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16章 一招制敌

416章 一招制敌

韩雨站住,笑道:“你就那么有信心?”

“有!”断刀还是那样蹲着,在他的身前,石凳的一头,一把暗红色的无鞘断刀就放在那:“你是孤身前来,身边根本就没有带人。而那个张新收,也不是你的什么朋友,你们只有过一面之缘!”

断刀眯着眼,淡淡的道:“若是我们几个人出手,你定然会首尾难顾,仓促间就算露不出破绽,那个张新收至少也保不住了。如此一来,你便将失去一位经济上的臂膀。”

韩雨笑笑:“可惜,你的少爷终究走了!”

“可我又回来了!”断刀沙哑着声音道。

“我倒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儿!”韩雨微微抬头,望着天空只剩下了一半的月亮,悠闲的道:“这就要过年了,你说柳少爷现在是不是已经离开天水市的范围了呢?听说他挺喜欢女人,不知道他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情是吃宵夜还是玩女人?”

“我只知道,若是黑衣老大死在了这里,那明天遮天便会成为一团乱麻,只需一刀,便再难成团!”断刀的目光中闪烁着幽光,缓缓的站直了身子,在他的右手中,赫然是那把暗红色的断刀。

韩雨知道他要出手了,他的两眼紧紧的盯着那把刀,身子微微绷紧,嘴里却轻笑道:“你是杀不了我的!”

“何不试试看?”断刀的虎目猛的瞪圆,两脚狠狠的在凳子上一踏,身躯腾空而起。手里的断刀就像是一道暗红色的闪电,毫不客气的撕裂了黑色的夜幕!

其实,两个人之间的交锋从他们没有见面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

断刀有意不遮掩自己的杀气,本是想让自己的去而复返让韩雨大吃一惊。却不想被韩雨提前叫破了他的行藏,他不甘心,便告诉韩雨今天你能够活命,实在是侥幸,是运气。可韩雨却说,少扯淡,你的少爷都走了,你怎么不说是老子算准了呢?

断刀说,你算准了他也没用,因为你没算准我,我回来了。韩雨的回答意思就更明确了,你白搭。一来你不是我的对手,二来你的少爷,你的主人都把你给抛弃了,你又在为什么而战呢?

这等于是在断刀的心窝是那个捅了一刀,断刀避而不答,又说,杀了你,遮天就完了。韩雨更直接,你杀不了我。

一番言语上的交锋,断刀并没有占到一点上风。若是他识相,应该转身就走的。

他上一次再有同伴相助的情况下,都不是韩雨的对手。如今只他一个人就更不用说了。

刚刚在张新收的家里,断刀就知道自己不是韩雨的对手了。

不过,若是仅仅因为自导便不战而走,那他也就不是断刀了!

言语上见找不到韩雨的破绽之后,断刀毫不迟疑的选择用刀子说话。森冷的刀光,闪烁着凄厉的呼啸,就这样出现在了韩雨的上方。

借着一跃之势,断刀的速度和力量全都在这一刀中达到了极限,凄厉阴寒。

这要是劈的实在了,只怕韩雨会被一刀分成两半也说不定。

可韩雨毕竟是韩雨,已经练成了六道轮回刀术的他,无论是速度还是眼力,或者反应能力,都比着第一次遇到断刀的时候提高了不少。

此时眼见一刀劈来,他不退反进,身子一晃快速的前冲,两脚向前,身子则一下矮了下去。

不是摔倒,只是身体和地面呈现出了三十度的角,那刀光便从他的头上飞了过去。

断刀人在半空,冷哼一声,两脚就势狠狠的朝着韩雨的面门踢了过来。

就在这儿个时候,韩雨的两脚突然用力,整个人竟然像是泥鳅似地直直的站了起来。鬼魅一般站在了断刀的前面,贴身而立。

而几乎同时,他的两拳砸在了断刀的脚踝上。

断刀的两眼顿时瞪圆,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手腕一翻,断刀便想回援。韩雨却哪儿里会给他这个机会?

伸出手,韩雨一把捏住了他握刀的手腕,韩雨猛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胳肢窝里。

这一拳砸的那叫一个实在啊,拳肉相交发出砰的一声。疼的断刀白眼一翻,差点没惨叫出来。

他的左边拳头狠狠的朝着韩雨的脑袋砸来,韩雨右手横横的一扫,然后又是一拳。这儿一次,砸在了断刀的肩窝处,咔嚓一声响,断刀的胳膊竟然脱臼了。

韩雨趁机卸掉了他手里的断刀,一个后手肘砸在了他的胸口。

断刀闷哼一声,蹭蹭连退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刚刚的石凳上。韩雨握着手里的断刀虚虚的一劈,冷声道:“你现在还认为自己能杀的了我吗?”

断刀整个人都傻了,他呆呆的望着韩雨,甚至都忘了疼痛。

一招,只一招,他竟然就被韩雨给打的一条胳膊脱臼,甚至连自己的家伙都丢了。

断刀两眼直直的,甚至都忘记了拼命。

韩雨望着他的这个样子,心中也不由得暗叫侥幸。这断刀因为给他交手过一次,对他比较了解,所以才会一上来便跟他玩硬的,玩猛的。

可是他却不知道,韩雨顺手的天策遗失了。甚至连一把地刀级的陌刀也送给了武柏,身边只剩下了两把匕首,哪儿能跟他硬碰硬?

也就是他一时大意,在加上韩雨这一招太过突然,要不然只怕他能赢得了断刀,也绝不会像现在这般轻松。

“你杀了我吧!”断刀的声音沙哑,充满了沮丧的味道。

韩雨眯着眼,忽然抬手将手里的断刀丢在了他的脚下,沉声道:“你也算是个汉子,跟着柳破东那样的人,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说完转身就走:“你走吧,不要再在我的地盘上出现,我可以放你这一次,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断刀静静的望着那把暗红色的钢刀落在他的脚下,他抬起头,神色复杂的望着韩雨,微微皱眉道:“你若不杀我,下次碰到我还是会杀你!”

韩雨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冷冷笑道:“那是你的事,不过,下一次你最好先给自己立好遗嘱!”

出了公寓,韩雨径直回了训练场。他之所以不杀断刀,除了欣赏他的身手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韩雨现在不想跟剑门的人闹翻。

以遮天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独自面对东海帮和剑门的双重压力。除非是楚老爷子全力出手助他,而这并不是韩雨想看到的。

所以,他不能给剑门动手的借口。

一回到训练场,谷子文便迎了上来:“老大,你去哪儿了?那两个小子可都等你半天了!”

“嗯?”韩雨眉头有些不解的皱了一下。

谷子文禁不住笑了一下:“你该不会是将华子和厚生给忘了吧?您不是要见他们的吗?我早就将他们叫过来了,现在正在一个训练室里等着您呢!”

“没有别人看见吧?”韩雨随口道。

“没!”谷子文轻声回了一句。他随即皱眉道:“您跟人动手了?”

韩雨诧异的扭过头,见他正盯着自己的后背,韩雨忙将风衣拽了一下,见到自己的风衣后面,竟然划出了一刀两指长的小口子。那口子非常的整齐,像谷子文这样的行家自然能够一眼认出那是锐器割的。

韩雨回想了一下,应该是那个断刀回刀自救的时候砍的。看情形,当时他的动作只要稍微慢上半点,这胜负之间的天平怕是就要倾斜了。

“哦,遇到了那个断刀,打了一架!”他有些懊恼的掸了掸风衣,没好气的道:“这家伙的刀挺快的啊,才刚穿了几天的衣服竟然就被他给祸祸了,早知道说什么也该让他赔偿才是!”

“断刀?”谷子文两眼一眯,脚步停下沉声道:“剑门断刀?”

“嗯!”

“他来天水市干什么?”谷子文愣了一下才跟了上来。

“他是跟着柳破东一起来的!”韩雨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继续向前走道:“不过现在应该已经回去了,还管他们来干什么?反正也不是给咱们拜年的!”

说着,韩雨将自己从楚家出来,偶遇他们的情形说了一遍。

谷子文如今指掌遮天的堂口也已经有近半年的时间了,再加上他原本就是个杀手,最擅长的就是从谨小慎微的地方判断对方的意图,所以只是略一思忖,便猜到了柳破东的打算。

他缓缓的道:“他是想收买张新收的酒店,算做剑门在咱们的地盘上安插的眼线?不,若仅仅是安插个眼线的话,或许用不的这么大张旗鼓。”

“张新收的酒店本来就是咱们这里比较出名的,咱们绝不会平白无故的怀疑到他的头上去。那酒店进进出出的,便是剑门趁机安插几百个人进来,也是易如反掌的事!剑门这儿是想要跟东海帮抢地盘啊!”

说到这他自己也被自己的推论给吓了一跳,他望向韩雨,小声道:“难道,剑门的人已经认定东海帮能胜了?”

韩雨也被他说的心一跳,拧眉道:“是不是你想多了?东海帮的实力虽然比咱们要强,可要说稳胜却绝不可能!没有一个有力的理由,剑门也绝不敢大张旗鼓的支持他。就算他对咱们不感冒,可是楚老爷子那边,剑门却还是想要顾忌几分的。”

这也是韩雨刚刚才想通的,若说剑门的人不想扩张,那是扯淡。只是以前的时候有楚老爷子坐镇,他们不敢罢了。

而现在,从表面上看天水市的势力已经被自己给取而代之了。剑门这才会蠢蠢欲动,可只要明眼人都看的出来,遮天就算不是楚老爷子的延续,至少也是他点头或者默许的势力。

只不过这一点没有被点破,他们才乐的装傻,想要试图分一杯羹。

谷子文听他这么一说,不由的苦笑道:“或许是我想多了吧,不过,张新收的那个酒店咱们最好掌控起来。那个酒店如今也算是咱们市的一个标志性存在了,不如我请他谈谈如何……”

他跟张新收谈谈的意思,那自然是要恩威并施,将酒店变成遮天旗下的场子或者直接将他纳入汉魂集团的麾下了。

韩雨笑了一下才道:“这点你不用担心了,我来的时候刚刚跟他谈过,如今,他已经成为我汉魂集团旗下的酒店方面的总经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