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20章 其子的算盘

420章 其子的算盘

韩雨原本端坐在那里的身子,哧溜一下窜了出去,一把将他扶住,这儿才凝目向着那石柱瞧去。只见上面赫然是一个由特制的扑克牌组成的老写的字:杀!

韩雨微微一皱眉头,他本以为忘语是个无欲无求之人,却不想他的心中竟然埋藏着如此深的秘密。其实想想,只要是人,吃五谷杂粮生活子啊世上,又岂能真的有那无欲无求之人?

“老大,现在怎么办?”其子喝的也有些大,说起话来舌头都忽闪不清了。丫的心情也不好,刚才没少闷头喝酒。

这儿大过年的人家都开开心心的,他们可倒好,一个个的在这里玩郁闷!

韩雨有些不爽的摇摇头,轻声道:“我扶他回去吧,哎,你行不行,要不我让人来扶你?”

“没事!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一点问题也没有!”其子呵呵一笑,摇晃着走了两步。

韩雨扶着忘语向前走了两步,嘴里还嘱咐:“那你可慢点,走中间别掉下去……”

话还没说完呢,便听见噗通一声,这个号称没事的其子一头掉进了湖水里。

把个韩雨给气的,他忙将忘语朝旁边的栏杆上一靠,人便直接跳了下去。这儿大冷的天,韩雨当然不是直接跳进水里。

他的人在越过半人多高的栏杆来到湖面上的刹那,两脚在栏杆上猛的一勾,人直挺挺的砸了下去。在要落水的刹那,他猛的探出了左手,扶住了栏杆下的墩子。右手向下一抄,拉住了其子正挣扎的手,然后猛的一用力,生生将他从水里拽了出来。

漫天的水滴中,韩雨两手扶着他的肩膀,蹬蹬蹬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他救的虽然快,其子还是喝了好几口的水,这大冷的天,寒冬腊月,湖水冰寒彻骨!

其子不由得打了几个寒噤,被水一激,他喝的那点酒早就醒了:“阿嚏,阿嚏,真,真他妈的倒霉,我怎么,怎么一步走到水里去了?”

韩雨骂道:“老子还想问你呢,明明嘱咐你别掉下去了,这话还没说完,你就进去了,刚才那倒入水的动作挺潇洒啊,练过啊?”

其子尴尬的道:“嘿,喝的有点多!阿嚏……”

韩雨见他脸色已经发白,嘴唇发青,知道这小子是冻着了,他将自己的风衣解了下来:“将你的上衣脱下来,这儿么冷的天穿在身上非他妈冻感冒了不可!”

其子知道他那个衣服是楚颜送的,这小子毕竟以前是跟着杨开玉混的,颇有几分眼色,一见到韩雨的时候便先问他这衣服是从哪儿买的了。

“老大不行,这儿是大嫂给你买的,弄脏了……”

“行了,不就是件衣服嘛?少婆婆妈妈的,快点脱!”韩雨说着将风衣朝他的怀里一拍。

其子见无法推脱,急忙将上衣解开,他在水里呆了也就四五秒的时间,可也喝了好几口水,浑身上下更是早已经湿透了。三两下将毛衣,风衣的都脱掉,他裹上了韩雨的大衣。

韩雨里面只穿了件衬衫,裹着风衣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此时脱了才感觉身上凉飕飕的。

他过去扶起了忘语,沉声道:“现在你可清醒了吧?这回可跟紧了,咱们赶紧回去暖和暖和!”

回到了宿舍楼韩雨他们直奔楼上最好的那个套间。这儿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着空气调节,恒温保持在二十四度左右。刚刚从寒冷的北风中来道这里,那感觉简直就像是从北极进入了春天啊!

韩雨将忘语放在沙发上,自己自去找杯子接了杯开水。其子一进房间便抽着鼻子直道:“老大,我,我先进去洗个澡,暖暖,他妈的,身子感觉有些木了!”

他去洗澡了,韩雨端着热水靠在沙发上缓缓的吸溜着,一杯水喝了小一半的时候才舒服的吐了口气,将杯子放到茶几上。

他转过头望着忘语,即便是在酒醉中,忘语的眉头依然微微蹙成一团,似乎在想着什么烦心的事似地。韩雨眯着眼,回想着他的话,心中暗自嘀咕:三生石,那又是个什么东西?听忘语的口气,似乎是个组织啊,难道是它杀了忘语的师傅?

若是日后自己遇到,定然要替忘语解了这桩心愿才是!韩雨心中胡思乱想着,随手翻了电视看着。

只见电视上正演着电视剧,上面那个年轻人他认识,叫黄海波。算是他非常欣赏的一个演员了,经常演些小人物,家长里短的却都非常富有生活气息,看上去挺亲切的。

不过这儿一次他演的却是一名军人,电视剧的名字叫永不磨灭的番号,只看了一会,韩雨便不由得呵呵笑了出来。

这电视剧太逗乐了,虽然许多地方不够严谨厚重,可是打小鬼子的电视剧还是少有拍的这么逗乐,这儿么有可看性的。

反正这时候回去也没什么事,他索性朝沙发上一躺,乐呵呵的看了起来。

韩雨看电视剧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不会给自己找堵。本来嘛这些东西都是用来解闷的,你非得计较什么这儿不够真实,那不够逼真,那看起来有意思吗?你若是想表现自己的专业,看纪录片去,看什么电视剧啊!

“老大,您看什么呢?乐成这样?”那边其子出来了,瞄了两眼笑道:“哎呦,这不那谁,黄渤吗?他怎么跑来当主演来了?我最喜欢看他演的那个什么天外飞仙了,哎,老大,这好笑吗?阿嚏……”

“我看你挺好笑的!”韩雨随手将电视一关,坐了起来,笑道:“泡了一会感觉怎么样?”

其子一边打着喷嚏一边道:“舒服些了,不过觉得头有些……阿嚏,有些大。麻痹的,悲剧了,这儿大过年的可能要感冒了,擦,真JB倒霉啊!阿嚏……”

他裹着大浴巾,一屁股坐在韩雨右手边的沙发上,拿起韩雨给他倒好的热水咕咚咕咚就喝了进去。

这才揉着鼻子,哼声道:“唉,老大,我到底是怎么掉进去的?我感觉好像走的是直线啊?”

韩雨笑呵呵的道:“嗯,是直线,当时可能那水里有美人鱼正召唤你呢!唉,你没感觉有鱼对你表达仰慕之情啊?”

其子尴尬的道:“我不是喝多了嘛?这些日子没练酒量可真是锐减啊,才喝了这么几杯竟然就醉了!”说着,一口气打了三个阿嚏。

“几杯?哼,你跟忘语两个人便喝了两坛子。后来我还让人给你们拿了两瓶茅台,你小子喝了一半多。唉,你当时不是挺清醒的吗?不会现在都忘了吧?”

“啊?有那么多吗?我怎么记得自己好像只喝了四五碗呢,咱们还喝茅台了吗?”其子无辜的道。

韩雨将旁边的药物箱内找了治疗感冒的大青叶找了几板出来丢给他,佩服的看了他一眼,感情这家伙在酒场进行了一半的时候便已经彻底的进入无意识状态了?

“行了,你小子要是不想让自己感冒的话,就少贫,赶紧将药吃了。省的回头重了,还得麻烦雪儿给你治!”韩雨没好气的道。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正伸手拿着大青叶正要吃的其子顿住了:“嘿嘿,我不吃了!”他将大青叶放下,笑道:“我就这么冻着,让雪儿回头来给我看病。嘿嘿,她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越说越得意:“嗯,这儿房子也不能呆了,我得出去,要不这好了就白掉湖里这一回了!”

韩雨没好气的骂道:“你小子这儿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韩雨一把将他拽了回来,摁在沙发里:“你给我少出幺蛾子,快点将药吃了!”

“我吃什么药啊,我得感冒发烧,要不雪儿怎么能来看我呢?”其子挣扎着道。一句话没说完,便已经打了俩喷嚏了。

“想感冒发烧,那你怎么不出去光着屁股堆雪人啊?”韩雨踢了他一脚:“吃药!”

“老大!”其子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韩雨恶寒了一下,挥手道:“你小子若是冻出毛病,烧坏了脑子怎么办?你以为我会让雪儿嫁给一个傻子吗?快点吃药,等过了年之后还有一大堆的事让你忙,哪儿有让你感冒的时间?”

“可我好容易才有机会……”

韩雨打断他,无奈道:“回头我给雪儿说一声,让她去你家里去看你,这总行了吧?”

其子这儿才转为大喜,乐滋滋的将大青叶拿了过来,等韩雨看见的时候,这家伙已经摁了五六个放进了嘴里。

“我擦,多了,你想把自己给吃死啊?”韩雨一眼望见,狠狠的踢他一脚,这家伙却已经笑呵呵的将两个成人的量一口咽了下去,呵呵傻笑啊!

都说恋爱中的男女智商为零,现在看来这话还真是有证可考的!

将忘语交代给人照应,韩雨和其子一起离开了炼油厂。

其子屁颠屁颠的回家等着慕容飘雪去他家里拜访去了,韩雨直接回了家。他的大哥韩天正在收拾鱼呢,韩雨笑道:“哥,你收拾这么多鱼干啥?”

韩雨抬起头,咧嘴笑道:“咱爸说让俺多汆点鱼丸,等你走的时候给你带上点,呵呵,咱们自己家的油,又是炼油厂里养殖的鱼,新鲜干净的很,可不是外面能买着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