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7章 东海十二战

397章 东海十二战

对于东海十二战,遮天这边都有着相对应的资料,在来的时候马文泉已经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听见韩雨的问题,他缓缓的点头道:“那是他身上唯一受到重创的地方。”

韩雨轻轻的一松手,那橡胶球立即弹了起来。他一把握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猛的站了起来,手里的橡胶球握在手里,狠狠的向前推了出去。

可手臂只推了一半,便站住了。韩雨摇了摇头:“不对,这样的话,速度根本就难以掌控。”

韩雨轻轻的一松手,让球在地上落下又弹起,落下又弹起,,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他抄住了橡胶球,手腕微微一动,那球便再次弹了出去,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向前的。

这球显然是特制的,弹性好,速度够快,还没有太过剧烈的破空声。

只是砸在了玻璃上的时候发出了砰的一声,可随即便被一双大手接住,然后摁在了玻璃上。

“咔,咔……”玻璃上,顿时起了一阵蜘蛛网似得裂纹。

韩雨慢慢的后退几步,随手将球一丢,马文泉随手接住。韩雨拍拍手,轻声道:“看起来是这样了,先利用球的弹性和诡异来击中对方,然后趁着对方惊愕的刹那,将这球摁进对方的嘴里!好阴狠的手段啊!”

马文泉愣了一下才恍然道:“没错,当时我用这雕刻刀甩向他后背的时候,他就是用的这种办法!只是没想到,这也能用来杀人!”

韩雨微微眯着眼睛,重新坐了下来:“你说,他很年轻?”

马文泉点头道:“二十岁左右,看起来应该没有我大!”

“这球说起来简单,可真的用起来,无论是眼力,手力还是速度,要求都非常高。尤其是对手是秃鹰这样一个身手还不弱的人,他的速度应该非常快!”韩雨眯着眼睛:“走,去看看秃鹰的尸体!”

马文泉住的地方,已经有一个房间被开辟了出来,当作搁置秃鹰尸体的地方,由两名黄泉堂的小弟在门口看管着。

他们来的时候,那两个小弟正蹲在楼道口抽着烟,小声的聊着天,一看见他们,两人慌忙想要起身,可大概是蹲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站起来的时候没站稳,咕咚一下又倒了下去。

另一个人忙拉了他一把,颤声道:“老大,铁,铁手哥!”

马文泉脸色阴沉的望着两名手下:“你们,就是这样完成我给你们的任务的?”

那两个小弟显然没有想到堂主和老大竟然会半夜三更的来看一个死人,俩人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道:“铁手哥,我们,我们……”

“铁手哥,我们害怕!”另一个小弟接了过来,他知道自家堂主和老大最看不起的就是安歇敢做不敢当的怂包软蛋,所以鼓起勇气道:“那里面有一个死人……”

“死人?我叫你们来的时候,没给你们说清楚吗?”马文泉两眼轻轻一眯,目光中有一抹寒光闪过:“你们刚才怎么跟我说的?”

让他们过来的时候,马文泉的确已经给他们说过了,这房间中放着一具重要的尸首,要将门窗封闭,将空调打开,保持一个制冷的状态,而他们在外面守着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准进去。当时,马文泉还问了他们一句:“要是你们害怕的话,我再换别人!”

这俩小弟也不傻啊,当着自家堂主的面你这次说了害怕,定然会给他留下一个胆小如鼠的印象,下一次若是再有什么好事儿,哪能轮的到他们?

所以,他们异口同声的说不怕。可是,当他们来了之后,整个楼层只有他们两个人,这四周静悄悄的,两个人又一想起里面正躺着个死人,不由得挪到了楼梯口,凑在一堆抽烟,聊天,壮起胆子来。

其中一个还坐在了地上,哪儿成想就在这个时候,马文泉竟然来了。

“行了,铁手,这三更半夜的,他们有些许懈怠,倒也有情可原!”韩雨见马文泉有些生气,低声劝慰道。

马文泉瞄了那两名小弟一眼,吐了口气道:“这次要不是老大讲情,老子非踹你们不可。你们两个也都是带着卵蛋的爷们,杀人都不怕,这人都死了,你们又在这里装起了担惊受怕的娘们状!也不嫌给我丢人,回头每个人去训练场接受一个月的特训!”

说着,马文泉朝搁置尸体的方向走了过来,那两个小弟也急忙跟了过来。

马文泉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一脚踹开了房门,却不防里面赫然立着一个黑影。

在门开的刹那,一道凄厉的刀光劈了过来。

马文泉刹那之间,只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啊!难道是诈尸了?

心中这样想着,可是身为一名高手,他的反应却没有慢,他身子急忙向后一仰,右手一晃,一点寒芒便狠狠的朝那刀光撞了过去,当的一声,刀被撞的砸在了旁边的门框上。

刀光却去势未歇,依然照着马文泉的胸口劈来。

韩雨抓着马文泉的领子向后一扯,左手立即向前一伸,五指张开照着来人的手腕便抓了过去。

那人换招倒快,直接一翻手腕,那钢刀便直直的变成了向上,对着韩雨的胳膊扎了过来,这一下,即便韩雨能够抓住他的手腕,只怕也难逃胳膊被洞穿的命运。

韩雨不得已,忙缩回了手,脚下却狠狠的一脚,踢在了那人的腿骨上。那人闷哼一声,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韩雨趁机走了进去。

他一眼便看见了窗户已经被打开,而放在地上的那个秃鹰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韩雨笑了,望着面前这个身材有些粗壮,却绝对谈不上高大的黑衣人,开口道:“你,也是东海十二战之一吧?”

“遮天老大,黑衣?”那黑衣人的瞳孔狠狠的一缩。

“是我!”韩雨淡淡的道。

那黑衣人嘴唇一张,沉声道:“好身手。”

刚刚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无论是处于偷袭还是从心里上。无论谁从一个存放尸体的房间中一开门便看见一个站着的大活人,都会被吓一跳的。可即便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也没能杀得了铁手,而且还被韩雨一招给逼回了房间中。

单从这一点上看,他便不是对方的对手。

“客气了,你是来带走你那个兄弟的尸体的吧?”韩雨轻声道。

“没错!我叫鳄鱼,死去的秃鹰是我的兄弟!我,不能让我的兄弟,死了都不能入土为安!”那黑衣人冷冷的道。

“哼,我看你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吧!”马文泉冷冷的哼了一声,脸色阴沉的就像是六月即将下雨的天空。丢人,太丢人了!堂堂的黄泉堂,在老大面前,竟然成了人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了。

一想起韩雨和萧炎就住在这儿,对方仍悄无声息的摸进了这里,马文泉便感到一阵后怕啊!这要是韩雨出了点问题,他自然是担待不起的。要是萧炎出了什么事,只怕他一样要懊悔一生!

马文泉手里的雕刻刀握的紧紧的,左边的手上已经带上了黑色的钢制拳套,他嘴角一扬,露出一抹森冷的杀机道:“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吧!”

韩雨笑笑,轻声道:“你去追外面那个,这人,我来吧!”

“好!”马文泉声音未落,身子便直直的对着鳄鱼冲了过去。

把个鳄鱼给气的,直直的一刀便朝他劈了过去,嘴里还冷喝道:“别瞧不起人,想追我兄弟,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森冷的刀光眼瞅着就要劈到马文泉身上了,这马文泉却是头也不回,仍朝窗户扑去。因为他相信,老大既然说了让他去追人,就不会让眼前这人伤害他一分一毫!

果然,在那刀光就要劈中马文泉的时候,一个黑色的球突然出现,并且砸在了鳄鱼握刀的手腕上,使得他这儿一刀,差点没劈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鳄鱼顿时大吃一惊啊,他还以为韩雨出招了,忙转过身,却不想只看见韩雨手里拿着个圆球,在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起落着,上面还带着斑斑血迹。

那边,马文泉已经从窗户中扑了下去,大喝一声:“还想走吗?”

韩雨知道,抢走秃鹰尸体的那人定然还没跑远。他微微一笑,望着眼前这人道:“你们,一个都逃不掉的!”

“是吗?”那个鳄鱼突然嘴角露出一抹阴恻恻的笑容,他的身子向后快速的一退,猛的从后腰中摸出一把手枪来,对着韩雨砰砰砰便是三枪!

他本不想用枪,因为他不想将事情闹大,引来上面的追查!上面可以容忍一个帮派,你争地盘,抢生意,因为你有多少片刀,只要真的敢引起了乱子,他们只要调集部队,便可以轻松的将你抹杀!

可一个拥有大量枪支并且敢用这种东西的组织那就不一样了,他的杀伤力对政府的威胁力,都不是片刀所能比拟的!用刀,还需要接近,需要勇气需要身手呢,可用枪,只要你有扣动扳机的那个力气就足够了!

一个妇女可以杀人,一个小孩,一个乞丐,甚至是一个残疾,只要一枪在手,照样可以杀人!

这样的事情,上面绝对不会允许发生。一旦你用了枪,事情闹大,要么是社团为你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将你保了下来,却得不偿失,要么便是你脱离社团,或者,直接连累社团!

所以,一般的社团,尤其是实力不够强的那种,他绝不会允许手下的人用枪!而且身为一个男人,鳄鱼胸中还有股血性。他也曾想着面对面的击败敌人,堂堂正正的将他打败!可现在,他才发现,想要凭借手里的刀打败黑衣,根本就是一个幻想。

不用枪,今晚他们谁也走不掉!

所以,鳄鱼才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杀人!

韩雨在他探手向后的时候便发现不对了,身子急忙朝旁边一闪,子弹贴着他的肩膀飞了过去,打在了墙上,发出噗噗噗的三声闷响。

三枪开完了之后,鳄鱼枪口掉转,已经对准了窗口下的马文泉。他的脸不过依然还对着韩雨,本以为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自己那堪称百步穿杨的枪法,就算不能现场射杀韩雨,也能够将他给重伤。

却不想韩雨竟然诡异的躲了过去,而且还逼迫了过来。

而此时他的手枪,已经对准了窗外!

妈的,盲目的自信害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