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14章 再闻伊人

414章 再闻伊人

“少爷,断刀不会是回去找黑衣去了吧?不,不用拦着他吗?”那名小弟小心的道。

他们都是跟着柳破东的心腹,说起话来自然也没那么多的顾忌。

柳破东微微一翻白眼,轻声道:“拦什么?他若是能将黑衣杀了,岂不是好事?”

“可万一……”

柳破东嘴角一勾,淡淡的道:“没有什么万一,黑衣既然将我们都放走,便不敢杀他!剑门,不是现在的他能惹的起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说着,他闭上了眼睛。

阻拦?他当然不会阻拦,断刀虽然是个不错的高手,可是剑门却绝不会因为折损了一个莽夫实力便会有所下降。若是能用他的死换来一个进攻遮天的机会,这买卖当然值得!

当然,若他把黑衣给杀了,那结果就更好了。

功劳是他这个剑门少爷的,那罪名嘛自然便是那个断刀的了!

断刀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他那个少爷的算计之中,此时他只是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直到车子消失,这才缓缓的抱了一拳,微施一礼:“少爷保重!”

说完,便一招手拦住了一辆车,瓮声道:“去清风小筑!”

“对不起先生,这儿么晚了我这是回家的车,就不跑远……”他话还没说完,断刀手腕一晃便将一张红彤彤的老人头拍在了驾驶台上。

那司机一看,从这里也不过十来里的路程,一百块钱太绰绰有余了。不过眼前这人出手这么大方,这些司机那多贼啊!一个个都是人精,那司机眼珠子一转,面露为难之色道:“这儿个马上就要过年了……”

断刀二话不说,又拍了一张。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这回去……”

啪,又一张!

“得,看起来您是的确有急事,我便陪着你跑这一趟。这要是搁在平时,我是绝对不会跑的!”那司机耍乖道。一边说着,一边倒过车头,另一手想要去拿钱,断刀用手一拍,沉声道:“到了再说!”

“唉,这您放心,这您放心!”那司机忙将手拿了回来。这一路上有三张红彤彤的票子,那司机是过关斩将啊,甚至直接闯了一个路口的红灯,原路上不过五分钟竟然被他杀到了。

“多少钱?”断刀沉声道。

“啊,这儿一共十五块钱!”司机看了一眼表,笑呵呵的便要去拿前面操控台上的钱。却不想被断刀一把拿了过去,断刀微微一笑,拿过其中的一张递了过去:“找吧!”

“啊,啊?”司机傻眼了:“你不说那钱是小费嘛?”

“我说了吗?我只不过是将钱拍在那里罢了!那是俺预付的车费,少废话,找钱!”断刀哼了一声道。

司机眼睛一瞪,张口便骂:“我擦,你狗日的拿老子当双休日过呢,还他妈的预付……”话未说完,他便猛的将嘴闭上了。

断刀手里挥舞着一把半截的暗红色长刀,静静的搭在他的肩膀上,虎目中射出森冷的杀机。

当啷!

几道横在司机的座位和副驾驶位上的钢管防盗网竟然被他这轻描淡写的一刀就给劈了一截下来,司机的脸色一下就白了。

要说这出租车司机,在城市里那也属于一般人惹不起的角色,因为他们团结啊,一帮司机抱成团,谁也不是个。所以时常发生客大压主的事儿,可是这一次遇到了断刀这样的狠角色,他就不是个了。

他们平时欺负人,不过是图谋点钱财而已,为了点身为之物把自己吃饭的家伙搭上?那可犯不着。

于是乎,那司机就连说句不要了都不敢,老老实实的找了八十五块钱,断刀将那一百的丢过去,头也不回的下了车。

那司机这才像逃命似地急慌慌的开了车,落荒而去……

张新收的别墅中,在柳破东他们走后,张新收这才惊愕的望着韩雨道:“黑衣先生,您怎么会在这呢?”

韩雨尴尬的摸了下鼻子,轻声道:“我在路上望见了他们,发现其中有一个熟人,所以怕他们是在憋什么坏水,便跟了上来。为了避免他们发现,我走了你后面的窗户,那个,不请自来,还望张,张哥见谅!”

“嗨,什么见谅啊,今天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竖琴,妮妮,还不过来谢过恩公!”张新收这回才算是长长的吐了口气,然后拉着老婆,女儿给韩雨道谢。

韩雨慌忙让她们起来,连道不敢。那叫妮妮的小丫头抬起头,干净的眸子里闪烁着崇拜的光泽,望着韩雨道:“叔叔,你真威风,将那几个坏蛋都吓跑了!”

“叔叔?”韩雨摇摇头,苦笑道:“我哪儿有什么威风,倒是你那么勇敢,面对几个人竟然一点你也不怕!”

“哼,谁说我不怕?我当时都快要吓哭了!”小妮妮想了一下才脸红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那你好好学习,日后学到了本领,便不怕了!”韩雨笑着道。

小丫头使劲的点头,张新收这才望着自己的妻女道:“你去给客人泡杯茶,再安抚妮妮睡了吧!”

他的老婆有些担心的道:“他们不会去而复返吧?”

“应该不会,那个姓柳的年轻人将自己的小命看的比什么还重,既然知道我发现了他们,他们不会再傻乎乎的留在这里!大嫂尽管放心。”韩雨忙轻声道。

张新收的老婆讶异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如此自信。不过,她还是急忙点了下头,将妮妮带着上了楼。小丫头上楼的时候还一直回头望着韩雨。

“这个,时候不早了,我还是……”

韩雨想要起身告辞,却被张新收给制止了:“黑衣老大,您若是不嫌弃我这里简陋,便再坐一会儿,我想有件事情求您!”

“咱们这都乡里乡亲的,有什么求不求的?有话您尽管说!”韩雨笑了一下道。

张新收微微迟疑了一下,才猛的一攥拳头,沉声道:“我想将我的酒店卖给您,不知道您愿不愿意收下?”

韩雨眉头一弯,端起面前的茶水来喝了两口,张新收紧张的望着他,韩雨将茶杯放下道:“好茶啊!”顿了一下,他才轻声道:“张哥……”

“别,黑衣老大,您叫我老张就行!”张新收慌忙扶着鼻梁上的眼镜道。

韩雨笑了一下,他能够看出张新收很紧张,从他一口一个老大来看,显然也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韩雨也不再遮掩,点拖道:“那行,那我便叫你老张,你叫我黑衣。”

他手指在前面的茶几上轻轻的点了几下,才悠悠的道:“老张,我知道你是一个人才!”

“早在举行拍卖会的时候我便向静汐打听过你,她告诉我说,你将酒店当成了自己唯一的事业,所以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卖给我?据我所知,你现在酒店的生意非常好,每天三万两万的总有盈余吧?”

张新收缓缓的点了点头:“您说的没错,我的酒店现在生意是不错,可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许多人都窥觊它,老实说,这几天已经不下好几拨的人找过我了,他们不是官,就是商或者是我惹不起的势力,这酒店若是再放在我的手里,早晚有一天都会被人给砸了不可!既然如此,我不如找个可信的人卖了!”

韩雨向后靠在沙发上,端着茶水喝着,吸溜,吸溜,不说话。

淡淡的茶香落在唇齿间,带着一股让人陶醉的雅致。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师傅曾经说过的话,身为强者往往不得好死,生为弱者往往不得好活。

从这儿个方面来说,张新收应该算是弱者吧?自己呢?自己是不是也是弱者?

韩雨想起了柳破东,心中有些无奈的暗自叹了口气,如果不是的话,他早就一刀将那个柳破东给杀了!

正因为他的势力不如剑门,如今又有东海帮这个卧榻之虎在旁,他才放了他一马。说来说去,不还是实力的问题吗?

韩雨信马由缰的放飞着自己的思绪,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就是那个值得托付的人?”

“就因为,您一直没有找我!”张新收缓缓的道。

“恩?”韩雨一挑眉头,示意他继续。

张新收苦笑道:“当初您将野兽拍卖了去,我第二天便去给赵小姐还车子。当时赵小姐跟我说,说您可能比较欣赏我,言语间流露出了招纳的意思,她让我好好考虑一下,说您是个不错的人,跟着您,我或许会走的更高,更远些。”

静汐吗?韩雨的眼中闪过一抹柔柔的神色,随即化成了淡淡的忧伤。那个静静的,婉约的却又拥有一腔烈骨的女孩,就仿佛又静静的站在了他面前似地。只是望着他的 目光中,带上了淡淡的伤。

你,为什么没有等我呢?韩雨似乎读出了这么一句话,只是这么静静的一句,便像是一座大山,陡然间压上了他的胸口似地,让他透不过气来。

初恋,总是来的莫名其妙,走的也莫名其妙,留下的便只有那淡淡的伤感和遗憾。或许,没有表白的初恋才是隽永的,因为它带着淡淡的忧伤,就那样时不时的提醒着你,让你在脑海里雕刻出那个唯美的女孩。

因为没有表白的诉说,所以干净。因为干净,所以那伤才会那么的淡,却永远也不会消散。

是不是每一个男人的心底,都会为不属于自己的另外一个女人,留着一块干净,柔软的地方,以供自己偷偷的回忆呢?

韩雨不知道,他只知道静汐就留在他的心底。这儿或许对楚颜来说太过不公平,可是他真的无法改变什么,真的!既然忘不掉,那就这样想着吧。

韩雨轻轻的挥了挥手,抿了抿嘴唇才道:“她,还说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