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23章 宁静守岁

423章 宁静守岁

“这儿不太方便吧?”慕容飘雪望了韩雨一眼。

韩雨笑道:“让你在这里睡你就在这里睡吧,今天我和大哥要守岁,反正不用担心我们没地方睡!”

韩天憨厚一笑。

柳絮笑着道:“等一会俺陪着你聊聊天,刚好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向你请教呢!”

众人说着话回了房间,韩雨的爷爷毕竟是年纪大了,又喝了一会的酒便回房间睡了。韩雨的父亲也随后离场,韩雨的母亲将剩下的饭菜都收拾了起来,让韩雨哥俩拿到了韩天新家的冰箱里。她又重新置办上新的饭菜,用纱网罩住,也去睡了。

慕容飘雪和柳絮则说笑着进了房间,转眼间,整个韩家便只剩下了韩雨和韩天。

“去平房上坐坐吧?”韩雨笑着建议道。

韩天皱眉:“这儿大冷的雪天,上去挨冻啊?”

韩雨笑笑,也心说自己真是高兴的有些糊涂了。此时雪都已经下了足有厚厚的一层,上到平房上面去,可不是挨冻吗?

“那就回房……”韩雨笑着扭头,却发现自己的老哥早就已经回去了。他摇摇头,慢慢的也朝房内走去。

可没等他进屋,房门一开,自己的老哥又出来了,左边手里拎着俩马扎,右边的怀里抱着个炉子。

“哥,你这是……”

“你不说去上面坐坐吗?这儿大冷的天带上个烤火的家伙什,就不用怕冷了!”说着从韩雨身边走过,奔着楼梯而去。

韩雨脸上绽放出了一种幸福的笑容,他知道老哥是在用这种独特的方法照顾着他,疼护着他。望着自己的老哥已经走了一半,他笑道:“老哥,看我的!”

说着,紧走两步,来到平房下面的时候,身子突然弹跳腾空而起,三米多高的平房,他没用第二下便已经攀到了沿子上,然后腰部一用力,身子凭空而起,像灵猫一样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上面。

拍拍手,韩雨笑道:“怎么样,比你快吧?”

韩天愕然一愣,这才摇头笑道:“你呀,都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地?”

韩雨笑笑,平房上有两个早就堆好的草垛,那是储存的烧火的东西。此时用一块塑料布在两块草垛上一搭,中间自然便成了一块无草地带。

韩雨拿起两把稻草,在地上一划拉,将地上的雪都清理了一块出来。

韩天将火炉往中间一放,这哥俩隔着个炉子各自坐在了马扎上,韩雨随手拉过一把柴火塞到路口,一阵微微的青烟过后,火苗便呼呼的窜脸上上来。

伸出手烤着,韩天顺手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放到嘴里叼了一根,又磕出一根来递给韩雨。

韩雨忙摆手道:“我还是抽自己的吧,你的那个烟啊,太呛了!”

韩天笑了笑,自己点上,这哥俩便默默的抽起烟来。外面的雪下的虽然大,可是并没有风。雪片就像坠了铅片子似地朝下落着,头上的塑料布都被扇上了一层。

“小雨,上次我结婚的时候你帮我那么大的忙,我,我谢谢啊!”韩天吭哧吭哧的抽了半天的烟,这才突然出声道。

韩雨一愣,差点没呛着,他笑着摆手道:“你可拉倒吧,咱们兄弟之间互相帮点忙还不是应该的?还说什么谢不谢的?”

韩天也笑道:“是,我也是这样想的,这不是你嫂子非让我说吗?”

韩雨笑笑,随手扯过一把豆秸塞到路口,红红的火苗便蹭的一下窜了上来,火光映照着两人的脸庞:“哥,还记不记得咱们小时候从平房上向下跳的事儿?”

“怎么不记得?”韩天望着外面的雪花,目光中露出回忆的神色:“那时候你比俺能,下面铺上了一层果子秧(就是花生的秸秆,汗,土话),你就敢从上面向下跳。结果一下把脚崴了!”

“呵呵,那时候哪儿知道高低啊?我还记得老妈回来之后先是照着我的屁股抽了两鞋底,这才抱着我去找了医生。那医生还是我后来的一个老师,拿着那么粗的针筒给我脚踝上来了一下,当时血哧的一下便喷出来了,可把我给吓坏了。对着那老师破口大骂,后来我上学的时候,他对我却挺不错的!唉对了哥,我那老师他怎么样了?”

“死了!你去当兵的第二年就死了,听所是肺癌,大概是那个粉笔的灰尘吸入的太多了吧!”韩天用一根稻杆拨弄着炉火,轻声道。

“噢!”韩雨轻轻的答应一声,眼中露出一抹叹息。

这儿个世界难道真的是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吗?为什么好人总是不得好死呢?

“呵呵,不说他了,哎,你还记得小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别人的西瓜地里偷西瓜不?”韩天笑着道。

韩雨知道他这是在转移话题,以免得自己真的大过年的伤心起来,跟着道:“怎么不记得,我还记得那时候咱们十多个小子一起拿着那西瓜刀,故意拎的高高的在松手,结果刀子落下插在西瓜上,砰的一下,西瓜便裂开了!”

“是啊,一个下午的功夫,便将人家好几亩地的西瓜给祸祸了一半,回来差点没被咱们爸妈给揍死!”韩天笑着道。

韩雨点头,他的父母并不是那种很有耐性的人,尤其是以前他们还小,不懂事,家里面又比较穷的时候,若是犯了错误,老爸或者老妈将鞋一脱,抡着鞋底就揍他们屁股是时有的事,可那一次是他记忆中被揍的最重的一次。

咧咧嘴儿,韩雨吸着冷气接口道:“要不是我那便宜师傅来了说情,只怕我们就要被揍死了!”

“这儿也怪不得他们,那一次咱们家赔了人家好几百块钱,够他们忙活一个月的了,他们能不着急吗?”韩天笑道。

也就是从那次的事情之后,韩雨才被他那便宜师傅给忽悠着学起了无名心法。

韩雨翻翻白眼:“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我记得以前的时候你可是比我还要淘气的,每次我都是跟在你的屁股后面吃瓜落,那时候谁能想到长大后你会如此安分?”

“人,总是要长大的嘛!小的时候有爹娘,可长大后总不能再靠着他们!”韩天笑笑,抽烟。

韩雨沉默,抽烟。

他总感觉自己的老哥变化的似乎有些快,有些突然,可是具体起来却又偏偏说不出来,最终也只能归咎到长大一说上去。

“你这回什么时候走?”韩天轻声道。

“明天吧,拜了年,吃了饭,下午便回去!”韩雨轻声道。

“这么早?”

“我那边还有些事情,有些着急!”

“那你就去忙你的!”韩天将烟头摁灭在旁边的炉头上,顿了一下才道:“家里有我在,你用不着惦念!”

韩雨想了想,最终忍不住道:“哥,要是有什么危险,你就朝其子的炼油厂跑,千万不用管别的……”

韩天咧嘴一笑:“俺们这里能有什么危险?”

韩雨也笑道:“我就是打个比方,咱们这里不是有劫道,做贼的吗?若是你发现了有贼来偷咱们家,别和他们争执,就使劲朝炼油厂跑就行。我听其子说他手下很是有几个能人,有他们在,那些贼人便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哥,你虽然身子骨壮实,可毕竟不会拳脚,你总也不想让爹娘担心,让我担心吧?”

“行,俺听你的!”韩天点头。

韩雨这才笑了起来,他是崇尚进攻的,因为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破的防御。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才能压的对手喘不过气来,让他们只顾得眼前,而不会来后方惹他的家人。

可这样的进攻这样的强势需要有强大的实力来配合,在拥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他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来做好防御上的事情。

忘语也不是天下无敌的,他的忘语小队也不一定就能护卫他家里人的周全。

所以,他会在那个炼油厂安排下第二步棋,只有这样他才能真的放下心来。

白天的时候倒是忘了问问其子,自己吩咐他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他是准备在炼油厂里建立一个训练场分部的。

时间就这样在兄弟俩时不时的聊天声,笑声和沉默中缓缓过去,只有那红红的火光不时的响起。中途,韩雨跳了下去拿了一坛子三碗不过岗上来,这酒一喝韩天的话也多了起来。当然,一晚上这鞭炮声却是再没有停过。

远远的,不断闪起红光,传出闷响。

等东边的天空开始微微有些透明的灰色的时候,鞭炮声已经集中到了一个极点。韩雨站起身,活动着有些麻木的身子,笑道:“天已经亮了,可不能再在这上面呆了,免得等会被老妈看见,又说咱们的不是。走,下去歇歇。”

韩天点头,起身便想要拿炉子,却不想韩雨已经抄起了炉子,一把丢了起来。

眼瞅着那炉子飞到了院中,韩雨抬起脚左右一挑,韩天和他屁股底下的马扎也飞了起来。韩雨一搭手,才能够平房上跳了下去,左手抱住了炉子,右手一伸接住了俩马扎,笑道:“哥,下来吧!”

韩天无奈的笑笑,从楼梯走了下来。

韩雨拿起扫帚扫起了院子里的雪,韩天拿着铁锨在那里帮忙,哥俩清理完了院子之后,才转出去又将外面的巷子扫了一遍,这才回来家里,却见到众人已经醒了。慕容飘雪和柳絮正在那里教小桐羽堆雪人,当然主力是慕容飘雪和柳絮。

因为是过年,韩雨的奶奶和老妈见了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制止。

“嫂嫂,你把大大哥的头弄的再圆些,我给他插个胡萝卜的鼻子!”

“雪儿姐姐,你把大哥哥的头弄的长些,嗯,他经常笑,就给他两个大枣做眼睛吧……”慕容飘雪红着小鼻子,手里还捧着几个胡萝卜和大枣,听那意思,地上的雪人分明是韩天和他。

韩雨笑道:“你这丫头大早晨的不好生在屋里呆着,起这么早跑到外面来不怕冷啊?给爷爷奶奶拜年了没有?”

“早就拜了,桐羽不怕冷,桐羽堆雪人呢!”小桐羽说着,还将自己脑袋上的一个毛线勾搭的八角帽子拿了起来,递给慕容飘雪道:“雪儿姐姐,给大哥哥带上帽子,别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