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99章 黑衣的警告

399章 黑衣的警告

韩雨一直紧紧的盯着制住了萧炎的蟾蜍,双方隔着大概也就十五六米的样子,这儿家伙靠在墙边,保证了身后不会有遮天的小弟偷袭之后,已经占据了主动。

最让韩雨感觉到郁闷的是,眼看着马文泉要杀人了,那小子竟然连眼睛都不眨。

这王八蛋,是真的没打算活着回去!

想想也不奇怪,总共就三个人,跑到这里来又是刀又是枪大大闹黄泉堂的总部,他们当然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铁手,住手吧!”韩雨沉声道。

马文泉的钢刀应声而停,森冷的刀锋已经砍断了那名黑衣人身上不知道几许的汗毛,虽然并没有真的和钢刀接触,可是冰冷的到身上所泛出的寒意,还是激起了他脖子上的层层颤栗!

“来啊,哈哈,来杀了我,老子贱命一条,今天死了,二十年后便又是一条好汉!”马文泉脚下的那名汉子沙哑着声音,虽然微微有些走音,可是死神在侧,却依然毫不在意的出言调侃,肆无忌惮!

将生死置之度外是一句谁都能说的出来的话,可是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却就寥寥无几了。而眼前的这人,显然,是真的看开了生死。

因为看开,所以不在乎。

东海十二战,只凭这一点,也不愧是东海帮最为顶级的精英!

“你以为,老子真的不敢活劈了这儿狗日的?”马文泉压低了身子,阴森森的道。

“劈吧!你不劈我都找不到理由开枪了!”蟾蜍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用枪口对准你了萧炎的耳朵,阴狠道:“要不要,我先打掉她的耳朵,给你一点动力啊?”

“好了!”韩雨忙笑笑,两手一摊淡淡的道:“今晚的月亮这么圆,天气这么好,我们在这儿里拼个两败俱伤,实在是大煞风景!说说你的条件吧!”

几名黄泉堂的小弟悄悄的抬头瞄了一眼,漆黑的天空中,一个星光都没有。凉飕飕的寒风,吹的人直想猫回被窝里,不由得咧了咧嘴儿。

“还是黑衣老大懂事啊!我也是出来混的,知道规矩,我不会提那种让你们自杀这类幼稚的条件的!”蟾蜍阴森一笑,冷声道:“第一,放我的这几个兄弟离开,我自己在这里陪着你们!”

“容易!兔子,你带人送……”

“不用了,他们自己会走。我刚才听见了外面好像有车的声音,应该有钥匙吧?”蟾蜍冷冷的道。

“在我这里!”猴子急忙走了过来,将手里的钥匙抛在了地上。

蟾蜍瞄了一眼,又看向韩雨。

“我怎么知道,你的同伴拿了钥匙,走了之后,你会放人呢?”韩雨轻笑着道。

“老实说,我也给不了你保证!”蟾蜍用舌头微微一舔嘴唇,充满杀机的道:“早就听说,黄泉堂的小公主,萧炎不仅是铁手的妹妹,也是黑衣老大的红颜知己。呵呵,当然,这也可能是谣传,你完全没有必要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不在乎,大不了,我们一起同归于尽……”

“啪啪啪……”韩雨两手相交,这清冷的夜色中顿时响起了掌声。所有的黄泉堂小弟,包括那个蟾蜍,都微微有些意外的望着他。

“好,说的好!”韩雨大声道:“够无耻,有强盗之风!你们都听见了吧?都学着点,你看看人家这素质,这理论,你们听了是不是气的难受啊?气也没有用!因为人家明摆着告诉了你,人家做的不是什么君子,刺客,人家做的是强盗!”

“强盗,便要有强盗的逻辑,强盗的言论。蟾蜍,你当为此道魁首!”

蟾蜍一时间也分辨不清韩雨的这番话是真的在夸他,还是拐弯抹角的在讽刺他,他也不敢分身思考,只是咧了咧嘴儿道:“黑衣,废话少说,识相的就赶紧放人吧!”

韩雨点点头:“好,铁手,放人!”

“老大!”马文泉脸上露出犹豫决绝之色,他看了萧炎的方向一眼,缓缓的道:“放了人,他们也不一定会放了萧炎的,与其这样,我们不如直接杀了这三人,抢回萧炎!”

萧炎身子微微一颤,却大声道:“哥,别放他们。你现在不是黄泉帮的老大,你是遮天黄泉堂的堂主。你不能为了我,放走社团的敌人,哥,杀了这些王八蛋,杀了他们,替我报仇!”

“萧炎!”马文泉身子一颤,眼睛红红的,隐隐有泪光闪烁。

萧炎说的对,当初他是黄泉道老大的时候,他可以用整个黄泉道的归属来要求韩雨,必须将萧炎救出来,因为那个时候,他只是萧炎的哥哥!可是现在,他除了是萧炎的哥哥之外,他还是遮天黄泉堂的堂主!

而如今,为了妹妹,放走东海十二战中的三个人,那谁又知道下一次双方交手的时候,这三个人会杀害多少社团精锐?

自己的妹妹是命,自己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马文泉缓缓的抬起了手,手里的钢刀斜指天空。蟾蜍的呼吸不由得一紧,他没想到马文泉竟然这么很!虽然他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可是跟一个小姑娘同归于尽,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值得!

只是,若事情真的到了没有选择的时候,他并不介意拉上个垫背的!蟾蜍手里的枪对准了楚颜的太阳穴,眼中杀气浓郁。

马文泉也同样的裹挟着一身的杀气,一边是忠义,一边是亲情!这一刀下去,他马文泉便等于是割舍了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亲情!

可他,别无选择!

因为,他是遮天的大将,是这黄泉堂的堂主!

“铁手,将刀放下!”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韩雨开口了。

马文泉抬起头,静静的望着韩雨,开口道:“老大,对不起,这儿一回我不能听你的!”

“黄泉堂所有的兄弟给我听着,拿起你们的武器……”马文泉阴寒的声音慢慢的响了起来。

“谁敢!”韩雨眉头一竖,杀气腾腾的道:“好你个铁手,你现在要造反了是吧?老子这个老大还在这儿呢,还没死呢,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发号施令了?”

“老大,这一回我便是拼着违反你的命令,也绝不能让这几个人活着走出这儿里!我,黄泉堂丢不起这个人,我遮天也丢不起这儿个人!”说着,狠狠的一刀劈了过来。

刀,如同飞雪一样,撕碎了黑色的夜幕,凌厉的落了下去。

马文泉深知这一刀下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这儿三个东海帮的人或许得死了,可是,萧炎也得给他们陪葬!

可他没有别的选择!

刀锋落下,带起一道红线。

马文泉愣在了那里,他呆呆的望着韩雨,望着自己砍在了韩雨肩头的刀。

就在刀身落下的瞬间,韩雨突然闯了过来,如果不是他收手及时的话,那此时,韩雨的肩膀就要被砍掉了!

就算是这儿样,他这一刀也在韩雨的肩膀上,砍出了一道足有两指深的口子!

可韩雨却依然满脸平静,他静静的望着马文泉,甚至还有时间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儿才吐着烟圈道:“我黑衣不要面子,不要!你若是先杀了我,便可以不用听我的命令。”

“老大!”马文泉身子微微一颤!

韩雨眯着眼,淡淡的道:“来啊,一刀下去,这儿里就是你说了算了!”

马文泉慌忙收刀,噗通一下跪了下去:“铁手不敢!”

“老大!”黄泉堂的一干小弟也纷纷跪了下去。这儿一次黄泉堂的确是防范不周,出了内奸,这才使得敌人摸了进来,这一点他们无论如何也否认不了!

“干什么?啊,干什么?都起来,别让人看了笑话!铁手,你也起来!”韩雨急忙道。

“老大,这儿些人不能就这样放了!萧炎是我的妹妹,我知道,她此时便算是真的为了社团而死了,也绝不会……”

“放屁,”韩雨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她是你的妹妹,也是老子的妹妹!在这里还轮不到你替她来决定生死!”

“都起来!放人!”韩雨厉声道。

马文泉直直的跪在那里,韩雨眯着眼道:“怎么了,到了黄泉堂,我说话就不好使了吗?”

兔子急忙道:“铁手哥已经答应了,哎,过来两个人,将他扶起来,让他滚蛋!”

旁边的杨志博和另一名黄泉堂的小弟闻言急忙走了过来,将那个一开始被马文泉踩在了脚下差点没当着众人的面给活劈了的倒霉蛋给扶了起来:“滚,滚吧,你吗的,滚……”

那家伙倒也强硬,他站起身来,也不说话,过去将秃鹰的尸体先扛了起来。然后缓缓的向外走去。

“哎,这儿还有一个!”兔子踢了踢那个鳄鱼。

“我等一会儿再来扛他!”说着,那黑衣人慢慢的走到钥匙面前,弯腰将车钥匙拿了起来。

一干黄泉堂的小弟都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眼中冒出仇恨的火焰。他们被迫放走了敌人,这儿是耻辱,这耻辱,他们会记在心里,只有用东海帮的鲜血才冲刷的干净!

韩雨眯着两眼,望着蟾蜍轻声道:“这儿人我给你们放了,可是有一句丑话我也必须得说清楚。如果你放了萧炎,那还则罢了,大不了有一天,咱们碰上了真刀真枪的杀上一场,是生是死各安天命!这是咱们自己选择的道路,怪不得别人。”

“可若是你食言,那就不能怪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深了。我会让手下的人,找到你,和你的这几个同伴所有的亲人,然后一一杀掉!至于你们几个,便是踏遍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们找出来,大卸八块,喂鱼!相信我,我黑衣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