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02章 拔除内奸

402章 拔除内奸

“我,我揍死你!”马文泉举起了手,却被韩雨一下拉住了。

“行了,你别演戏给我看了!”韩雨瞪他一眼,转而对着罗纯哈哈一笑,扬声道:“行啊小子,你不仅有种,还有情有义。行,是个好料,那就按你说的,留在黄泉堂。不过你要听着,保护好铁手,若是他有个什么闪失,我可跟你小子没玩!”

“是,谢谢老大!”罗纯没想到韩雨这么好说话,一时间也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才笑着道。

“谢我干什么?这都是你应得的,”韩雨瞄了他手上的链子一眼,有些意外的道:“九节鞭?你的武器?”

“啊!”罗纯抓了抓头,有些憨厚的道:“俺以前的时候跟着村里的一个师傅,学过几天庄稼把式。后来也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家伙,便用了它。”

“能甩给我看看吗?”韩雨笑着道。

“啊?”罗纯没想到韩雨还有这要求,不禁求饶的望向自家堂主。马文泉深知韩雨的身手,更知道给他留下个好印象,对于罗纯的未来的好处,所以连声道:“臭小子,这么好的机会,你还愣什么?耍一套!”

“那行,我就耍一套,老大,我这练的不好,您可别见笑!”

客气完了,罗纯走到中央,仅有的三具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就连地面都被冲的干干净净。

他摆开了架势,甩起了九节鞭。要说罗纯刚才还真没谦虚,他那师傅也就是个乡下把式。

本来这种东西,在群战的时候杀伤力不行,太软,可也正因为如此,在单打独斗或者人数不多的时候,它完全可以凭借自己这儿的特性,用些诡异的招数,对手也难以提防。

可是韩雨却看见,这儿家伙是生猛有余,而诡异不足!他啊,没用出这鞭子最大的特点,自然,也就失去了威力。

哎,有些可惜了,不过这小子的反应和机敏,倒是可以弥补下身手的不足。不过,身为道上的人,这没有过硬的手段,总是有些美中不足啊!

韩雨心中暗自叹息,旁边的马文泉见了韩雨的反应,不由得凑了过来,微微一笑:“老大,这罗纯的九节鞭不是当鞭子用的,而是拳头!”

“哦?”韩雨正暗自不解,忽然瞥见场中罗纯将手腕一伸,那铁链子哗啦啦一下,全缠了上去,已然是打完了。

看着铁链子全部缠在了他的手上,韩雨目光一闪,望了马文泉一眼,笑道:“他走的不会是跟你一个套路吧?”

马文泉笑了笑:“一样,全是野路子!”

“老大,我……”罗纯收了手,刚想要回来,韩雨突然从旁边小弟的手中那过一把刀,笑道:“别急,咱们过两招试试!”

“这个,属下不敢,老大……”

韩雨哪愿意跟他扯皮啊,身子一晃便冲了出来,抡刀便砍。罗纯的话再一次被打断了。

当的一声,韩雨的刀砍在了罗纯的手上,发出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

罗纯知道老大是不会让他就这么回去的,只得打起了精神,用着自己缠满了铁链子的右手,跟韩雨打成一团。要说,他的身手也算是小弟中精英级水准以上的,可不说别人,单单是跟东海十二战比起来,都还稍微有些不足。

不过他的打斗经验倒是十分丰富,怪招不断。

韩雨进,他就用九节鞭缠绕在手臂上,那鞭子锋利的前端,就像是个匕首似得,跟韩雨玩近战。反正他的手臂缠上了链子,那就跟个铁皮人似得,也不怕刀枪劈砍,抽愣子还能给韩雨一拳,那锋利的尖峰,也颇有几分杀伤力。

而韩雨若是去远了,这家伙手腕一晃,那铁链子就呼啦啦的飞了出去,给韩雨玩一招偷袭。这家伙若是打在身上,也够呛!

韩雨发现,说这小子不喜欢玩阴的,那真是太对不住他了。这儿哪儿叫阴啊,这简直就是阴险!

“好小子,看招!”韩雨打的兴起,猛的一转身躲过了那九节鞭,呜的一刀朝罗纯劈了下来。罗纯急忙将九节鞭朝着胸前一挡,当的一声脆响,韩雨的钢刀竟然在绝对的力量下,将他的九节鞭给砍断了!

罗纯的手臂也被带的向下一沉,不过这小子的反应那叫一个快啊,他的手腕还在下沉的时候,猛的一甩,九节鞭的千端便像是匕首似得朝着韩雨飞了过去。

韩雨身子猛的向后一仰,冰冷的寒意贴着他的鼻梁骨就飞了出去,直奔后面看戏的马文泉。罗纯张大了嘴儿,刚想惊叫,韩雨忽然一探手,抓住了鞭锋后的链子。

“呼,行啊,小子,身手也不错!”韩雨直起腰,轻叹道。

“对不起老大,刚才我一时没收住手,差点没伤了你!”罗纯轻声道。

“得了,就你小子那水平还想伤到老大?我告诉你,差的远了,老大这儿是让着你呢!”马文泉这个时候大踏步的走了上来,笑呵呵的道。

他这话表面上是在捧韩雨,可实际上却是在替罗纯开脱。

毕竟刚才罗纯将断了的九节鞭投掷出来的举动,已经算是犯了忌讳。

“骂人无好口,打架无好手,刚才我们那是在较量,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再说了,真正要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将你的九节鞭都给弄坏了。”

“这儿样,我回头给人说一声,让人专门给你打造一条!算是我的赔礼!”

“属下哪儿敢要老大的赔偿?”罗纯急忙笑道。他也看出来了,其实韩雨很好说话,而且身手高的吓人,有这样的老大,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不管是谁,毁了人家的东西总是要陪的,更何况是咱们这些人吃饭讨生活的家伙?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歇着吧。”韩雨摆了摆手。

罗纯急忙告退,等他走了,韩雨才笑着对马文泉道:“这小子很不错,日后好好打磨一番,将会是个好手!”

马文泉笑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如果不是遇到老大您这位伯乐,这小子便算是千里马又有什么用?”

“扯淡!千里马是跑出来的,又岂是别人说出来的?咱们这儿里讲究是骡子是马,拉踹遛遛。”韩雨笑着回了一句。

有了罗纯这一番搅和,他们的心情也变的好了许多。韩雨和马文泉回了房间,让兔子将那两个内奸带了上来。

韩雨静静的坐在沙发里,抽着烟。铁手坐在他的右手边,见到那两人进来,马文泉的眼中立即闪过一抹寒光。人家都说,外贼好捉,家贼难防,果然不错。他的住处因为韩雨和萧炎都在的缘故,比平时森严了许多。

如今,整个地盘几乎都是血斧堂的兄弟在管着,黄泉堂只负责两个场子,所以堂口现在还呆在WF的近两百名小弟,有近一半被化成了侍卫,负责他这里的安全。

除此之外还有马文泉以前亲自训练的十二名黄泉战队的成员,刚刚的罗纯便是他们的队长,这样的防御手段,不敢说是固若金汤吧,可要不是有外人混了进来,便是被三四百人强攻,他们也能坚持半个小时以上,又何至于让三个人便窜了进来?

“刚刚来的那三个人都死了,你们两个是想死,还是想活?”马文泉幽幽的开口了,他手里轻轻的捏着那把雕刻刀,缓缓的转动着。

“我们想活,铁手哥,老大饶命啊,老大,我们,我们也不是故意想要做内奸的,而是东海帮的孙白毛不给我们机会啊,是他逼着我们这么干的!”那两个小弟一见了这架势,心里先慌了。

又听到马文泉让他们在死和活中选一个,俩人再也撑不住发软的两腿,噗通一下便跪在了那里,连声讨饶。

“想活?”马文泉冷冷一笑:“那好啊,给我一个让你们活的理由!!”

“我们,我们愿意将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是是是,我们还知道有七八个是东海帮的奸细的人,现在他们都去训练场训练去了,我们知道他们的名字!”那两人忙不迭的哭叫着道。

马文泉眉头微微皱起,他盯了两人几眼,冷声道:“到底是七个还是八个?说清楚了!”

“是,是八个……”

“啊对,是八个,是八个!”

“将他们都写下来!”马文泉冷声道。站在旁边伺候的兔子急忙拿过两张纸递给了他们,那两个小弟在来之前还私下里商议,要用自己知道的信息为自己讨得活命的机会,不然,便是死也不说!可没想到,被马文泉一逼,便成了他们用自己掌握的那些信息来求的这个机会了。

两人这时候也顾不得那许多,刷刷的写下了几个名字。

马文泉坐在那里好心的提醒道:“你们两个可要听好了,不要写的少了,或者有对不起来的,不然,我便将你们两个填进去!”

那两人闻言身子又是一颤,那边,兔子已经劈手将纸夺了下来,双手递给了马文泉。马文泉看了几眼,上面的几个人都是他跟东海帮之战结束后归附的。

眼中先跳跃起了森冷的杀气:“孙白毛果然是个不错的对手,好手段啊!”

说着,将那份名单递给了韩雨。韩雨看了两眼,也自笑笑,这本来就是难免的,只怕东海帮中遮天的眼线只会比这个更多,而不会比这个少。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啊,放进了鳄鱼等三人进来,你说我现在要是将你们放了,孙白毛会怎么对你们?”马文泉微微一笑,淡淡的道。

骚年们,鲜花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