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09章 拜会方文山

409章 拜会方文山

“有这么惨了吗?”韩雨见他说的有趣,忍不住笑骂道。不过他的心中也是暗暗吃惊啊,若不是钱财吃紧,想来余兴也不会如此直接的就拒绝他的。如今,他的账面上倒是还有三千万的流水,不过那是他给自己存的私房钱,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动的。

“老大您要是急用的话,我也可以筹集三百万给您,不过,至少三个月以内,您可不能再问我要钱了。”余兴看了一下他的脸色,忙小心的补充了一句。

韩雨一见他这儿模样,便知道这小子刚才故意夸张了,不由得瞪眼骂道:“我发现你跟李中文怎么就跟俩守财奴似得?噢,现在你都开始学会跟我讨价还价了?我不管你有什么困难,五百万,过了年就必须筹集出来,我要用。”

“啊?五百万?是不是多了点?”

“一分也不能少了!”韩雨抬脚踢了他一下,换了别的老大要钱,只怕没有一个小弟赶跟他讲价的!

余兴呵呵笑道:“若是老大真的急用的话,我回头跟李子商议一下,看看是不是先从哪儿个项目中挪用点!多了不敢说,一千万倒是还能保证的,不过老大也需要保证,过了年后三个月内不能再要钱了!”

虽然三个月内若是跟东海帮发生战斗的话,肯定还是要用到大量钱财的。可是韩雨也知道,汉魂集团刚刚成立不久,现在被他压榨的已经有些入不敷出了。

他再强逼着余兴要钱的话,无异于杀鸡取卵。想到这他只好缓缓的点头,无奈道:“行,只要你能保证那些项目的质量,先挪用点便挪用点吧。”

他们两人玩笑似得对话,被旁边的马文泉听在了耳内。他故意退后两步,走在韩雨身边的时候,顺势将一张卡片拍进了他兜里。

韩雨一愣:“什么?”

马文泉边走边道:“一点儿零花钱!”

韩雨一听便知道这儿是马文泉以前的时候所积攒的钱财,忙掏了出来便要拒绝。马文泉只是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老大,你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若是当我兄弟的话,就别跟我客套了!我也就是手里恰好有点积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来充这个英雄!”

韩雨一顿,点头道:“好,算我借你的,里面有多少?”

“好像有个七八千万吧,我也没算过,不过老大你要还的话,可要算利息的!”说着,他加快了脚步走到胡来他们身边去了。

韩雨握着卡片,只觉得心里热乎乎的。他悠悠的吐了口气,心里清楚,马文泉怕是把整个黄泉帮的家底子都拿出来了。

两人的这段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实际上除了马文泉之外,其他的人便是有心也的确都没钱。胡来以前连黑狼他们的保护费都收,简直就是个野和尚。

莫太横这个二把刀是做火锅的,墨迹跟了他是为了混口饭吃,能够出人头地。谷子文刺杀他,是为了钱!

算来算去,也就马文泉这个前黄泉帮的帮主,有些家底子。当初黄泉帮并过来的时候,韩雨只是收了他的场子,可没管他以前的所得!

哎,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韩雨望着前面笑呵呵的胡来等人,终于体会到了当老大和他们几个当堂主的最大的不同。

虽然自己可以当个甩手掌柜的,可统筹全局的事情也推卸不得。至于胡来等人却只用管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便万事大吉了。

韩雨他们去的是餐厅的顶层,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今天社团刚刚晋升的那些四星小弟,韩雨等人在包厢里喝酒聊天。昨天仅有的那一坛三碗不过岗本来已经喝完了,可是楚颜像是早就猜到了似得,今天一大早竟然就派人送了满满的一大车来。

如今,餐厅中四处都弥漫着浓浓的酒香,闻之欲醉啊!

余兴喝了几杯,脸都红了。可依然不舍得撒手,一个人抱着个酒坛子猫到一边喝去了。那边从楚家请来的师傅闻着空气中的酒香,竟然也按捺不住,最后也加入了战团。总之,整个训练场山下,是喝了个一塌糊涂啊!

喝过了酒,韩雨头脑晕晕的睡了两三个小时,等到下午的事后才幽幽的醒了过来。

胡来和墨迹等人正喝着醒酒茶,在那里低声说话。

韩雨走出房间,几个人纷纷笑着打招呼,胡来嘿嘿笑道:“老大,醒了?要不要喝点酒,顺顺气啊?”

“你是生怕我不吐是不是?”韩雨瞪他一眼,坐在那里抽了根烟,喝了点茶,头脑才觉得清醒了些。如今,社团的小弟已经都解散回家准备过年去了,只剩下三四百个不想回家也无家可回的人。

他们这些人大多都是孤儿,或者是父母离异,父亲出国之类的,便由墨迹安排着准备在训练场过年。

韩雨换了身衣服,喊道:“哎,和尚,要不你陪我去一趟方局家?这不过年了嘛,我去他家里看看。你们几个要是觉得干坐着无趣,不如让和尚给你们找几个美女陪着?”

胡来闻言连声答好,马文泉等人却是忙不迭的拒绝:“老大,您还是赶紧走吧,就不用为我们着想了。”

“你们这几个,比我这个和尚还和尚。哎,大好的男人,天天将枪上膛却硬是一枪不发,你们也不怕憋出病来?”胡来嘿嘿笑着道。

“我看你就已经憋出病来了!”谷子文没好气的道:“看你脑袋上那明晃晃的香疤,不就是憋的嘛?”

韩雨忍不住哈哈大笑,率先走了出去。胡来哼哼道:“俺先出去,等回来再给你们算账!”

马上就要过年了,方文山这个一局之长自然也到了休班的时候。方文山有一个妻子,名叫米雪,还有个女儿叫方雨荷,虽然他有在外面包养情妇,可是看起来他的妻子并不知情。

当方文山给韩雨打开门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在。

看见韩雨,方文山有些意外的道:“是你?怎么有空想起到我这来了?”

说着,转身先进了屋,就好像是老朋友似得道:“把门关上,不用换鞋了。”

方文山所在的小区位于市里繁华路段,一百四十平米的高层,市值大概在七八十万左右。以方文山的工资,便是干上一百年,也不够在这里买套房子的啊。可是有句话不是说嘛,这年头有靠山的妖怪那便是出了问题,也自然有老大给接走的,有什么好怕的?

而方文山,显然就是那有后台的妖怪。

“方大哥,看你说的,这都马上要过年了,我能不来看看你嘛?嫂子也在家呢,哎呦,这儿位就是小侄女吧?长的真漂亮!来,叔叔给你戴上!”说着,韩雨从兜里摸出个普通的玉佛,给她带上了。

“谢谢叔叔!”方雨荷十二岁半,在市一小读书,这些资料韩雨早就让手机调查过了。

“哎真乖!”韩雨再她的脑袋上拍了拍,小丫头自跑了去找她的母亲去了,不过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忍不住的回头来张望,不是看韩雨,而是看胡来。

胡来那一颗锃明瓦亮的大光头实在是太晃眼了,小丫头大概是第一次见到和尚,所以很是好奇的打量着他。胡来则笑呵呵的对着小丫头挤眉弄眼的,韩雨甚至还听见他喃喃的嘀咕了一句:“这小萝莉,看起来很有爱啊!”

韩雨狠狠的恶寒了一下,这儿家伙该不会是男女通吃,老少通杀,传说中不忌讳年龄段和性别的包干吧?

胡来上前跟方文山打过招呼,方文山笑呵呵的打量着他,点头道:“能够在局里还将袁飞给制住的人,遮天花和尚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胡来咧嘴笑道:“您过奖了,和尚早就听老大说,方局长对我们老大照顾有加,早就心存敬意,这回能够拜见,也算是了偿了夙愿。”

方文山哑然失笑道:“算了,还是不要说客气话了,随便坐吧。”

三人坐在了沙发上,方文山瞄了自己的闺女正把弄着她新得的玉佛,笑呵呵的道:“你这小子送我女儿东西也不说弄个拿的出手的,找个地摊货糊弄我姑娘?你也太抠了吧?”

韩雨知道方文山是开玩笑,笑道:“方局两袖清风,我若是送的贵重了,您又怎能收?怕是早就将我赶出去了。”

“来,你们喝茶!”米雪走了过来,她是一个很柔和,很漂亮的妇人,因为保养的关系,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跟三十多的样,看看这家里家外收拾的相当利索,显然也是一个能过日子的人。

单看外表,这简直就是一个和谐的三口之家的典范!

“谢谢嫂子,您甭忙了,我们就是来坐坐,跟方局聊几句就走!”韩雨忙笑着道。

“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你来我这里就是为了坐一会儿就走?想的美你,留下陪我喝两杯,你去炒两个菜!”方文山对着他的老婆吩咐道。

韩雨苦笑道:“真不用了,方局,我这中午的时候刚刚喝了个饱,睡了好大一会才算是稍微清醒了些,若是一喝怕是又醉了。”

“怕不是开完了年会,结果喝多了吧?”方文山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