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89章 宝刀赠英雄

389章 宝刀赠英雄

韩雨心里忽然有些佩服楚颜,真的。至少,这件事情如果换了他来谈的话,要么他被武老拒绝之后掉头就走,要么便是喝了酒之后再走。总之,他的性格更适合打打杀杀的黑道生活,像这样宁肯厚着脸皮软磨硬泡也要达到目的的事,他实在做不出来。

在他看来,商人和道上的人不一样。他们只是平头百姓,不是出来混的。

可在楚颜看来,商场和战场却没什么两样,甚至会更残酷。

为了达成一单合同,她可以在不违背自己做人原则的前提下,用出各种手段。

有的时候,甚至不惜“仗势欺人”。比如像刚才,让韩雨动手给武家的人施加压力,类似的手段她可不是没用过。

当然,对于自己的合作伙伴,楚颜也从不曾亏待了他们。

她喜欢的不是钱,而是赚钱的过程。

这也是为什么天水市乃至整个SD都有不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跟楚氏集团合作的原因。而这次跟武老达成合作意向,也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那么容易。

别的不说,单单是楚颜刚才那一番凌厉的说辞和大盖帽,便不是一般人能够说的出来的。而那种随手就能拿出三个亿作为赌注砸进去的实力,更不是一般人能够望其项背的!

只是,韩雨依然觉得这事情太过顺利了点!

他抬起头,望向武老,但见这老爷子眼神清亮,哪儿有一点醉意?再看他笑眯眯的将酒倒进了嘴里,然后满意的哈了口酒气,更不像是被人忽悠着将祖产给卖了的人,反像是一种终于放下心来的感觉。

韩雨心中一动,这老爷子该不会是顺水推舟,顺势而为吧?

这回啊,还真是被他猜着了。

在他之前,赵尅已经来索要过一次配方了,不过,武老没给他。后来,赵尅留下了一番狠话,并明确的告诉他,这方子,这酒那倭国人看中了,是势在必得!

虽然老武家有一个武柏武三郎,可好汉难敌四手啊!再说,如今这个社会,哪儿是跟你拼拳头啊,人家都是拼爹,拼叔,拼身份,拼关系,拼金钱,所以武老在他们来之前,一直忧心忡忡!

交出方子换平安的事情,武老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可不交,自己怎么办?

想来想去,武老最后不得已之下,只能决定离开这。

本来想着将最后的酒糟都用了,将那些半成品卖给那些前来买酒的,兑换些钱财走人的时候,楚颜来了。

楚颜的要求对武老来说,便等于是多了一种选择。

一开始的拒绝,可以算是一种考察,也算是一种犹豫。因为他这心里的确没想好呢,不知道是将这方子烂在了肚子里还是像楚颜说的拿着方子跟他合作,才算是对得起祖训。

就在这时,他听说韩雨他们将倭国人给抓了,武老当时就高兴了,对两人的好感大增啊!而后楚颜的一番话,直接让老头打开了心结,现场拍板,这事才这么定了下来,只是他的这番心思变化,韩雨和楚颜就无从得知了。

“哎,要不怎么说跟英雄的后人合作就是痛快呢,武老,不是我捧您,您从骨子里就透出一股子的豪气!我小的时候就爱听我爷爷说武松打虎的故事,今天能跟您合作,能亲自尝一尝这三碗不过岗,那是我的福气!三生有幸,来,我再敬您一碗!”

楚颜明显是喝的有点高,也是真高兴,已经有些飘了。

“你这丫头,怪会说话咧!”武老举起了碗,一老一少喝的是不亦乐乎。

“兄弟,咱们也走一个!”韩雨见状端起了碗,朝着武柏道:“胳膊不疼了吧?”

“没事,俺这皮糙肉厚的,扛揍!”武柏豪爽的一笑,端起瓷碗来一饮而尽,韩雨发现刚才武老说话的时候他便一直在喝酒,此时已经喝了足足有七八碗,却只是脸色微红,双眼依旧清亮如电,不由得低声赞道:“兄弟,好酒量!”

武柏摆摆手:“你这儿身手才叫好呢!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将俺揍的找不着北!来,大哥,俺敬你!”

“干!”韩雨跟他碰了一下,随后又跟武柏讨论起了拳脚功夫,那边楚颜和武老则说起了酿酒,以及大规模的可能性。

到最后,武柏索性提了个酒坛子,两人来到柳树边,席地而坐,边喝边聊。

武柏趁着酒性道:“俺这儿里还有一套刀法,只可惜,此地无刀,不然,定要让大哥给俺品鉴一下!”

“刀?呵呵,这要是说别的,我这里或许还真不定带着,可是这刀嘛,还真有一把!你等着。”韩雨站起身,走到车上,从车座的后面摸出了他随身带着的那把陌刀。转手抛给武柏道:“你看看这刀如何?”

武三郎伸手接住,反手轻轻一劈,握刀在手,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为之一变啊!

这儿话怎么说呢,反正就像是突然有了灵性似得。整个人都多了一种迫人的杀气。

“好刀!”武三郎握刀在手,并没有急着舞动,而是先仔细的打量了半天,不断的点头道:“好刀啊,锋利清冷,冰寒入骨。只是自身便带上了三分杀气,若握刀的人再有几分力气,常人便那一抵挡了。看这刀的锻造手法,边花、腹花、小暗斑、粗暗斑交相叠加,这难道就是已经失传了的陌刀?”

“兄弟好眼力,这正是陌刀!”韩雨有些意外的点了点头,这个武柏不但身手过人,这份眼力也高人一等。至少,和尚,谷子文等人也都有这种刀,却没有一个点出这刀来历的。

“陌刀的锻造手法不是已经失传了吗?这刀看纹理,刀身,绝不像是文物,应该是近几十年间锻造的。锻造这儿样的一把刀,单单是工夫便要花费数月以上,”他挑眉,惊讶的望向韩雨:“难道,现在还有这样手艺高明的匠人?”

韩雨笑道:“三碗不过岗,据说不也是失传了吗?”

武柏一顿,随即哈哈大笑:“说的也是!如此好刀,用来一舞也是人生一大幸事!”说着,他轻轻的向前虚虚的一劈,然后便猛的动了起来。

只见刀光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一会像猛虎下山,带着万般的杀气,一会又如长龙破空,带着无边的霸道!在刀光中,武柏的身影翻腾辗转,将那一身的刀光耍的恍若白银泄地一般,耀人耳目!

刀光中,武柏雄浑的吟唱传了出来,透着一股子凌厉的杀气:“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

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草民生死皆如狗,贵人骄奢泯天恩。

翻天覆地从今始,男儿血性敢杀人!

不忠之人曰可杀,重竖英雄磊落气!

不孝之人曰可杀,只为人间亲伦理!

不仁之人曰可杀,当屠无情猪狗辈!

不义之人曰可杀,杀尽此僚塑风骨!

不礼不智不信人,钢刀所到皆亡魂!

我生不为逐鹿来,管他身后是与非?

只为天下树丰碑,逆天之人立死跪亦死!”

刀如龙舞,歌如虎啸,端的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韩雨看的是连连点头,暗自赞赏不已!他手下虽然也有几个悍将,可少有武三郎这种英雄豪义!

“杀!”耍的兴起,武柏突然凌空一跃,狠狠的一刀劈向旁边一颗碗口粗细的柳树!

短暂的沉默过后,一切如常!

武柏却是脸不红,气不粗,他缓缓的站起身子,将刀再次平举手中,目光中流露出一份难掩的喜爱之色:“果真好刀!”

话音未落,他旁边的那棵柳树忽然咔咔作响,缓缓的朝他砸了过来。武柏却是看也不看,转身便朝韩雨走来。他的步伐不快,可是那柳树却刚好砸在了他的身后。若是再稍慢一步,他或许就要被砸在树下了。

那边的楚颜和武老早就别吸引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楚颜禁不住瞪圆了眼睛,韩雨已经是世上少有的英杰了,可比起武柏,似乎都还少了那么一分刚猛,真难以想象这世上竟然还会有如此豪雄之人。

武老则笑呵呵的望着自己的儿子,虽然平日里武柏最让他操心,可是在他的心中却也不得不承认,四个儿子中,只有这个鲁莽的狂夫,最有乃祖之风。

尘土飞扬,却遮掩不住武柏那粗犷的雄躯!

他从容的走到韩雨面前,握住了刀尖,将刀柄递了过去:“大哥好运气,竟然找的这样的宝刀!”

韩雨没有接,伸手将刀柄轻轻的朝他一推:“现在,它是你的了。”

武柏愣了一下,笑道:“俺要它干什么?君子不夺人所爱!”说着,将刀再次向前一送。

韩雨哈哈一笑,对于他这种坦诚和从容的大将之风,欣赏到了极点,早在见到武柏的时候,他的心中便起了将他收到自己身边的意思,此时,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难道你就不想,让令祖武松的威名在你身上重演吗?宝刀送英雄,红粉配佳人!身为打虎英雄的子孙,岂能没有一把好刀啊?”韩雨笑道:“我说送你,便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