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426章 前戏

426章 前戏

韩雨一愣:“去南方,干什么?”

“我听大姑说是去南方寻求发展,可能是想自己亲手创业吧!”其子瞄了韩雨一眼,小声道。

韩雨脚步顿住,创业?那刘阳他是了解的,这儿家伙虽然算不上是富二代吧,却绝对是那种家里有树他乘凉的主,他手里那点钱全都是他的父母帮衬着赚出来的,长这么大小,几乎就没怎么离开过天水市。

现在他竟然跑到了南方?韩雨眼中闪过一抹叹息。他知道刘阳看上了楚颜,却绝没想到这儿件事情会让他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

“他是自己去的吗?还是跟我大姑一起?”韩雨重新向前走去。

其子跟在后面道:“他自己。听大姑说他只拿了五万块钱,说是要去闯荡出一番事业出来。现在就连大姑也不知道去了哪儿里。”

韩雨点头:“由他去吧,一个只知道躲避风雨的小鸟,竟然有勇气去面临外面的世界,也算是一种成长。”

他来炼油厂的目的是看望一下忘语和他的忘语小队,墨海和七八个忘语小队的兄弟还在值班,韩雨来的时候他们正在清扫里面的积雪。

“这儿大过年的,你们不猫在房子里喝酒,还出来扫雪?这儿厂子动手还有两天呢,着什么急啊?”韩雨站住脚步笑道。

墨海正耷拉着一个袖子,用仅有的一条手臂在那里推着掀,见了他忙将手里的家伙丢到一个小弟的手里,走了过来轻笑道:“这不是刚刚吃饱喝足了,觉得这浑身的气力没地方用吗?老大,其子哥,过年好!”

韩雨点头:“行了,哎,你没回家啊?”

“没,反正饺子都已经吃完了,早点回去晚点回去都一样!”墨海笑了一下道。

“苏前他们呢?”

“都已经回来了,我们分开扫雪。老大要找他们吗?”墨海轻声道。

韩雨点头:“让他们去餐厅吧。我有几句话要说。”

墨海忙答应下来,转身自去寻找其他忘语小队的成员。韩雨则好其子一起去找忘语,这儿家伙正靠在阳台上,懒洋洋的摆弄着几张扑克牌。

听到韩雨他们进来的脚步声,他头也不抬的道:“昨天只把我抬了回来,怎么将我的牌都丢在那里了?那可是特制的,若是丢了再想找回来就难了。”

韩雨毫不客气的在他的对面坐下,笑着摸出烟来,点上一根撇嘴道:“还说呢,昨天其子和你都喝醉了,我能把你们活着带回来就不错了。”

忘语抬起头,他紧紧的望着韩雨:“昨天,我喝醉之后是不是说什么了?”

韩雨笑道:“你说的可多了,你指的什么?”

忘语静静的望了一会,重新低下头淡淡的道:“哦,没什么!”

韩雨这儿才松了口气,他知道那个三生石很有可能是忘语藏在心底的秘密,只有真的喝醉了才会失口说了出来。可是在他的心里,却显然是不想让被人知道他的秘密的。所以韩雨才会矢口否认。

“我昨天怎么把纸牌发到石柱上去了?”忘语又问。

韩雨轻笑道:“靠,你这儿推的倒是干净,昨天不是你非要给我表演什么拿手绝活的吗?不过说句老实话,你那一手真挺不赖的,不如教教我如何?”

其子忙也凑了过来笑道:“那也教教俺,拜师也行啊!”

忘语两手在面前散开的纸牌上轻轻一搭,就恍若电视中的赌神一般,所有的纸牌便像有了灵性一般哗啦啦的扣在了一起。忘语轻轻的洗着牌,淡淡的道:“从将牌扔出去到能够杀人,我总共用了七年。从能杀人到随心所欲,又用了七年。你们若是不嫌慢,我便教就是,也省的你们说我藏私。”

其子一听忙撇嘴道:“算了,算了,我还是不学了。”

韩雨也禁不住点头,七年的时间,有这功夫他还不如将无名心法练到第二层呢。

他和其子又跟忘语说了会话,交代了一下年后要开展注意的事情,这儿才起身来到餐厅,忘语小队的人都已经集结好了。

韩雨望着站在最前面的墨海,苏前和方槐三人,掏出烟递了过去。然后又挨着给在场的所有兄弟都发了一根,忘语小队如今是三十二个人,他那一盒烟竟然不够发的。

其子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一见他的烟盒没了,忙将自己兜里的烟掏了出去。

所有接到烟的小弟纷纷笑着道谢:“谢谢老大!”

“哎,谢老大赏……”

韩雨笑呵呵的摆着手,这儿才正色道:“今天,过来看望一下大家,给大家道一声辛苦!”

“有啥辛苦的?老大出了那么多的钱养着我们,我们只做这点小事,大家伙心里都过意不去呢!”墨海带头回答,众人纷纷笑着点头,说什么的都有,气氛一下热闹了起来。

韩雨笑着站在哪儿里,等他们的声音小了,这才继续道:“你们的工资高,是因为你们付出了。这里就是我的大本营,只有这里安然无恙,我才能心无旁骛的在前面跟人较量。若是这里乱了,我的心也就乱了。大家尽心尽力的替我守着,劳苦功高,我向大家道谢也是应该的!”

“如今咱们忘语小队的全体成语都在这儿了,今天我来一是看看大家,给兄弟们拜年,二来则是宣布一下对于咱们忘语小队的最新决定。去年大家的成绩我都看在眼里的,而从现在开始,凡是在这里呆满三年时间的,回头直接升社团四星小弟,任队长。有立功表现的,三星!”

众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表情,身份和地位的上升,可不仅仅是金钱上能落下实惠。出来混最讲的,不还是个出人头地吗?韩雨的这儿一番话,无疑为他们铺垫出一条金光大道。

“兄弟们,这儿里是我的家,我将我的家托付给大家,便是将我的身家性命,将我的爹娘老人托付给了大家。在这里,我拜托大家了。”

说着深深的一鞠躬,

众人纷纷闪身,墨海手忙脚乱道:“老大,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折煞我们了,真的。不说别人,我们哥仨的命是您给的,我们便是死也绝不会让二老受到一点委屈的。只要有我们在,咱们这儿里便不会有任何问题。”

其他人也纷纷称是,韩雨点头道:“谢谢兄弟们,谢谢大家!”

“今天是过年,我也没带别的,就带来了十把趁手的家伙和十坛子老酒。家伙回头让忘语给你们发下去,酒嘛,现在就喝了。今天,大家伙是不醉不归!”

众人再次哄笑,那边早就已经有其子吩咐好的厨师摆好了酒宴。众人落座,韩雨和忘语,其子,苏前,墨海,方槐几人坐了一桌。

众人觥筹交错,喝的十分开心。韩雨跟苏前他们喝了几个之后,又挨桌敬酒,几乎每一个人的名字他都能叫的出来,这儿让这些小弟都非常感动。优渥的待遇,真诚的老大和还算简单的工作,让他们心中都不禁生出效死之心。

喝过了酒从炼油厂出来,韩雨回了家。得知他今天要回去的韩家众人早就在家里等着了,此时自然又是一番离别场面。韩天将给他带的炸鱼,一袋花生放到了车上,韩雨和家人告别之后发动了车子。

这回他不仅带回了慕容飘雪,还有小桐羽。马上就要过年了,小桐羽也要开学了,所以也跟着他一起回了天水。

而此时在WF,一场针对遮天的阴谋却在悄悄的展开着。

叶随风那肥硕的身子将一个藤椅都塞的满满的,一双肥硕的大手轻轻的忽闪着脸上的汗渍,在他们面前是个火盆,上面一个细嫩的小羔羊正在烤着。

烤羔羊的是是一个壮硕的蒙古汉子,他用白色的毛巾包着头部,一双粗壮有力的大手稳稳的转动着支架上的羊羔,右手灵巧的将旁边的一些盐巴,材料涂抹其上。

金黄色的羊肉被烤的噼啪作响,那圆滚滚的油滴落了下去,火焰顿时升腾了起来,房间中顿时溢满了浓郁的肉香。

孙平天微微眯着两眼,静静的望着大汉,眼中时不时的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这儿人加巴格达,是叶随风找来的,据说实力已算黑榜排名前十的杀手,而他的弟弟,弯刀巴图鲁也是有名有号的黑榜杀手,只是前些日子刺杀黑衣,结果折了。

这巴格达此番前来,显然是找黑衣晦气的。

“肉好了!”巴格达右手一把小银刀,快速的在羊肉上飞过,一片片薄如纸片的羊肉便齐刷刷的飞了起来,落入旁边两个白色的瓷盘里。

他端起两盘羊肉分别递给孙平天和叶随风,叶随风是接过来就吃。一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等那羊肉一入口顿时便眯的看不见了。但见他两手齐出,边吹着热气边朝嘴里丢,还含糊不清的赞道:“嗯,好吃,好吃!”

孙平天却是眯着两眼看向了巴格达的手。那一双手十分的粗壮,却并不给人笨拙的感觉,手指肚上,拇指上全都是粗粗的老茧,显然是常年摸兵器留下的印子。

而刚才他所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手,更是让孙平天暗自咂舌不已。

至少他便没有那份眼力,和腕力能够将羊肉削的像他这般齐整。

孙平天忍不住道:“巴兄好身手。”

巴格达淡淡的道:“现在是烤羊肉,又不是杀人,身手好坏和羊肉好不好吃有关系吗?”

孙平天分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眉头顿时向上挑了起来。

对方虽然是黑榜的杀手,他并不想招惹,可他好歹也是东海帮的高层干部,如今又是在他的地盘上,对方从一到这儿里便对他不理不睬的,孙平天禁不住有些恼了。

他眯着两眼,冷笑道:“在这儿里,我点头说好,那巴兄便是烤的再差那也是好的,可若是我说不好,那巴兄便是烤的再好,也是垃圾!”