转,一开始武三郎还能跟的上,可到后来,他就有些晕了!

“给我倒!”韩雨抓住机会,猛的两拳砸在了武三郎的肩膀上,砸的武三郎的身子直直的向后倒去。可他还没来得及松上口气,便感觉自己的一只脚不由自主的向上一撩,噗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边,武三郎用脚勾倒了他之后,自己也噗通一声摔到了地上,疼的他哼了一声。

“黑衣,你没事儿吧?”楚颜见好容易打完了,慌忙跑了过来,要扶他,韩雨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儿。

他就那么坐着,轻轻的捶着自己的腿,嘴里还呼呼的喘着粗气望着武三郎道:“行啊,兄弟,身手不赖啊!你还是第一个正面将我揍倒的呢!”

武三郎也哼哼的喘着大气,坐了起来,回瞪着他道:“你也不赖,能把你爷爷……俺打趴下,你也是头一个!”

两人互相瞪了一会儿,忽然不约而同的哈哈笑了起来。

韩雨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这才揉着发肿的拳头道:“你这拳头可够沉的!”

“你的也不轻!”武三郎揉着自己的大腿,龇牙咧嘴的道。

韩雨笑笑,擦擦淤青的嘴角,眨着眼睛道:“你,不请我喝酒吗?”

“这个……”武三郎转头望着自己的老爹,显然在喝酒这方面,他是当不的家的。

刚才他也就是借着打斗,才肆无忌惮的拆了一坛子的酒,现在你让他喝了试试?老武不打断他的腿!

“三郎,你别听他的,这人想要买咱们家的方子,是赵尅找来的!”武老身边的一个大汉道。

武三郎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寒意:“你真是赵尅找来的?”

“是!”韩雨忙摆手笑道:“也不是!我跟赵尅倒是真的认识,来这里找你们也是因为他,但是,我跟他之间却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韩雨早就从武三郎的言语口气中察觉到了他们对赵尅的不满,所以忙跟赵尅划清了关系。接着,他将自己前来赴宴,结果对方却想暗算他们,然后他出手将赵尅和那个莱遮罩酬给制住的事情,挑着能说的给对方说了一遍。

“什么,你说那个倭国人被抓了?”武老闻言先走了出来,颤声道。

楚颜笑着抢先道:“啊,WF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亲自下来提的人,不仅那个莱遮罩酬被抓了,那些跟他相互勾结的乡里,县里的不少领导也会因为这件事而垮台!”

“那他包我们这里土地的事情……”

“也都取消了!”楚颜笑着道。

“太好了,这可真是太好了!老汉本来以为还要关门大吉呢,想不到……老大,老二,老四,你们去村里给大家伙说说,就说咱们集体上访的事儿,不用去了。那个小鬼子被抓起来了,快去!”

“爹,这事还不一定是真是假呢,咱们……”

“这个你可以放心,等一会儿我会让那个副局长过来的!”楚颜笑着道:“这事还需要将村里安抚一下。武老您在村里德高望重,就麻烦您代为通知大家吧!”

“好,好,好,这事能做,包在老汉身上!”武老闻言大为满意:“你们几个,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说啊,你们几个,也别站着了,都回去跟你们家里人说一声!”

武老回头对干活的那几个年轻人道。

“爹,今天那酒糟不下了,可就馊了!”

“馊就由他馊去,明天再酿就得了!”武老不耐烦的连连挥手道。

嗯,网站弄了个活动,搜索极道特种兵,花两毛钱订阅两章,将得500网站K币,订阅五章,便能得1000K币,到时候是投贵宾看小说全靠大家,详情见zhuanti/20110818/,小狼期待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