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11章 坏他好事

411章 坏他好事

“啊对不起,对不起!药市长住在A区66号,您顺着左拐,跟着刚才那辆丰田走就可以找到别墅区。张先生就住在药市长前面那排。”那小保安被韩雨的话给吓了一跳,慌忙打开了车门,将韩雨放了过去。

有了那小保安的指点,韩雨已经知道那辆霸道的去向了,直接冲着别墅区而去。他以前跟着方文山一起来拜见赵达钢的时候来过一次,所以倒也并不陌生。

别墅区前虽然也有一道岗线,还有两个小保安,可是在韩雨一提药市长这三个字,他们便立即露出了会意的笑容,当韩雨丢过去几百块钱后,他们更是二话不说,很痛快的放行了。

临近年关,前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可是像韩雨这样出手如此大方的人,却很少见。那些个有钱的人,都不愿意拿正眼看他们,还小费?自己做梦去吧!

进了别墅区,韩雨走上了一条弯路,远远的便看见那辆黑色的丰田霸道一扭头,进了一条岔路。韩雨立即一打方向,从相反的方向绕了过去。

这里的道路都是相互通着的,一栋栋的别墅相隔的距离至少有上百米,当然,在这个寸土寸金的时代,拥有这么大的距离,必然要在别墅的价格上做文章。这儿里的别墅你到别处都够买两个同等规模的了。

当然,能够在这里买别墅的人,自然也都不会在乎那点小钱。

韩雨找了个公用的停车场,将车子停好,自己则带上一个墨镜,一紧风衣慢慢的朝着刚刚远处的那栋别墅晃了过去。

别墅周围的道路,除了足以供两辆车并排行驶也绰绰有余的车道之外,还有在那花园,树木之间修建的小路。四周有高大的松柏,还有梅花,在这样寒冬的季节里,花香和绿叶的确给人一种非常享受和意外的感觉。

韩雨却没心思在这儿里欣赏风景,他只是借着树木的掩护,快速的靠向别墅的方向。远远的便可以看见黑暗中,一个黑色的影子匍匐在那里,恍若巨兽一般,正是他刚刚追了一路的那辆丰田霸道。

韩雨一猫腰,绕到了别墅的后面。然后几步小跑,两脚快速的在墙上蹬了几下,人便腾空而起,手指轻轻的在窗台上一扣,悄无声息的挂在了墙上。

幸亏这儿里的主人比较相信别墅区的保安力量,后面的窗户都没有安上防盗网,不然,韩雨便算是上来也难以进去。

而如今,他悄悄的打开窗户,微微观察了一下,便像灵猫一样窜了进去。这儿是一间普通的书房,四角上放着几盆高大的宽叶植被,此时虽是寒冬季节,却依然绿意盎然。

在中间,是一个书桌,书桌后面是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厚厚的书籍,什么商战技巧,商场上的谈判法则,希尔顿成功的奥秘之类的书,随处可见,甚至还有英文版的。

书桌上还有一本番扣过来的,显然是那主人刚刚正在看过。韩雨随意的瞄了一眼,见上面一连串的英文字母,大意应该是如何品评葡萄酒。

这儿里的主人,显然是一个在经济方面颇有建树的人,而且品味很是高雅。不像是那种粗俗的暴发户。

不过,那书搁置的角度有些乱,似乎走的颇为慌乱。韩雨两眼轻轻一眯,慢慢的绕过一个横木的隔断后,来到了门口。

他悄悄的将耳朵靠了上去,见没什么动静之后,这才一开门,快速的闪了出去。

整个二楼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这个时候一楼隐约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韩雨小心的来到了楼梯口,蹑手蹑脚的向下走了几步,然后才举目向下打量。

透过楼梯的间隙,可以看见下面的客厅中正坐着几个人。

中间一个人,是个相貌英俊,面色阴冷的年轻人,他冷冷的盘坐在那里,手里夹着一个雪茄。在他的身后则矗立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是一位面色古朴,冷峻的中年人,他留着一头长发,虽然不高,却显得粗壮有力,恍若雄狮一般。

韩雨只看了一眼便忙将目光垂下。竖起了耳朵,心中则暗喝一声:果然是他们。

刚刚韩雨借着灯光看见的那个人,便是那个雄狮般的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韩雨去接老船时所遭遇的那个剑门高手,断刀。

而在他前面坐着的那位年轻人,脸色微微青中带白,眉目间透着股阴狠的味道,不是剑门的少主,那个和他有着一面之缘的柳破东还是谁?

他们怎么到这儿来了?难道是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韩雨意识到自己的一时兴起,搞不好又救了自己一命。他忙悄悄的吐了口气,竖起了耳朵倾听。

“张先生,我带来的这茶怎么样?”柳破东轻轻的吹着茶杯里的叶子,吸溜着道。

“茶是好茶,只可惜此时不是品茶的好时候。阁下到底是谁?这三更半夜的夜闯民宅,所为何事还请直说吧!”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语气他应该就是此间的主人,张先生了。

韩雨听他的声音有些耳熟,不由得轻轻扫了一眼,目光一窒,竟然是他?

这儿个张先生,也是熟人。竟然是他上一次跟静汐一起参加酒会的时候,所在的那个酒店的总经理。当时韩雨还向静汐打听他,想要收服他来着。

韩雨记得他的名字好像叫张新收。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立着两个人,一个是位年轻的妇人,看年纪只三十岁左右,应该是他的老婆。

旁边矗立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应该是他的女儿。

“张先生着什么急啊?”柳破东阴阴一笑,又喝了几口这才缓缓的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健仁集团的少主,看中了你的酒店,今夜专门前来,是想跟张先生谈一下价格的!”

“健仁集团?LN的健仁集团?”

“呵呵,想不到张先生也知道小号的名声啊,不错,就是那个健仁!”柳破东嘴里说着小号,可满脸的神情却分明是骄傲至极。

“想不到是健仁集团的少主亲自前来。”张新收一听说对方的名号,心中便先是吃了一惊。

健仁集团成立的时间不长,扩张却很快,尤其是在地产,建筑和一些贸易方面,简直就是LN省的巨无霸。这样的存在,绝不是他能够惹的起的。

所以,他迟疑了一下才道:“只是,我的那点买卖,本小利薄,每年虽然也能有个百八十万的利润,可想来这点小钱,是不会放在少主的眼中的,所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这儿么说可是拒绝我吗?”柳破东眼中目光一闪,阴冷冷的眯着眼道。

“便是拒绝你又能怎么样?酒店是我们家的,我们想卖就卖,不想卖就不卖,难道你还要强买强卖不成?”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听起来似乎年纪不大,可是脾气却不小,应该就是张新收身边的那个丫头了。

“呵呵,想不到张先生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不知道,若是本少爷看中了她,张先生想要多少聘礼才肯将她送与本少爷?不若我将你的酒店买了,她便算做赠品如何?”柳破东眉头一闪,从那女孩的脸上扫过,色迷迷的道。

“你……”

小丫头眉头一挑便要骂人,却被张新收给拉住了。他也算是商场老将了,自然知道对方口气如此托大,是因为人家有着绝对的实力。可见他竟然辱及他的家人,不由的沉声道:“柳少爷,酒店我是绝不会卖的。现在天色已晚,我也就不多留您了,您请回吧!”

说着,张新收站了起来便要送客。

柳破东摇头笑笑,阴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这话一说完,旁边的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立即一左一右站了出来。只有断刀和另外一个中年人没有动。

张新收的脸色微微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的意思张先生难道还不明白吗?你的那个酒店,本少爷我看上了。而我看中的东西,还从来没有人能给我说不卖这儿俩字!”柳破东阴冷的道:“包括女人也是一样。”

“张老弟,你又何苦给自己找麻烦呢?不过就是一座酒店罢了,全是身外之物,你何不如拿了钱,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断刀身边的那个中年人终于开口了,韩雨瞄了一眼,见他正是其中的小区门口下来给门卫打招呼的人,隐隐的猜到了他的身份。

果然,张新收冷笑道:“我是不如牛大哥识时务,若不是你带他们进来,只怕他们也找不到我吧?我自诩对你不薄,可没想到你竟然会出卖我!”

“这怎么能是出卖呢?人家柳少给的价钱非常公道。再说,这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去……”姓牛的中年人狠狠的朝他使了个眼色:“你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也不为自己的家人着想吗?”

张新收瞄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见她们靠在一起,脸上已经露出了惊恐和害怕的神色,心中已经软了。

这儿健仁集团的来历,他多少也是听说过一些的。那可是LN首屈一指的社团,剑门的产业。这儿个人既然是健仁集团的少主,那想来跟剑门也是有关系的。

张新收暗自轻叹一声,难道自己辛辛苦苦创立的社团,就这儿样完了吗?

“呵呵,还是牛先生识时务,张先生,这儿是合同。这样,我便以市值的价格将酒店买下来,只要你将这个合同一签,咱们这买卖便算是成交了!”柳破东轻轻的扫了一眼张新收,淡淡的道:“当然,你的这儿位小姐和夫人,依然能够够过神仙般的日子!”

这儿最后一句话已经隐隐含着威胁了,张新收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女,目光中露出了挣扎的神色:“你们为什么非要收购我的这儿个小酒店?那点利润,柳少爷看不上吧?”

“本少爷想来这里杀一个人,不知道这个答案你满意吗?!”柳破东显然已经没了什么耐心,眼中闪烁着凶光道。

张新收的心中再次一震,他知道,这个酒店不卖是不行了。若是真的惹恼了他,只怕自己一家人的小命都难保!他幽幽的叹了口气,张新收的女儿却上前一步,她的母亲一把没拉住,目光中不由得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小丫头已经柳眉一挑,沉声道:“唉,你这人还讲不讲道理?别忘了,这儿还是个法治社会,还有警察,有政府,你这么强买强卖,就不怕我们去告你吗?”

“告?”柳破东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似地,哈哈笑道:“那你去告啊,你看看便是你将自己献上,又有哪儿个法官敢接你的状子?我告诉你,少他妈的给本少爷扯什么王法不王法的,在这里,本少爷便是王法!”

张新收急忙将自己的闺女拽了回来,心底长长的叹了口气。

有人的地方便有等级,无论哪儿个社会,哪儿个朝代,哪儿个国家地方种族,总会有那么一批能游离在法律之外的特权之人。

法制社会,也是一样。

他张了张嘴,刚想同意,这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突然在二楼响了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柳少爷,这儿次可能要让你白跑一趟了!”

格老子滴,好大的雷哇,赶紧走人!嘿嘿,问问有临沂4S的童鞋嘛?嘎嘎,有事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