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1章 女酒鬼墨雨心

391章 女酒鬼墨雨心

笑闹了一会儿,两人才停了下来,老武笑呵呵的道:“黑衣啊,这眼瞅着就过年了,我想留三郎在家里过个年,等过了年再让他去找你!”

韩雨点头:“这是应该的,等过了年,我派车来接他。”

“不用接,俺自己去找大哥就行!”武柏沉声道。

武老笑笑,也不理会他们,径直转向楚颜道:“丫头,酒的事情咱们便算是商议得了,我还有个建议,你看厂房就建在这里如何?这有山有水的,环境多好?”

“武老,”楚颜笑道“不是我驳您面子啊,咱们这建的是酒厂,它不是度假村,正因为这里有山有水的交通不便,所以将酒厂建在这里才不合适!”

“哦,这样啊?”武老有些失落的道。

楚颜眉头一挑:“不过,您要是有什么必须要这么做的理由的话,也不是不行!”

“理由?哎,也没什么理由,就是人老了,不愿意离开这片熟悉的土地罢了。叶落归根,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折腾几年?再说,我一辈子为了自己的安稳,一直做着个不大不小的买卖,维持着自己家的生计,可是村里的老少爷们却有不少还生活很是困难,他们中可也有不少是我武家的旁支后人呐。”

“这儿个……”楚颜沉吟道:“要不这样吧,武老,我呢让人给咱们这村修条路,然后再村子附近的庄上盘一片平整的土地,建设酒厂,至于这里,咱把山包下来,养一些野兔,山鸡,山顶上再弄个假山,瀑布,亭子什么的,您若累了就来这里养养筋骨,闲暇了还可以打打猎,遛遛鸟,钓钓鱼,也算是过过大地主的日子,您看怎么样?”

楚颜比比划划,几句话便描绘出一副山清水秀的蓝图。

武老一听便愣了,这哪儿是让他出山工作啊,这不来给他养老来了吗?“那你让我干什么?”

“您当然是酒厂的总工程师啊,就负责研究不同口感的三碗不过岗!我就将研究所建在咱们脚下这里,这样,您也可以不用离开祖宅了!您看这计划可行吗?”楚颜笑道。

“可行,太可行了。”武老连连点头,随即道:“不过,这岂不是让你多花不少钱?”

“呵呵,只要将您伺候好了,我还怕那些钱不翻着滚的往我口袋里滚吗?”楚颜笑着道。

武老没有笑,他静静的望着楚颜,平静深邃的目光中竟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缓缓的点着头,武老连声道:“好,好啊!丫头,你不会为你的这个决定后悔的,不会的!我相信,三碗不过岗一定能够在你手里发扬光大!”

“我也相信!”

这一老一少互相看了几眼,不由齐齐笑了出来,武老笑着摇头道:“谁说女子不如男?天下半边数红颜。你这丫头无论见识,心胸还是魄力,都足以让这世上的男人汗颜。”

“不过,我要留在这里,倒也不单纯是为了我们村的人。三碗不过岗是纯正的粮食酒,刚才你既然说了,先期的目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打响品牌,那这质量自然得是重中之重了。”

楚颜接口道:“这是当然,酒一定要分出等级,我会找相关的专家与您老商议,当然,您老最后拥有决议权!”

武老满意的点头道:“我这不是向你要什么权,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之所以酿出现在你喝的这种三碗不过岗,全是用的这里的粮食。这里,气候干燥,却因为有山,有水的缘故,使得灵气环聚。这里的粮食,特别的适合酿酒!尤其是酿造好酒!”

“最为难得的是,这山上有一眼清泉,那才是整个三碗不过岗的灵魂所在!”

楚颜举目四望,他们现在所处山腰,从这里向下望去,便可以眺望整个村子。因为此时太阳已经西斜,已经有炊烟袅袅升起!不时还可以听见鸡鸭鹅的叫声,只是远处的土地,被打上了线,光秃秃的有些荒凉。

“只可惜,这么好的土地,被赵尅那臭小子给糟蹋了!往常这个时候,可是一片麦绿呢!”武老摇头轻叹道。

如果不是傍上了倭国人,赵尅哪儿敢来找武家要酒方?整个武家村,武老的威望那是当仁不让的!赵尅来找武老的麻烦,简直就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shi!别的不说,单单是武家村的老少爷们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将他淹个半死。

可因为有了小鬼子,上面为了保住这份招商引资的项目,竟然硬是将山包给了他。不仅如此,还限令让楚家从祖宅搬出,交出酒方。还不让武家村的人种地,要按照倭国人说的,明年改养什么牧草。

好好的土地不让种粮食,改种草?村里的人当然不答应,有的人便偷偷的种了麦子,可第二天,这些人便被抓了进去。

关了三天才放出来,他们种的麦子也被耕地的车给翻了个遍。其他的村民哪儿还敢再说什么?而如今,种麦子的季节早就过了。这土地,也白白的荒废了一季。

武柏将武家村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这才哼了一声道:“那赵尅遇到了大哥那是他的运气,要是俺,直接一脚将他的屎给从肚子里踩出来……”

韩雨笑笑,对着武老道:“武老,这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现在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这时候,远处一辆车子呼啸着朝这而来,在他们不远处下了车,然后,墨雨心第一个从车中走了出来。韩雨笑道:“说曹操阿瞒就来了,武老,她就是我给您说过的,市武警队的队长,专门来处理这件事情的。墨……”

韩雨话未说完,脸上的笑容便在那里僵住了。

“好香的酒啊,”墨雨心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却没有丝毫停留,而是抽着鼻子,径直去了旁边的桌子面前,拿起了桌子上武老和楚颜喝的酒坛,一看里面还有半坛。

她抓起坛子的边沿高过头顶,然后微微一倾那坛子口,里面淡淡的带着点琥珀色的酒液便化成了一道酒线落入了她微张的檀口里,外面,竟然没有散落一滴。

别的不说,单凭这一手功夫,喝过三年两年酒的人也练不出来啊!

武老看的两眼暗自一亮,韩雨这样的外行是看热闹,像武老则看出了点门道:这小丫头以前喝酒定然用的都是坛子。

墨雨心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手腕一晃,那酒液便断了,她便像是吸水的长鲸一般将将所有的酒线都吞进了嘴里,这才微微打了个酒嗝,满意的道:“难怪老头子常说山野出佳酿,青山孕忠良!只凭这酒我也不算白来这一趟……”

说着,竟然又举起了坛子……

把个韩雨看的是目瞪口呆,尴尬不已!

“呃,黑衣,你将我叫来不让我跟警车一起回去,安的什么心?难不成你就那么想亲自送我?”墨雨心终于喝的过了瘾,这才拎着酒坛走了过来。

“那个,武老,她,她这个不拘小节……”

韩雨都不好意思说她就是人民警察了,刚才他还给武老吹呢,这回来的是警局的高官,年轻人中的实力派,现在好,是实力派了,还现场表演了一回,不过却是喝酒的。

楚颜在旁边暗自偷笑,墨雨心被她那个酒鬼老子和酒鬼哥哥带着,当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酒鬼。

她若遇不到好酒还好,若是碰上了,必然是不管不顾要先喝上一气的。这是她小的时候便被培养出来的习惯,据说叫家族特征。

武老却是毫不在意,相反,脸上笑容满面,小丫头能为他酿的酒而如此失态,这岂不正好说明了他的酒好吗?

“不碍的,不碍的,这位姑娘一看便是那种直来直去的豪爽性子。她既然喜欢酒,自然得让她先喝两口,不然,又哪儿里有心思说话?”

“呵呵,你这老人家,倒是懂得爱饮之人的心思!”墨雨心将酒喝了大半的酒坛随手丢给了一起前来的黑狼:“你也尝尝!”

“让你喝你就喝吧。”韩雨见黑狼朝他望来,随意挥了挥手,干咳一声,不满的道:“你怎么一来就喝酒?三项纪律,八大注意的你是不是都忘了?”

墨雨心横他一眼,刚刚喝了酒的她,小脸颊粉嫩嫩的,微微带着点类似羞涩的酡红。一双略带蓝色的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诱惑。

“有好酒不喝就这样放着糟蹋,那是浪费,浪费便是犯罪你懂不懂?”墨雨心皱了下小鼻子,腻声道。

“这位姑娘说的对,俺也是这样想的,可俺爹宁愿犯罪也不愿将这酒给俺喝!”武柏咧开了大嘴,粗犷的声音震的众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墨雨心回过头,瞄了武柏一眼,眼神渐渐变的犀利明亮起来,就好像她的眸子中升起了一颗寒星似得,照的人不敢正视。

武柏却不管这套,呵呵笑道:“你看俺干啥?俺说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