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05章 流氓文化

405章 流氓文化

韩雨临来的时候,武老爷子总共给了他四坛存放了三个月的三碗不过岗,他给马文泉,胡来两人留了一坛,派兔子给楚家送去了两坛。楚老爷子也是一个好酒之人,韩雨当然不能忘了他!

而如今,他这里只剩下了一坛。

当韩雨将泥封拍开的时候,幽幽的酒香顿时扑鼻而来。

原本对韩雨如此郑重推荐一坛子酒的他们还有些不以为意呢,冷不丁的闻到了酒香,一个个的顿时是精神一震啊,谷子文使劲吸了一口散发着淡香的空气,颇为陶醉的道:“好酒!”

即便是并不十分好酒的山炮,狼牙等人,也纷纷忍不住跟着抽了抽鼻子,连连点头。至于墨迹这个没事都喜欢给自己来上几杯的,已经两眼放光,就仿佛看见了一青春动人的美丽少妇,正裹着一袭轻纱,玉体横陈与**对你搔首弄姿一般。

“我来倒酒,我来倒酒!我就说老大怎么红光满面的呢,感情是藏了这等极品的知己!”墨迹酒虫上来了,也不客气,端起了酒坛子便挨着给韩雨和胡来等人倒酒。

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搁着一个瓷碗,这跟满桌子精致的菜肴有些不对付,可他们却没人理会这个。跟这清幽的酒香比起来,这跟酒坛子一样带着点古色韵味的器皿,反而更显得特别而有味道。

韩雨笑道:“这酒也成知己了?”

墨迹嘿嘿一笑:“老大难道没听说过,好酒也是有生命的这句话吗?男人这儿一生需要有两个红颜知己,一为女人二为酒。女人,是把你喝进肚里,这酒,则是你把它喝进肚里。这一进一出才能形成平衡,不然,便是个铁打的汉子也吃熬不住啊!”

众人顿了一下,才明白他话里隐晦的意思,一个个鄙夷的看着他。

“嘿,我说错话了,老大,暗蛇哥,我先自罚一杯!”墨迹说着话便将杯子举了起来,一口气倒进了肚子里。

韩雨,谷子文等人都看着他,那意思是问:这酒怎么样?

墨迹一口酒喝进肚里,整个人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我再自罚一碗!”

说着,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然后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嗝!”他打了个酒嗝,擦擦嘴:“事不过三,我再罚自己一碗……”说着,他又要去拨弄那酒坛子,谷子文忙一把摁住:“行了,大家都原谅你了,这酒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可以吃菜了!”

众人哄笑,韩雨笑着举起了杯子:“来,哥几个,走着!”

几个人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随即除了韩雨之外,谷子文等人都禁不住愣了一下。

墨迹便眼巴巴的看着众人,有些难耐的咽着唾沫道:“其实,这酒也不算好喝……”

“嗯,”谷子文点了点头,墨迹禁不住一喜,可没等他说话,谷子文已经扭头对韩雨道:“老大,既然墨迹不喜欢,那他那份便由我替他喝了吧!”

“暗蛇哥这么些日子太辛苦了,这费力的活哪儿能让你亲自来捏?俺替堂主喝……”山炮忙瓮声道。

“行了,就你那肚子,刚刚吃了那么多菜,哪儿有地方搁?老大,还是我来吧,为了我们的墨迹堂主,我愿意一醉方休!”狼牙一脸正经的道。

韩雨连连摆手:“滚滚滚,兄弟们需要帮忙,我这个老大理应冲在最前面才是。这酒我亲自替他喝……”

墨迹闻言都快哭了,他忙讨饶道:“老大,暗蛇哥,两位兄弟,我错了,我错了行不行?这酒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能行,请你们相信我!”

“你不说这酒不好喝的吗?”谷子文笑眯眯的问。

“谁说的?敢说这酒不好喝的人,要么是味觉失灵,要么便是放屁!”墨迹忙道。

狼牙嘿嘿笑着碰了一下他的胳膊道:“哎,那你属于哪儿种呢?”

“我放屁,我放屁行了吧?”墨迹尴尬的道。

众人再次齐笑,算是放过了他。狼牙还不忘嘱咐道:“哎,你刚才已经喝了两碗了啊,别想着赖账多喝!”

现在墨迹只要还能喝上就行,哪儿还敢多说?不过,看着韩雨等人又碰了一个,他这心里就像是有小虫子爬一样。

早知如此,自己干嘛喝那么快啊!

“哈,真是好酒啊!”山炮一口气喝了半碗,然后觉得有些不过瘾,又将剩下的半碗倒进了嘴里,这儿才哈了一口酒气,大声道。

谷子文缓缓的点头:“这酒味甘而微辣,香味优厚绵雅,酒色清幽扑朔,可以说是占据了形,色,神!如此好酒,的确难得!”

说着,他又喝了一口。狼牙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谷子文这么一开口,他觉得自己自己再说那就有画蛇添足之嫌了,索性闭上了嘴,咕咚咕咚的将碗里的酒喝了下去。

“最重要的是,这酒后劲不大,适合大口的爽饮!想来古人所谓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不过如此!”墨迹见他们终于喝完了第二碗,兴奋的哈哈笑着,又给众人满上酒!

然后对着韩雨笑道:“哎,老大,这样的好酒你从哪儿里找到的?叫啥名啊?喝了这酒,日后俺们还喝什么啤酒啊!直接改喝这酒得了!”

韩雨得意的笑了一下,轻声道:“这酒说起它的名字来,只怕你们都不陌生!”

墨迹等人齐刷刷的屏息凝神,静候下文。

韩雨这才干咳了一声,一字一顿的缓缓道:“它就是传说中的三碗不过岗!”

然后便是沉默,也没有预料中的惊呼声。

韩雨不由得纳闷,以为自己没说清楚,又大声道:“它就是传说中的三碗不过岗!”

“三碗不过岗?”狼牙愕然转头问墨迹:“这酒好像不怎么出名啊,市面上有卖的吗?”

墨迹晃晃脑袋:“觉得有点耳熟,可就是不知道在哪儿听的了,难道,这酒我以前还喝过?不可能啊,若是真的喝过,我不会记不住啊!难道是内销的?”

韩雨的额头上已经有些冒黑线了。

山炮撇嘴,不屑道:“什么啊,这儿是西门庆喝过的,小说中写的。”

“噢,哎你说的那个是不是昨天看的那小说,西门庆用这酒给潘金莲洗澡的那段?你确定用的是这酒?”墨迹搓着两手,猥琐笑道。

韩雨和谷子文齐齐的喷酒啊,谷子文将脸拧在一边,韩雨的额头上则冒出了几道杀气腾腾的黑线,差点没整出内伤来!

这得亏是没让武三郎来啊,这家伙,你一下侮辱了人家俩祖宗,就他那脾气,非把这三个货给劈了给他的老爹烧柴火不可。

“你们几个,就没有看过水浒吗?”韩雨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道。

“金瓶梅算吗?”

“你说呢?”

“那我没看过。”墨迹见韩雨脸色不善,急忙道。实际上金瓶梅他也没看过。

山炮道:“我只喜欢看少年啊宾和金陵岂是池中物这类描写都市感情生活的书。”

狼牙拿着筷子挑着桌子上的美食,淡淡的道:“我不喜欢看古装片!”

韩雨是彻底被他们打败了,崩溃,太崩溃了,跟这几个人聊四大名著,估计便是刘翔来了都得得心肌梗塞,非送医院不可!三头牲口,竟然是三个文盲,哦不,是牲口文盲。

都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现在韩雨倒觉得,流氓有文化倒不可怕,可怕的是遇上流氓文化!

“哎,无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无知!你们几个抽空也得多读点书,读点好书了。”韩雨语重心长的道:“日后,国家精神文化还要看咱们来继承和发扬光大呢,你们这样,我很难想象会带出什么样的下一代!”

谷子文点头,正色道:“老大,我看不如给他们找几个国学老师,专门给他们讲解四大名著吧,就连水煮三国,梦回红楼,戏说水浒,恶搞西游这样的书都没看过,日后怎么说是现代化社团的高层?”

韩雨愕然,缓缓的转头僵硬的问道:“你刚才说的那四本书,就是你说的四大名著?”

谷子文一见韩雨的神情,不由得小心的道:“是啊,我以前杀过一个奸商,这四本书就是我从他书房里顺的。以前总是听说什么水浒,红楼的四大名著,我一想,咱们也得与时俱进一回,好好学习学习,便全都看了一遍,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那四本书你要好好学习,里面博大精深,你若看透了,会领悟的!”韩雨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道。

“老大,你还没说这酒到底是谁酿的呢?这三碗不过岗很出名吗?”墨迹小声道。

谷子文瞪他一眼:“这你都不知道?当年赤手空拳打死老虎的武松在动手之前,喝的就是这酒!算是古时候第一个打广告的酒了。”

韩雨一愕,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看起来那戏水水浒虽然只是戏说,却还是能够让人学到不少东西的吗!他忙点头道:“嗯,暗蛇说的对,正是武松喝过的酒!”

“那武松是谁?”墨迹充分的发挥出了不知为不知,不知就要问的好学精神,这家伙也不怕气死了老师!

谷子文受到了韩雨的表扬,信心大增啊,高声道:“武松,是三国时的名将,好像是保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变成了一颗绛珠草,还成了个女人……”

“绛珠草?这个我知道,那是征途二当中的一个任务,好像是在一个叫王贵的人那里领的,好像是求爱时候用的……”墨迹诧异道。

“来来,几位兄弟,咱们就不讨论了啊,不讨论了,喝个酒还管他什么出处不出处呢?咱们江湖爷们,但求一个痛快,酒好喝就行了,来,喝酒!”韩雨的眼圈都要红了,他忙举起了酒碗稍一示意便全喝了进去。

这儿博学的男人,你们伤不起啊!

今天是八月十五擦,继续两章,祝贺大家合家团圆,幸福美满,黑米兄弟们财源滚滚,身体康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