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03章 种子

403章 种子

那两个家伙闻言顿时呆住了,是啊,东海十二战现在已经死了,他们现在回去,会不会让孙白毛误会什么?

仿佛是看透了两人的想法,马文泉淡淡的道:“或许在那你们写下那份名单之前,他就是怀疑也没有证据。可是现在嘛,如果被他知道的话,那就保不准了。”

“铁手哥,老大,我们,我们错了,求求你们,我保证不敢了!真的,我们保证不敢了。”那两个小弟脸色一惨,慌忙在哪儿里磕起了头。马文泉话里的意思太明显了,只要他把名单朝着东海帮那边一交,他们这个叛徒便算是当定了。

“你们两个刚才不是只要活命的吗?”马文泉冷冷一笑。

“是我们几个不知道好歹,铁手哥,老大,我们知道自己错了,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只要不赶我们走,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两个都答应!”

“铁手,我看就饶他们一命吧,毕竟他们也是受人之命,迫不得已!”韩雨终于开口了。

马文泉故作为难的道:“老大,其实这主要怪我,没有把好关,才让这些人混了进来,本来应该砍了这些人的,可是老大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也只能照办。”

下面那俩小子连番道谢啊,这一回他们可是实打实的从阎王殿里走了一遭啊。

“你们两个,回去之后继续跟东海帮那边保持联系!”

“不敢,我们不敢……”这俩人吓的几乎瘫软。

马文泉脸色一沉:“我让你们联系就联系,什么不敢的?你们两个不是想要活命吗?不联系,你们还有活的必要吗?”

这儿俩人不愧是当内奸的,反应就是快,其中的一个小子闻言立即道:“铁手哥的意思是,让我们装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迷惑那个孙,孙白毛?”

马文泉冷笑道:“你的反应倒快啊,倒是天生干这个的料!”

那小弟被他这儿不知道是夸赞还是嘲讽的话吓的又一哆嗦,马文泉已经继续道:“没错,就是让你们继续迷惑他。今天鳄鱼那三个人的死,跟你们没有一点关系,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跟那个白毛说就行!”

“你们两个应该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吧?你们已经骗了我一次,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不然,谁也救不了你们!滚!”说完,马文泉挥了挥手,那两人急忙爬了起来,就想要离开。马文泉忽然用手一指另一个人:“耗子,你留下!”

“铁,铁手哥……”被称为耗子的那小子一双小眼睛,嘴角长着两撇小胡子。闻言被吓的直接是身子一颤,他求救似得望向同伴,却不想平日里说的同生共死的伙计,跑的比兔子还快,竟然连头也不回。气的他差点没破口大骂。

看了看跑的已经没影了的那小子,马文泉瞄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不用害怕,让你留下是好事儿!”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若是不追查一番,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只有你的同伴死了,你,才能变的安全!”

话音一落,外面便起了脚步声。

猴子杨志博提着带血的刀走了进来,沉声道:“老大,铁手哥,那人已经被我给宰了。”

说着,两个小弟拖着一个人走了进来,虽然他的头耷拉着,可是看那衣着,不是刚刚跑出去的那家伙还能是谁?

马文泉挥了挥手,耗子已经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用一种惊恐的目光望着马文泉,他们投降过来之后,马文泉虽然冷漠,很少说话,可是却也从不胡乱向手下的小弟发脾气,也没有因为他们是东海帮投降过来的人而对他们怎么样。

总的来说,在下面这些小弟的心目中,马文泉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还算好相处的人。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旦这个好相处的人发起火来,竟然会如此的恐怖。他的同伴,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出了这门竟然就被他给杀了!

他有些艰难的吞了口唾沫,第一次意识到,他一直想要算计的人,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大佬,是可以掌管他们生死的人!

马文泉只是微微一笑,他的汗毛便立即倒竖了起来。耳内回响着幽冷的声音:“现在,你可以按照我说的去做了。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保证孙白毛死后,便还你自由!”

耗子慌忙点头,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出门的,只知道自己的心中空荡荡的,没有了一点着力感。

“孬种!”兔子一翻白眼,小声道:“他不会跑了吧?”

“不会!”韩雨笑道:“他若是跑了,别说我们就连东海帮都得找他的麻烦。他可不傻,知道该怎么做的。”

“等事情有了结果之后,便给他点钱,让他退了吧!”韩雨转过头道。

马文泉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们这边是论功行赏,可是孙平天那里,却已经炸锅了。

东海十二战,总共来了六个人,可是一夜之间竟然死了四个!

孙平天气的一脚将报消息的那个人给踹了出去,暴跳如雷:“老子不是说了,不准他们去吗?谁让他们去的,啊,谁让他们去的?”

“白毛哥,他们自己私下跑去的,兄弟们都不敢阻拦他们啊!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您,您就别生气了。”

旁边,只剩下了一条胳膊的蝎子望着孙平天,眼中闪过一抹叹息之色。

遮天方面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虽然平时看不出来,可是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孙平天便会不能自已的狂怒,暴躁,这本身便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没人敢?没人敢为什么不汇报,啊?他们不是很强吗?为什么还被人给暗算了?他们强,强个屁!我看分明就是一群自大狂!他们也不想想,那个铁手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现在好了,让人给一勺烩了,这回他们可安心了吧?”孙平天依然难以抑制的怒吼道。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们,”蝎子目光一闪,幽幽的道:“据我们的眼下传过来的消息,他们是动用了一个内线才摸进去的,结果,却意外的被发现了。哎,如果那个秃鹰没死的话,他们也不会想着去抢尸首了。”

“你的意思,是在怪我了?”孙平天突然转过头,眼中寒光一闪,冷冷的道。

“堂主,属下怎么敢怪您?”蝎子噗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单臂一撑道:“属下只是为他们感到不值。自从那个叶随风来了之后,咱们主动去撩拨遮天几回了?第一次,搭进了属下一条胳膊,为了社团,属下便是死也甘心,可是,那十几个兄弟呢?他们却还在里面蹲着啊!”

“而那个胡来,却早就出来逍遥自在去了。若不是那个叶随风阻止,那个胡来没准早已经死了,属下的胳膊和一干兄弟的付出,又岂会没有一点价值?”

“而这一次,又是他撺掇着您去刺杀黑衣,结果,秃鹰死了,堂主,您想想,要不是有人通风报信,让黑衣提前做好了准备,他怎么可能摸到秃鹰的地方,将他暗算?鳄鱼他们想要去偷回秃鹰的尸体,结果又被那个叶随风给阻止了。

正因为如此,鳄鱼他们才不得不三个人独自去救人。现在,鳄鱼他们也死了,十二战中老大只派了六个过来,如今却只剩下了两个。堂主,这儿难道还不能让您明白点什么吗?那个叶随风,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剑门的人啊!他就是想要削弱我们的实力,让我们再跟遮天的较量中,败下阵来,好让我们去投靠他们!堂主……”

“够了!”孙平天怒喝一声,伸手指着蝎子暴怒道:“你不要以为你那点小算盘我不知道,哼,要不是看在你为了社团也付出过牺牲的份上,单凭你刚刚那番话,我就该让人将你拉取出砍了。行了,我累了,你先下去吧!”

“堂主……”蝎子身子微微一颤,他抬起头来,见到孙平天已经转过了身,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用,只得叹息一声,掉头就走。

孙平天听他走了,才缓缓的转过身来,望了他的背影一眼,目光渐渐阴沉了下来。

蝎子在记仇,所以他才会出言诋毁叶随风。

那他,有没有将自己也记恨进去呢?要知道,下令砍掉他胳膊的人,可是自己。

孙平天微微一眯双眼,对着王海道:“你跟上去看看,别让他做出什么对叶先生不利的事儿来。”

王海急忙点了点头,有些可惜的瞄了一眼楼上。哎,自从上一次堂主让自己叫过叶先生一次之后,便再不让自己上去了。

那又香软又酥滑的大嫂啊,从此之后只便宜了那个叶胖子一人了。王海有些同情的望了自家堂主一眼,为了留住叶随风,借着这儿人的智慧和他身后的帮派势力,堂主可是连自己最喜欢的女人都搭进去了。

蝎子却偏偏还不识趣,要对付姓叶的,你也不想想,叶随风若是真的被咱们给弄死了,还用的着别人动手吗?只怕帮主便会先屁颠屁颠的将堂主给砍了,向剑门请罪去了。

王海一边心中叹息着,一边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孙平天又默默的站了一会儿,大踏步走到旁边,拿起了电话:“喂,帮主,不好了,秃鹰他们都死了,我向您请罪。嗯,是,是有叶先生在,我也是听了他的,所以才……”

其实,在他准备暗中对付黑衣的时候,叶随风曾经劝过他的。只是,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要有个人将罪名顶起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