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19章 忘语的心事

419章 忘语的心事

“你别往心里去啊,我妈她不是那意思!”韩雨走到他身边,从兜里摸出烟来递给他一根。

其子笑笑:“我知道,我不是再跟婶子生气,我只是有些失落雪儿的态度。她还是不喜欢我的。”说着,其子轻声叹了口气。

韩雨深深的吸了口烟道:“感情这个东西,谁知道呢。哎,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其子一愣,手里夹着烟,目光中露出思索的神色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从第一眼就见到她的时候起吧?”

“扯淡,你见到她的时候跟她又不熟!”韩雨故意笑骂道。

其子鄙夷道:“难道你就没听说过这世上有一见钟情这一说嘛?”

韩雨故意露出思索的神色道:“哦,我记得你第一次见她像是被人给揍的鼻青脸肿才回来吧,那时候是雪儿给你治的伤,难道你是制服控?”

其子撇了撇嘴,顿了一会才叹道:“唉,感情这个东西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我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确有种惊艳的感觉。可是说句老实话,我那时候跟在杨总的身边,场子也没少逛,漂亮的女孩子也见过不少。能让我暗自咂舌的女孩子实在太多了,我当初只是出于一个男人的本能去接近她,现在想来却并不一定就是真的就喜欢上她了的!”

“只是后来,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脑海里便开始浮现出她的影子。那时候我可是已经问过你,知道老大你不喜欢她了的,可不是要跟你抢……”

“我知道,我知道!”韩雨笑着毫不在意的道。

其子这才继续道:“这儿男人啊,大概都是那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在心里放不下。就好像初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怀念,那么多的人歌颂?不就是因为太多的初恋夭折了嘛!”

韩雨愕然,第一次听人这么理解初恋,不过听上去似乎也有那么点道理啊!

“雪儿她不理我,可越是这样,我就越喜欢她。现在的我也算是有点声明了,也不是没有女孩子上杆子的想要倒贴,可我知道她们所看中的不是我,而是我的钱,我的权利和那点名声!和他们一比,雪儿便显得越发特别了,我也就渐渐的开始喜欢上了她!”

“让你一说,我对爱情有了一个精辟的理解!”

“嗯?”其子挑眉。

韩雨两眼一眯,嘴里吐出个烟圈,幽幽的道:“犯贱!”

其子苦笑道:“可不就是犯贱嘛?喜欢你的你不喜欢,你喜欢的不喜欢你!唉,这儿他妈的叫什么事啊?”

“虽然我很看好你,作为你的兄弟,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韩雨轻声道:“若是有好的合适的人,便把自己嫁了吧。雪儿这丫头极有自己的主见,轻易是不会改变主意的。而她是我的妹妹,你小子若是敢用什么歪门邪道,首先就过不了我这关!”

“这儿个您就放心吧,老大,我可以对别的任何一个女孩子用些手段,对于她,我绝不会的!”其子正色道:“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若她真的不会选择我,我也要一直陪她到自己彻底没有了机会的那天,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死心!”

他们两人边说是边朝着炼油厂的地方走的,此时说着话便已来到了油厂。炼油厂规模不大不小,每天大概有十吨左右的纯油产量。若是别人维持着这个产量还养着那么多的人,便是不赔钱也是赚不了什么钱的。

虽然韩雨本身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赚钱,所以也就不太在意这一点。可好好的一个厂子就这样老是赔钱,总也不是个办法啊!

“反正你心里有点数,不要让自己陷的太深了。”韩雨顿了一下,故意改变话题道:“炼油厂里现在的人太多了,你看是不是可以适当的减少一下?”

“该不会是你让我将父老乡亲都裁了吧?”其子深吸一口气,强自振奋精神道。

韩雨白他一眼,随手将烟屁股一弹,那一点猩红的小火苗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五米开外的垃圾桶里:“当然不是,厂子里用不了这么多的人,那就将那些年轻的,头脑灵活的组织他们参加个培训班,学习一下下相关的技术技能,然后送到市里的其他集团里去嘛!工资待遇嘛可以提的高一些,顺便再给他们交上养老保险!如此一来能让他们真正的自食其力不说,这边也还能减轻不少的压力。”

“没准还能缓和夫妻矛盾呢,没听老人说,距离产生美,小别胜新婚嘛……”

“嗯,这儿倒也是个办法!如此一来,周边十里八村的人我们多少都能帮上些!”其子点头笑道:“那这事我等过了年就落实!”

韩雨点头道:“回头我让余兴和楚颜将需要的工种,单位都报给你,并将老师也给你派过来。现在啊,我们跟楚氏集团联手弄了个炼酒厂,正需要大量的劳力呢!用咱们这里的人正好还能防止他们泄露配方!”

如今的炼油厂内大部分的人都回家过年去了,偌大的厂子显得空荡荡的十分安静。

其子边走边点头道:“行,这事我回头就办。为了让大家过个安生年,我三天前就给他们放了假!如今便连忘语小队的人也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其他的人也都回去过年去了!”

那些保护韩雨家人的遮天成员,此时统一的代号便是忘语小队。这儿是一个独立的番号,直属于韩雨或者忘语指挥,当然其子具有监督权!

“忘语呢?”韩雨轻声道。

“他倒没有回去,还留在宿舍楼里呢!”其子轻声回了一句。

可是两人来到宿舍楼却没有找到忘语,后来还是拉住一名在厂子里巡逻的遮天小弟才得知,他一个人在后面喝酒呢!

炼油厂内有一处比较宽阔的所在,大概有三四亩地左右,这里原本就是个养鱼塘。后来被划入了炼油厂内,这里也没有被填平,而是保留了下来,因此反成了炼油厂内一道独特的标志性的风景。

在鱼塘靠近院墙的地方,其子让人种植了大量的竹子,沿着鱼塘的一圈铺上了一条一米多宽的鹅卵石路。甚至还休憩了一个伸进水中大概有五六米远的石亭,微风徐徐,满塘的荷叶随着北风轻轻摇曳,时不时的还有一尾尾鲤鱼,鲶鱼的游动期间,倒是显得风景如同画中的一般。

而此时在那石亭之内,正端坐着一人,他一身白衣,手里端着个酒壶,正在自斟自饮,正是忘语。

“好啊,我还以为这大过年的你一个人寂寞,正想带着你回家吃饺子呢,不想你竟然在这里自己个先喝上了?”韩雨还没靠近,便先扬声笑了起来。

等来到近前,这才愕然发现那石桌上竟然摆着两双酒筷。

“恩,你早就知道我会来?”韩雨一见顿时愕然。自从上一次这忘语给那个要加薪算命说他会死在女人的手里结果灵验之后,韩雨对于忘语已经多了些莫测高深的敬仰。此时见了这副架势,更是心中赞叹啊。

他一屁股坐在了忘语对面,刚想拿过酒杯来上一口。

忘语幽幽的道:“那是我给我的师傅准备的!”

“额,你师傅?”韩雨急忙又站了起来。

“我师傅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忘语抬起头,苦笑一下,指着旁边的石凳道:“要是不介意的话,老大便坐旁边吧!”

韩雨也不介意,一迈腿便坐了下来,其子站在那里,没有坐,而是就那样眺望着池水。

忘语并没有在意,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我已经好久没有在过年的时候,像这样惬意的陪着师傅一起喝过酒了!”

说着,他端起酒杯,向前轻轻的一抬:“师傅,徒弟不孝,再敬您一个!”

说着一扬脖,干了。

韩雨看了一眼他对面空无一人的凳子,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能够对着一个空凳子有说有笑,喝的津津有味的人,要么是个疯子,要么便是个至情至性之人。

忘语自然不会是个疯子,所以韩雨才会心生感叹。他蹲在监狱里的这些年,虽然不缺吃喝,可心中想来也是苦闷的。

一杯喝完,忘语拿起旁边的酒壶,缓缓的倒进了池塘里:“谢谢你的酒,我师傅以前最喜欢喝好酒……”

韩雨刚来的时候就闻到了,那幽幽的香味正是他让人送过来的三碗不过岗。他缓缓道:“你我之间若是再说个谢字便显得生分了!”

忘语望他一眼,不再说话。

韩雨道:“其子,让人再却添两幅碗筷,咱们三个今天就在这里喝两杯!”

其子忙答应一声,忘语也没有阻止。

酒筷上来三个人开始觥筹交错。忘语的心情明显的不太好,他是酒到杯干。这三碗不过岗虽然后劲不大,可你若是真的喝急了,喝猛了那也一样上头啊!不一会,忘语的脸上便微微有些红晕了。

这人一喝多啊,这话就跟着多,忘语虽然自制能力很强,而且一向沉默少语,可今天却明显也犯了每一个喝多的人都会犯的错误。

他端着酒杯道:“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喝酒嘛?过年,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和开心的事情,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永远无法解开的伤痛!”

“因为就是在这一天,我的师傅,我唯一的亲人,离我而去了。今天,是他的忌日!”说着他又连喝了几大碗。

韩雨给他倒满,他默默的看了一会,突然举着碗大声道:“师傅,师傅,我对不起你啊!徒弟无能,不过您放心,在这儿有生之年,我一定杀尽三色石之人替您报仇,一定!”

说着,又喝了两大碗,这儿才猛的将碗朝地上一摔。

身子滴溜溜的陀螺似地转了几个圈,一道道纸牌便从那圈里费了出来,蹬蹬有声的落在了旁边的石柱上,直没入近一半。

好一会儿,忘语才停了下来,原地打了个转,然后大吼一声:“杀!”

仰头向后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