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8章 僵持

398章 僵持

鳄鱼心里一惊,慌忙回枪自救,却已经来不及了!韩雨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照着那窗台狠狠的一砸!

喀嚓!

鳄鱼的手腕被生生折断了,白色的骨头茬子从手腕的上方戳了出来,就那样毫无遮拦的暴漏在森冷冷的夜风中,疼的他闷哼一声,挥起了左手朝韩雨砸了过来,膝盖同时狠狠的一顶。

韩雨一把握住了他的拳头,下边的腿同样扬起,跟他狠狠的对撞了一下。

鳄鱼只觉得腿骨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一弯腰,韩雨趁机一个手肘砸在了他的背上。右手则捏着他的脖子,左手抓住了他腰部的衣服猛的一用力,将他从窗户上丢了下去。

哗啦一声,整个窗户上的玻璃都被他给撞碎了。韩雨在将他丢下去的同时,也跟着从旁边跳了下去。

不过在跳出窗户的时候,韩雨用手在阳台上搭了一下,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那个鳄鱼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他虽然在半空中极力的扭转了一下身子,用后背着的地,没有伤到脑袋,可他落地之后,地上的那些玻璃全都扎进了他的身体里。

再加上平着落地,震动了他的五脏六腑,他闷哼一声,竟然直直的晕死了过去。

韩雨瞄了他一眼,暗自叹息一声,举目望去,只见马文泉跟一个黑衣人正在缠斗,已经占了上风。

而那个秃鹰的尸体,此时正丢在地上。

黄泉堂负责警卫的小弟已经被惊动了,他们纷纷从四周跑了过来,马文拳用带着拳套的手狠狠的砸在了那名黑衣人的肚子上。那家伙应声吐血,向后摔倒在地。

马文泉厉喝一声:“给我绑了!”

没等他爬起来,几名小弟已经扑了上去,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名黑衣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微微一松手,将手里的钢刀丢在了地上,手貌似无意的摸到了后面的腰上。

在那里,还有一把枪!

他旁边的几名黄泉堂小弟显然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然也不知道他还敢在被制服的情况下反击,竟然没有人注意到。

那黑衣人的手握在了枪柄上,猛的将枪拔了出来。可是没等他将枪举起来,一个黑色的圆球便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肩膀上,圆球上传来的巨大力道,让他不由自主的踉跄了一下,手里的枪也一下被甩了出来,落在了马文泉的脚下!

韩雨慢慢的上前两步,走到他身边,轻叹道:“看起来,他们是没打算活着回去啊!”

马文泉目光落在枪上,目光一凝,随即低声道:“老大,是我无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来抢走尸体,让您受惊了。”

“不过几个小毛贼而已,受什么惊?”韩雨笑笑,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开口扬声道:“你们总共来了几个人,说!”

“就俺和鳄鱼两个,现在不都已经被你们给杀死了嘛!”那黑衣人恨声道。

“是吗?”韩雨眯着眼望向四周的黑暗,他有点不太相信这个人说的话。他们曾经都是军人,而军人最基本的战斗小组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

除了战斗人员外,必定还有一个负责在暗处瞭望,接应。而如今他们虽然脱下了军装,可是有些习惯好思维却是不会变的。

“马上派人四周搜查,到附近所有能望到这里的制高点都安排上人手,马上搜查院落,房间,看是不是还有混入的人!”马文泉一看见韩雨的神情,便立即叫过一名小弟,大声的吩咐起来。

黄泉堂的小弟急忙应声而动,就在这儿时候,外面突然走进来一个少女,她穿着一身的红色,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般走了进来。一看见这么多人,她禁不住愣了一下:“怎么这么多人啊?出什么事儿了?黑衣,哥……”

“小姐,你小心点!”杨志博身为马文泉派在萧炎身边的贴身护卫,一眼便看出这儿里刚刚出过乱子,生怕她出了什么事儿,急忙从她身后走到前面,隐隐的将她挡在了身后,精明的目光四下打量着。

这时候,旁边一名小弟凑了过来,低声道:“有东海帮的人过来偷袭!”

杨志博眉头微微一拧:“偷袭?这个时候他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马文泉突然大喝一声:“猴子,小心!”

杨志博猛的抬起头,便看见只脚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他怪叫一声,两手在面前一遮,便被踹了出去。刚刚凑过来的那名小弟突然一转身,来到了萧炎身边,一把勒住了她的脖子,然后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黄泉堂的小弟:“别过来,都他妈的别过来,谁过来我他妈的打死她!”

猴子杨志博被他一脚踢的连翻了好几个跟头,一转眼见到萧炎竟然被人给绑了,立即知道不妙了。他身子一猫,悄悄的向旁边的黑暗缩了缩,然后悄悄的向后绕,想要从后面将萧炎救出来。

却不想绑架萧炎的那人非常机敏,他枪口一转,对着猴子的方向便是一枪。

这儿也就是杨志博一直盯着他,见他猛的将枪口对准了自己,这小子一个后翻,闪开了刚才的地方,不然,只是这一枪,便能要了他的小命!

“谁再敢乱动,我便杀了她!”略带疯狂而充满了杀机的警告响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萧炎的太阳穴。

马文泉和韩雨异口同声道:“都别动!”

“老大,萧炎她……”马文泉眼中露出一抹感动之色,又有些焦急。韩雨拍拍他的肩膀,沉声道:“放心,她不会有事儿的!”

说完,他缓缓的上前一步。

对方来抢秃鹰的尸体果然是来了三个人。前面的两个,一个被他给摔晕了,一个被活捉了。而剩下的这个显然是在黄泉堂的小弟被惊动之后,他见到行踪败露,趁机站了起来,混入了黄泉堂的小弟当中。

因为夜色漆黑,现场又太过慌乱,原本就因为有东海帮投降的小弟而彼此不算十分熟悉的黄泉堂众人,竟然没有发现人群中混入了一粒老鼠屎!

而恰在这个时候,外出飚车的萧炎回来了,结果,正好被这第三个东海十二战之一的家伙给抓住了机会。

这儿虽然是他暗中的推测,可想来跟事实相差不多。

韩雨的眼中闪过一抹阴冷的杀机。原本对方为了自己兄弟的尸体,而冒着生死的危险前来盗取,他还有些感动。只当他们也是有血性,有担当,有情义的汉子。

可他们,却不敢用一个女孩的命来威胁自己。尤其是这儿个女孩,还是他新认的妹妹。

“我是遮天的老大,黑衣。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你死,他死,他也死,”韩雨抬手冷冷的在地上点了点被活捉和摔晕的那两人:“你们三个一起去给秃鹰做伴。”

“好啊!只要你舍得,有这么一个小姑娘给我们做伴,我们兄弟下去之后倒也不嫌寂寞了!”那名黑衣人怪笑一声,轻轻的舔了舔嘴唇,他的眼睛微微有些突起,脸上长满了疙瘩,显得狰狞而恐怖!显然,他并没有将韩雨的威胁放在心上。

“我当然不舍得,所以我还给你留了第二条路。放了她,我便放你带着你的兄弟,滚蛋!”韩雨手里的球有一下没一下的弹动着,淡淡的道。

那黑衣人眼睛微微一凝,冷声道:“你将你手里的东西放下,刚才你用那东西坏了我兄弟的好事儿,我已经看见了。黑衣老大的身手果然是出人意料啊,这种东西也能够被你想到。”

“可我这个人呢,胆子小,若是你再拿着那东西吓我,搞不好我手一哆嗦,便一枪崩了她!”

韩雨闻言不由得暗骂对方小心,可表面上他却毫不在意的一松手,任由那橡胶球自己落了下去:“你太紧张了。”

“我蟾蜍只是一个小人物,面对堂堂的遮天老大黑衣,我怎么能不紧张呢?”那黑衣人桀桀怪笑两声,这儿才问:“你刚才的提议我很感兴趣,可惜,现在不是你给我谈条件,而是你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

韩雨顿时僵住了,这家伙不愧是东海十二战之一啊,一下便看透了事情的关键,竟然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不愿意让步。

“好啊,我倒要看看,是你他妈的先杀了我的妹妹,还是我先将你的同伴给劈了!”马文泉闻言当时就毛了,他眼睛一立,拳头一握,蹭蹭两步将被俘虏的那个小子便抓了过来。直接一拳头便砸了过去。

砰!

那小子应声吐血,倒在了地上。马文泉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狠声道:“现在,你他妈的有两个兄弟落在了我的手里,我他妈的就算是杀了一个,也还剩下一个。跟我比,你他妈的有那个资格吗?”

马文泉连声怒骂,话音未落,他便已经从旁边一名小弟的手里将钢刀夺了下来,狠狠的朝着脚下那人便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