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06章 年会开始

406章 年会开始

谷子文等人还不知道哪儿里出了纰漏,只是见到自家老大痛快干了,纷纷干笑着一陪了一碗。

韩雨抹了一下嘴角的酒液,心中暗自下着决心,回头一定要像谷子文说的那样,请上几个正儿八经的国学老师,给他们好好的充充电!这些家伙的年纪都不算大,整天打打杀杀的,日子长了只怕就会变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再说了,身为Z国爷们,你不知道自己老祖宗出过多少个诗人可以,可你总就得知道知道李白,杜甫吧?史记没看过,那也得知道知道司马光吧?咳咳,司马迁!

反正,四大名著你不用全知道,但是,至少跟人家聊起来,不至于有把武松安插到西游记里当猪八戒这种让人恨不得吐血的事儿,这便算成了。

嗯,等解决完了东海帮,社团的地盘人手扩张到一定程度之后,这事情便要落实起来。日后社团精英小弟的考核,不仅要看身手,还要看脑瓜子!省的他们除了打打杀杀外什么都不会。

谷子文放下了瓷碗缓缓的道:“如此好酒,若是可以大规模的进货的话,咱们旗下的场子,倒是可以考虑全部都用上这酒。让它和洋酒,啤酒一起卖,估计等过些日子,这酒便会成为支柱!”

“老大,要我看最好是将这酒厂买下来,咱们那个啤酒厂干脆改成这个得了,有了这酒,只怕兄弟们再没人喝那马尿似得啤酒了!”墨迹也忙道。

韩雨笑道:“酒已经被楚颜给买下来了,过了年就动手开工。”

“那咱们得限量供应,想要喝的人,必须得上咱们的场子里去。这样,咱们能狠狠的赚上一笔!”谷子文想了一下道。

墨迹转了一下眼珠子,笑道:“干脆,咱们不让它在市面上流通得了,这佛祖不是说过嘛,物以稀为贵,到时候让他们想喝,就得去咱们的场子。”

这两人的话,让韩雨也大为意动。他们再一次的用事实证明了一句话,三个臭皮匠,有的时候是真的能抵上一个诸葛亮的。

嗯,如果他没把俗话当成佛祖他老人家说的那就更好了。

喝完了酒,韩雨又给李中文打了个电话,知道他已经到了WF了。韩雨吩咐了他几句,让他跟着楚颜和她手下的人好好学着点。因为韩雨发现,楚颜的商业天分,尤其是谈判的本事还是不小的。至少若是换了他跟武老谈,三碗不过岗早没戏了。

李中文呵呵一笑,轻声道:“这个不用老大吩咐,今天上午跟着楚小姐与那些当官的人谈土地租赁合同的事宜,我便大受鼓舞。楚小姐在谈判上,堪称专家!”

“行了,你也不用把她捧的太高,总而言之一句话,要学其精华,去其糟粕!”韩雨又总结了一句,随后又问了一下李中文关于事情的处理进展,听他说,只要明后天过年前大概就能回来,韩雨这才挂了电话。

实际上这小子对于能够跟着楚颜还有她手下的那些个经理们一起做生意,已经非常意外和激动了。要知道,楚家旗下的那些经理,在经济金融这个圈里那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

李中文以前不过是个场子里的小经理,双方虽然职务相当,却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上的概念。

能够拥有这么一个近距离学习的机会,李中文当然分外珍惜。

结束了和李中文的通话,韩雨又给马文泉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鳄鱼他们的死,东海帮那边都有什么反应。得知那个孙平天将这口气咽了下来,并且派人将鳄鱼等人的遗体接了回去,韩雨这才放下心来。

他还真有些担心,那个孙平天破罐子破摔,来找他们拼命。

“那萧炎怎么样了?她没事吧?”韩雨吐了口气,轻声问。

“那丫头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神经大条的很。”马文泉笑着道:“现在正在下面练刀呢!”

“你在她身边多派两个人,等过了年我便让人将她接回来,若是她愿意读书,咱就让他可着劲儿满世界的挑学校,若是她想工作,我就安排她进集团,女孩子家家的,整天打打杀杀的的确不合适。”韩雨轻笑道。

“她什么都不会,进集团能干什么啊?”马文泉轻叹道。

“不会可以学嘛!谁也不是天生就能的。再说了,集团不是还有保安部吗,让她抓一下安保总还是可以的。”韩雨笑道:“你还是先问问她想做什么吧,毕竟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老大,让你费心了。”

“滚蛋,她是你妹妹,就不是我妹妹了?哎,明天社团开年会,你可别忘了回来啊!”韩雨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时间任然如同白驹过隙,漆黑的如墨之夜过去之后,晨曦带着黎明的骄傲晃晃悠悠的笼罩了大地!

再有两天就要过年了,明天是三十,后天是初一,而今天,则是遮天开年会的日子。

天空恍惚惚的发着蓝,淡淡的恍若棉花糖似得云朵,在天空轻轻的随风舞动的,点缀着蓝天。清冷的小风,时不时的打着旋儿吹过,带起丝丝冰冷的寒意。

天虽冷,可是众人心中却都热乎乎的。

一大清早起来,遮天的小弟便将过年的衣服都穿了出来,社团新发的一套整齐的西装穿在身上,让他们看上去精神焕发。

韩雨静静的坐在那里,胡来,谷子文,莫太横,马文泉,墨迹等几位堂主依次排开,然后是黑狼,狂熊,铁面,陈蛟,狼牙,山炮,余兴等一干社团的大佬们雁翅而列,一个个的面色严肃,偶尔彼此交谈几句,其余的时间却都显得非常**肃穆!

在他们的对面,首当其冲的是社团第一批四星级小弟,也是社团的首批骨干,今天,便是他们的升职仪式。

在他们后面,是数百名五星级小弟,再往后是社团的正式成员,但是暂时还不能授星的,这儿些人占了绝大多数,至少有一千多人。再往后,就是一些还在训练的预备役了。

远处,还有不少没有参与会议资格的小弟,羡慕的望着他们。这种目光,让这些小弟的腰杆挺的更加笔直了。

不得不说,数千名穿的一模一样的小弟齐刷刷的坐在那里,还是非常壮观和震撼的。

对于能够这么近距离的和这些社团的大哥们坐在一起,下面的一干小弟都显得异常兴奋。

他们用一种狂热崇敬的目光望着主席台上的众人,时不时的还会彼此交换几句信息:“哎,那位年轻的黑脸是哪儿位大哥?”

“这你都不知道?这是我们黄泉堂的副堂主,黑狼!”

“哎,那位就是我们血斧堂的狂熊副堂主,听说啊他跟黄泉堂的副堂主黑狼是好兄弟,是最早跟着老大混的!”

“我靠,那位就是和尚哥了吧?一看就知道是做大哥的,那气势,啧啧……”这是擅长拍马屁的。

“铁手哥的派也绝对错不了,你瞅瞅那腰板,那眼神……”

下面是众说纷纭,却一个个很自觉的压抑着声音,所以并不显得太闹。

他们这些人最为关注的还是韩雨,他们中除了极少数的人见过韩雨之外,其余的人在这之前都不知道自家老大长的什么模样,可是此时见到他往那里一坐,只要不是傻子,当然猜到了他的身份。

不过可能是因为老大这个身份平时在他们心中的积威所致,对于韩雨的谈论反而是最少的。他们都很自觉的避免对老大品头论足,甚至都不敢像盯着其他的大佬那样死死的看,只是目光在主席台上游走的时候,快速的扫上一眼。

韩雨自然坐在了主席台的最中间,在他的左手边是谷子文,右手边却空了一个位置,只留了一张椅子。

这让下面的小弟不禁面面相觑,暗自嘀咕那是给谁留的?社团的大佬们不是都在这了吗?

“嗯哼,咳咳,这儿个都肃静了哈,今天咱们这儿个年会啊,就算是正式召开了。这是咱们遮天社团的第一次年会,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次。为什么?四个字,论功行赏!马上就要过年了,大家想不想过个好年,回头再招个桃花运啥的?”胡来站起了身,先清了清嗓子才道。

下面的一干小弟纷纷齐声笑道:“想!”

“想那就给和尚闭嘴!”胡来笑骂道:“小样的,我看你们是巴不得社团给你们发个媳妇,回去搂着暖被窝!”

众人再次哄笑,就在这儿个时候,一个走路微微有些跛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的脸色微微带着点白,脸色平静,穿着一件灰色的西装上,前面的小弟看见他的衣服领子上别着两枚黑星,纷纷诧异的瞪圆了眼睛。

两星成员?那可是堂主级别的大佬了。除了裁决堂的堂主谷子文外,其余的大哥级的人物才是两星呢。这儿人是谁,他们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更为怪异的是,其他的堂主领子上绣着的可是银星,而他的领子上却是别着两颗黑星,这儿又是什么意思?

当他们看到这儿人来到主席台中间,包括韩雨在内都站了起来的时候,下面嗡的一下,那讨论的声音就起来了。

中秋团圆夜,天涯共此时!咳咳,大家多喝两杯,手头宽裕的兄弟,也请打赏了 哈哈哈,今晚俺也要喝两杯玛莎拉蒂,嗯,不行喝杯布加迪威龙也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