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15章 战断刀

415章 战断刀

张新收看了韩雨一眼,缓缓摇头道:“没了,她只说您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如果我不同意的话,您是不会强迫我的!”

“所以,你就相信我了?”韩雨嘴角轻轻咧了咧,像是要笑,却又像是要哭。

张新收看的心神一跳,忙将目光挪向旁边,轻声道:“是,赵小姐曾经帮过我好几次,她是一个好人。我相信她不会害我的,而且,您也从来都没有找过我,我知道您也是不想让我为难!本来赵小姐还劝我,如果您没来找我,若是我想通了,她说我也可以主动去找您。只可惜我一时鬼迷心窍,只想保着自己的产业……”

“那你就保着吧!”韩雨淡淡的道。

“黑衣老大,我不是那个意思,您……”张新收一听脸色就变了。

韩雨笑了一下,知道他误会了,忙道:“我的意思不是拒绝了你的要求,你不就是怕人找你的麻烦吗?从现在开始,我把你的酒店也划归为我社团旗下的一部分!我安排小弟二十四小时驻守就罢了,你只需要付些保管费就可以了,也不用将酒店卖给我!”

“不,黑衣老大,我是真心想要卖掉的!”张新收慌忙道:“您若是手头不宽裕的话,便多少给点,没关系的。老实说,我,我实在是有些怕了。刚才我一直在想,如果我的女儿和妻子出了什么事的话,我该怎么办?我能看的出来,那个姓柳的真不是什么好人!”

“我真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酒店怎么样?事业怎么样?若是她们母女出了什么事的话,我将一辈子也不能开心快乐!”

韩雨没想到他还是一个模范丈夫,有些感慨的瞄了他一眼,轻声道:“可是,一个有着事业心,尤其是像你这样成功过的男人,放弃自己唾手可得的事业您甘心吗?”

张新收的神色一黯,他用手轻轻的拢在自己的头发上,有些恼恨似得挠了挠,好一会儿才幽幽的道:“那也总好过她们母女出事,我后悔莫及的好!事业毕竟都是镜花水月,只有他们母女,才是我最真实的幸福!”

他抬起头,望着楼上,目光中露出一抹发自心底的轻松!

韩雨顿了一下,才道:“若是你还有心想要再这方面做的话,不如,跟我合作如何?”

张新收愣住了,韩雨知道他担心自己的妻女,直接道:“你妻女的安全由我负责,现如今,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一般也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而我一直也想涉足酒店连锁行业,只是,没有合适的人选。这样的话,你给我当经理我,我出钱出人手,你帮我把酒店开到全世界去。日后一旦提及世界第一流的酒店,人们想到的不是希尔顿,不是迪拜,而是我们的汉魂大酒店!你,可有信心?”

张新收沉默,他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他知道现在一点头,或许就会面临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可同样的,他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全都押上了。

一方面是他的事业,一方面是自己妻女的安全,遮天真的能够保证吗?他不知道。

可要是从今之后真的变成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提前退休,又不是他所希望的。他毕竟还年轻,而且,现在他的酒店生意那么好,正是最辉煌的时候,他还有许多梦想没有实现,他也曾经想要挑战过希尔顿酒店王国的地位,若是放弃了,那这所有的一切便将变成镜花水月!

“一个男人,总该有点血性!”韩雨眯着两眼,轻声道:“老张,你好歹也是七尺高的汉子,是天水市少有的资本家,难道真的被他们给吓了吓,便要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吗?难道你真的就甘心自己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吗?”

“我觉得,人活着,有些东西是值得你付出生命的代价的,这才是你人生的价值!便是你的妻女,大概也是不想看着你就这样消沉下去吧?”

张新收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是的,有些东西是超越了生命这个界限的。比如对梦想的追求,对成功的渴望。如果说吃是为了人体的生理需要的话,那成功便是一个男人的精神慰藉!

一个人能吃不代表你能活着,只有精神才是不朽的!

“黑衣,你,你真的想要涉足酒店行业?”张新收紧紧的盯着韩雨,沉声道。

韩雨点了点头:“RZ现在就没有,我想要让人过去弄一个,可惜,我手底下没有这样的人才。一个李中文,对娱乐行业门精,一个余兴是化工,金属方面实业工厂的人才,可是其他的,他也没有什么经验。只有你,干了半辈子的酒店行业,想必对如何经营一个酒店,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优势和经验。”

“只要你答应下来,日后,酒店方面便由你全权负责。我会为你提供资金,人手,提供安保等各方面的服务,你只需要利用你所掌握的东西,将酒店给我开遍世界就行了!”

开遍世界?张新收有些激动的喘了口气,这儿曾经是他的梦想,他最大的梦想。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感觉触手可及。

“不知道你对开酒店有什么样的基本规划?”张新收沉声道。大概是说起了最擅长的方面,张新收就恍若换了个人似地,言语间都带着一股自信的气势。

韩雨苦笑道:“我哪儿有什么规划?倒是基本的想法有点!”说着他沉声道:“我觉得我们的步骤最好分出层次来,比如针对普通人的酒店,这样按照城市的规模和需求,建设上几处,然后便是中等酒店,选择比较有消费能力的城市,最后才是在那些世界名城开始那种最为顶级的豪华酒店!日后,最好将它变成那些世界名城的标志,让他们争着抢着让咱们的酒店开到他们那里去!”

张新收笑着道:“就像希尔顿?”

“不,超越希尔顿!”韩雨掷地有声的道!

韩雨从张新收的别墅里出来,意外而满意的吐了口气。

他不过是看见了断刀,心有疑惑之下跟了上来而已。破坏断刀的好事儿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可能够收服张新收,则更是一份意外之喜。

张新收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单单凭着自己一双手,便在天水市创造出了最为出名的西格鲁酒店,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对付东海帮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剑门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猜出了自己就是救走老船的人。

他们绝不会是只派出一个叶随风暗中帮忙那么简单,虽然不会大张旗鼓的跟他们结成攻守同盟,可暗中派人支持东海帮却是难免的。如此一来,等于无形中为东海帮增加了筹码!

有意思!

韩雨嘴角一勾,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他喜欢这种有挑战的人生,挑战强大的目标,完成别人眼里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就是不知道剑门为什么会对老船这么感兴趣?难道仅仅是为了拥有一个神医?还是他们刺杀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老船?

韩雨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毕竟就柳破东几个人,想要刺杀他未免力量太过单薄了些。

可要是对付老船嘛,就显得合理多了。毕竟,他们可不知道老船的身手是足以让他们大吃一惊的!

正想着,韩雨忽然猛的抬起了头,刚刚抬起的脚也一下停在了那里。只是一顿,他便又缓缓的踏了下去。

在外人眼中,他和刚才没什么两样,只是会有一种突然变的挺拔起来的感觉。

而实际上,韩雨整个人的精气神一下都变的集中起来。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把充满了沙发的利剑,充满着劈砍一切,无所不破的锋利。他眯着两眼,目光紧紧的盯着一苍翠的青松后面。

就在刚才,他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似乎略有熟悉的杀气,那是一种久经杀伐的人,身上自然而然所带着的一股迫人的气势。

一旦当他的心中杀机大起的时候,便连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压抑起来。

很显然,对方不仅没有要掩饰的意思,而且故意将杀气释放出来告诉他知道。

这不是刺杀,是挑战!

韩雨笑笑,扬声道:“想不到断刀竟然会去而复返,想来是专程等我的了?”

说着话,他信步拐过了那片青松林,在他的前面,是一个不大的小花园,中间是一个高大的足有三米多的巨石,恍若假山一般耸立在一个圆形的坑内,四周则有几个长方形的石凳!

这儿本是供人游玩,歇脚的地方,可以想象当夏天来临的时候,烈日炎炎,这儿里的假山上却喷着泉水,四周的树木青色掩映,凉风习习,手端一杯绿豆汤或者西湖龙井,另一手提着扇子或者收音机,几个老人凑在一起或听个评书,或讨论个时事,或下一盘象棋,那将是何等样的快活?

不得不说,还是有钱人会享受啊!

然而此刻,在那原本是应该充满了祥和的石凳上,却因为上面蹲坐着的那个粗壮的大汉,而变的暴戾,森冷,就恍若阎罗殿里的王爷宝座一样,充满了杀气。

那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去而复返的断刀。此时,他就像是一头盘踞此地的猛虎一般,带着一股滔天的凶焰。一双幽深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韩雨,对于他提前喝破自己的行藏,并没有一点奇怪。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韩雨单身一个人走了出来,幽幽的开口了。他的声音略显沙哑,刺耳,有点像有人在砂纸上嗤嗤的划了两下似地:“只可惜,少爷被你三言两语就吓跑了,若是他能与我一起出手,你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