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4章 遇到突袭

394章 遇到突袭

这女人,太聪明了。墨雨心的话一说完,韩雨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啊,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便是遇上一个聪明的女人,而比这还可怕的,大概也就是这女人正坐在你身边了。

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为了打击男人的自信心而来的,绝对属于破坏社会和谐的存在。

“哎,你这推理是不是都是当了刑警队长之后练出来的啊?”韩雨苦笑道。

墨雨心右手托着下巴,趴在前面的控台上,望着夜色道:“是啊,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挺可怕的?”

韩雨目光从她背部优雅的曲线上挪开,急忙否认道:“没有,我就是感觉像你这么聪明,干练的女警察挺稀罕的。哎,你今天去找那个莱遮罩酬,有没有发现什么有力的证据,你们准备着怎么对付他啊?”

墨雨心闻言俏脸微微一热,鼻子一皱哼声道:“你还是先管好你手下的那些人吧,一个个的太不像话了。他们,他们竟然……”

韩雨心里咯噔一下,小声道:“该不会你去的时候,他们正在看片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韩雨忙道:“哎,这可不是我指使的啊,我也是猜的,黑狼今天发现那个东西的时候便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这不是想着咱们毕竟也是国家的一份子,得为祖国和人民做点贡献嘛,这才给你打了电话!”

“行了,你少给自己带高帽子了。哎,那个莱遮罩酬到底怎么落你手里的?你的那几个手下可够狠的,我要是再晚去一会,就只能给他收尸去了。”墨雨心皱了下眉头,有些不满的道。

“他?”韩雨冷笑一声,将自己跟他交手的经过说了一遍。他当时给墨雨心打电话的时候,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等到墨雨心见到那个莱遮罩酬,又看见那些影碟的时候,才知道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听说莱遮罩酬跟乡里的那些头脑们相互勾结,把整个武家村几乎全卖给了莱遮罩酬之后,墨雨心气的柳眉倒竖,在前面的控台上锤了一拳,恨声道:“这些蛀虫。哎,你当时怎么不把他的腿打断啊?”

韩雨大汗,小声道:“我这不是没下的去手吗?”

微微的沉默之后,韩雨开口道:“我听说跟那个莱遮罩酬类似的事情,在WF还有很多,哎,你们政府就不能出面,管理一下吗?咱们自己的土地本来就不够用,为了填饱肚子,四处弄什么转基因的产品来提高产量,现在好,还有闲暇的土地去租给倭国鬼子?而且还一租就是三十年?你不觉得这事太荒唐了吗?”

墨雨心苦笑道:“你跟我说这些也没用,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便是莱遮罩酬等押解回去之后,还会有相关部门介入,我有什么办法?”

“那那些被他拉拢的干部呢?也不撤职了?”韩雨瞪圆了眼睛,不满的道。

墨雨心缓缓的摇摇头:“这些我说了也不算,不过我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汇报上去的,就算是拼着这个狗屁队长不做了,也要将这是事情给一追到底。不过,就算换了一批官员又能如何呢?谁也不能保证他们清廉,有能力。”

韩雨愣了一下,笑骂道:“这叫他妈的什么事儿啊?”

“你也别生气了,这不是我们能改变的,或许等有一天,咱们的体制健全了,一切就会好了。”墨雨心轻轻的叹了口气,想想真有些荒唐,一个黑社会的老大在这里忧国忧民,出手打掉了一个祸害乡里的小鬼子,可她这个刑警队长呢,反倒什么也做不了。现在,她忽然有些理解赵厅长给她说的那番话的意思了。

她转过脸,望着韩雨的脸,他的脸色铁青,线条生硬的就像是一块花岗岩,两眼直直的盯着前面。看似平静,可是她能够感受的到他心中的不满。

这儿个世界是需要英雄的。墨雨心忽然想。

韩雨的确很生气,他想不到在罪证确凿的情况下,墨雨心给他的答复,依然是不确定。自己还是太嫩了啊,将官场上的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点,以为有了足够的证据,便足以将那个莱遮罩酬绳之以法。

却不想,上面是有着这样那样的顾虑的。韩雨暗中下定了决心,如果对方真的办不了那个莱遮罩酬的话,那他便自己动手,就算是追到倭国去,他也要将这家伙给活剐了不可。上面有着种种顾虑,顾忌,他可没有。

车中两人都不再说话,一时间显得有些气闷。不过,车子倒是行驶的飞快,韩雨就像是将心里的不满全都发泄在了车子上似得,黑色的车子,像是一条离弦之箭,激烈的拉扯着黑色的夜幕。

车子在这样的速度下,很快便进入了WF的市区范围。眼瞅着就要驶入外环的时候,突然斜斜的一辆斯太尔横横的撞了过来。

“坐好了!”事发突然,韩雨却没有惊慌,他只是冷冷的一声厉喝,然后猛的一打方向盘,将车子的油门踩到了底,非但不停,反而加速朝着斯太尔撞了过去。

饶是墨雨心不是一般的女人,也差点没失声尖叫了出来。她张大了嘴巴,瞪圆着眼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想不到,我会和他死在一起。

死?韩雨可不是找死来的。

他两手紧紧的握着方向旁,狠狠的压榨着车子的速度。幸亏他的初始速度很快,这使得他的提速在一瞬间便达到了一个巅峰值,黑色的车身,从那辆斯太尔的前面窜了过去,即便是这样,车屁股还是被对方给划了一下。

咣当!

车子的尾巴猛的甩在了路基上,发出一阵剧烈的摇晃,韩雨冷静的猛一打方向,生生的将车头掉了一百八十度!然后便是刺耳的刹车声,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了一个黑色的扇形,然后,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路中间。

而那辆撞向韩雨的斯太尔,则因为刹车不及而撞在了路基上。几乎就在同时,另一辆斯太尔几乎是沿着韩雨窜过来的方向便撞了上去,虽然它已经及时的刹了车,可还是因为巨大的惯性而撞在了一起,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似乎都晃了一下。

很显然,如果刚才韩雨不是加速冲了过来,而是选择急刹车的话,他就会被后面的那辆车给撵上,然后像保龄球似得被打飞出去。

韩雨对着墨雨心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看起来,我们得耽误点时间,你坐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完,不容她拒绝,便直接便下了车。韩雨从兜里摸出香烟盒,轻轻的用牙齿咬了一根,然后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才慢慢的解着上衣的扣子,等他将风衣解了下来,放进了车里。此时,路面上的两辆斯太尔重新开始了倒车和掉头。

后面的那车已经打起了大灯,亮堂堂的,发出闷闷的低鸣,只等着前面的那车让开位子,它便会像脱笼的猛兽一样扑上来。

显然,他们并没有死心,想要用车子将韩雨和他的座驾碾成碎片。

可韩雨,又岂是束手就擒之辈?就当后面的那车子,如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少女一般,露出了一半脸出来的时候,韩雨忽然动了。

他微微压低了自己的身子,然后便像是一头猎豹一样对着两辆车冲了过去。

白色的大灯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在高大的车身面前,韩雨显得有些渺小,可是他的速度却显示了他的义无反顾。

坐在车中的那个司机瞪圆了双眼,还没等他想明白眼前这人是傻了疯了还是找死的时候,便看见了让他惊恐的一幕。只见韩雨的身子猛的跳了起来,左手抓住了反光镜的架子,整个人便腾空而起,右边的拳头狠狠的砸了过来。

车窗的玻璃,在他的拳头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般。

他感觉到自己的下巴仿佛碎了似得发出一阵剧痛,然后才听见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一拳干翻了那名司机,车子没了人掌控,自然憋在了那里,后面的那辆斯太尔疯狂的按了几下喇叭,韩雨却在得手之后,快速的收回了手,然后整个身子像灵猫似得借着左臂一甩之力,上了车顶。

韩雨伸出手在副驾驶的玻璃上敲了一下,一道刀光顿时撞碎了玻璃劈了出来。

韩雨右手一把抓住了车的驾驶室顶篷后面的那根横梁,整个人都快速的滑了下去,两脚同时凌厉的踢出,一左一右的夹住了刀身,然后在里面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的朝前一甩。

车中的那人没来得及撒手,竟然生生被他从驾驶室中扯了出来,摔在了后面的那辆车的车窗上。韩雨则趁机一松手,抄住了钢刀,轻巧的落在了地上,反手一刀砍在了后面那辆大车的前轮胎上。

嗤……

巨大的吐气声从那车轮中发了出来,从出手出手到转眼间干趴下了两人,夺得了钢刀,砍掉了后面那车的轮胎,总共也不过两三个呼吸间的工夫。

后面车厢中藏匿的东海帮小弟还没反应过来呢,韩雨已经反手将手里的钢刀插在了前面那车子的轮胎上。一时间,两辆斯太尔的车头轮胎全部报废,夜风中全是嗤嗤的向外冒气的声音。

韩雨则身子一猫,诡异而快速的朝着他的帕萨特跑去。

“走!”韩雨还没靠近车子便大声喊。

车中,墨雨心正看着韩雨放下的风衣,喃喃的道:“巴黎皇后区订做的?看起来是楚颜给他弄的,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到哪儿一步了?静汐……”

正说着,忽然听见了韩雨的吼声,然后便见到他来到了副驾驶位上。

墨雨心不满的道:“哎,你怎么回来了?”

咳咳,鲜花是免费的,呜呜,推荐朋友傲天无痕大作,战皇,书荒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