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0章 结拜

390章 结拜

武柏笑笑,他只以为韩雨是偶然才得了这么一把好刀,当然不愿意据为己有,便出言推脱道:“大哥,你的好意俺心领了,不过,俺用的是双刀,除非您能再给俺一把一模一样的,不然,这刀俺是真不能要!”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笑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有两把这样的陌刀,你便接受了?”

武柏愣了一下:“你还有?”

像这样的刀,不敢说是宝贝,也绝不是一般的匠人能够打造出来的。寻常人能有一把护身,便已经是难得了,他实在不相信,韩雨还能拿出一把来!

可韩雨身后就是郭青山爷俩,哪儿能缺了这东西?

他微微一笑,很淡定的道,“有!”

武柏顿住了,他讪讪的举着刀,不知道是该朝前送,还是该收下。

“臭小子,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谢谢人家黑衣?”武老忽然开口笑骂了一句,刚刚在喝酒的时候,韩雨已经给他们介绍过自己了。

“啊?谢,谢谢黑衣大哥!”武柏反手一握,攥紧了刀柄,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感,让他突然有了信心面对这世间的一切风雨。

管他电闪或雷鸣?我自有一刀在身,便无所惧!

武老笑眯眯的望着韩雨,轻声道:“我刚才便见你身手不凡,想来你也是一个干大事儿的人,你觉得三郎怎么样?”

“嗯?”韩雨愣了一下,见着老武的目光是瞄着小武的,这才轻笑道:“身手高强,光明磊落,若是与武家二郎同生一个时代,武家怕是会有双雄传世!”

“那,让他跟着你怎么样?”老武慢悠悠的道。

韩雨差点没被他吓一趔趄,他惊愕的看了武老一眼,干笑道:“您老别拿我开心了,您这是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不然,只怕您会让三郎离的我越远越好。”

“你还能干什么?大不了也就是杀人放火!”

武老爷子淡淡的一笑,他用那双洞察世事的眼睛看着韩雨,轻描淡写的道:“从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起,我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你那一身的杀气,遮掩不住。”

韩雨一震,笑道:“那您还让三郎跟着我?”

“我武家的人,从来都不介意当土匪!”武老幽幽的道。

韩雨不是容易吃惊的人,此时却是禁不住两眼瞪圆,为之一震啊!尤其是这后面一句话,老爷子说的那叫一个气势恢弘,简直只有一个词才能形容:牛B!

“当然,如果你不乐意的话,那我们也不强求!”武老见到韩雨半天不发话,有些不高兴的道。

“不,不,我乐意,我太乐意了!只要您老都没问题,我这儿里便一点问题都没有。”韩雨忙回过神来,连声道。他本来还以为收服武柏,首先还得先花费一番手脚过了他老爷子这一关呢,不想武老竟然如此的,出人意料。

那边,武柏也有些意外的望着自己的老子,不明白自己一向反对自己舞刀弄枪的老子,此时怎么突然换了说辞?

“爹……”

“爹什么爹,你小子,从小便野,不像你的三个兄弟,他们都是本本分分的人,而你既然练成了先祖留下的那份刀谱,便是他老人家选定的隔代衣钵传人!如今,你既然遇到了黑衣,又与他义气相投,那是我祖上显灵保佑。你小子日后凡事都要当个小心,不得坠了先祖的声名,不然,我打断你的腿!”武老厉声道。

“爹,俺不敢!”武柏忙道。

“不敢最好,现在,你给我跪下,当着祖宅,和祖宗英灵的面,向着黑衣磕三个头,发誓,永不背叛,这儿个大哥,便算是认下了!”武老缓缓的道。

“是!”武柏老老实实的答应一声,将手里的刀朝地上一丢,推金山倒玉柱,便跪了下去。韩雨急忙伸手去搀,可这武柏用力不小,他竟然一把没搀住,急的他连声道:“使不得,武老,现在咱们不兴这一套了……”

“黑衣,他是武家的后人,是武二郎的后代,你便让他跟你拜上一拜吧!”武老阻止道。

“既然这样,那我黑衣愿意在这儿里与武兄弟,结拜为异性兄弟!”

韩雨也噗通一下跪了下去,沉声道:“武家英灵在前,皇天后土为证,我黑衣,愿意与武柏兄弟同生死,共荣辱!刀锋血雨,共同进退!若有一句违心之论,人神共愤,不得好死!”

“大哥……”武柏本想阻止,却不想韩雨一番话说的又急又快。他不由得生出一种感激之情!

“怎么了兄弟,你该不会是不想与我结拜吧?”韩雨笑道。

武柏忙道:“三郎不敢!祖宗在上,今天俺与大哥黑衣,在这里撮土为暗,插草为香,喝血酒,结兄弟!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祸福相依,患难与共!日后,但有外人乱俺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俺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从此,兄弟的命就是命,其他的,皆可杀!”

武三郎这番话说的,杀气腾腾,掷地有声。这顶天立地的汉子,便是结拜的时候所说竟然也如此的气势迫人,干脆直接!

楚颜虽然是个女人,却也在旁边看的热血沸腾。她知道,韩雨从此身边便将再添一员虎将,相比而言,三碗不过岗反而变的无所紧要起来。

她恰到好处的端了两碗酒过来,韩雨和武三郎分别接过,放在自己面前。

武老看的连连点头,黑衣这孩子有情有义,又不仗势欺人,若是三郎注定要走上这条路,跟了他,未尝不是最好的选择。

武三郎拿起陌刀,在手腕上一划,殷虹的鲜血滴入了两碗酒中。韩雨依样做了,两人端起血酒,轻声道:“三郎,喝了这碗酒,咱们便成了换血的兄弟了,日后,性命相依,生死不弃!”

“三郎愿意为大哥,鞍前马后,执刀杀人!”武柏干脆的举起了酒到眉齐平,然后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韩雨也是举杯痛饮,然后两人将碗一摔,韩雨笑呵呵的在他肩膀上狠狠的一拍,大声道:“三郎!”

“大哥!”

韩雨重新转过脸来,面向武老,噗通一下跪了下去,行了个叩拜大礼,嘴里喊道:“干爹!”

这儿便是江湖规矩,双方拜了把子,便等于是换了性命的兄弟,这爹娘自然也就成了大家的爹娘!

“哎,你虽然跟他结拜,却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儿,你还是叫我武老就好,而且,三郎刚刚那一拜,也算是拜离了我武家,所以你也不用拘束……”武老急忙将韩雨搀扶起来。

武柏一听就急了,什么,感情自己一撅腚,一磕头,便是跟祖宗划清界限了?

他一骨碌站了起来:“爹,俺啥时候脱离武家了?”

“刚才,你不都磕头了吗?”武老瞪眼道:“我武家有祖训,日后若有人重新出山,必须要脱离武家。这儿是为了避免连累家族,也是让你没有牵挂!日后,你若真的重振了我武家的声名,我自然还会让你认祖归宗的!”

武柏几乎都要哭了,这么大的一个汉子,硬是扭过头,红着眼睛给了韩雨一个超萌的眼神:“大哥……”

韩雨浑身一颤,差点没整出内伤来。他知道像武家这种传统持家的家族,被迫脱离家族那算是相当严重的惩罚。所以忙道:“干,干爹,哦不,武老,这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本想叫干爹,可是被老爷子一瞪,他只好换了回来。

武老将手一挥,沉声道:“这是祖训,没什么好商量的。从现在开始,我便把他托付给你,日后有什么需要他做的,你尽管吩咐。”

武柏见事情没了转圜的可能,只好重新跪下,万分不情愿的给祖宅磕了三个头,算是告别,这才爬了起来道:“那俺该叫你什么,总不能也叫你武老吧?”

“我踹死你小子!”武老瞪眼道:“走到天涯海角,那我也是你爹,记住,让你脱离武家,是让你不许再以武家的后人自居,不是让你跟老子断绝父子关系!”

武柏这才转悲为喜:“爹你放心,俺不会坠了祖宗名声的!”

韩雨这才算是听明白了,武老那意思,就是不许让武柏再以武松武二郎的后人自居啊?嗨,吓了他一跳!

韩雨摇摇头,不过他现在的确还有些恍惚,自己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跟武松的后人就拜了把子,还把他拉下了水?不对,应该说是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

看看武柏,韩雨露出了一种极度危险的表情。楚颜瞧见,俏脸一沉,凑到他的肩膀旁边低声道:“是不是心跳很快啊?”

“是啊!”韩雨点了点头。

“还很幸福?”

“嗯!”还是点头。

“那现在呢?”楚颜突然伸出手,在他的肋下软肉处狠狠的拧了一把。

韩雨呜嗷一声便跳出三丈开外去,楚颜还不放过他,在后面追骂道:“好你个黑衣,想不到你还是个搞基的,你快给我从实招来,你是攻还是受?”

“我是攻,永远的攻……”韩雨一边跑,还一边用委屈的声音道。

“我让你攻,我让你以后攻无所攻……”

“老大真是高手啊!”武柏望着韩雨敏捷的躲闪,低声赞道。

“臭小子,要多学学人家是怎么泡妞的,等下次回来,给我带个儿媳妇,不然你就别进我武家的门!”武老瞪了他一眼,哼声道。

咳咳,我觉得新版水浒还可以啊,虽然稍微萌了点,嗯,搜索极道特种兵,那里快点,不过一天要掏两毛钱的话费,嗯也就是一个彩铃钱,等不及的兄弟取消个手机业务,估计也够看一个月的了呵呵,多谢大家的支持,今天两更感谢一下,嗯,第二更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