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24章 欢喜拜年

424章 欢喜拜年

“他啊,再外面冻了一晚上都没事,不怕冷,你自己带着吧!”慕容飘雪轻轻的睨了韩雨一眼,笑道。

小桐羽坚决的道:“我不!就给大哥哥带,嫂嫂,这儿是我的手套,给大大哥带,别冻了手……”

韩雨见她们玩的这么嗨皮,摇头笑笑,径直回了房间用桃条子的水洗了脸。这儿是他们这的传统,过年的时候喝枣茶,吃饺子,门上插个桃条子,说是辟邪!

等洗刷过后,韩雨和韩天恭恭敬敬的向着爷爷奶奶和爹娘拜了年,然后便是慕容飘雪和柳絮。韩雨见到慕容飘雪和柳絮一起拜下去的时候,有些迟疑,毕竟人家柳絮是韩家的儿媳妇,这儿让她多少有些尴尬。

等她们拜过了之后,韩雨的爹娘正儿八经的跪在两位老佛爷面前,磕头,叩拜。

然后便是发压岁钱,柳絮和慕容飘雪小桐羽得的最多,像韩雨和韩天也一人分到了一百,一家人全都笑呵呵的,皆大欢喜。

等拜年过后,便开始煮饺子了,韩雨自去放鞭。

值得一提的是,等到后半夜四点来钟的时候,雪便已经不下了。此时原本有些潮湿的地面上,被鞭皮一落,顿时显得干燥了许多。

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饺子煮好,盛的满满的,韩雨和韩天哥俩将桌子抬到外面的院子里,然后每人都从一个碗里拿起一个饺子,破开以点皮丢到了下面点着的草纸里,然后由韩雨的爷爷带着大家都磕了头,这儿便叫敬天!

敬天过后,韩雨和韩天又将桌子抬回了屋里,然后一家人便开始了早餐。酒当然还是要喝的,不过不能像昨晚那般可以不得限制,因为今天早晨是要亲戚走动的。

才刚刚吃了一半的时候,便有人来拜年了。呼啦啦的跪满了一院子的人,带头的赫然是其子。

这要搁在以前,因为两家人不同姓,其子当然从来没有来拜过年。只是如今他也算是韩雨的兄弟了,这礼数当然不能少。而如今他又算是张家的话事人了,据说附近十里八村的姓张的人已经自动团结在了他的周围。

他要来,其他的人自然都会跟着。

其子直挺挺的跪着,一语双关的道:“其子祝韩爷爷,奶奶,叔叔,婶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两位大哥身子康健,财源滚滚!”

韩雨和韩天急忙一左一右的跪在了他的身边,小桐羽也俏生生的跪了过来。慕容飘雪身子一动便也想过来,却被柳絮拉了一把。

别人拜年的时候,身为被拜者的男丁小辈,是要随着给长辈磕头的,而不是站在旁边生受。不过女人嘛,就免了。

韩雨的爷爷和奶奶对于其子的到来很是诧异,尤其是他们竟然是头一波来的,韩爷爷道:“你这儿孩子别磕了,地上那么湿,快起来快起来!”

“是啊,起来,起来!”韩奶奶也连忙道。

其子哪儿能答应啊?老老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爬了起来。后面张家的众人虽然心里也暗自嘀咕,却也老老实实的跟着拜了。等站起身,其子一摆手道:“哎,你们自去拜年去吧,我在这儿陪着我这两位哥哥喝两杯,就不去串了。”

“啊?啊!”一干张家的众人这儿才呼啦啦的散了,韩雨的母亲和奶奶拿着瓜子,炒好的花生在后面追着匀散,韩雨在旁边掏出烟盒递到其子面前,其子笑呵呵的拿了一根。

忙又给韩雨点上,韩雨凑上去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低声道:“你小子弄这么大的阵仗干什么?这大过年的,你再把我们家老爷子给吓着,看我不踹你。”

“老大,你说你若不在家吧,那也就算了。若是在,我若不过来给您拜个年这心里也说不过去啊!再说,您不是开了一个保安公司吗?如今啊我已经给他们说了,跟您已经拜了把子了,这儿过来给老人拜年,总没啥了吧?唉,老大,你不怪我赚你便宜吧?”其子笑着道。

“滚滚滚!”韩雨抬脚作势踢了他一下。

其子笑呵呵的生受了,他这儿才瞄着旁边的慕容飘雪,点头笑道:“雪儿,过年好!”说着,又从兜里摸出个木头做的小人,看看韩雨,见他没什么表示这才递了过去:“那个,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儿个是我自己做的,别嫌弃啊!”

慕容飘雪笑笑,接了过来轻声道:“谢谢其子哥!”

其子摆手:“都叫我哥了,还有啥好客气的?再说了,当哥的给妹妹礼物那是应该的!”

韩雨愕然,那边柳絮已经笑道:“要我说啊,你这张总就是有些偏心,为什么这礼物只有雪儿妹妹一个人的,却连我们家小桐羽的都没有?桐羽,去,问你其子哥哥要!”

其子忙笑道:“看嫂子这话说的,你想要什么,问我天哥要去,至于小桐羽的那我可没能忘了!”

说着给了小桐羽一个跳跳糖,一看便没什么诚意,刚刚在韩雨的老妈手里的糖袋子里顺的。

“其子你说怎么让他们都走了啊,唉,你可得喝两杯啊,好好喝两杯!”韩雨的母亲回来,热情的招呼。

其子自然是笑着应了下来,几个人重新坐下,又喝了一会,在韩奶奶的发话下,韩雨的老爹也要带着这哥俩出去拜年了。

这儿吃饭的时候自然又有不少人来到韩家拜年,这儿些人一见到其子在这里吃的是满嘴流油,有说有笑的,那是分外诧异啊!

他们中有不少人是刚刚去过其子家的,一时间对于韩家的地位有些摸不清楚,反正今年这个头是他们磕的最虔诚的一个。

韩雨的奶奶按照往年的习惯,自然的招呼着众人坐下吃酒,要是以前啊他们自然会推脱说还要去别家转转,时间上不允许。可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反而笑着答应下来。好家伙,十几口子人,让顺嘴客套的韩奶奶都禁不住愣了一下。

她们当然知道这儿些人之所以留下,其实还是因为其子。

“滚滚滚,让你们喝你们就喝啊?可真够不客气的,都少喝点,等明天厂子就开工,谁要是把正事耽误了,那可扣一个月工资啊,若是不心疼的,今天你们就可劲造!”其子不耐烦的连连挥手,他们这儿才退了下去。

韩雨眯着眼,冷笑道:“富在深山有人问,穷在闹市无近亲,这儿话说的还真他妈的有点道理!”

“得了吧,就他们的这点问候,您稀罕?”其子撇嘴儿。若是韩雨愿意,他可以让整个下关村乃至十里八村的人都来膜拜他,将他当成财神爷一样的供着。

可是只要看他连弄个炼油厂都将其子推出来,也不愿意自己露面便可以看出,那些什么虚名之类的他压根就不在乎!

韩雨笑笑:“我不过是随口感慨一下而已,你小子哪儿那么多事!”

又吃了一会儿,韩雨的老子便要带着他和韩天去给亲戚们拜年。这儿是本地的习俗,不过韩雨从小便是个倔脾气,从小便拒绝去别人家磕头。为此被他老子揍过好几回也没改,到最后被迫屈服了。

所以,他不到外面拜年的这个特点,全村的人都知道并且已经接受了。以前的时候,还有人会酸溜溜的说,韩家的二小子那有本事啊,以后啊是要干大事的人,所以那双膝盖不跪自家这些土亲戚。

当然,这儿样的话随着事实的既成和日子的流逝,渐渐的也没人再提了。到了现在,更没人再说。不提别的,单单是韩天结婚的时候,那有多少人前来封礼啊,甭管是远亲还是近邻,以前熟悉的还是陌生的,或者还闹过仗的,反正都趁着这个机会,和他们家表示了友好。

韩家在那个时候起便已经成为了众人眼中仅次于其子家的存在,这已经是一个事实。

“老爸,你们去吧,我等会拿点东西去老奶奶家里看看,别家就不去了!”韩雨果然又慢悠悠的说出了和以前类似的话。

韩雨的老子望他一眼,也不好再说什么,喊了韩天便走了。韩雨不去,他们爷俩总要去还这个礼节的!

又吃了一会子酒,韩雨的爷爷也出去转悠去了,韩雨起身道:“其子,不陪你了啊,我也出去一趟!”

“别啊,我陪着你!”

“不是,你陪我干什么?我去我老奶奶家陪他说会话!”韩雨瞪眼道。

其子笑道:“咱俩现在是拜把子你和我分那么清楚啊?你的老奶奶那就是我的老奶奶!”说着一路抱着韩雨的胳膊出了门。

路上,遇到许许多多出来拜年的,或三五个一起,或者十几二十个成团,见了面之后自然是互道过年发财,过年好之类的话,韩雨叼着烟,对于这样的应酬自然只是一拱手便算过去。

倒是其子,长袖善舞,和众人说笑。不过那言语间总是表达出一种对韩雨的尊敬来,引的那些人嘀咕不已。

又和一批人错肩而过,韩雨低声笑骂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小子这儿是想要将我弄出来啊!”

其子嘿嘿一笑:“老大,适当的低调是的确是一种策略,不过我认为,该高调的时候就得高调。您总不想一离开了您的视线或者我的视线,便让叔叔他们受别人的委屈吧?咱们现在有这个实力,那就得将他们捧的高高的,谁的气咱都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