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25章 其子的消息

425章 其子的消息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我就是怕把他们捧的高了,让他们觉得和周围的人生分!我爷爷奶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平常没事儿就爱蹲在巷子口打个牌,聊个天什么的,你说我要是将他们捧的高了,谁还敢跟他们聊天?”

“呵呵呵,老大,这儿个你就放心吧,你也说了,老爷子那是老实人,只要啊他们不看不起别人,那些人只有小心巴结逢迎的份,绝不敢让老爷子不爽快利索一点的!再说,你以为你出息了,他们就不为你高兴,不为你自豪啊?他们也想要沾你的光的,相信我,没错的!”其子笑着道。

韩雨微微皱眉思索一下,探手在他的肩膀上拍拍,便算是同意了他的说法。

其子笑呵呵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两人边走边聊。

“哎,你刚才跟雪儿是怎么回事?怎么你成她哥了?”韩雨忽然想起刚才的事,皱眉道。

其子苦笑一声,叹道:“我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昨天不是将雪儿叫了过去嘛,我这酒啊可能喝的有点多,当时啊这头脑一发懵,就给她挑明了。结果,结果,哎……”

“你被拒绝了?”韩雨低声忍笑道。

其子一翻白眼:“若只是被拒绝了还好, 我被她给忽悠的认了她做妹妹。你说这可倒好,我昨天晚上啊就为这事后悔了半宿,不过如今木已成舟,我也只好暂时当她的哥哥,看看风向再说了!”

韩雨笑乐了:“哎,你昨天晚上没喝多吧?”

其子一拍额头:“谁说不是呢?”说着又摇了摇头,韩雨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就叫活该,谁让你非哭着喊着让她去看你来着?”

韩雨的老奶奶并不是他爷爷的老娘,而是他爷爷的一个叔兄弟的嫂子,嗯,反正就是本家,但是呢又在五服这个国人所信奉的血缘距离的边缘。

不过,这儿并不影响韩雨对她的尊敬。

有道是锦上添花人人会做,雪中送炭最见真情。这儿位老奶奶当初没少帮衬他们家,在韩雨以前读书上学的时候,他的老爸也没少去这儿位老奶奶家里借钱啊,借东西啥的。虽然都是些小事,可是韩雨却全都记在了心里。

所以当他懂事之后,每到拜年的时候他便只来自己这位老奶奶家,虽不磕头,却会陪着老人说会话。如今老人已经九十多岁了,身子骨瘦如柴,可是神智还清醒。只是毕竟年纪大了,生活不能自理。全靠着她的儿子,论辈分韩雨得叫大爷爷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照顾。

“大爷爷,我这儿来的匆忙,也没什么好带的。这是一坛子药酒,给您的,您每天喝一小杯就成。别喝多了,这是我的电话,若是有什么事您便给我打电话,或者找其子,让他联系我!”韩雨说着,将一万块钱放到了桌上。

“小雨,你这儿是干什么?你人来了就行,这……”老人和他的两个儿子正在喝酒,先是见了其子,便自心中一惊。他的两位儿子论辈分韩雨也得叫叔的,只不过他们以前的时候颇为看不起韩雨他们家,韩雨便自也不去跟他们打招呼。

“大爷爷,您这儿么说就见外了!这是给我老奶奶买补品用的,老人家身子虚,并不是什么都能吃的,我便啥也没买,您看看老人想吃什么,若是这儿里买不着,便给其子说让他买!”

其子再旁边顺从的点头,笑道:“大爷爷,有事你就找我,或者去炼油厂找保安队的队长都行!”

说完,两人婉拒要他们坐下一起喝酒的建议,告辞离去。

“爹,这儿,这韩家小子怎么巴结上其子了?”旁边桌上那胖胖的年轻人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一万块钱,眼睛都亮了一下。

“只怕不是他巴结上了其子,而是其子巴结上了他啊!”老人轻轻的叹了一句,刚刚其子抱着酒坛子的样子他可是看的真真的,那绝不是装出来的。再说了,如果不是其子乐意,谁能够逼着他给人抱酒坛子?

老人随手将那一万块钱装了起来:“这钱啊,你们就不用想了,若是让你们拿了去,回头那其子非让你们吐出来不可!”

“切,他也不过就是开了个小破炼油厂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没什么了不起的,就你了不起?你也不看看他的那个保安队里都招的是些什么人,那一个个的身上都带着伤疤,别以为你弄了几个狐朋狗友就能上天了。对上人家,你只有找揍的份!还有,以后少其子其子的,落入其他人耳中,到时候有的你罪受!他若真的想整治你,只需要一句话便能让你哭都摸不着门!”

那俩小子不说话了……

“你看你小子刚才那揍性,怎么弄的跟魏忠贤似地?”出了他这老奶奶家的门,韩雨瞪了其子一眼不满的道。

“嘿,我这不是听说您跟那俩小子不太对付吗?不这儿样,怎么能突出您的地位呢?”其子笑呵呵的道。

韩雨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意的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似地道:“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了,哎,那老人你多照顾着点啊,有事给我打电话。”

其子点头表示记下了。顿了一下才道:“哎,老大你这儿就回去啊?”

韩雨点头:“嗯,怕是有一阵回不来,家里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不能替老大你冲锋陷阵,若是再连个家都看不好的话,那可真没脸做您的兄弟了!”其子正色道。

韩雨笑笑:“就因为是兄弟,所以交给你我才放心!”

两人说着话又回了炼油厂,一路上自然又有不少人打招呼,甚至还有人故意守在路上。这儿是有人听说了其子陪着韩家的二小子一起去看望他的老奶奶之后不相信,故意等在路上看看的。

其子是谁啊?北关村的能人。这儿要是搁在以前,或许还有不少年轻人表示不服气,可自从其子开了这个炼油厂之后,众人没有一个不服的了。

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儿一年给油厂的工人也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工资,便足足有三百多万,这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家是个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是北关村的能人。

现在他竟然陪着韩雨一起去看望他们家的老人?还跟韩雨有说有笑的?这让众人啊不由得起了个疑问,难道韩家的二小子的身份不比其子差了?

这他们当然是不信的,北关村能够出一个其子,就有不少人说这是北关村所有人的祖宗集体保佑了,若是再出一个,那岂不是成了众人的祖宗人品哦不,是鬼品大爆发?

可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当他们看见其子跟韩雨两人一后一前的走了过来的时候,众人沉默了。

有不少人甚至都忘了打招呼,只看着韩雨比其子都快走了半步,两手插在兜里,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看起来,韩家这二小子绝不简单啊!”众人通过韩天结婚的事儿便已经自诩看出韩家的二小子有些本事了,可是现在才忽然发觉,似乎自己的认知有些偏差。人家不是有些本事,而是有很大的本事!

韩雨可没功夫去理会一干父老乡亲们心里再想什么,他只是和其子一起回了炼油厂:“唉,让你建立的那个训练场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现在由您派过来来的楚家的那些人正在安排射击场,他们是忙到昨天才收手,说是回去带些器械和材料,再用些隔音的材料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了!”顿了一下其子才小声的道:“老大,您弄射击训练场干什么?上面可是不准用枪的啊,这万一要是走漏了消息……”

韩雨笑笑:“在国内我当然不会傻了吧唧的随便用枪,可是等走出国门之后呢?我可不会对那些家伙客气。要知道一个人的拳头再厉害,想要杀人也是要费一番手脚的,可若是有一批神枪手就简单了,只要勾勾手指头便能够得手!而且,自身的安全率也高!”

这番话半真半假,说的其子暗自苦笑不已。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命现在是跟韩雨的拴在一起的,所以忐忑道:“您这不是开玩笑吧?这儿里训练,那多不合适啊!这炼油厂人进进出出,提心吊胆容易暴漏不说,而且训练场的规模并不大,只怕能够训练的人数只有十几个。”

“反正我暂时也用不了那许多人,等日后有了机会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再说吧!”韩雨眯着眼轻笑道。

“哎,老大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想到了一个好地方。”其子沉声道。

“嗯?”韩雨眉头一挑。

其子笑道:“我听说现在上面为了开发岛屿啊,特意面向社会出租海岛,那些离岸远些的岛屿,开发利用吧容易赔本,可那么扔着把又白白浪费,所以上面才会允许出租。只是,那样的岛屿附近怕是会有海盗出没,而且补给麻烦!”

韩雨想起楚老爷子似乎就拥有这么一处训练基地,心中便已是一动。他拍拍其子的肩膀笑道:“行啊,这儿主意都被你给想出来了。补给的问题你先别操心,你啊没事就给我搜集搜集那些海岛的资料,要大点的,若是合适咱们便也弄个海外基地,省的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到时候再都打了!”

其子忙应声道:“那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两人说着进了厂子,其子忽然小声道:“噢对了,老大,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韩雨挑眉:“说,有什么不该说的?”

“那个,这儿消息是关于刘阳的!”其子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毕竟这刘阳是韩雨的表兄弟,再说这个本来也是瞒不住的。

所以他深吸一口气道:“他不是已经说好了来我们的炼油厂拉废料吗?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到南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