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5章 暗处厮杀

395章 暗处厮杀

韩雨那个汗呀,自己不回来,难道真要傻的跟他们好几十个人在那里拼刀吗?

他可不是打不死的小强,真的能够刀斧加身而不受伤。

他之所以会进行反击,是为了避免对方的车子追在屁股后面,万一前面再有人拦截的话,让自己陷入前后夹击的境地罢了。

“行了,别废话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韩雨忙推了她一下,示意她去开车。

哪儿知道墨雨心是坐在了主驾驶位上,可她的下一个动作,却让韩雨刚要坐进来的的屁股顿时悬空,傻在了那。

因为墨雨心没有去打火,开车,而是打开了车门,韩雨一把没拽住,她已经走了出去。

把韩雨给气的,哧溜一下又从车里钻了出来,大声道:“哎,你想干什么?”

“堂堂的黑衣老大,竟然被人给追的落荒而逃,这要是传将出去,你的脸面朝哪儿里搁?”墨雨心冷笑道。

韩雨喃喃的道:“什么时候我已经牛逼到不用跑的地步了?”

“反正,要走你走,我就不相信,这些土匪还敢袭警不成?”墨雨心俏脸含霜,探手从腰里摸出了手枪,照天便是一枪。

“砰!”

低沉雄浑的枪声,在夜色里很是响亮!东海帮的那些小弟不用人说,也纷纷老老实实的站住了脚。

茫然四顾,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墨雨心转过脸来,鄙视的看了韩雨一眼,然后才对着东海帮的众人杀气腾腾的道:“都给我听好了,我是WF市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墨雨心,你们谁,再敢上前一步,我便当场毙了他!”

东海帮的小弟,全傻了。

“要是知道你有枪,我还用费那劲干吗?”韩雨苦笑一声,弯腰从车里拿出风衣穿了回去,目光却紧紧的注视着四周的黑夜,整个人感官更是提升到了极限。

他可不像墨雨心那样自信,黑色的夜幕中,谁知道还会藏着什么风险?、

“全都给我把手里的武器放下,靠边蹲下,不然,我可要认为你们是在袭警造反了!”墨雨心冷冷的一笑。

那几个东海帮的小弟是面面相觑啊,袭警,造反?这儿可不是他们所能担当起的罪名。

躲在人群后面的负责的小弟忙露出头来,大喝一声:“还他妈的傻站着干什么?风紧,大家拉杆子扯呼。”

远处,路边一个工厂旁边的楼梯上,一名浑身都穿着黑色的中年人正趴在那里,在他的手里,赫然是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步枪,而如今加装了夜视的仪器,所以就变成了一把狙击步枪。

他叫秃鹰,是东海帮的十二战之一。他是负责在这儿个拐角处看看是不是能够找到机会干掉韩雨的。

而在前面,还有三名同样身为东海十二战的成员,带着近百十名精锐等着围堵韩雨。那两辆大车,只不过是用来制造机会而已。

不过,他们千算万算,却不想算漏了一点。天色近黄昏的时候,他们的人探查到警车回来了,却看错了一个人,墨雨心。

他们当时看到一个女人下了车,以为便是墨雨心,这才安排了这次刺杀,哪儿里想那丫头根本就没回来,而是跟黑衣一起呢?

秃鹰有些懊恼的接通了孙平天的电话,沉声道:“孙堂主,我们这里出事了,嗯,手下的人消息有误,那个墨雨心根本没有回来,她现在正跟黑衣在一起呢!”

“什么?”孙平天此时还没有睡觉,而是悄悄的调集了社团中的晶锐,准备晚上的时候好去偷袭遮天,虽然事情有可能闹大,可他相信,只要给袁飞打个招呼,有了他的配合,遮天绝对会被杀个措手不及。

然后,只要能熬到开黑道大会,到时候,东海帮选择让出一部分利益,那还愁那些大佬们会不对遮天下手吗?

可千算万算,他却没有想到墨雨心竟然没回来,而是跟韩雨呆在了一起。

“妈的,那小妞的身份太敏感了,若是在这个关头伤了她,这事便是袁飞也压不住了。算了,你马上撤回来吧,计划取消!”孙平天说完便懊恼的挂了电话,然后瞪眼怒骂道:“去,将那个探查消息的小子给我拉来!”

这边,秃鹰挂了电话,然后起身拿枪,刚一转过身,便察觉到不对了。

在他的身后,竟然还站着个人!

秃鹰立即将枪一举,低声厉喝:“谁?”

那是一个年轻人,他的相貌英俊,面色阴沉,尤其是一双眼睛,漆黑而冷漠,在他的手里,轻轻的把玩着一个圆球,秃鹰看见他的时候,正看见那圆球在地上一上一下的弹着。

年轻人靠在旁边的一个小屋的墙壁上,微微一转头,嘲弄的笑了笑,淡淡的道:“要你命的人。”

说着,他便猛的动了起来。

秃鹰那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身子立即向后急退,同时手里的枪对准了对方。虽然这儿可能会让他暴漏目标,可是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那点麻烦又算的了什么?

可惜,如意算盘虽响,却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就当他身子一动想要后退的时候,对面的年轻人手里的球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狠狠的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球立即弹了出去,落在了一双大手里。

秃鹰的下巴吃了一击,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那双大手猛的向前一拍,将球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拿着他的下巴朝上一合,秃鹰几乎没有一点反抗的便将那球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而他想要扣动扳机的手,也一下被握住了。秃鹰只感觉自己的手上像是多了一把铁钳似得,接着便手上一空,枪被生生夺了下去。

秃鹰两手摁着自己的喉咙,两眼惊恐的瞪圆。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身手,让他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便彻底的陷入了失败?他好歹也是东海的十二战,曾经接受过特种训练的特种兵!

“嗬嗬……”秃鹰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只是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一张脸憋的通红。

那球太大了,根本就吞不下去,而是滞留在了咽喉处,撑的那里鼓鼓的高出了一大块,让他透不过气来。

那个年轻人的眸子依旧那么平静而冷漠,就好像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得,径直从头啊身边走过,拿起掉在地上的耳麦,随手拍了拍,便直接道:“点子拔了。”

“嗯!”耳麦中传来一个低沉而充满了威严的声音:“保护好小姐!”

“明白!”那年轻人懒洋洋的将手插进了兜里,又掏出个球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

他就站在楼的边缘,俯瞰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公路。

后面的秃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来到了他的身边,他眼睛中已经布满了血丝,嘴角溢出了血丝,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着。

可是,他却依然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手,在他的手里,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身为一名曾经的军人,他的身上当然不会只有狙击枪这一把武器在。只是刚才年轻人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虽然有带着的近战匕首,却没有机会拔出来。

而眼下,却正是机会。

一个可以报仇雪恨的机会。

秃鹰紧紧的咬着牙,突然哼哼的喘了一口粗气,狠狠的照着年轻人的脖子要害扎了过去。

这儿原本是万无一失的一扎,可是,眼瞅着匕首就要划入对方身体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却突然向旁边闪了过去。

然后,他手里的那个球,呜的一下砸在了他的喉咙上。

虽然还隔着一层皮肉,可还是发出了一声类似金铁交鸣的响声。

秃鹰的两眼顿时瞪圆,目光中的神采前所未有的亮了起来,可马上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他的咽喉碎了,身体沉重的好像是刚刚负重奔跑完几十公里似得。

他伸出手,想要将那个年轻人推到楼下,却发现自己摔了下去。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秃鹰看见了自己曾经的连队指导员:“你们都是一群军人,一群顶天立地的军人。无论到哪儿里,你们都不要忘记了这儿一点!军人,要顶天立地,军人,要保家卫国……”

这儿么多年了,他在部队学到的那一身本事,除了被他用来杀了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之外,他还做过什么?

没有了!

有的人,军装是穿在心里的,一天是军人,他便永远都是一名军人。可有的人,在脱下军装的同时,他也脱下了自己身为军人的磊落,军人的荣誉,军人的职责和使命!

秃鹰,显然属于后者。

终于解脱了。秃鹰心中暗自想着,随即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那个年轻人一把提住了秃鹰的尸首,悄悄的放在了地上。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突然一变,猛的一转身跳了下去。

“有人?”只见从刚刚他上来的地方,蹭蹭又窜出来两条人影。最前面的那人在出来的瞬间,看见了一个黑色的人影跳了下去,立即追了过来。

他一上到天台,便看见了秃鹰的尸体。然后来到楼边一看,只见一个黑影已经来到了一楼。这儿本就是一个四层高的小楼,那黑影只是几个起跳便窜了下去。

“兔子,看着这人,我去追那个!”话未说完当先那黑衣人便也跟着跳了下去。

嗯,以后周六,周日更新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