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2章 聪明的女人上

392章 聪明的女人 上

武柏的话未说完,武老已经瞪着眼睛道:“我揍你个小兔崽子,你刚才说谁犯罪了,嗯,说谁呢?”

武柏吓的急忙一缩脖子:“爹,俺不是那意思!”

“那你是啥意思……”

“那,那也不是俺说的……”武柏慌忙躲闪。

墨雨心摇头笑笑,刚才乍一看见武柏,她有一刹那的失神,是因为武柏那过人的体魄。

一般的男人跟韩雨站在一起,都会有些黯然失色。因为韩雨本来就是世上第一流的男人,这不是说他长的有多帅,而是他体态修长,气质过人。

一身黑色的韩雨站在那里,就好像是天上的寒星一般,带着一股夺目的光芒,让人不由自主的便被他给吸引了过去,自然也就会让人忽略他身边的人。

可武柏,显然是个特例。

他的宽肩窄背,鹰鼻怒目,苍发张扬,非但没有被遮掩,反而跟韩雨相得益彰,越发的透出一股豪雄之态!雄赳赳气昂昂的身躯,就像是铁打的一般,给人一种充满了力量和阳刚的感觉。

这儿人要是生在古代,那简直就是第一流的猛将!

能在这样的一个小山村见到这样的一个人物,墨雨心又如怎能不意外,能不吃惊?

不过好在有了武老这么一打岔,墨雨心才算是避免了一场尴尬,这儿也就放过了韩雨,此时韩雨的小心肝已经噗通噗通的乱跳了。这小丫头平时穿着个制服,冷冰冰的弄的挺难接近的,想不到喝了酒之后这杀伤力是直线上升啊!

“这位老先生贵姓,这酒可是您酿造的?”墨雨心对着武老笑道。

“他姓武,乃是……”

“咳……”

韩雨本想介绍一下武老的出身,不想老爷子一咳嗽,韩雨忙改口道:“这村里德高望重的长者,你刚才喝的酒就是他酿的!”

墨雨心眼睛一亮,惊叹道:“想不到老先生竟然是酒国高手,失敬失敬!”

“嗬嗬嗬,我不过就是个酿些糟酒的老头子罢了,有什么好敬的?”武老轻笑着道。

墨雨心笑了一下,用一种非常谦恭的态度道:“若是您老酿造的佳酿还是糟酒的话,那这世上能入人喉的酒怕是就没多少了。”

武老又呵呵笑了两声,神态间非常受用。

只是一下午的功夫,便出了三个真正懂酒的人,这让他有种老怀大慰的感觉。

墨雨心微微沉吟一下,继续道:“不知道老先生愿不愿意出山?不瞒前辈,家父平常就嗜好这杯中之物,平日便喜欢饮酒为乐。可要是他能够饮到前辈的佳酿,定然会赞不绝口的。”

“这个……”武老露出为难的神色。

楚颜笑呵呵的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雨心,武老现在已经是我御聘的首席酿酒工程师了。”她又拽了韩雨的胳膊一把,笑吟吟的道:“而且是我们两人合资的酒厂。你,来晚了。”

韩雨这才明白为什么当时楚颜听说墨雨心要来,她也非来不可,而且到了村头,连车都不下便要往这赶,感情是怕墨雨心抢到了他前头。刚才她非要跟武老打个合同,只怕也是想让这事变成板上钉钉,不可改变吧?

看着楚颜满脸自信的模样,韩雨不禁有些摇头,这丫头太贼了,她再看透了武老的为人,果断的将合同撕掉了,她损失的不过是一张纸,却将武老逼到了一个角落里。

以武老的为人,又岂会对她一个小丫头失信?此时,她当然老神在在了。

“武老,这事情可还有商量的余地?她给您出的多少价钱,晚辈愿意加倍……”

这话一出,韩雨暗自一拍额头,完了,这回墨雨心彻底没戏了。

果然,武老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他不满的道:“你这丫头,刚才还以为你是个懂酒的人,却不想说起话来竟然如此没轻没重。你难道没听说过酒品即人品这话吗?刚刚你从那酒里是喝出了铜臭味,还是喝出了背信弃义这四个字?”

墨雨心忙笑道:“对不起武老,是我失言了。您老的酒品行清正,风骨刚硬,您老当然也是一守信,刚正,重义,遵礼之人,”她转过头,对着楚颜道:“这回算是你运气好,不过,要是你对武老有什么不公正的地方,只是冲着这酒我也会将武老请到我家中。”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楚颜眨眼笑道。

“咦,”墨雨心一转脸,瞄见了倒在地上的那棵柳树,忙四下里张望,当她看见武柏手里提着的陌刀时,愣了两下。

她上前两步,走到武柏近前,眼睛完成了月牙状:“古锻陌刀?”

“嗯,你也知道?”韩雨惊愕。武柏知道这刀还好说,毕竟人家有个武二郎当祖宗,从武柏的身手和见识还有这三碗不过岗来看,当初的武二爷还是给后人留了不少好东西的。

可墨雨心竟然也认出了陌刀,这就难免有些不合情理了。这丫头读警校学的难道不是自由格斗和擒拿射击,而是古代热门兵器图考?要是这样,那她应该在考古院,而不是在警局了。

“真是陌刀啊?”墨雨心的眼睛一下瞪圆。

韩雨点了点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楚颜也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我是冷兵器的爱好者,从图书馆中看过它的形状介绍,便随口胡说的。想不到竟然猜中了,”墨雨心解释了一句,随即对武柏道:“能给我看看吗?”

“不行。”武柏直接拒绝,牛逼哄哄的道:“俺的刀若出鞘,必要染血而回!”

“你现在刀不就提着的吗?哪儿来的鞘啊?”墨雨心恼道。

武柏又牛逼的回了一句:“谁说没有?刀鞘在俺心里!”

听的韩雨在下边悄悄的冲他竖了个大拇指:牛啊兄弟,哥哥在心里支持你,美女怎么了?美女咱也能对你说,no。不过你这态度想要泡妞怕是麻烦了。

墨雨心大概也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拒绝,愣了一下才道:“不就是把刀吗?一个堂堂七尺的汉子,竟然还如此小气,罢了,我不看你的就是了。”

说完,她又瞄了旁边齐截而断的柳树,随即盯着武柏道:“这儿树是你砍的?”

把个韩雨给郁闷的,他挺了挺腰杆,忍不住提醒道:“哎,你没看见旁边有个连根都被拽了起来的吗?”

“切,那是吃饱了撑的!若是跟人交手,哪儿个会傻瓜似的站在那里让你拔?”墨雨心头都懒得回,撇了撇嘴儿不屑的道。

楚颜扑哧一声就乐了,韩雨抓狂啊,自己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感情就是那个连傻瓜都不如的吃饱了撑着的主?

武柏被墨雨心盯的微微有些发毛,忙向后退了一步:“是俺砍的,那是爷,俺家的树!”

听到他承认,墨雨心吸了口凉气:“柳树本就发韧,这横斩极难斩断。这棵又粗壮,你竟然能够一刀将它劈成两半?这得要多么快的速度,多么大的力道,多么稳的角度?没有十年八年的工夫和过人的资质,绝对办不到。”

她转脸对着韩雨道:“恭喜你,又为遮天添了一员猛将!”

韩雨笑笑,纠正道:“是兄弟。”

说着和武柏相互看了一眼,墨雨心看看他,又望望楚颜,懊恼的小声道:“你们两个运气可真够好的,一个找到了酿酒的大师,一个得了一位狮虎般的兄弟,只剩下了我,来迟一步,便什么都没捞着……”

韩雨笑着提醒道:“你不是还得了半坛子酒喝吗?”

“你还好意思说,我总共喝了也就是四分之一坛。”墨雨心不满的道。

韩雨笑道:“行了,行了,不就是一坛子酒吗?以前这美酒你喝不着那是没碰到武老,现在既然碰上了,还能少了你喝的?我做主回头让武老送两坛给你,哎,行吧,武老?”

武老缓缓的点了点头,沉声道:“行倒是行,不过,得事先声名,我这可不算是行贿啊!”

众人一愣,随即皆笑!

“哎,你将那个莱遮罩酬给抓起来了吗?”韩雨边笑边问。

“抓起来了。”墨雨心一听见他说起正事,顿时严肃了起来。她轻叹道:“哎,想不到一个莱遮罩酬,便能拉这么多人下水,回头我一定会将这事一查到底的!”

“调查的事儿以后再说,现在他们村子的人都被赵尅和小鬼子害的都准备上访去了,你看是不是该先给他们通报一下?这马上都要过年了,若是真的闹出了事来,这也影响你的政绩!”韩雨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